|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07章 二金抵京
  向刚新官上任,一忙就是两天。

  好不容易理顺了公务,余下的交给副手,准备回趟家。

  一家人才来京都,不晓得适应否。

  上头给他配了辆车,他不习惯司机接送,喜欢自己开。

  也幸亏自己开,要不然任谁看到一条蛇,黏在车窗玻璃上朝人丝丝吐蛇信,还能镇定自若。

  向刚无奈地摇下车窗,让小金进来。

  “下回别这么突然,好歹给点提示。”

  金大王鄙夷地看了男人一眼:老子事先勘察过的好伐,知道车里就你一个,才现身的。

  别急着走啊,还有一堆宝贝在山脚没带出来。蠢猫守在那儿等呢,丢下它管自己走不太好吧?

  金大王尾巴稍卷住方向盘,愣是让车子掉了个头,朝着大兴附近的大山开去。

  向刚和小金合作多次,心领神会。让小金竖着尾巴稍指引方向,他负责开。

  基地到山脚不是很远,但因为路实在不好走,坑坑洼洼的,速度提不上来,到山脚时已经是大半个钟头以后了。

  喵大爷等啊等,等得都打瞌睡了,才听到吉普车的马达声。

  腾地从大麻袋上跃下来,迈着优雅的猫步,朝车子驶来的方向走了几步。

  随即想想这么迎上去,搞得自己多盼玉冠金蛟回来似的,多没面子啊。想它玉纹墨爪虎也是有身份的好吗,于是又趴回大麻袋,埋头打盹。

  金大王一看就知道蠢猫又在作妖了。翻了个白眼,尾巴稍拍向猫耳朵:起来干活了!

  喵大爷疼得打了个哆嗦,碧瞳幽怨:你说你这一路奴役本大爷多少天了?到地头还不让我好好睡一觉。难怪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要推翻资本主义的压迫。真应该把你的真面目公布与众,让人类好好瞧瞧你的冷血。我觉得他们肯定很乐意把你捆起来研究……

  金大王尾巴稍一抬,喵大爷立即闭了嘴。

  向刚起初以为麻袋里装着的两只小家伙的口粮,岂料拆开一看,全部都是市面上千金难求的稀有药材。差没把他吓一跳。那可是结结实实一大麻包的药材啊,而且还都是深山老林里才有的珍惜货。

  想想老家到首都这一路不全是大山啊,真是难为它们了。想来应该是给他媳妇儿找的,摸摸两只小的:“一路上辛苦了!没遇到危险吧?”

  金大王瞥了喵大爷一眼。

  心说危险倒是没有,就是小麻烦不断啊。

  这蠢猫又懒又馋,干点活推三阻四,偷起野蜂蜜倒是挺利落的。这一路没少被无知无畏的野蜂追着蛰。施放了威压依旧远远跟着,想来是蠢猫挖蜂巢的举动惹毛了蜂后,追着它们不死不休。

  不过因祸得福,被蜂群打乱步伐后,换了条山路前进,意外发现了一株两三百年的血参。这玩意儿对女人家活血调经、养血安神挺好的。

  向刚顾不上细细查看,将麻袋扛上车,招呼小金两只:“你们也跟着我回去吧,小芳挺惦记你们的。要是喜欢山里的生活,回头我上班了再送你们过来。”

  喵大爷跳上,四仰八叉地霸占了后排。心想这破山头谁愿意来啊。蜂蜜都被自己搜刮干净了,剩下也没啥花头了。倒不如回去,分点蜂蜜给那丫头,顺便让她给自己整点甜食,那可比没头没脑地在大山里狩猎轻松多了。

  金大王一看蠢猫这样子,就知道它懒病发作,没好气地甩了它一蛇尾,在蠢猫跳起来咒骂的时候,盘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

  向刚到家时,屋里就老爷子和盈芳。

  姜心柔去萧二伯家找妯娌借勾针,买了几两毛线,打算给外孙女织件勾花毛衣。

  福嫂前脚刚出门去街上打酱油了。

  萧三爷领着暖暖、晏晏去街心花园玩了。

  萧大伯外出会朋友还没回来。

  向刚扛着实沉的大麻袋进屋,关了院门,又关了客厅门,才在老爷子和媳妇儿疑惑的眼神中说道:“这是小金和金橘北上路上采集到的草药,我看不少都挺珍贵的,还是别让人知道的好。”

  要是外人知道他们家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珍惜药材,保不齐会惹出什么祸事来。

  尽管大革命过去了,政府忙着恢复生产、振兴经济,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点好。

  老爷子尽管知道这一蛇一猫听得懂人话、是很有灵性的动物,却是第一次见到它们还会搜集草药。

  瞧这一麻袋的草药,让他照这样子去找,都未必找得到。没准还会鱼目混珠的把野草采进来。

  盈芳倒是见惯不怪。打开麻袋,随手拿出一株就是上百年份的野山参,心知肯定是小金的功劳。

  小金知道她自学中医,需要各种药材,才会在外出时给她搜集。要不然,凭它的速度,不可能这么迟才到。当然,也可能是金橘拖后腿。

  喵大爷要是知道盈芳心里这么想它,一准炸毛:本大爷可是上天下地绝无仅有的玉纹墨爪虎,小娘皮你瞧不起谁呢!

  可它不懂读心术啊,跳上桌,从点心盘里叼了几块甜滋滋的鸡蛋糕,躲屋角大快朵颐去了。

  老爷子沉声道:“这件事我们几个烂在肚子里,别往外说。草药放到乖囡你们那屋吧,怎么用由你决定。回头拿出来用的时候,你爸妈他们要是不问,你不用多做解释。”

  通灵性的动物不多,会翻山越岭挖草药的就更罕见了。他们家一出两只,一旦引起上头的注意,未必是好事。

  盈芳点点头:“我知道的爷爷。那我先去理一理,等炮制好了,给爷爷泡药酒。到时给夏爷爷也送一些。”

  老爷子想了想说:“上好参酒泡好了留一坛,我找机会给元首送去。如今这形势,我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倒也好,怕就怕……”

  向刚说:“爷爷,不如上头几位都送一坛吧,副元首似乎身体不太好,但他上台后制定的一系列措施对百姓大有益处。百姓有了奔头,那种乌七八糟的事才闹不起来。”

  老爷子一想也是,便让孙女多泡几坛。

  粗粗看了下,麻袋里的野山参真不少。泡成药酒,人家也看不出来到底是几年份的,喝了对身体好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