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06章 眼花了吗?
  这些年,身体需求全靠五指姑娘发泄,还得挑妻子不在的时候。

  否则不管怎么撸都硬不起来。

  妻子之所以三天两头往娘家跑,何尝不是在怨他。

  如果不是顾虑到两家的面子关系,这婚早八百年前就离了。何必等今天?

  如今连面子都撑不起这段婚姻了。再貌合神离地过下去,双方只会成为一对怨偶。

  “离了就离了吧。”林杨的父亲林建国回来,听说这个事,表情淡淡地说,“如今上头对这方面抓得没以前紧了,俩口子过不块儿离了也好。扬子才二十八岁,还年轻,将来总有机会遇到个心悦的姑娘重新组建家庭,说不定单身一段时间,没那么多压力,身体自然而然就康复了。”

  “是啊妈,这事你就依了我吧。”林杨趁势劝他娘,“你别怨方方,她是个好姑娘,是我耽误她这么多年。她就算恨我也是应该的。”

  “当初我就说这个方方不行,屁股那么小、腰又那么细,一看就不是能生养的。相比,刘家那丫头珠圆玉润的多好看啊。瞧她嫁给你姑父的堂侄子以后,多能干,三年抱俩,要不是赶上计划生育,还能继续生。可你偏要那个方方,这会儿又说两人没感情,你到底在想什么!”林老太抚着胸口唉声叹气。

  林杨垂着头没作声。

  他哪是真的喜欢方方,只是喊着她的名字依稀能回味乡下时的乐趣罢了。

  小芳,那个曾让他起过一辈子照顾心思的纯朴女孩儿,不晓得如今怎么样了……

  有时候他也会想:要是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没有急着遮羞赶回京都,他会不会和小芳结婚,婚后恩爱、子女双全。

  可惜回不到过去了。

  跟蒋美华的那一段,成了他这一生的污点。彻底地将那个看他一眼都能羞上半天的纯朴姑娘扼杀在了记忆力里。

  ……

  浑然不知被惦记上的盈芳,这天要去京都大学报到。

  三个孩子争相送她。

  老爷子也说很久没在京里走动,趁秋高气爽、天气晴朗,休息了一天人也精神了,干脆都去京都大学走走。

  前面也说了,四合院离京都大学不远,出了胡同,走上百来米,再穿过马路就到了。

  一大家子沿着马路边走边感慨大首都的变化,一路上有说有笑。

  林杨从家里出来,骑着自行车去上班。

  路过京都大学校门口,见很多背着包袱、拎着行李、好奇地东张西望的人,心下恍悟:哦,京大这两天报到。难怪这么多人。

  随即又生出几分感慨:要是去年他也参加了高考,不知有没有机会上京大……

  去年他本来是打算报的,可他娘舍不得他现在这份工作,毕竟当初花了老鼻子劲才进的体制。

  要是去读大学,这份工作势必得交出来。因为他家没有需要安排工作的人了。上头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比他大十岁以上,早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了。他要是选择读大学,这份工作就泡汤了,大学毕业后还得从新分配。

  他娘反过来劝他别考了,考大学的目的不就是图份好工作吗?他现在有一份人人羡慕的好工作,干啥还去费那个工夫读大学。多此一举嘛!

  现在这份工,再熬两年兴许还有机会往上动一动,升个处级干部什么的,放弃多可惜?

  四年大学毕业能不能分配到一份如意的工作还是个未知数呢。

  林杨一向耳根子软,他娘这一分析,觉得挺有道理。

  加上丢开书本许多年,要他重头抱着啃,累不说,还真没把握考上好学校。

  纠结再三,最终没有参加恢复后的第一届高考。

  如今看着这一张张或年轻、或沧桑但无不是欢畅的笑脸,林杨心里不是没有羡慕。

  但转念一想,这些人即使考上了京都大学,除了名气好听点是大学生,挣钱还不是得等四年后。到那时候自己说不定已经是个处级干部了。这些大学生分到他单位,还要毕恭毕敬喊他一声领导呢。

  这么一想,林杨不纠结了,卖力地蹬着自行车朝单位骑去。

  蓦地,眼角余光瞟到一个人,“小芳?”

  他急忙捏紧刹车,双脚踮着地、扭头寻去。

  可穿马路的人那么多,来来往往的,哪里有方才瞟见的人?

  倒是有三个孩子,手拉手唱着不知名的童谣从他前面经过,男娃子结实、女娃子白净,羡慕得林杨一时有些失神。

  要是他没患那种怪病,一结婚就有孩子,那孩子是不是也有这么大了?

  等回过神,他失落地笑笑,没准是眼花了。盈芳怎么可能会来京都?

  那厢,扶着老爷子、留意着三胞胎穿过马路的盈芳,终于来到京都大学的校门口。

  仰头望着古色古香的匾额欣赏了几眼。

  以后她就是一名光荣的大学生啦!这是搁前世想都不敢想的经历。

  报到处设在学校礼堂。姜心柔和福嫂带着孩子、陪老爷子在校园里逛了逛。萧三爷陪同闺女到礼堂办理报到手续。

  因这一届学生比较特殊,很多都是参加工作甚至结婚有孩子的。

  学生和学生之间的年龄落差也大,有些堪堪成年,有些孩子都读中学了。

  出于照顾,学校对住宿方面没做强硬性规定,让学生们自行选择住校与否。

  反正宿舍拢共那几间大通铺,住校的人多就多搭几张铺子。

  盈芳家里有老人有孩子,住啥校啊,二话不说选择走读。

  这么一来省却了去宿舍铺被子的程序,交了学费就能回家了。书也没领,说是要等开学后才发。

  正式开学要等两天后,也就是说,还能陪孩子们玩两天。

  盈芳问孩子们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阳阳说想看天安门的升旗仪式。

  暖暖说想去动物园。

  晏晏说在家待着也挺好。

  只是这个答案一出口就遭到了哥哥姐姐的联手镇压。

  “必须说一个外面的景点!你又不是小老头,成天待家里干啥?孵蛋哪!”

  大姐好凶。

  晏晏龇了一下嘴:“那就香山公园吧。这个时节正是香叶红的时候,咱们去赏香叶?”

  “这还差不多!”

  盈芳好笑地看三个孩子正儿八经地讨论,等讨论出结果了应道:“好!都去,明儿起早看天安门升旗仪式,然后带你们下馆子吃早饭,吃完早饭去动物园。香山公园得后天了,来回路上就得半天吧。只是这么一来,阳阳要迟一天回学校了。”

  “没事的妈。一会儿路过邮局,我给教练打个电话,就说我想在家多住两天。他要不肯,哼!我就不去了!”

  “……”你这样威胁教练真的好吗?

  正好,马路旁边就有个邮局,阳阳把教练的电话号码背得滚瓜烂熟(不是自觉背的,是被教练盯着背的),当即掏钱给教练打了个电话。为此还肉痛了好一阵。盈芳也是无语了,家里对几个孩子的教育应该没那么抠门吧?

  教练正伏在案前为阳阳量身打造训练计划呢,结果小家伙倒好,溜出校门就不记得回去,打电话过来也是为了求他多批两天假,心里那个酸楚。

  但到底还是同意了。毕竟还是孩子,适当也要给他放松的时间。

  “行吧,两天后必须返校。要不然以后别想请假了。”

  唯一需要报备的阳阳征得了教练的同意,其他人就更加没压力了,开始为接下来两天的出游活动做准备。

  其实京都本地的游玩,除了带些吃的喝的,也没啥好准备的。但架不住孩子们喜欢啊,说起来还是头一遭在老家以外的地方结伴出游呢,兴奋劲可想而知。

  这个说要多带水。爬山容易出汗,要多补充水分。于是家里几个新旧不一的军用水壶都被找出来洗干净用来装水。

  那个说带点碎饼干吧。动物园的动物一定很喜欢。

  “汪汪——”被冷落的金虎扒着石凳挺直脊背,冲小主人招呼:碎饼干俺也喜欢,给俺吃吧!

  盈芳还应他们的要求做了绿豆糕、枣花酥,熬了银耳红枣汤,明儿装保温桶里带上,半途休息的时候喝上两口润肺生津。

  做糕点的时候,那香味浓郁的,胡同里的小孩儿,一个个探出头,吸着鼻子到处闻,呔!到底谁家在做好吃的?香的人受不了!

  得亏老爷子这座四合院是独门独户的,后边又带个两亩地阔的花园。院门一关,跟谁家都不搭界。

  要是条件差点,四五户人家合住一座院子,天井里搭建的地震棚还要再加两户,这香味一飘出,谁家受得了啊。

  盈芳和福嫂,一个没事爱翻收购站淘来的古籍、医书,新颖点子多;一个做了四十多年的饭,实战经验丰富,南北方美食手到擒来。

  强强联手,造福的自然是家里人啦。

  老爷子跟孩子似的,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天井里,边晒太阳,边看三胞胎逗金虎,等厨房飘出糕点特有的香甜,一老三小外加一条劳模犬,齐刷刷地挺直脊背望着厨房等投喂。

  搞得家里几个女人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