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02章 篮球小飞人晏晏
  一顿饭说说笑笑吃了两个多钟头。

  倒是三个孩子,澳门赌博网站:扒完碗里的饭就下桌了。

  帅帅领着弟弟妹妹昂首挺胸来到和小伙伴们约好的大院篮球场,昏暗的天色,隐约看到两个身影在篮球架前抢球投篮。

  不远处的看台上,几个小萝卜头摇头晃脑喊着参差不齐的“加油”口号。

  “暖暖、晏晏你们也坐那边去。那里安全,球打不到。”帅帅指指看台,等弟弟妹妹稳稳坐下后,才双手插兜走入球场。

  “哲哥来啦?不是说打球没意思,不想来吗?”球场上的小伙伴看到人就开怼。

  “是不想来啊,这不我弟弟妹妹吃过饭无聊,非要央着我来。”大名萧睿哲、小名帅帅的臭屁小子,懒洋洋地睁眼说瞎话。

  小伙伴一听好奇地扭过头:“哲哥你说的你三爷爷家的弟弟妹妹?”

  “是啊,我姑考上了京都大学,弟弟妹妹也转学来京都了。告诉你们啊,他们以后也在朝阳小学读书,你们都要罩着点知道不?”

  “那肯定的,哲哥的弟弟妹妹就是我们的弟弟妹妹。”

  萧睿哲:“……”

  谁说是你们弟弟妹妹?

  他啥时候这个意思了?

  坐在看台上的晏晏,耳感敏锐,闻言扶了扶额。总感觉帅帅哥被阳阳的一根筋传染了。

  一旁的暖暖,自来熟地和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聊开了。互相做了介绍后,手拉手地约起改天去彼此家玩。

  唉,天才果然是寂寞的。

  晏晏托着腮帮子望着繁星点点的天空发起了呆。

  忽的,一颗篮球像长了眼睛似地射向看台。

  “林臭屁你疯啦!”

  篮球场上,眼角余光瞟到这一幕的萧睿哲,怒斥一声,,猛地冲向看台救球。

  可惜球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才起跑,球就已经砸向看台中央为哥哥们加油打气的小萝卜头了。

  说时迟那时快,晏晏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人却下意识地弹跳起来,指尖看看擦到球体,用力往边上一拨,原本砸向后排小萝卜头的篮球,就此被改变前进轨道,砰地一声落在旁边的空台阶上,随着惯性往下滚到球场边沿才停下。

  球场上的少年们,扔掉手里的篮球,飞奔过来问弟弟妹妹有没有被砸到。

  因夜色朦胧,他们也就看到个模糊影像。

  好在小萝卜头们没哭,想来问题不大,顶多受了点惊吓。

  萧睿哲气息不稳地蹲在暖暖、晏晏跟前,迭声问他们有没有被篮球砸到。

  “帅帅哥我们没事呢。”暖暖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看到萧睿哲惨白的脸色,体贴地安慰,“晏晏把球拨开了,要不然肯定砸到人。”

  “真是晏晏拨开的?”萧睿哲愣了一下。

  他说呢,电光火石间,他确实瞄到一道黑影弹跳了起来,随后球就落地了。当时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没想到是真的。

  “哎呀呀原来我们的小晏晏深藏不漏啊!会打球咋不跟哥说?那咱们还能凑成五人小组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啦。”

  “哼!”看台底下蹦出一道欠抽的嘲讽,“跳起来拨个球就厉害了?要不要这么菜呀。”

  “林臭屁你特么有病是吧?拿球砸我们弟弟妹妹很好玩?有本事场上单挑!”

  见弟弟妹妹没事,萧睿哲也松了口气。要是带着伤回去,该被爷奶混合双打了,哦,不,回头让爹妈知道,四个大人混合打他一个都有可能。

  当即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向罪魁祸首林臭屁,真名叫林畴富。天知道他家咋想的名字,畴富仇富,啧!难怪经常见他那个贪小便宜的奶奶,在街角买根葱都要吐槽吃不饱饭。这都仇富了还能吃饱饭?岂不是违背他林家祖宗的心愿?

  “单挑就单挑!你输了喊我三声爹,再跪着走回家!”林畴富骄傲地昂起下巴。

  和萧睿哲一起的小伙伴扯了扯他衣袖,示意他别意气用事。

  林畴富初一了,球技称不上好,却因为人长得结实,总爱撞人。只要跟他打过一场球,就不想再跟他打第二场。以至于这一片没人愿意和他组成练球小队。

  所以才拿着球到处欺负人。简直幼稚至极!恼火了真想把他压地上狂揍一顿。

  不过那么一来,他们也讨不着好就是了。

  因为林畴富的奶奶会挨家上门,问他们爹妈讨要医药费、营养费、各种费……

  然后他们会被爹妈狠狠修理。严重的话,还会被禁足、取消除上学以外的一切自由活动。

  这代价太大了,所以他们宁愿忍着也不想和林畴富起冲突。

  反正大院里能用的篮球场不止这一个,大门口附近还有一个呢。姓林的占了这个,他们换另一个好了。

  可千不该万不该欺负他们弟弟妹妹!

  萧睿哲虎着脸,瞪着讥笑地看着自己的林畴富:“这话该我说才对!林臭屁,别以为就你会三分球,小爷我让你开开眼界,啥叫真正的旋转三分。”

  “哲哥!”

  “哲哥你别上他当。这家伙太阴险,动不动来阴的。”

  “是啊哲哥,你忘了上次被他害的一个礼拜不能出来打篮球,还害你爷奶赔出一篮鸡蛋、一把挂面……”

  小伙伴们拉着他小声劝阻。

  晏晏歪着脑袋想了想,走到萧睿哲身边说:“哥,我来和他打一场。”

  “……别闹。”

  “我没闹啊。”晏晏很认真地说。

  若论力量、速度、爆发力,他确实无法跟阳阳比。但篮球不是还比弹跳力、灵敏度吗?这个他在行啊。

  再说,篮球场就这么点面积,还没公社小学半个操场大呢,又是一对一的单人赛。跟着他爹和姥爷练了那么久的逍遥拳,不信连这点体能都克服不了。

  “……”

  几分钟后,看着轻松游走在篮球架下的晏晏以及哧呼哧喘大气的林臭屁,再看看小伙伴手里油漆剥落的浅绿色画板用白粉笔展示的比分:18:4,萧睿哲的心情愉悦得比大夏天喝冰镇汽水、啃牛奶大雪糕还要爽。

  别看晏晏个头小,和林臭屁站一起,像是一个踩了高跷、一个没踩。可宝贝蛋的弹跳力那是相当滴惊人啊!敏捷地钻到林臭屁腋下,截到球后,迅速转身跑回自己篮下,原地起跳,出手投篮,中啦!

  “干得漂亮!”看到林臭屁傻眼,帅帅奋力鼓掌。

  他身边一众小伙伴先是集体惊掉下巴,接着此起彼伏地给场上的宝贝蛋加油呐喊:

  “飞人!飞人!晏晏小飞人!”

  晏晏:可以把小字去掉,谢谢!

  “晏晏加油!”

  “晏晏牛掰!”

  “晏晏你是哥的偶像!”

  “哈哈哈哈……”

  附近居民看球场这边这么大动静,也都过来看热闹。

  “噢哟!不是吧?身高差这么多,难怪比分这么悬殊!”

  “阿公你错了,比分高的是我弟弟拿下的,林臭屁打半天才得4分,还是被他耍阴招夺得的球。要不然,一分都拿不了。”萧睿哲鼻息哼哼地给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科普。

  吃瓜群众惊得手里的瓜掉了地。

  好吧,手里没瓜,掉的是瓜子壳。

  这帮老家伙也够可以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出门居然还捧把瓜子儿,咯嘣咯嘣嗑得欢。

  “那厉害了!身高差这么多呢,这小子弹跳力可以啊!”

  “那是!他可是我弟,我们家的人体育细胞都超级发达。阿公我跟你说哦,我还有一个弟弟,前几个月被少年体校特招了呢,过几年还要代表咱们华夏出国参加奥运会……”萧睿哲与有荣焉地挺起胸膛,倍儿骄傲!

  “哟!这么厉害啊?那是够可以的!”

  “你不是老萧家的娃子吗?你说的弟弟是……”

  “就我三爷爷家的。”

  “哦,是萧三家的啊。听说他闺女找回来了,难不成是他外孙?”

  “是呢。听说还是三胞胎。啧,萧三老来福啊。”

  吃瓜群众你一言我一句地说起萧三爷俩口子以及名头都传到大首都的三胞胎。

  谁让这年头顺利产下三胞胎的实属凤毛麟角呢。

  到最后,除了几个孩子,没一个关注场上比分,都在唠萧家的八卦。

  在大人眼里,篮球打得再好那也不过是业余爱好,纯属不务正业,还不如期末考个双百分带来的喜悦呢。

  孩子们却眼睛不眨地盯着场上。

  眼瞅着比分拉开到42:8,林畴富不知是真晕,还是假晕,借着扑球的动作,躺地上不动了。

  “肯定是装晕。”萧睿哲嫌弃地撇嘴。

  “不管是不是装晕,还是把他送家去吧。”

  然而没等他们抬人,林畴富的奶奶踩着风声赶到了,“你们这帮小畜生,又欺负我们家阿富,看我不揍死你们!”

  萧睿哲给小伙伴们使了个“快撤”的眼神,左手牵暖暖,右手牵晏晏,一溜小跑逃回了家。

  以为这下又要挨家长骂了。

  没想到大人们听说后,忙着夸晏晏的弹跳力,没空理他。

  帅帅郁闷了。

  好歹我也是朝阳小学校体队的一份子,上四年级以后,每次比赛都被学校拉出去争荣誉、夺奖牌。每每抱着奖章回来,也没见你们这么夸我啊。哪像夸晏晏,瞧瞧瞧瞧都夸出花来了。

  不知不觉,说出了心里话。

  萧二伯娘一听乐了,敢情大孙子吃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