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01章 带花园的四合院
  绿皮火车哐且哐且跑了一日夜,到首都已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半。

  萧三爷打从接到女婿电话,就准备好今日的接车了。

  猜到有不少行李,特地问萧二伯借了部大七座外加宽敞后备箱的吉普车过来。

  饶是如此,盈芳一家连金虎带行李地把车子塞了个满满当当。

  “中午吃了吗?没吃我带你们去饭店点几个小炒凑合吃一顿,晚上老二给你们接风洗尘,到时敞开肚皮痛快吃。老二托人从乡下弄来一只四斤多重的老塘甲鱼,回家放了行李咱就过去。”

  “那就直接回家吧。”老爷子提议,“都这个点了,饭店早休息了,去了也白跑。”

  盈芳几个也说:“火车上吃的还没消化呢,还是先回家吧。”

  “那就直接去我那房子。”老爷子拍板。

  他老人家年轻时挺要面子,老了倒是越来越看得开。

  想想也是,人这一辈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一家人团结和睦最重要。

  可惜老大眼瞎,娶了个媳妇那么糟心。好在小儿子找回了失散多年的闺女,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原想着这辈子跟着小儿子一家在乡下住过边得了,即便有个什么事回京都,老二那边给他留了房间,不怕没地方住。因此毫不留恋地将军部分给他的那幢洋楼还了回去。

  没想到新元首上任,给他们这批老革命家重新分配了一批养老的宅院。

  身为开国元勋的老爷子,更是分到一座前有天井、后带花园的宽敞四合院。离萧三爷置办的小院子还挺近。

  老爷子倒也硬气,京都这边既然给批了一座四合院,宁和城里的大宅子还攥着干啥,当下就给退了。说他一个老头子,要那么多房子干什么。

  正好,国家在为以前的一系列错误决策做补偿,那宅子重又还给了老大爷一家。

  盈芳一家来京都后不久,宁和那边就收到了相关文件,老大爷一家很快收到街道退回的房屋等产权,一家人不可置信地搬回大宅,禁不住热泪盈眶。

  言归正传,这下萧老爷子不愁儿孙多了没房间安排了,大掌一挥,乐呵呵地说:“都搬我那去!小三你那院子着实小了点,宝贝蛋们大了,不像小时候,三个娃一张大床搞定。上小学了该一人一个房间了。而且胡同里进出的人员太复杂,有些巷弄里还搭着地震棚,宝贝蛋们想出去玩会儿都不放心。我那边有现成的大花园给他们玩,出去也比你那边清静。你要不习惯,你们俩口子只管自己住去,小向一家住我那。老子我有曾孙子、曾孙女陪就够了。”

  萧三爷气得翻白眼。

  不就是房子大点、房间多点么,有啥好瑟的。

  眼看着宝贝蛋就这么被老头子拐过去了,三爷心里苦啊。

  可他那边房间少的确是硬伤,想给三个宝贝蛋一人布置一个宽敞的房间,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老爷子的提议他无力反驳。

  以至于不久后,改革的春风吹拂神州大地,利民政策一项接一项发布。其中一项城镇居民能自由买卖房屋或宅基地建造房屋。

  萧三爷二话不说,掏光积蓄在将来越变越繁华的地段买了块宅基地,建了栋宽敞明亮的大洋楼,给闺女俩口子还有三个宝贝蛋一人布置了一个大房间,那是后话了。

  此刻,他还真没办法拒绝老爷子的提议,包袱款款地跟着媳妇儿、闺女住到了老爷子那。省的两边跑了。至于面子,那是什么?能吃吗?

  老爷子的四合院确实挺宽敞。

  院门一开是一方七十来坪的天井,青砖铺地,古色古香。角落一株高大的月桂树,树下一口清澈的八角井。井口悬着一组绳轱辘,吊了一桶水上来,每个人都洗了把脸,洗去一身的疲惫,整个人松快不少。

  环着天井分别是一溜倒座房、三间正房、左右两侧厢房。每侧厢房也各是三间。

  关键是位置好,出胡同沿着大马路走上百来米,对面就是京都大学。

  “以后乖囡上大学走着去,自行车都用不上,多方便啊。住下来吧,住下来吧。”萧老爷子浑然不觉此刻的自己像极了王婆卖瓜。

  盈芳好笑之余,想想也有道理。再者她要是带着孩子们住到爹妈那,老爷子一个人住在这儿多孤单啊。便答应留下。

  生怕老爷子让出正房,赶紧让向刚把行李搬去西厢房。

  萧三爷俩口子肯定陪着孩子们住啊,紧随其后地在东厢房选了一间。

  萧大伯跟着也选了一间。他另外还有套二居室公房,离这儿不算远,自行车踩踩一刻钟。这么做不过是跟着大伙儿凑热闹罢了。

  福嫂也快手快脚地在倒座房选了一间当卧室紧邻仓房和大门,仓房下面还通了一个小地窖。

  笑着打趣说她的房间坐拥粮草和关卡,搁古代那可是最重要的战略位置。

  老爷子见他们各自都选好了,也就不再多说。

  他年纪大了,要这么多房间干啥,选了东边一间正房做卧室。剩余两间,一间做餐厅,摆张能容纳十几人的大圆桌,以后一大家子都聚在这里用餐。另一间用于起居会客,摆组沙发、茶几,再弄几张花架,倒也雅致。

  盈芳让向刚把电视机搬到起居室,这样一家人想看随时都能看。

  大人们聊了会儿天,主要是围着萧三爷问阳阳的情况。

  “我昨天才去看过他,比去之前精瘦了,许是抽条的缘故,三个月长了两公分呢。还有就是黑了点,不过男娃子嘛,黑倒是没什么,黑说明健康啊。瞅瞅我们家几个大老爷们,哪个不是黑黢黢的?搁我们家暖暖黑成这样,那姥爷可要肉疼死咯!”萧三爷边说边轮流抱了抱两个宝贝蛋。

  暖暖被姥爷的胡茬子刺得咯咯笑。

  晏晏则搂着姥爷亲了一口。

  把萧三爷乐得找不着北。

  得知阳阳挺适应体校生活,大伙儿也就不问了。反正安顿好之后,肯定要去看他一趟的,要不就把人接回家好好补补。

  接下来,大人们归置行李,孩子们只要不出大门,随便他们玩。

  姐弟俩被屋后的大花园吸引了,假山、亭台、荷花塘;翠竹、草坪、葡萄架。

  草坪不久前才精心修过,荷花塘里的水是活水,潺潺地入暗河。

  时值秋天,荷花早凋谢了,一长溜的葡萄架倒是还挂着几串紫得发黑的果实。

  表皮谈不上饱满,但味道挺不错。

  在乡下称得上劳动小能手的暖暖、晏晏,领着小劳模金虎,拿着两个竹篮,客串起了葡萄采收工。不够高就搬条方凳过来,踩在凳面上拿剪子剪。

  等大人们归置好行李物品,坐下缓口气,准备出发去萧二伯家吃晚饭,孩子们把洗好的葡萄端上来。

  金虎跟在俩孩子后头摇头甩尾。这里头也有它的功劳呢!开心!

  “居然还有葡萄?后花园摘的?”老爷子高兴地拿了一颗,往里嘴里一扔,甜得眯起眼,“不错不错!这房子好!”

  “吃几颗葡萄就觉得房子好了?等到夏天蚊子咬你满身包时,你要还这么想那我是真服你。”萧三爷吃着葡萄怼道。

  “蚊子哪里没有啊?你以为住两层楼的洋楼就没有了?笑话!就算三层楼四层楼都会有。咱家这不有乖囡在嘛,她家屋后河、屋前树,不照样让蚊子钻不进屋里来。”老爷子不以为然地摆摆手。

  家里有个懂中医、擅驱虫的孙女儿就是好,年纪大了,一身暗疾得到缓解,生活质量也上升了一个台阶。

  晚饭在萧二伯家吃。菜色很丰富,除了萧三爷说的老塘甲鱼,还有一条三斤重的黑鱼,学盈芳家过年时的吃法黑鱼二吃,鱼头鱼骨鱼尾巴煲豆腐汤,鱼肉一半红烧、一半和木耳清炒,可谓是满足了大家伙不同的口味。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

  说到暖暖、晏晏读书的问题,萧二伯说:“要不就去帅帅读的朝阳小学,以前是部队的子弟学校,去年划出来了,并且改成了六年制。帅帅今年五年级,还能照顾弟弟妹妹两年。户口不用管,你们要愿意,我明天就去安排。”

  帅帅超级体贴地给弟弟、妹妹夹了块鱼肉,扬着朝气蓬勃的笑脸说:“就去朝阳小学吧,我有很多朋友,他们都会照顾暖暖、晏晏的。”

  “你就拉倒吧,你那些朋友,一个比一个熊,别带坏暖暖、晏晏就不错了,还会照顾人?”萧二伯娘促狭地打趣自个孙子,“前几天前排老丁家的窗玻璃是不是你们这伙熊孩子砸碎的?昨儿下午后排刘家种在屋前的柿子树是不是你们偷摘的?还没熟呢就摘的一个不剩……”

  “奶,说了不是我们啊!”帅帅苦着脸喊冤,“要真我们干的,我们会不承认?我们可都是好孩子。”

  大伙儿都笑了。

  帅帅继续央求他奶放心大胆地把弟弟妹妹交给他照顾吧:“奶你就同意了吧。你看我那些同学、朋友,哪个家里没兄弟姐妹啊,就我是独生子女,平常打篮球,连个加油鼓劲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暖暖、晏晏来了,你还让我们分开……”

  萧二伯娘乐得不行:“敢情我还成恶人了?”

  “没有没有,我就那么一说。”帅帅嘿嘿笑着,扭头讨好弟弟妹妹:“暖暖、晏晏,你们愿意来朝阳小学读书的吧?我们那学校可好玩了,有乒乓球室、足球场、双单杠……知道啥是双杆、单杠不?哥吃过晚饭就带你们去玩,咱院里就有一组。对了,晚点我还约了哥们打篮球,你们去给我加油呗。”

  “好啊。”暖暖没意见。

  晏晏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

  帅帅扒饭的速度更快了,边扒边催:“吃快点,吃完哥带你们去玩。”

  “臭小子!大了也不见安生,比小时候更皮实!”萧二伯娘笑骂了一句。

  姜心柔说:“孩子不都这样的嘛!你没看到阳阳,熊起来真当拿他没办法。去体校也是他非要去,我们拗不过他。”

  萧二伯接道:“阳阳这孩子将来肯定有大出息。”他是见过阳阳的大力气的,小小年纪都能一个顶仨成年人了,更何况长大以后。发光发热、为国争光那是迟早的事。

  “老二你这话说的,我们家暖暖、晏晏难不成就没大出息了?”疼孩子大过天的萧三爷不服气地哼道。

  萧二伯瞪他一眼:“你别歪曲我的意思成嘛!”

  萧大伯见两个弟弟杠上,抽了抽嘴,埋头猛吃,免得被谁拉去当裁判评理。

  打小的经验教训告诉他:两个弟弟都是腹黑的货,得罪谁都不行。还是别掺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