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98章 大搬家
  幸亏没几天就农忙了。

  农忙开始,家家户户的劳动力都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一天抢收抢种下来,累得要死。

  晚上也不出门了,吃了饭就想上床睡觉。不下地的家庭主妇也跟着累一波。除了家务全包,还得挖空心思给家里壮劳力整点荤腥补补。

  是以,来盈芳家看电视的人终于少了,顶多没上学的孩子,咬着手指、跟在三胞胎后头,好奇又羡慕地跑来瞅几眼电视。

  一眨眼,就到了阳阳去少年体校报到的日子。

  体育总局负责人亲自拍来加急电报,邀阳阳尽快前往京都少年体校报到。说年纪小的孩子专门配备了生活老师,生活上的事务完全不用家长操心。行李物品也不用多带,学校会发四季校服,被子等生活用品也一应俱全。只要人去就行。

  话虽如此,家里依然少不了一通忙碌。

  装行李、备吃食、还抽空给阳阳灌输安全意识。免得这小子撒欢起来没个数。

  年纪越大越怕离别。

  萧老爷子、萧三爷俩口子,起先疼孩子,觉得孩子既然喜欢,那就应该无条件支持。可当分别就在眼前,顿时舍不得了。

  老爷子说:“要不还是算了,让老夏回了那边得了。阳阳还这么小,就算要培养,过几年也不迟。”

  萧三爷说:“阳阳喜欢体育是好事儿,强身健体。但咱可以一步一步来啊。省城不也有少年体校,干啥舍近求远跑京都?”

  姜心柔尽管也不舍,但一想到闺女下半年就要去京都上大学了,大外孙要是留在省城,那到时候,他们是跟去京都好呢,还是留在省城陪外孙?

  感觉两边都舍不得。最后还是决定去京都。

  “好在已经七月天了,离乖囡开学满打满算也就三个月了。”姜心柔对丈夫道,“你陪阳阳先去京都报到,然后留在那边别回来了。体校不晓得管得严不严,不严的话你有事没事去看看,阳阳喜欢吃啥,多给他备点,别让他太想家。咱们这边收拾好了就启程,到时候把阳阳接回家住。”

  萧三爷跟媳妇儿的打算不谋而合。

  于是乎,收拾好行李就带着大外孙去京都了。

  走之前,阳阳对家里每个人都交代了一番,内容无外乎是:“替我照顾好金虎哦,别让它被陈二流子抓走了。一定要照顾好它啊。”

  家里人连连保证,绝对不让陈二流子带走金虎,大宝贝这才没心没肺地跟着他姥爷奔赴大首都。

  随行的还有萧大伯。

  萧大伯和少年体校的副校长有些交情,一早就说陪阳阳一块儿去的。

  盈芳这边则等十月再启程。

  大宝贝跟着他姥爷、大姥爷一走,家里的节奏总算慢下来了。大伙儿仿佛松了一节筋骨。

  向刚从前线回来,还没怎么休息过呢。一回来就操心大宝贝的前途,随后几天,不是上山打猎给大宝贝做吃的,就是千叮咛万嘱咐,还把逍遥拳完完整整演绎了数十遍,虽然有点临时抱佛脚,但总算让儿子记住了整套拳的打法。

  阳阳力气本来就大,有了逍遥拳辅助,无疑是如虎添翼。这样出门家里也能放心些。

  这么一来,成天忙得跟陀螺似的,连和媳妇儿亲热的时间都靠挤出来。

  眼下儿子走了,终于有时间抱着媳妇儿悠闲地说会儿悄悄话了。

  不出意外,今年又能往上晋一级。

  盈芳放松地窝在他怀里,有一下没一下抚着男人磨出茧子的大掌,半眯着眼说:“靠卖命换来的晋升,我宁愿不要。”

  向刚低头吻了吻媳妇儿的发顶,宠溺地道:“嗯,以后不去前线了。留足时间陪你。”

  “真的?”盈芳撑开犯困的眼皮子睨他,“哄我的吧?”

  “怎么会。”向刚笑着又亲了她一下,挑着说了些称不上机密的内容,“我回来前,上级部门找我谈过话,打算成立一支特种部队。其实群英寨成立之初,就有这个苗头了,许是考虑到经费问题,迟迟不见中央下决定。

  这次夏老带来的几位军中老首长,就是为这个事来的。前线危机解除,国内形势一年比一年好,是时候建立一支精锐队伍了。

  不过人员虽是从军中抽调精英选拔而成,却隶属公安部管辖。你男人被委以重任、担任特种部队第一任队长,以后就算想去前线也轮不到我咯。”

  盈芳娇嗔地捶他一拳:“这么重要的人事调动,咋现在才说?”

  向刚笑着接过她轻飘飘的粉拳,顺势往自个怀里一拉,无限宠溺地说:“正式的任命书前几天才下来,没下之前一切都是变数。本来我还想,你去首都念大学了,我配合上头去s军区或首都哪个部队担任一段时间的指导教官,这样咱们就不用长期分开了。没想到上头打算成立特种部队,这么一来更好,往后我能在京都陪你们娘几个了。群英寨是队里的集训基地之一,京都那边马上要成立第二支突击队,训练基地已经找好了,离你学校开车约莫一个小时。平时我住基地,澳门赌博网站:逢休息就回家陪你和孩子们。”

  “休息了我们一块儿去体校看阳阳。”

  “好。”

  ……

  闺女去首都念大学,女婿去首都工作,大外孙已经去首都的少年体校报到了,姜心柔一下觉得要收拾的行李真多啊,看看这个必须带、那个也需要,恨不得把整个家都搬去。

  好在老爷子发话说又不是不回来了,女婿这边还有个基地呢,到时肯定两头跑。不,搞不好三头、四头跑都有可能。

  所以挑些必须的带上就行了,缺啥不能在京都买啊?又不是去小地方,大首都还愁买不到生活用品?

  被老爷子嘀咕了几句,姜心柔也冷静下来了。

  可不是,他们又不是没在京都生活过,只是离开了几年而已。一时间不适应,这不还有萧二伯一家嘛。

  “行,那我就拣些换洗衣物、家里囤着的吃食装了。”

  仅是这两样,就打包了六个大麻袋。光吃的就装了三麻包。这一收拾出来,盈芳也傻眼了。

  啥?她家囤了这么多吃的?

  仔细扒开袋口一看——光菌菇菜干就囤了一麻包;腊肉火腿比较占空间,装进去大半个麻袋去了;精挑细选、颗粒饱满的花生、绿豆、红豆、莲子等干货也装了半麻袋,再就是盈芳三不五十炮制的常用药材……啧!这还没算上仓房里的粗细粮、地窖里躺着的几麻袋屯粮干货呢。

  不知不觉间,她家已从最基本的温饱阶段解放出来了。瞧瞧这几年陆续添置的家用电器,再数数兜里揣着的存款,盈芳幸福地笑了。

  笑完继续发愁,这么多东西咋带哟。

  向刚从基地回来,看到堂屋地上一长溜齐齐堆放的麻袋,抽了抽嘴角:“要不留些不急用的,随基地的车走。”

  就算师级职衔还没下来,身为正团级干部,他也有用车的调度权。

  “那就蹭点公家便宜吧。”老爷子笑着说,“要是小李在,还能多个人手,现如今要是刚子去了基地,咱家老的老、小的小,还真拿这么大堆东西没办法。”

  小李陪春妹去省城念大学了。春妹考上了省城的师范大学,x省师大五月份报到,这会儿已经开学两个月了。老爷子给小李在师大附近的派出所安排了一份巡警工作。

  别看枯燥乏味,其实干好了升职潜能还是很大的。该派出所的所长已经到了退休年纪,所长一退休,底下的人员都会跟着一连串调动。小李只要不出错,马上就会有一个晋升机会。

  老爷子当然不会为这么点小事去打扰他。

  向刚本就要派一辆军用大卡,装几件训练器材去京都。这些器材是针对强化性训练特别定制的,制作出来需要不少时间,便打算带几件去京都,等新器材制造出来了,再还一份新的给群英寨,算是变相地给群英寨的老队员谋些福利。

  车子安排妥当,家人都松了口气。

  接下来两个月,向刚几乎一个半月住在山上基地,走前可不得把基地捋顺了。不管今后全国各地会成立多少个分区基地和突击队,这里才是他的家。群英寨的每个成员,当初进来时,无一不是他亲自挑选、并且一招一式从基础带起的。

  尽管如今已不需要他亲自坐镇、指导、训练,但队员们和他的感情,已不单单是上下级的领导和被领导关系,哪怕用亲人来形容都不为过。

  如今他被上级委任特种部队大队长一职,掌管的自然不止群英寨一个基地。全国各地那么多区域呢,一片区域成立一支突击队、设一个基地,起码得有五六个。那也只是目前的计划。将来要是经费跟得上,十几二十个都有可能。哪个国家会嫌反恐维稳的精锐部队多?

  但不管成立几个,对向刚来说,群英寨是他唯一一个手把手养大的孩子,自然希望他好、他强、他出色。恨不得将自身所学一分不落地教授于它。

  于是乎,这场临行前的特训,训练强度堪比强化集训时的两三倍。队员们真真切切滴感受到了来自队长的“疼爱”,可谓是痛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