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96章 想当运动员的阳阳
  这时,晏晏匆匆赶到。

  “哥你没事吧?金虎呢?有没有事?”

  金虎“汪”的一声,窜到晏晏脚边,欢快地甩着尾巴跑了几圈,示意它没事。

  阳阳也跟着走过去。

  一人一狗瞬间离陷阱远了好几尺。

  陈二流子气得倒仰。就差那么几公分啊!狗肉就到嘴里了。

  没想到金虎这时又折了回来,哈着舌头朝丢下的那捆柴禾奔去。那可是它的劳动果实,回家能换肉骨头的。

  途径陷阱时,后爪擦到陷阱边,一个趔趄,差点就掉进去了。

  枯枝塌陷,陷阱露馅儿。

  阳阳上前揪起陈二流子:“好你个陈二流子!居然做这种下三滥的事儿!”

  晏晏冷着脸说:“哥,他这么喜欢陷阱,把他扔进去尝尝滋味。”

  陈二流子一听吓得脸色煞白:“兔崽子,不,小英雄,小英雄饶命!癞皮狗送你们家了,我再不打它主意了,你放、放了我……”

  “放了你?好啊!”阳阳作势要松手。

  陈二流子当场吓尿了:“别!别松手!千万别松手啊!”

  陷阱里插了多少竹箭他心知肚明。可那是用来抓癞皮狗的,不是伤害他自个的呀!

  “啧!这么大个人,胆子比蚂蚁还小!这就吓尿了!臭死个人!”

  阳阳嫌弃地一把扔开他,让晏晏看着金虎,他进林子捡了一大把柴来,拔掉竹箭,踩实陷阱,这才把玩着竹箭招呼晏晏:“走!下山告诉书记爷爷去!”

  等他们走后,陈二流子也屁滚尿流地逃回家去了。

  茂密的灌丛,挡住了几双兴味盎然的眼睛。

  一行五六人,其中两位年纪比较大的,皆是红肩章、四口袋的橄榄绿军服。另几人要年轻得多,看着像警卫员。

  其中一个老干部欣慰地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这么小就能单手拎起一个成年人,还轻轻松松把人甩出几米外,换你我年轻那会儿或许还能一试,这把年纪是做不到咯。”

  另一老干部点头接道:“这小娃儿不止力气大,速度也快,瞧那奔上山的速度,拉去运动会上比一比,能挤掉好几个短跑冠军吧?”

  “你这一说,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事。体育总会的老林,前阵子碰到跟我吐了一肚子苦水,说什么奥运会恢复十有八|九没问题了,可值得培养的好苗子少啊。别到时候兴师动众地派代表团参加,要是被人打得落花流水回国,那丢脸丢大发了……你说我要不要把这娃儿推荐给他?就是年龄小了点,看着才十岁出头,代表我们华夏参加奥运会起码还得七八年……”

  正说着,夏老的声音从后边传来:“老商!老赵!你们几个跑这么快干嘛呢!不是说先去训练基地视察一圈,再去家属院慰问的吗?”

  “老夏你来得正好!我俩发现了棵好苗子……”吧啦吧啦一通说。

  夏老越听越觉得熟悉,被描述的娃儿咋那么像他干孙子家的宝贝蛋?

  “你啥时候有干孙子了?”

  “嘿!好几年前的事了,这不你俩一直在大西北没回来,我也没想起跟你们说。走!择日不如撞日,带你们去我孙子家蹭饭!他媳妇手艺好,整的菜色比国营饭店的大厨做的还好吃……”

  “那娃儿……”

  “可不就是我大曾孙!小名阳阳,打小力气就大。走走走,咱边走边说……”

  ……

  等夏老带着下基层视察的老干部们一路杀到盈芳家,三胞胎也已从公社告状回来了,正排排蹲在屋檐下数落金虎。

  “你说你好歹也姓金,和老金、金牙是一家,咋地见到敌人就这么怂呢?”

  “陈二流子虽说是你前主人,可他哪有几分前主人的样子?压根没把你这个昔日老伙计放在心上好嘛。都要把你逮回去烤狗肉吃了,你还傻乎乎地不晓得反抗。搁我早一口咬上去了……”

  “就是!今儿要是咱们晚来一步,你就成一堆骨头了知不知道?”

  “呜呜……”

  金虎挨个蹭了蹭三胞胎,大眼睛湿漉漉的,表示自己也很委屈。它有防备前主人好嘛。要是小主人没来,遇到危险,它也会扑上去跟对方拼命哒。

  “得了吧!到时候都掉陷阱里、被一大堆竹箭扎成筛子了,还想跟人拼命?以后还是离陈二流子远点儿最保险!”暖暖一针见血。

  “哈哈哈哈……”被童言稚语逗乐了的几个老干部,背着手跨进院门。

  三胞胎兼金虎皆是一脸懵懂表情:“……”

  夏老跟在后头进来,笑眯眯地招呼仨孩子:“过来见见太爷爷的老战友们。”

  “太爷爷们好。”三个孩子听话地上前喊人。

  老干部们一脸随和,就是瞅着阳阳的眼神,有那么点像狼外婆遇到小红帽似的。

  笑眯眯地问他今年几岁了?身高多少?体重几斤?是不是打小就这么大力气……blabla ……

  半晌,阳阳双眼晕圈地问他娘:“妈,他们难不成想把我送动物园去?要不然咋问我这么多问题?”

  盈芳乐了:“平日里数你胆子最大,这会儿倒是害怕了?”

  “谁害怕了!”阳阳嘴一撅,不服气地说,“我只是没搞明白他们的意图。”

  “哟!不错不错!小小年纪,连‘意图’都知道了!”夏老笑呵呵地进来,拍拍阳阳的肩,继而对盈芳说,“他们就是发现好苗子太激动了,你别介意,愿不愿意送阳阳进少年体校,等小向回来,你和他商量了再做决定,澳门赌博网站:甭在意他们的身份,就按你们自己的想法来。”

  盈芳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哪天回来。”

  金橘消失了一阵子,前几天跟着小金一块儿出现,扔给她一封信,还有一包适合热带生长的土药材。不用说,肯定是小金在前线附近的山林里捡的(南境的本地兽兽们要哭了:哪是捡的呀,明明是它们孝敬的宝贝)信则是向刚从前线写来的,报了平安,但没说几时回来。

  “快了。”夏老消息灵通,并且知道向刚在对越反击战中再一次立了特等功,不出意外,回来又能往上晋一级,比盈芳还来得激动。

  “这下看那些老古董怎么说!上次前线回来,能连晋两级的,就那帮老家伙,梗着脖子非拿年纪轻说事!年纪轻怎么了?副元首当年就说过:甭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年纪轻的谁说一定履历浅?小向的参战履历表拉出来,哪个敢说他履历浅?老子拉屎糊他们一脸!”

  盈芳被夏老豪放的说辞呛了一口:“爷爷,咱不生气,生气老得快。等刚子哥从前线回来,我给您泡的药酒能喝了,让他给您送家去。”

  夏老哪里还有半点气,笑不拢嘴地说:“还是我孙媳妇最懂我!”

  阳阳见大人聊够天了,忍不住插嘴:“妈,那我到底要不要跟那几个太爷爷去体校啊?”

  盈芳摸摸他头:“那得问你想不想去啊?”

  “想。”阳阳舔了舔嘴唇。

  老干部们哪个不是人精?深谙挖墙角的套路。知道这小子好美食,故意搬出体校食堂南来北往的大厨师傅们拿手的各地小吃馋他,果然把人馋上了勾。

  盈芳对此哭笑不得:“阳阳,你不能因为这一点就选择去体校。那等你把各地美食吃遍了,是不是就要退出不去了?那可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决定某件事,咱就得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阳阳认真想了想,歪着脑袋说:“妈,除了好吃的,他们说的别的我也挺感兴趣的。”

  盈芳秀眉微挑:“比如?”

  “比如跑得快能得奖,完了能拿好多好多奖金,比爸一个月津贴还多呢。还有啊,他们说我力气大,举重肯定也能拿奖,到时就能拿双份奖金……”阳阳掰了掰手指,“不对,他们说光跑步就有好几个奖,加上举重、游泳……”

  不数不知道,一数不得了!

  阳阳开心地咧嘴笑:“妈,等我领了奖,我给你买礼物!给弟弟妹妹、姥姥姥爷、太爷爷夏爷爷他们统统都买!”

  盈芳抽了一下嘴。心说运动项目哪是那么好参与的,运动员再全能,一般也只是挑着最擅长的来。能再某个擅长领域有所收获就不错了,哪可能各个领域都掺和,完了还有奖领。

  然而见儿子这么高兴,盈芳怕说了真话打击他积极性,便由他去手舞足蹈挨个“报喜讯”。

  明明连奖金的边都还没摸到呢,就兴奋得好像明天就能领着大伙儿去省城百货商店大扫荡。

  盈芳好笑地摇摇头。

  结果就这么心软了一下,阳阳大宝贝从此踏上了一条俨然跟爹妈的初衷南辕北辙的人生道路。

  等向刚风尘仆仆从前线回到家,还没成为土豪就已有几分土豪风范的阳阳小盆友,一蹦三尺高地兴奋表示:“爸!我想去少年体校!我想参加运动会!我要拿奖,拿老多老多奖,然后给你们买礼物……”

  向刚:“……”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离家几个月,大儿子的画风为毛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