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95章 小劳模金虎
  “阿嚏——”

  远在千里之外的江北,盈芳被辛辣刺鼻的野胡椒激得打了个喷嚏,眼泪都出来了。

  这味儿实在够冲。不过却是上好的香料,也是一味常用药材,最近村里很多人患痢疾,她师傅有个土方:石榴花3朵、胡椒1粒,水偎服。

  正好家里石榴花开得正艳,去年秋天在山里摘的野胡椒也还囤了一小袋,便找出来配了几贴药,让三胞胎送去师傅那。顺便拿小石臼捣了点胡椒粉,煮肉菜或是蒸葱油花卷时洒上一点,可以提味增鲜。

  “很久没做葱油花卷了,看你捣胡椒粉,忍不住想吃了,要不晚上蒸一笼?”

  姜心柔从菜地回来,看到闺女捣鼓胡椒粉,远远打了个喷嚏。

  “行啊。”盈芳没意见,瞥见她娘手里新割的一茬韭菜,笑着提议,“不如再包些韭菜鸡蛋馅儿水饺,干湿都有了。”

  “好主意!我这就理韭菜、打蛋液。”

  娘俩配合默契,一个揉粉、一个剁馅儿。

  赶在太阳落山前,蒸出了一笼屉葱油花卷。

  等家人到齐了,开始下水饺,即下即吃。

  “痢疾一闹,山里的野胡椒倒是火了一把。”

  萧三爷夹着花卷吃了一口,没好气地吐槽起那些听风就是雨的无脑城里人:

  “要真得了痢疾就去医院啊,跑来咱们这儿摘什么山胡椒。这时节,哪来成熟的胡椒给他们摘哦,有也是瘦瘦僵僵的。

  还有石榴花,好好地开在枝头就被撸没呢。幸亏咱家白天都有人,山脚那几户人家,喏,就向二兄弟隔壁那户,院子里种着两棵石榴树,出了个门的工夫,花被撸得一朵不剩。啧,都是些什么人呀!招呼不打就进来摘,教养都被狗吃了……”

  “汪!”金虎趴在他脚边,应景地叫了一声。它可不吃没营养的东西。

  “后来呢?让他们赔了吗?”姜心柔丢了个放凉了的水饺给金虎,顺口问。

  “咋赔啊?摘的人是哪些都不知道,找谁赔去?只能自认倒霉咯。不过公社的巡防队倒是再一次组织起来了,借着这次的事,还准备向上级申请组建一支长期的民兵队伍。瞧着吧,接下来几天,公社里又要闹腾上一阵子了。”

  民兵负责公社安全,正式成员和公社干部一个待遇——吃公粮、领津贴。只要家里有符合条件的男丁,谁不想去?不想去的是傻子!

  僧多肉少,又有的争了。

  盈芳叮嘱三胞胎这阵子少往公社跑。别好事沾不上,徒惹一身骚回来。

  “放了学直接回家,别在公社门前逗留。”

  “知道了妈。”

  打从被他爹压着打得教育(肆虐)了一番,阳阳童鞋学乖了。但凡家长不允许的,一概不碰。

  可他不碰,不代表别人不惹他啊。

  罗燕虹被陈二流子强行搂抱被村里人看到后,被陈二流子各种好话哄得松了口,又因为全公社都知道她读了六年中学结果只考了三十六分,没一个上她家提亲,干脆破罐子破摔地嫁给了陈二流子。

  她娘差点哭瞎眼,她姐一个劲地骂她蠢,然而罗燕虹却对新婚后的生活表示挺满意。

  为啥?懒呗!

  首先,家里没公婆=等于没人催她干活。

  不像她姐,少做点家务就要被婆婆埋怨,动不动看公婆脸色。

  其次,陈二流子这人混归混、懒归懒,但本事不小,经常弄些鸡鸭蛋或是麻雀、麻鸡回来,伙食比在家时还要好呢。

  要是农忙能不下地挣工分,小日子就更舒坦了。

  舒盈芳就不用下地干活,成天在家捣鼓吃的。罗燕虹不禁暗暗跟盈芳比,工分能不挣不挣、劳动能不参加不参加。成天在家吃吃睡睡,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才结婚就怀上了。

  “国强哥,癞皮狗真不讨回来了?那不白白便宜了向家。”

  罗燕虹什么都想跟盈芳争,见原本属于陈家的狗如今成了向家的,心里能舒服么,一天到晚撺掇着陈二流子去讨回来。至于讨回来会不会善待,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上回去讨过了,可恶的向家,要我出一笔医药费才肯把癞皮狗还回来。吃里扒外的癞皮狗!我叫它,它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澳门赌博网站:硬抢回来也养不熟,不如就算了。省点口粮不好么?”

  “你傻呀。”罗燕虹嗔睨他一眼,“明抢不行,你不会来暗的?本来就是咱家的狗,养不熟炖狗肉吃也行啊,凭啥便宜他们!”

  “也是啊!”陈二流子眼睛一亮,勾起媳妇儿的下巴凑上去亲了一口,“还是我媳妇聪明。”

  罗燕虹得意一笑:“那是!怎么说我也是高材生,要不是书记偏心眼,我哪用下地干农活啊,进公社小学教五六年级都绰绰有余。”

  向荣新要是听到这话,指定嗤笑。

  就这思想境界、道德品质,还想教书育人?别把好好的祖国花朵祸害了就不错了!

  而且向荣新当时拒绝她的理由不全是思想品质不过关,而是她那三十六分的高考成绩。

  啧,让个初中毕业生去考吧,都考不出这么差的成绩。真不知她中学六年读的什么学!

  让这样的人进小学教书,向荣新自己都没眼看。他可不希望辛辛苦苦筹建的公社小学,教出的全是罗燕虹这样的蠢货。

  可罗燕虹不认为自己实力不行啊,她总觉得自己高中毕业,在雁栖公社不说独一份吧,但也是挑不出几个的高材生。是以强烈怀疑书记偏帮向家——因为推荐名额的事,故意跟自己过不去。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陈二流子被自己媳妇一撺掇,也馋起了狗肉。

  这不,逮着机会就想偷癞皮狗。

  癞皮狗,不,人家早就有个高大上的名儿——金虎了,总会在三胞胎放学后,跟着他们去山脚刨野菜。

  三胞胎拿小铲子挖,它用前爪刨。

  前爪累了换后爪。干活兴致不要太高。

  暖暖丫头会来事,搬来公社表彰大会那一套,给金虎评了个劳模奖。

  当然了,这奖仅限向家内部有效。

  奖励是一条挂了点肉筋的大骨头,啃得金虎满嘴油。

  事后,刨野菜、叼柴禾,一系列农活干得更起劲了。

  陈二流子仅凭一块不知放了几天的干巴巴、黑黢黢的糙米窝窝头就想诱惑它跟他走?简直异想天开!

  金虎要是会说话,指定怼他一句:你虎爷爷我勤劳致富,劳动换来一天一顿肉汤、三天一根骨头,稀罕你这玩意儿?

  陈二流子几次诱骗未果,火冒三丈。干脆在金虎叼柴禾的必经路上埋了个陷阱,陷阱里插满削尖了的竹箭。反正是吃狗肉,伤了还方便他捉回家宰杀呢。

  可惜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向家姑娘懂“外语”。

  矮墩桥头的大榆树上,两只黄鹂鸟停在树梢上叽叽喳喳地唱歌(唠嗑):

  “哎哟我去!可爱的劳模犬要倒大霉了。”

  “那人真恶毒!还是劳模犬的前主人呢,居然想抓了它炖狗肉,人类果然残忍……”

  “我们还是飞得远远的,别离人类太近。要不然,被炖了吃的就成咱们了。”

  “就是就是,快跑快跑!”

  呼啦——两只黄鹂拍拍翅膀,飞离了大榆树。

  暖暖呆愣几秒,反应过来,转身跑向悠哉悠哉在小河边比赛打河漂儿的阳阳、晏晏:“哥!晏晏!不好了!陈二流子想抓金虎回去炖狗肉!”

  “啥?陈二流子他敢!”

  阳阳气得随手扔出手里的石子儿,没去看扁平的石子儿贴着河面打出多少个河漂儿,头也不回地朝小坡林跑。

  晏晏见兄长一口气跑出四五十米,扭头让暖暖回家喊大人,他攥紧书包带也跟了上去。

  得亏金虎嗅觉敏锐,一上小坡林就嗅到了前主人的气味,下意识地往气味淡的地儿躲,好巧不巧避开了陷阱。

  陈二流子看它不上当,心下有些着急。等金虎叼着柴禾回来时,干脆守在了陷阱口堵它。反正不想让它溜走。一天岂不是白忙活了?

  “癞皮狗,跟我回家!”

  “……”金虎嘴里叼满了柴禾,哪有空理他啊。

  “跟不跟我走?不跟,老子戳死你!”

  从前主人眼里看出几分杀意的金虎,戒备地往后退了一步。

  “金虎——”这时,阳阳焦急的呼声传来。

  “汪!”金虎吐掉嘴里的柴禾,昂头叫了一声。虎在这里!

  “小畜生!想等人来救?没门儿!”

  陈二流子气急败坏,拿长竹竿撵它,非要把它撵陷阱里不可。

  “陈二流子你干啥?上回的教训还没吃够?要不要再去河里清醒清醒?”

  阳阳飞奔上前,一把握住陈二流子手里的竹竿,顺势一掷,连人带竹竿飞出去好几米。

  “你、你个小兔崽子!给我等着!”陈二流子摔得屁股生疼,一边揉一边爬起来。

  “就只会这句吗?我都听腻了!”阳阳抠抠耳朵,“劳烦换一句行不行?金虎别怕,咱回家!”他低头挠挠蹭到他脚边的金虎。

  陈二流子见阳阳身后几寸就是枯枝掩饰的陷阱,心里暗喜,一边拿话激他,一边慢慢往前挪,就盼着他和癞皮狗一起掉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