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90章
  h:m>`cdc`<]/pbgb"kmqyi峊!你不想要了,澳门赌博网站:所以这狗跑我们家来了,我们好心收养了它,跟你也没关系了。阳阳,既然它主人说不想要了,那就牵回去吧。可怜的小东西,被主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抛弃,心里指不定多难过呢,晚上给它加根大骨头安慰安慰它。”盈芳转身吩咐大宝贝。

  “好咧。”阳阳笑眯眯地牵着金虎回狗屋。

  陈二流子气得倒仰。

  “我不管!你们要留下这条狗,就得给我二十块!”

  “你要算这么清楚也行。”盈芳一项一项报了药材的价,“加上出诊费,一共二十四块八毛,零头就算了,你再付我四块钱。”盈芳不紧不慢地说,“至于在我们家这段时间的吃住,算是它看家护院挣来的,就不问你收了。”

  “……”

  左邻右舍听到动静,走出来看热闹。

  “我说陈二流子,这事儿就你不对了,刚子家好心替你收留金虎,你回来了想带它走我们能理解,但刚子媳妇也没错,治好金虎的伤,费了她不少药材,你不给钱,总得给人采点药材回来抵。你咋还反过来问人要钱?”

  “依我看,他哪是来领狗的,分明是来讹钱的。真担心自家的狗,一回来就该上门了,哪会等到这时候才想起来。”

  “就是!听说放出来之后一直躺家睡觉呢。怕是眼瞅着快年底了,没钱过年才想起自家的狗。”

  “咋有这种人……”

  陈二流子敌不过众人议论纷纷,恶狠狠地吐了口唾沫走了。

  三胞胎开心地蹦起来跳。

  金虎绕着他们甩尾巴,哟吼!不用再受以前的主人欺负咯!

  盈芳送走帮腔的邻居,回来看着他们好笑道:“行了,别兴奋过头摔跟头。外头冷,带着金虎进屋烤火、煨红薯吃吧。等你爸他们回来,咱们就开饭。”

  琢磨着这事儿回头得和男人通个气。

  陈二流子以前就好吃懒做、喜欢偷鸡摸狗。眼下才从牢里出来,一没钱、二没粮,说不定又会重操旧业,得让公社的巡防队好好盯着他才行。

  岂料没等她和向刚提起,江口埠那边传来一个消息,说是罗老汉家的小孙女,跟陈二流子好了。

  这消息堪比石破天惊。

  罗老汉的小孙女,虽然没考上大学,但总归念完了高中,搁整个公社都是少有的知识分子。

  陈二流子又是什么人?大字不识一个,还好吃懒做、惯会偷鸡摸狗。

  这样一个人,咋就跟罗老汉的小孙女好上了?

  向二婶磕着瓜子兴奋地唠八卦:“据说被人看到两人靠着稻草垛子搂搂抱抱,一贯沉默寡言的罗老汉拍板让陈二流子找媒婆来家里提亲,还打算年里头就订婚。”

  年里就订婚?那也太赶了吧。这都腊月廿七了,离过年满打满算三天。

  盈芳咋舌。

  向二婶耸耸肩:“谁知道呢。反正跟咱们不搭界,哪怕年里头结婚,也不干咱们的事。”

  那倒是。

  盈芳忙着招待萧二伯一家,这类消息都是通过李寡妇或是向二婶几个来家里窜门时得知的。

  还有个消息就是蒋美华过完年要去海城上大学了。为此林家宴请了几桌宾客,庆祝儿媳妇考上大学。

  向二婶和张菊香不对盘,对此鄙夷地说:“瞧着吧,大柱媳妇去了海城,十有八|九不会再回来。张菊香傻乎乎地还办席面给她庆祝,简直傻到家了。往后有她哭的时候。”

  盈芳家在萧二伯一家到了以后摆了两桌庆祝她考上京都大学,那是人家亲戚朋友多、条件也好。

  林家就那么几口人,和左邻右舍关系也不咋地,居然也有样学样摆起席面。这不打肿脸充胖子么。赶明她媳妇出去读大学真的一去不回来了,看她怎么哭。

  邓婶子磕瓜子的动作顿了顿:“应该不会吧?她孩子还在这儿呢,难不成连孩子都不要了?”

  “她跟大柱打从开始就不是自愿在一起的,生孩子也是情势所迫。不信你们瞧着,不出一年,林家就会变风向。幸亏其他几个结了婚的知青没考上,要不然啊,咱们公社有的闹腾。”

  大伙儿听了,一阵唏嘘。

  不管好的坏的,一年总算行到了尾声。

  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全国人民迎来七八年的春天……

  “娘!娘你好了没有?”

  暖暖换上轻便耐走的千层底布鞋,欢快地催促盈芳:“再不出发太迟啦!是你说采茶最好在清晨。咱们这会儿出发,一路跑去不耽搁,到山谷也要七八点了,赶不上迎着露珠采茶了。”

  前两年每次都错过最佳的采茶时间,今年在日历本上提前做了记号,离清明还有四五天,全家老少就开始将采茶事宜提上日程、天天挂嘴上以防忘记。

  “好了好了,咱们出发吧!”盈芳带足采茶器具,顺手给闺女戴了顶轻薄的藤草帽,将她两条松松软软的麻花辫分垂在胸前。

  八岁的闺女,隐有小淑女的气质了。

  霸气十足小公举什么的,早已成了过去式。

  “你姥爷他们呢?”

  “姥爷带哥哥、晏晏先走一步,说是去泉水潭看能不能钓到鱼,娘我们也走吧。”

  这还是今年第一次去山谷,娘俩个都有些激动。

  因下半年要去京都上大学,这段时间盈芳一直忙着为此做准备。

  上了大学肯定没那么多闲工夫,所以要给三胞胎多做几套四季衣衫。总不能等裤腿吊脚脖、衣服紧得穿不下才急匆匆地扯布做衣裳吧?

  另外,常用药材要多炮制些;不常用的也要适量备着些。相应的,天冷防皲裂的润肤香膏、天热防中暑的清热药丸、用习惯了的皂荚洗手粉、花香润肤皂,以及林林总总的药粉、药水都要准备。

  是以,开年后到这会儿,一直在忙忙忙,跟个停不下来的陀螺似的。

  除此之外,还要分心惦记去前线三个月还没回的男人。

  好在这次让小金一开始就跟了去,真有什么坏消息,铁定会给她传信来。

  所以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三月天,乃进山最有收获的时节。

  村里也有不少老人、孩子挎着篮子、提着背篓上山耨野菜、刨野笋。

  家里的壮劳力都在地里劳作。

  若说秋收是一年中最欢腾喜庆的日子,那么春耕就是一年最重要的开端。

  没有良好的开端,如何迎来丰收的喜悦?

  盈芳一路和闺女聊着春耕的重要性,不时将嫩油油的野菜挖到竹篮里。

  娘俩没绕道山前爬石阶,而是抄近道上了后山,后山阴凉,蘑菇多且好。

  盈芳一家喜欢各种菌类。

  每年春天都会摘很多,新鲜的吃不完就晒干,多的话还会给亲朋好友寄送一些。

  娘俩一边找一边采。

  最常见的是草菇、平菇、白蘑、树耳,运气好还能采到竹荪、银耳、青盖菌等比较少见而味道更鲜美的菌类。

  暖暖俨然成了盈芳小帮手,找起菌类得心应手。

  而且她有个旁人所不知的技能,那便是问林间唱歌的鸟雀。

  鸟雀许是比山鸡通灵性得多,几乎每只都能和暖暖对上话。

  在鸟雀们叽叽喳喳的议论下,暖暖领着盈芳找到了一丛又一丛被草叶覆盖的红菇、鸡枞、马勃、松茸等罕见菌类。

  等娘俩到达美丽山谷时,两人身上带着的竹篮、背篓全部装满了卖相超好的菌类。

  趁天气好,直接晒吧。

  要不然没篮子装茶叶了。

  “娘,就晒那边好了。”

  暖暖指指地宫遗址那片天坑。

  小金走之前,帮他们把崖缝凿宽了,口子处移栽了几丛茂密的灌丛。

  拨开灌丛,便是一条羊肠小道般的崖隙,大件没法搬,小件的譬如背篓、竹筐以及一些常用农具,还是可以畅通无阻地随人进出了。

  以防凶猛野兽无意中闯入,小金在这一片留下了它的气息。

  托小金的福,娘俩轻松又安全地背着一早上的收获,进入了美丽山谷。

  “那边光照最充足,而且不会有淘气的小家伙来破坏。等太阳下山前,咱们再来收。”

  盈芳依从闺女的提议,走到天坑看了看。

  确实,这里位于山谷最东边,四周没什么树,相比草坡那边视野更开阔,同样的光照也最充分。

  娘俩将竹篮和背篓底部垫着的报纸铺开来,各种菌菇稍微清理了一下就直接平摊晾晒。晒菌菇不能洗的,实在很脏就把污泥什么的擦擦掉,就是不能沾水。一洗鲜味就降了。

  忙完这些,太阳已然徐徐升起。

  “娘我们快去采茶叶吧!”暖暖迫不及待地催道,“娘你答应我上树采的,回家我还要亲手炒,等爸回来,泡给他喝。”

  盈芳还能说什么!

  孝顺闺女有心想孝敬她爹,自己难不成还拦着不让?

  必须鼓励啊!

  “不过在树上一定要小心,必须踩稳了再采。移脚换位置,一定要看清楚脚下……算了算了,我还是先看着你吧。”

  等暖暖伸手能够到的茶蕊如数被她采到篮子里,盈芳果断让她下树,换自己上去采高处的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