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88章 送年礼
  三胞胎吃完碗里的还想吃,澳门赌博网站:被盈芳劝止了。

  小孩子消化力弱,不宜多吃。两三片尝个鲜足够了。

  萧老爷子心疼娃:“这么薄的肉,多吃两片不打紧吧?”

  “爷爷,不止阳阳他们,你和夏爷爷也别多吃,每种口味尝个一两片就好了,多了不易克化。”

  老爷子嘴角一抽,早知就不插嘴了。

  夏老瞪他一眼:这么香的肉,老子还想就着鹿血酒多吃几块呢!都怪你个萧老头!

  要说其他方面,对二老素来是有求必应。但涉及他们的身体,盈芳一向说一不二、没商量。

  三胞胎见老太爷出马都没能搞定他们娘,乖乖扒完饭下桌,带着金虎遛弯消食去了。

  两位老爷子想到碟子里的鹿肉吃完就没份了,心里那个肉痛,剩下的肉愣是嚼上二三十次才下咽。

  倒是向刚、小李两个年轻人,陪着萧三爷、萧大伯敞开肚皮吃得最欢。

  不过后遗症也大。

  那一宿,盈芳被男人折腾到天光微亮才睡下。

  姜心柔和春妹也半斤八两,要不是一贯以来的生物钟使然,睡到日上三竿都不定起得来。

  盈芳不由同情萧大伯。鹿肉的后劲委实不小,从她男人几次三番压着她索取就知道了。

  起来一看,萧大伯气色还蛮好的嘛。

  一大早就在隔壁院劈柴了,劈出足够用上三五天的柴禾,摊在太阳底下晒;完了陪两位老爷子沿着江边散了一圈步,回来帮着加固屋顶、清扫牛棚……总之一上午没见他停过。

  盈芳担心他会不会太累。

  她爹意味深长一笑:“累?没有的事!谁让他没媳妇儿,没媳妇儿的人就这么惨!”

  盈芳:“……”老爹你这么损你兄长真的好吗?

  ……

  越临近过年,盈芳家的大灶、烟囱越忙活,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上工。

  盈芳考上京都大学的好消息,通过电报告知了远方的亲朋。

  吕姥姥一家安心了。

  萧二伯一家说要来宁和过年,顺便给盈芳庆祝。

  萧三爷也想给闺女好好办个升学宴,这不就忙碌起来了。

  男人们进山打野味。打来的野味一半留家吃,一半进城换各种票证。

  要买的东西多了——白糖、红糖、布匹、针线、烟酒、茶叶、乡下难弄到的江鲜、水果以及肥皂、牙膏、卫生皱纸等日用消耗品……另外还要称些孩子们喜欢的鸡蛋糕、秤管糖、豆酥饼、无花果丝等行俏零嘴。

  三胞胎由春妹带着跑街心公园放米炮、捏面人,回家帮着他们姥爷扎灯笼、垒米糖。

  盈芳要忙的事就更多了,要准备一家老小过年的新衣、新鞋;要炮制一些常用药材;山上捡的栗子,堆久了容易烂,想着剥壳碾碎了做成栗子糕。

  好在有她娘和福嫂在,像炒芝麻花生瓜子、炸麻花油角肉丸等比较费工夫的活,都不需要她插手。

  一家人分工合作,忙得热火朝天。

  终于赶在纷纷扬扬的大雪片造访宁和县前,备足了过年的食材、过冬的保暖物资。

  趁着地面的雪还没积起来,盈芳背上竹筐进城寄送年货。

  萧二伯一家今年要来宁和过年,就不特地寄了,寄过去也未必能赶上。大雪冰封的,包裹寄到对方手上还不晓得要几天呢。

  因此要寄的就五件——省城的双英嫂子家、玉香嫂子家、郭晓明家、时不时有书信往来的陈旭亚,还有运城的李建树父女俩。

  李建树这几年偶尔会让甜甜给自家寄些运城特产以及一些稀缺票证。

  向刚在群英寨的炊事班建起来之后,曾跟李建树联系过。想着他腿脚不方便,问他要不要来群英寨搞后勤,甜甜可以转到宁和读初中。离得近了也方便照顾。

  岂料李建树拒绝了,说是爷俩在运城过得挺好。

  李建树腿脚不便是事实,但还有手啊。他没当兵前,跟着村里木匠学过简单的木工活。便经常给街坊邻居箍箍木桶、木盆、修修家具,以此换些米面粮食。

  甜甜读书好,放假时教房东家孩子学算术,房东孩子跟着她学了一段时间,期末考试得了双百,房东一高兴,送了甜甜十斤玉米面。街坊邻居知道后,纷纷牵着孩子、拎着米袋来找甜甜补习。

  城里人对孩子的教育比乡下重视。毕竟考工厂的学徒工是要具备一定文化成绩的。

  这么一来,爷俩填饱肚子是够了。就是缺需要票证的日用品。

  盈芳在和甜甜通信时,除了三不五十给她夹几张工业券,另外常会给她讲一些古籍里看到的日用方子,譬如花瓣制胭脂水粉,皂荚制洗手洁面膏。

  这些东西所需的配方不复杂。李建树爷俩租住的房子位于城乡结合区,离乡下近得很,要搜集并不难。做出来了可以跟街坊邻居换点所需的票证。

  出于感恩,每逢年节,甜甜总会给盈芳一家寄些运城特产,另外还有她自制的胭脂水粉、洗面膏。

  一来二去,两家的情谊倒是越来越深厚了。

  在邮局把五家的包裹寄出后,盈芳送了一篮鸡蛋给李四婶。

  李四婶对鸡蛋钟爱有加,每次都让盈芳给她捎点。做为回报,她也会给盈芳弄些鱼票、豆腐票啥的。

  果然,看到一篮足有五六十个的鸡蛋,李四婶笑得合不拢嘴,拉着盈芳不停说:“你可真是我们家的福星。我儿媳妇前几天刚生,正愁没东西给她补营养,你就给我送鸡蛋来了。而且一送这么多,足够她吃到出月子了。”

  不由分说,塞了一盒单位刚发的年货——柿饼干给盈芳,让她带回去给家里孩子吃。

  盈芳推辞不过,就收下了。

  出了邮局又奔火车站。

  站长不在,她就把年货都放在陆大姐那儿,反正两份一样的,各一条腊肉、一包菌菇干、两斤炒核桃。

  陆大姐欣喜地道过谢,拉着她问考上哪个学校了。

  盈芳腼腆地笑说是首都的大学,惹来陆大姐啧啧称赞,完了拉开脚边的矮柜门,拿出一包桂圆干、一袋半斤装的鸡蛋饼、两听桔子罐头。

  “每次都让你破费,今儿个该我表表心意了。这是我们站过年发的福利,你拿回去给孩子们吃。客气话不要说了,赶明你去首都上大学,我还要托你帮我捎点这边买不到的时新货呢。”

  盈芳笑着道谢,随后说:“你想买首都那边的时新货,现在跟我说也可以啊。我开学要等下半年,但我二伯一家是京都的,今年要来我们家过年,你有什么要捎的,我给他们挂个电话,托他们带来……”

  陆大姐惊喜道:“真的?那感情好!我跟你说,我闺女明年打算考纺织厂的会计学徒工,一直说想买件布拉吉来着。我一开始连布拉吉是啥都不知道,听她说了才知是连衣裙,好像还是国外传进来的,只有北方大城市才有得卖。咱们这儿连省城百货大楼都看不到呢。”

  陆大姐一边说一边要掏布票和钱给盈芳。

  盈芳按住她手说:“大姐,钱不着急,等我把东西拿来了你再给也不迟。你先把你闺女的尺寸报给我。”

  “哎哎,好。”陆大姐扯了张废纸,抄下她闺女的衣服尺码。至于花色,说是让盈芳亲戚看着买就行了。据说布拉吉卖得很俏,往往一上柜就被爱美的姑娘们挑走了,能买到就不错了,谁还想着挑拣花色。

  “行!那我回去就给我二伯母挂电话。”盈芳拍胸脯保证。

  眼瞅着窗外雪花片越来越大,盈芳不再逗留,告别陆大姐,直奔老大爷家。

  老大爷家这两年日子好过多了。去年大革命宣告结束,今年又恢复了高考。

  甭管考不考得上,起码是条出路。老大爷的三个儿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都去考了。

  盈芳还不知道他们考得如何。

  “考上了考上了!兄弟三个都考上了!多亏小芳你啊!”老大爷的小儿媳开门见是盈芳,一边迎她进屋烤火,一边报喜,“大哥考上了江城的化工学院,二哥考上了运城的机械学校,我家那口子被省城的农业大学录取了!”

  这可真是好消息!

  老大爷、老太太得知盈芳来了,都出来相迎。

  在他们心目中,盈芳俨然是他们家的大恩人。

  早几年困难得温饱都难以维系时,是她给了他们一家子活下去的希望。

  前两年,老太太遭人欺负得卧床不起,是她和她的家人帮他们度过了难关。

  今年,要不是她送来的几套复习资料,三兄弟也不可能考出这样好的成绩。

  一门三个大学生,搁条件相对宽裕的工人家庭都培养不出来,何况是过去十年间被打成黑|五类的倒霉人家。

  “县领导昨儿来慰问了,送了些米面过来。新时代来了,苦日子结束了。”老太太抹着眼泪抽噎。

  盈芳握着她手柔声劝:“没错,大娘,要不然怎会有苦尽甘来这个词呢?”

  “没错没错,我这是高兴的泪、开心的泪,不难过不难过!”老太太喜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