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87章 金虎立大功
  说曹操曹操到,澳门赌博网站:盈芳话音刚落,夏老爽朗的笑声,就从院外一路传进来。

  “丫头,听说你考上了京都大学?可真行哪!我家那几个臭小子,读了四年高中结果才考三百分,离京都大学的录取线差得远咧。”

  “那可不!老子的孙女儿,岂是平凡人能比的。”萧老爷子背着手,嘚瑟地从屋里出来。

  “那也是老子的孙媳妇!可不是你萧老头一个人的。再说了,考上京都大学那是芳丫头自个的本事,萧老头你揽什么功?要不要脸?”

  两人你来我往地展开新一轮口舌交锋。

  盈芳无奈地打断他们:“爷爷,夏爷爷,你们还想喝鹿血酒吗?”

  两人马上停止舌战,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异口同声问:“鹿血酒?在哪儿?”

  “在这儿。”盈芳指指木盆,“刚子哥猎了头毛冠|鹿,趁血还新鲜,我给你们泡点鹿血酒,这酒不用放就能喝,但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天一盅,别多喝。”

  “行行行!”

  “好好好!”

  一听有酒喝,还是难得的鹿血酒,两位老爷子哪还有心思吵架,围着盈芳不停问这酒是有了,鹿肉准备咋吃?

  一个说烤着吃香。

  另一个说炖着吃有味。

  盈芳怕他们一言不合又吵起来,忙说:“整一头呢,肉够吃,每种做法都弄点尝尝。”

  这才平息了新一场舌战。

  那厢,三胞胎领着亦步亦趋的金虎,挨家挨户分手信。

  先去了盈芳师傅家,送上煤城带来的土特产,以及吕姥姥亲手纳的两双千层底布鞋,交代送张有康老俩口的新年礼,并且转达了爹妈的口信:“师爷爷、师奶奶,今天晚饭上我们家吃,一会儿我妈来接你们。”

  得了师奶奶一包饴糖,三娃一狗分分吃。

  吃完正好到向二婶家。

  向二婶看到三胞胎眉开眼笑:“来来来,外头冷,进屋烤烤火,叔婆给你们泡汤水喝。”

  “二叔婆不用了,我们还有几家要送呢,先走啦!”

  “那带点吃的走。”向二婶往他们兜里装了几把瓜子、花生。

  三胞胎道了谢,蹦蹦跳跳出了向二婶家,抄近道去公社。

  迎面碰上神色不愉的舒彩云。

  舒彩云过年十九了,还没说婆家。这个年纪要是家里一点说亲的动静都没有,少不得被人议论。

  这不,听到村里人私底下笑话她要一辈子做老姑娘,心里哪能舒坦得起来。

  可亲爹自打娶了后娘,就没再关心过她。

  亲奶奶一贯重男亲女,谁家要是肯掏大把彩礼,并且不要嫁妆,那自然是一百一千个乐意嫁她出门。否则,宁肯她当一辈子老姑娘,起码目前的家里,她是唯一的满工劳动力。舒老太算盘珠子拨得不要太好,但舒彩云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打算找亲妈去。过了年,无论如何要找个对象,脱离苦海。

  看到三胞胎磕着瓜子、剥着花生从巷弄那头蹦跳着走来,舒彩云咽了口唾沫,家里别说瓜子、花生,就快连粮都吃不起了。那死老太婆居然拿家里为数不多的绿豆、芝麻、干花生,跟人换了个轻松活。

  意即明年开始,老太婆不用再弯腰下地,只需喂喂猪、打扫打扫猪圈就行了。

  喂猪比下地轻省,打扫更是个良心活。干不干净都不影响猪长肉。

  她是轻松了,但有没有考虑过自己?那绿豆、芝麻、干花生,哪个不是自己累死累活挣来的?

  眼下见三胞胎一边走路一边剥着花生吃得不要太香,舒彩云腾地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怪来怪去,都怪这仨孩子的娘。

  舒盈芳当初要是不强势把大伯留下来的房子要回去,自己一家又怎么搬回老房子?爹妈又怎会离婚?

  不离婚,就不会有后娘,没后娘亲爹又怎么会对她不闻不问?

  而且大伯家那房子多好啊——三大间干净又敞亮,前后院加起来足有一亩地。养鸡养鸭养大鹅,日子一定很红火。日子红火了,还愁找不着对象?

  她马上十九岁了啊!

  当年舒盈芳十九岁没落实对象,自己还嘲笑她来着,如今轮到自己,爹不管、奶不问,难不成真要当一辈子老姑娘?

  舒彩云越想越恨,觉得自己落到眼下这个田地,全拜舒盈芳所赐。

  人一旦嫉恨起来,就容易丧失理智。

  这不,十八岁就快十九岁的大姑娘,居然对七岁的娃伸出了邪恶之手。

  可惜没得逞——

  机灵的金虎一口咬住她手腕。

  “嗷嗷嗷——”

  凄厉的惨叫响彻近山坳。

  “书记、社长,你们一定要为俺讨回公道啊!”舒彩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公社干部展示自己受伤的胳膊,还委委屈屈地说,“俺不晓得他们为啥要让狗咬俺,俺只是想去找俺娘,那狗凶巴巴的就忽然跳起来,咬住了俺……”

  “你撒谎!”阳阳气得跳起来,“你当时明明想掐我妹妹,手都伸到我妹妹脖子了,金虎护主心切,这才咬了你。”

  书记心里一阵乐:哟!七岁的娃四字成语都会用了,还什么护主心切,小人书看多了吧?

  晏晏肃着小脸补充:“她不止想掐我姐,还想打我和我哥呢。要不是有金虎,咱们都得受她欺负。”

  社长憋笑憋得老脸通红:有阳阳那大力士在,别说一个舒彩云,十个舒彩云都欺负不了你们仨吧?

  这事儿跟上回陈二流子欺负他们结果被踹河里性质一样,只是缺证人——三娃一狗和舒彩云都是当事人。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不好判啊。

  最后,向刚上山打了个电话,申请到一份狂犬疫苗,让舒彩云马上去县医院打。

  三胞胎被盈芳领回家。

  明面上挨了一通罚。

  大伙儿都瞧见了,三个孩子垂头丧气地拿着笤帚、铲子清扫鸡窝、铲鸡粪,说是没完成之前不许上桌吃饭。

  实际咧?

  今儿的大功臣金虎,得了厚厚一块炙烤得喷喷香的少盐羚羊腿肉。

  仨孩子的碗里各盛着热腾腾的羊腿汤,还有两三片不同做法、不同口味的鲜嫩鹿肉。

  大伙儿吃得舌头都快鲜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