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80章 阳阳:这是野猪吗?好没用!
  十四岁的吕清淼和七岁的阳阳,合力杀了头三百斤重的大野猪的消息,顷刻间传遍了十三大队。

  “爹,你有没有听到枪声?额怀疑是矿区出事了。”

  十三大队的大队长李明亮匆匆回家找他爹商量,“会不会是上头察觉了异样,派人来查了?”

  李明亮的爹李康顺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没听到枪声,但听儿子这么一说,也怕矿区出事。

  铝矿的存在,是瞒着国家、瞒着县里偷偷进行的,和他接头的是邻市一把手。

  那人叫郑多财,十多年前还只是个碌碌无名的小科员,来红旗公社探亲,无意间发现了这片铝矿。贪念驱使,不仅没有主动上报国家,还刻意隐瞒了下来。

  若不是这片山头属于十三大队集体所有、凭他一个外人想瞒过集体群众将山里的矿藏运出去难如登天,他连李康顺都不想合作。毕竟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危险。

  好在李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郑多财只是试探地提了一句,就获得了李家上下一致同意。

  双方一拍即合,做起了这桩非法买卖,瞒着当地社员,挖起了社会主义墙角。

  李康顺一家负责看管,确保村里人远离这片山头,好方便矿区正常运作。

  郑多财负责销路。

  挣得的钱刨开支出,郑多财占六成,李康顺占四成。加上林子里的野味随他们打,运出去也能换不少钱。两家在这个项目上,赚足了外快。

  郑多财有了足够的钱后,笼络人心、越爬越高。

  李康顺学他笼络了几个红旗公社的干部,坐稳了十三大队的大队长,借口说外省一个远房亲戚过世,留了些砖瓦给他,用来围高墙、砌大院。

  不过到底住在乡下,太高调了也怕人查,平时生活上还挺小心的,便是猎得的野味肉,也只敢偷偷吃,挖的地窖院,从不让外人进去参观,面上还装出一副很穷的样子。

  李康顺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要不然这么多年下来,不会没人察觉。

  哦,倒不是一点蛛丝马迹也没被人发现过。而是发现的那两兄弟被李家灭口了。

  那之后,大队长家防得很严,家里子孙从不放出去跟村里小孩玩。除了几个大老爷们,媳妇儿、儿媳妇、孙子孙女,几乎是足不出户。

  饶是这样,李康顺依然觉得铝矿生意做不长,顶多到他儿子辈。

  原因不外乎两点:一,矿藏量有限。这座山头并不大,尽管因为小心翼翼挖得很慢,但怎么说也十几个年头挖下来了,迟早有挖空的一天;二,郑多财这人疑心病重,眼下还有求靠李家的一天,等哪天求靠不到了,说不定会翻脸不认人。

  为此,李康顺做了两手准备,先是把这几年赚得的钱,分了好几个地方埋藏,狡兔三窟嘛。接着把最器重的大孙子送去了边城一个远房亲戚家借读。防的就是郑多财出其不意对付自个一家。

  是以,李康顺一听儿子说矿区那边传来了枪声,第一反应是郑多财反水。

  不过冷静下来细细一想,这个可能性不大。铝矿还没挖完呢,郑多财那么贪婪的人,会这么早动手?

  遂叮嘱儿子:“你去看看,到底咋回事。不过小心点,万一真出事了,千万别傻乎乎地站出去,宁可装作是偷摸进山偷猎的。”

  李明亮也正有此意,带上猎枪,藏在棉大衣里面,裹得紧紧的,假装巡视集体产业出门去了。

  才走几步,李明亮的弟弟李明光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哥,不好了!有野猪下山了!”

  “咋可能!”李明亮不相信。

  通往山下的区域他都撒了硫磺,动物对这东西很敏感,嗅到就避着走。

  “真的!吕铁民的小儿子撞上了,不晓得走了啥狗屎运,居然把三百斤重的野猪磨死了。”

  对于另一个磨死野猪出大力的吕家小客人,李明光自动屏蔽了。

  才七岁,跟自家儿子一个年纪,可能吗?怕是吓傻了没跑开吧。

  “哥,在家的都跑去山脚了,正合计怎么分呢,你说是不是山里出事儿了?”

  “额正要去看看,你在家看着,区区一头野猪,他们爱咋分咋分,你别去凑热闹,把家看牢了!”

  “哎!”李明光应道。

  李明亮挂心矿区的事,没怎么跟弟弟多聊,绕开挤挤嚷嚷的山脚,从另一条路上了山,直奔矿区。

  向刚等得都快昏昏欲睡了。

  见终于来人,抹了把脸,伺机行动。

  李明亮先是在外围看动静,见矿区里寂静无声,一阵纳闷。难道枪声不是这里传来的?

  可也不对啊,正常的话,工棚里应该开着工在挖矿才是。

  李明亮摘了片树叶吹了声口哨,这是他家和郑多财商议好的联络暗号。

  等半晌没回应,李明亮悄摸摸地潜进工棚,确定工棚里一个人都没有,想想不对劲,正打算撤,一柄尖锐的匕首抵在了他喉结处。

  向刚一手抵着匕首,一手在李明亮的大衣上一摸、一敲,一把改装过的猎枪从大衣里掉了出来。

  向刚抬脚一扫,猎枪滚出十米开外。

  李明亮猝不及防就丢了防身武器,喉口又抵着尖锐的匕首,哪里敢动,垂眼瞥着离自己喉管毫米近的匕首尖,

  哆哆嗦嗦地替自己辩解:

  “兄、兄弟,有事好商量。额、额是红旗公社十三大队的大队长,趁农闲没事儿干,进山溜溜,那啥,家里小子馋肉了,这才带了柄猎枪。哪晓得走着走着走偏了,摸到了这儿……敢问兄、兄弟这里是干啥的?咋会有个工棚,额们自己大队都不晓得……”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来查郑多财的,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摘除干净。

  向刚听是大队长,挑眉“哦”了一声,刻意拿出军官证亮了亮:“可我咋听那个人说,这儿归你负责。”

  “他放屁!郑多财人呢?有本事出来面当面对质!长官,你不能只听信他一面之词啊,额一个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哪晓得这些个名堂,都是郑多财搞出来的……”

  看到军官证,李明亮真以为是上头查下来了,吓得脸色发白,能推则推,全数赖给了郑多财。

  反正郑多财赚得比他们多,风险也该多承担点。

  向刚附和地点点头:“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可姓郑的手头有你们家证据,还提供了不少证词,像你家的红墙黑瓦玻璃窗就是从这儿挣的钱,还有……”

  “他拿的比这多多了!”李明亮急出满头汗,“别看他手上没钱,那是撒出去通关系了。要不然咋从一个小不拉几的科员,爬到地方书记的?全靠这一切……”

  “唔,不是你们主动邀他合作的?”

  “肯定不是啊长官!额们小老百姓哪晓得这些,帮他看着就够额们一家提心吊胆了。”

  “山里那些硫磺……”

  “也是他弄来的!说在外围撒一些,以防猎物下山,还让额们制造这个山头邪门的谣言,免得谁不长眼闯进来发现了这里……长官,澳门赌博网站:额们一家真是被逼无奈的啊,他的本事比我们大,拿捏额们跟拿捏只蚂蚁一样轻松,额们真的是没办法的呀……”李明亮见势不对,一把鼻涕一把泪扮起可怜。

  “几年前你们村失踪的两个年轻人,跟这事有关?”

  李明亮唰地白了脸。

  “没、没有的事!”

  这事儿绝对不能承认。

  一旦认了,小命彻底保不住,村里人搞不好还会造反。

  向刚眯了眯眼,见问不出更多的有用信息,干脆一个手刀劈晕了他。照例捆结实了扔在荫蔽处。

  看了眼腕表,估摸着岳父大人去镇上打电话也该回来了,拿石子儿打了只山鸡,找了个居高临下、有利于侦查的位置,和泥、生火埋了个叫花鸡。

  果不其然,叫花鸡还没熟,萧三爷回来了。

  说是萧二伯马上找人过来查封。让他们稍微等会儿。

  所幸没等太久,叫花鸡才吃完,县公安局的同志们骑着自行车赶到了。

  起先以为是村民私采矿藏,到了地头得知还有邻市一把手的手笔,旷工都是从邻市找来的,本地前几年莫名其妙不见了的兄弟俩,说不定也跟这个案子有关,便更加重视。

  办交接、做笔录,完了握着向刚的手一个劲道谢。

  不愧为总军区直辖的特殊兵种负责人,行动力杠杠滴,就这么半天工夫,不仅在场嫌疑分子一个不落地拿下,还问到了重要口供。这给他们接下来的工作开展做了充分的铺垫。

  向刚不甚在意地摆摆手。

  萧三爷顺着女婿的意思说:“我们这不算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你们才是有压力的一方,私采矿藏不是小事,更何况还有政|府人员参与,希望尽早了结此案,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两位请放心,哪怕不是中|央直接下令督办,额们也会尽心查办此案。”

  影响太大了啊!

  勾结公务人员私采矿藏,说白了就是挖国家银库、偷国家财产,打头的涉案人员,死一万次都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