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79章 阳阳:男人都是有媳妇忘儿!
  向刚正关注脚下的泥,隔一阵就发现一小簇黄泥状的粉末,捻起来凑到鼻尖嗅了嗅,硫磺!

  难怪林子里的动物都绕开这一片,敢情撒了硫磺。

  萧三爷也发现了。

  “看来,这山里果真有古怪,而且肯定是人为的。”

  翁婿俩加快速度,循着零零星星的硫磺,一直朝前走。

  最后来到了一道横跨的大瀑布跟前。

  瀑布很宽,却并不高。

  向刚四下看了眼,最后选定一株老藤,攀了上去。随后放下老藤,把丈人拉上来。

  两人还没站定,猛地看到一个人,就在瀑布上方,背朝他们伸懒腰。

  瀑布的哗哗声,阻挠了他们的听力。

  翁婿俩只得先矮下身,借着老藤的力量在崖壁的缝隙间躲了一阵。

  直到那人走了,才慢慢挪出来。借助石崖上所有能借力的树、藤、草,终于攀到了瀑布上方。

  嗬!

  看着下方类似环形山谷的劳作场地,翁婿俩震惊对视。

  “这是在采矿?”

  “还是铝矿。瞅着规模不小。”

  “这帮龟孙子!肯定是私采矿藏,要不干啥遮遮掩掩的。”

  “瀑布的声音阻隔了噪声,难怪外头一点风声都没有。就算有人走到这里,谁会想到翻过瀑布,是另一番景象。”

  “接下来怎么打算?人不少,一拳一个都给打晕了?”萧三爷磨拳擦掌。

  向刚却想到另一个问题:“我总觉得这事儿不简单,就算那大队长瞒过了整个大队,可要把采出来的铝矿石运出去,还得有人接应才行。大舅说上回押车的不是队上的人,我只怕背后这人来头不小,就算说服县里下命令查,也未必能把正主揪出来。”

  联想到闺女从大鹅那儿得来的消息,向刚肯定这铝矿不仅跟十三大队的大队长一家有关,还有外头的人在暗处接应。

  萧三爷一点即通:“我去邮局给你二伯挂电话。让他派个信得过的人督办这件事,但愿没牵扯几个人。”

  “这里我负责搞定。”

  “你一个人能行?”

  “问题不大。”

  “那好,我现在就去邮局。哎呀要是有车就好了,靠走走到啥时候去。”

  “车来了。”向刚抬了抬下巴,指指下方的矿区,正好一个头头模样的中年人,骑着一辆自行车磕磕绊绊地到达矿区,自行车宝贝地扛上树枝挂着,免得被矿区里的粉尘沾到了。随后进了里面的简易工棚。

  翁婿俩慢慢翻下山,绕到矿区口,萧三爷拿到自行车,循着明显开凿过、起码能容一辆牛车平稳通过的山路,飞快地骑下山打电话。

  向刚则隐在树后,打算来个瓮中捉鳖,出来一个打晕一个,双手双脚捆上藤条,嘴里塞上从他们衣服上撕下来的布条,随后叠罗汉似地扔在树丛里。

  许是见出来撒尿的工人迟迟没回去,小头头不耐烦地出来喊了几声,见始终没人应,心里顿时有些发慌,摸出裤兜里揣着的手枪,给自己壮胆。

  “格老子的都躲哪儿偷懒去了?想活命的速度给老子滚出来!”

  当然没人回应他,因为都昏迷着倒在树丛后背呢。

  向刚躲在暗处,看着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犹豫着要不要把他打昏。

  看情形这人是矿区里的小头目,如果要揪出更多的相关人员,还得靠他引出来。

  “格老子的!老子的脚踏车咧?谁偷了老子的脚踏车!”

  那人发现自己的自行车不见了,气恼地朝天鸣了一枪。

  附近的鸟雀,被惊地呼啦啦飞起。

  连带着一头拱着草丛寻食物的野猪,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惊慌失措地狂奔。

  向刚懊恼极了,后悔没在一开始把人打晕。不晓得枪声传出多远,但愿没有打草惊蛇。

  手起刀落,一掌将人劈晕,缴获了对方手里的枪支后,捆绑结实扔进树丛。

  不确定枪声会不会引人过来,向刚找了个荫蔽位置守株待兔。

  山下,一头狂奔乱窜的野猪,吓呆了捡柴的孩子们。

  “快跑!”

  待反应过来,村里孩子赶紧撒丫子跑。

  虽然很少看到活的野猪,但死的野猪还是有幸见到过几回的——隔壁大队秋猎时,总能猎到一两头野猪,而后嗨哟嗨哟喊着口号抬下山。

  那锋利的獠牙,多么令人记忆深刻啊!

  还管什么柴禾、扁担,逃命才最要紧!

  “哥,野猪来了,快跑!”

  暖暖发现自己的动物语在发狂的野猪面前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赶紧拽着哥哥的手往后撤。

  晏晏也担心兄长脑抽抽地去逮野猪,也飞快地拽起他另一个手催着跑。

  “好好,快跑!”

  阳阳本来确实有想过要不要试试把这大野猪拿下的,可转念想起昨儿才向爹妈保证过不再以身试险,为此还少吃了一顿肉、蹲了三个钟头马步。这要是再来一次,没准真要被亲爹押着在家天天面壁思过了。于是跟着弟弟妹妹后撤。

  不想暖暖摔了一跤。

  而发狂的野猪已经奔到近前。

  电光火石间,一道灰蓝色的身影矫健地出现在山脚,飞快地冲向三胞胎。

  一手抄起摔倒的暖暖,一手拎起晏晏的衣领,冲阳阳大吼:“跑啊!”

  “来、来不及了!”阳阳呆呆地看着扑上来的野猪,下意识地抬起手,握住野猪的獠牙用力一推,再抬脚一踹。

  “嗷——”

  野猪被踹得趔趄几大步后,背摔式地仰面倒在地上,不晓得是不是撞伤了脊椎骨,疼得仰天长啸。

  跑远的小伙伴回头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阳阳……”

  “好厉害……”

  吕清淼也呆了,手一松,被他提着衣领的晏晏扑通摔在枯草堆里,疼得龇牙咧嘴。

  “啊对不起对不起,额一时忘了……”

  吕清淼七手八脚地扶起晏晏,把他和暖暖一起藏到安全处,然后上前和阳阳一起虎视眈眈盯着疼得翻不了身的野猪,这得多少肉啊?好几百斤吧?

  “你还有力气踹吗?有的话,额翻到它身上,抓住它獠牙,你用力踹它耳根、脸颊,这是它命门。没的话,额们赶紧跑路。”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阳阳一把抓住他的手,眼底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有有有,我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大哥哥,回头我爸妈要是训我,你得帮我说好话,我这是自救,不是故意找它麻烦。”

  吕清淼:“……”这个临时盟友咋感觉辣么不靠谱捏?

  但情势容不得他们细细商量,眼瞅着野猪马上要翻身,吕清淼迅速扑到它身上,双脚缠住野猪腿,双手牢牢抓住它那两颗獠牙,顾不上野猪乱挠的前爪,大声吼道:“快踹它命门!”

  “好嘞!”阳阳跳起来,瞅准野猪最薄弱的部位,用力踹踹踹!

  也不知踹了几脚,直到吕清淼脱力地往后一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可、可以了。”

  “这就被踹死了?好没用!”

  阳阳鄙夷地拿脚尖踢了踢野猪头,也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艾玛啊,累死我了!”

  “哥!哥你没事吧?”暖暖边跑边哭,这次是真的把她吓哭了,惊魂未定啊。

  晏晏一边安慰她,一边上上下下打量兄长,确定他毫发无损,白着小脸松了口气:“哥你吓死我了!”

  “我也吓一跳。不过这次可不能怪我,它自个窜出来的,我可没招惹它。我还帮着大哥哥为民除害了,是不是大哥哥?”阳阳拿胳膊肘撞撞临时盟友。

  吕清淼显然还有些心神未定,囫囵点了几下头。

  那边,跑回村落的孩子,领着大人们匆匆赶来了,一个个手举铁锨、锄头。

  然而看他们亮闪闪的眼神,说不清是担心的成分居多,还是兴奋的成分居多。

  野猪哎!

  十三大队也终于有野猪跑下山了,列祖列宗保佑、老天开眼!这是给社员们送肉来了啊!

  咦咦咦?野猪呢?

  山脚不是很太平吗?哪里有野猪肆虐?

  不要说慢了一步,让这畜生又逃回山里去了?

  真是太可惜了!可惜那一身香喷喷的肉!

  “在那呢!在那呢!”留守的孩子蹦起来汇报,“野猪已经被清淼哥哥和阳阳干趴下了!”

  “啥???”

  “真的!他们就在那儿,野猪也在那儿,已经死了!清淼哥哥和阳阳简直像战神!”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