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78章 阳阳的发现
  向刚犀眼微眯:“我记得大舅说过,你们这边的山头产出一律归集体,不允许个人进林子打猎。这是哪一年开始的政策?”

  “得有十多年了吧。还是上一届大队长,哦,就是现任大队长的老父亲规定的。说其他地方都这么干。额们大队作为先进大队,咋也不能落后不是?

  不过,其他大队每年秋收后组织人进山围猎,总能猎到不少野味,平时还常有野猪跑下山,铁民哥家的野猪腿就是这么来的。

  额们大队虽然也组织秋猎,可猎到的野味分下来,一户人家连一两肉都分不到。平时别说野猪,野兔、山鼠都很难看到。外头都在传额们大队那片山头邪门,更加没人敢进去了,最多在山脚挖挖野菜、刨刨笋……”

  向刚一听,心里有了数。这哪是邪门,分明是有人故弄玄虚。

  要知道,一座大山,只要树木繁茂,肯定会有野物定居。大的不好说,小的像山鸡、野兔,不说取之不尽,但平时不去逮,秋收后围猎,肯定能猎到不少。

  尤其是野兔,繁衍速度那是相当滴可观母兔一年能产七八胎,多的十胎都有,每胎十只上下。这要是一年只猎一次,光野兔就够社员们逮的。

  大队长这么做,显然是在瞒着社员背地里在偷偷开采什么东西,绝不仅仅只是偷猎野味。

  “明儿我进林子探探。”向刚跟岳父大人商量。

  他如今已是正团级别,且手握特殊兵种,前往京都出席大型会议,都是和武装部部长挨着坐的。让县委干部出面彻查底下公社的生产队大队长,这个面子对方肯定会给。

  可总要弄清楚山里到底有什么,大队长背着社员到底在搞什么鬼。只有掌握证据,查起来才方便。否则容易打草惊蛇。

  “我和你一块儿去。”萧三爷和女婿想到了一处。

  “刚子我也去。”吕大舅一面担心,一面也想弄清楚自己大队的山头到底有啥秘密,这个困惑萦绕他多时了。

  “大舅,这事儿你当不知情,交给我们处理。”

  “可是……”

  “大舅你还信不过我的身手吗?你听我的,这事儿你别插手,万一被村里人瞧见,有口说不清。我和爸两个就算被发现,推说不清楚你们这儿的规矩,澳门赌博网站:人家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吕大舅想想是这个理,便叮嘱了几句:“那你小心点,安全第一。”

  “好。”

  正事儿谈完,该找熊娃子算账了。

  “舒萧平!”

  向刚脸一虎,捋着袖子喊阳阳大名。

  可见真的生气了。

  “爸”

  阳阳期期艾艾蹭到他爹身边,讨好地笑笑,“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改!”

  典型的积极认错、死不悔改。

  “这话你保证过几次了?”

  阳阳挠挠头,这话连他自己都想不起说过几遍了。

  羞臊地扭扭屁股:“……爸,你看我手心,爬树擦的,好疼啊!疼死我了!”

  向刚依旧虎着脸。撒娇也没用。

  “爸,哥这次算是功过相抵,要不别罚他了。”晏晏替兄长说情。

  暖暖也说:“爸你要不口头训哥几句,打就别打了。你看哥也好可怜的,手心磨成那样,吃晚饭估计连筷子都握不了。”

  盈芳走过来,拧了拧大宝贝的耳朵,没好气地说:“疼才好,疼了才长记性!省的哪天出啥意外,我们都不晓得。”

  “没错。”向刚迅速选择媳妇儿战队,“今晚罚阳阳晚饭不许吃肉,睡觉蹲马步,不许上炕。”

  阳阳肩膀耷拉,颓丧极了。妈,你真是我亲妈!本来爹都要改口了,你一说惩罚得更重。唉,男人啊,有了媳妇忘了儿啊。

  夕阳西下,大白鹅领着鸭群回家,路过吕姥姥家,抬头挺胸昂昂昂。

  暖暖听到它的叫声,滑下椅子,拿了块绿豆糕跑出来。

  “大鹅,这是我妈做的绿豆糕,你尝尝。”

  她捏碎绿豆糕,摊在掌心上,请大鹅品尝。

  大鹅伸着细长的脖颈,一口一口啄着她手里的绿豆糕。

  身后的鸭群围上来也想吃,被它凶恶地扇着翅膀打退了。

  鸭群抱团抗议,嘎嘎声此起彼伏。

  大鹅吃得打饱嗝,回报了暖暖一个令人惊骇的情报,心满意足地领着不省心的鸭群摇摇摆摆回家去了。

  暖暖愣在原地。

  大鹅刚才说啥?大队长家很危险,后半夜常有凶巴巴的人进出。村里失踪的人,埋在他们家地窖院东北角。

  怀揣惊天大秘密的暖暖,这晚上吃嘛嘛不香。

  最先觉察到宝贝闺女变化的向刚,往闺女碗里夹了块她平日最喜欢的糖醋鲤鱼,佯装不经意地问:“怎么?你娘做的鱼失水准了?咋不见你吃一块?”

  “爸,有个事……”她纠结地不知该不该说,说了就怕家人不相信,反过来还当她中邪了呢。

  “先吃,吃完陪爸爸去院子里消食,你再跟我讲悄悄话。爸爸保证谁都不告诉。”

  “好!”暖暖弯弯眉眼,没了心事,吃起饭来有滋有味。

  阳阳看得心酸酸,巴巴瞅着她妹碗里的肉:“妹啊,糖醋鱼好不好吃?粉蒸肉好不好吃?”

  “当然好吃呀!”娘亲做的糖醋鱼,太姥姥做的粉蒸肉,都是她们的拿手绝活,怎会不好吃?

  阳阳吞了口唾液。心说好吃你倒是夹一筷给我啊,你夹的爸肯定不会反对。

  无奈暖暖惦记着早点吃完早点拉着她爹去散步消食,没接收到来自兄长那会说话的眼神。

  快速扒完碗里的饭,拿手帕抹干净嘴巴,杏眸亮晶晶地看她爹:“爸我吃好了。”

  “嗯,那咱们消食去?”

  “好嘞!”

  爷俩无视其他人纳闷的眼神,手牵手去屋外消食。

  “大冬天的,晚上还去外面消食,不冷啊?”

  吕姥姥赶紧让盈芳把他们喊进来,盈芳笑着说:“没事的姥姥。在家时养成的习惯,走几圈就回来了。衣服穿得多,不会冻着的。”

  “妈我能吃肉了吗?”阳阳巴不得他爹离席,那样他就能吃上一块最爱的肉肉了吧。

  谁知他娘筷头一打:“你爸允许你吃了吗?饭不够可以添,蔬菜也管够,唯独肉不许吃。”

  “可我想吃肉。”

  “那你别犯浑啊!让你别做危险事,你听了吗?”

  “……”阳阳乖乖扒饭,心里哭唧唧:下回打死他都不干出风头的事了,没肉吃好痛苦。

  屋外,暖暖搂着他的脖子,凑在他耳边复述了一遍从大白鹅那儿听来的消息。

  向刚目光一凛,随后叮咛闺女:“爸知道了,这事儿交给爸去解决,回到遇到大鹅,记得跟它说谢谢。”

  “好。”暖暖笑容明媚。有亲爹的信任和支持,比吃任何美味都开心。

  晚上带着三胞胎住一个炕屋,没办法跟媳妇儿详说,向刚便拿笔在手心写了一行字,给媳妇儿看,看完擦干净。

  盈芳其实早有感觉,对此倒也没大惊小怪。

  孩子的警觉性和防备心都随了向刚,要真是没心没肺,饭桌上就嚷嚷开了。不过到底还是个孩子,有机会得提点她几句,别露了馅才是。

  第二天,大伙儿起床的时候,翁婿俩早就没影了,早饭就揣了几块云片糕。

  经盈芳的口跟吕姥姥说是去县城会战友,实际上踏着露水,一早进了山,没惊动村里人。

  盈芳吃过早饭给姥爷把了脉,开了个相对温和的调理方子,摇着蒲扇生起了炉子,打算一会儿给老爷子炖个药膳。

  姜心柔在院子里陪三胞胎玩。

  “阳阳,你真不困啊?要不回去睡个回笼觉?”

  “不困,姥姥我昨天后半夜上炕睡了,我妈说是我爸抱我上炕的,我爸他不生我气了呢。”

  阳阳说着,踢了一脚吕大舅给他拿枯枝麻藤缠的简易足球,结果力道太足,一脚就把球踢散架了。

  晏晏无语地蹲在院子另一头,好气,他都还没上脚踢呢。

  “阳阳、暖暖、晏晏!”村里孩子来找他们玩了,“额们去山脚捡柴禾,你们去不去?”

  阳阳一个虎跃起身:“姥姥,今儿我保证肯定不做危险游戏,你就答应放我们去吧。”

  可谓使出浑身解数央求他姥姥:“我给太姥姥家多捡点柴禾回来,争取把太姥姥家的柴房填满。姥姥,你就让我们去吧!”

  “妈,让他们去吧。”

  盈芳看天气这么好,把孩子拘在家里也挺残忍的,再者,姥姥院子里要晒各种菜干,孩子们在这玩也施展不开手脚啊,打翻了菜筐子得不偿失。

  但同意归同意,该叮嘱的还是要叮嘱。

  三胞胎见有得玩,哪有不答应的。完了带上小镰刀、麻绳,跟着新结识的小伙伴去山脚捡柴了。

  与此同时,向刚和萧三爷已然进了深林。

  这一路走来,还是能看到不少野味的,山鸡、野兔、肥硕的猪獾。不过翁婿俩惦记着更重要的事,没分出心神打野味,左右家里现今不缺这口肉食。

  “不是说秋猎刚过吗?围猎的时候没打到野味,这会儿怎么都冒出来了?还是说成精了,一到秋猎就躲起来?”萧三爷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