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77章 三胞胎不稀奇
  “到了到了,就前头那土坯墙围着的院子,院门前那棵歪脖子拐枣树还是你姥姥、姥爷结婚时候栽下的。可惜后来划自留地没能划进额们家。不过长在道旁也好,方便认门,一看到这树呀,就知道额们家到了。村里头人人都晓得这是额们家的枣树,一般不会来跟额们抢拐枣……”

  吕大舅指了指前方。

  吕家到了。

  院门半开着,院子里有人,像木头桩子似的杵着四个人。

  打头的是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另外三个像是他儿子,个个低着头,一脸羞愧地听屋檐下站着的吕姥姥问话:

  “……这一年工挣下来,没过冬就连饭都吃不上了?又不是灾荒年,今年收成多好啊,比去年还要好,是不是隔壁那老虔婆又讹你们了?”

  “这倒没有。”

  “那咋回事?犯懒了没挣足工分,所以分的没去年多?那也不应该啊,再懒还有口粮搁那呢。”

  “不是的表姑,额们没偷懒,额们只是……”父子四个低着头,老老实实承认,“拿粮食换肉了。”

  “额就说!”吕姥姥气得指着他们鼻子骂,“你们四个劳动力,挣的粮食哪能没过冬就吃完,敢情是去城里换肉了。这肉吃起来味道就那么好?连活命的粮食都不要了!”

  “表姑……”

  “表姑奶奶……”

  “娘,你看额接谁来了?”吕大舅推开院门,牵着暖暖、晏晏迈进来,阳阳左顾右盼地跟在后头。

  饶是吕姥姥老眼昏花、一时没认出盈芳一家,也知道是谁来了,欢喜地直拍手:“哎哟喂!太姥姥的宝贝蛋们来啦!”

  “太姥姥!”三胞胎连忙喊人。

  盈芳、向刚提着行李进来,后头是萧三爷俩口子。

  “姥姥,我们来了!”

  “小芳姥姥,我们也来叨扰了。”

  “来了好来了好,都自己人,说什么叨扰不叨扰的。快进屋坐,外头冷。荣灿,你把行李扛东屋去,别让小芳父母累着了。”

  院子里杵着的父子四个见状,眼明手快地接过行李,帮忙扛进东边的两间大炕屋。

  吕姥姥笑骂了一句:“还算有点眼力见。”干脆让儿子去处理表侄子家缺粮的事,她要招待远道而来的外孙女一家。谁都不许打扰她。

  “咋回事啊铁民哥?”吕大舅放完行李去大队还牛车,顺带把表兄一家拉走了。

  吕铁民愁眉苦脸:“这不听人说现在城里开放了,拿白米细面换肉不会抓了。额就领着仨小子挑了两担粮想去城里换条猪后腿。结果猪后腿没换到,粮食被缴了。人差点还回不来。说什么交易量太大,怀疑额们投机倒把。好说歹说又罚出去三担粮才放回来。这事儿额没敢跟表姑说,怕她知道了生气……”

  “你们这……真是!她不知道也会生气啊,一下蚀出去这么多粮……”吕大舅肉痛地不知说什么好,“嘴馋换几两肉吃还不够啊?干啥换整条猪后腿?难怪会被盯上。幸好去年起放开了,搁以前,你们这情况,罚再多粮食都回不来。”

  吕铁民哭丧着脸说:“那不是不知情嘛。大伙儿都说能换了,额以为换多少都行。谁晓得……而且换回来也不是自个吃的,这不阿大过年十八了,想着该请个媒婆帮忙相看对象了。”

  “那也不用这么早啊。媒婆总要撮合成了才收礼吧?”吕大舅无语地看着表兄,家里没个女人,真的啥事都办不成。

  “啊?可额咋听隔壁说开请就要送,要不然人家不给相看好对象咋办?”

  “唉,隔壁那户什么尿性你不清楚啊?去年还想讹你们几百斤谷子呢,就差结仇了。这种事不来问你表姑跑去问隔壁?你心真大!”

  “额这不是不想让表姑操心么。”

  “现在不照样让她操心?”吕大舅翻了个白眼,挥挥手送别父子四个,“阿大的终身大事额们娘上半年就开始张罗了,只是你也晓得,额们大队没几个合适的,正托其他大队的留意呢。阿大过年十八,也没到真正急的时候,多看几个也不坏。加上最近额家有客人上门,等过阵子再找你商量。粮食的事,回头额给你挑担糙米过来,白米混着糙米先吃上一段时间,五担粮的空缺总能追回来的。”

  “不、不止五担。”阿大懊丧地都快哭了,“前两天听说隔壁公社有人逮到了野猪,就想着换条野猪腿,挑了两担过去。”

  “也就是说,一条野猪腿蚀了七担粮?”吕大舅扶额,“野猪腿呢?”

  “送、送出去了。”

  “哪个媒婆?”

  “不、不是媒婆。”父子四个的头快低到裤腰带了,“大队长的老父亲过几天做寿,愁家里没荤菜,看到额家换来一条野猪腿,跟额打商量,能不能先借他用。回头他弄到肉了还额们。”

  吕大舅只觉得后牙槽疼。

  吕姥姥在家可着劲招待外甥女一家。

  拿出各式各样的点心。

  有炸的香喷喷的地瓜干、枣泥和的太谷饼、绿豆面的千层油糕,还有酸酸甜甜的拐枣糕、喷香酥脆的芝麻薄饼以及做起来难度系数比较大的蛋苕酥。

  吕姥姥这是十八般厨艺全使出来了,攒了一年、平时舍不得吃的食材,这阵子全都做成了吃食。

  难怪村里这么多人嚼舌根,说吕姥姥老糊涂,为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费粮费油又费工夫,图啥呢!

  像油炸的地瓜干、需要好多鸡蛋和糖霜和面的蛋苕酥,普通人家连春节都未必舍得做来吃。

  地瓜干蒸熟晒干了给娃子当零嘴就不错了,还拿来油炸、还撒芝麻,这得多费钱啊。

  鸡蛋是要攒着卖钱的,偶尔拿个给孩子们补补还行,拿来和精贵的白糖一起做零嘴儿……啧,整一败家精!

  吕姥姥却不这么想,外孙女难得来一趟,别说今年收成好、家里余粮充足,就算不够吃,也要想办法弄点来给外孙女一家尝尝鲜。这是她身为姥姥的心意。

  “吃呀!嫌姥姥手艺不好,味道不正?”吕姥姥端出刚做好的红糖鸡蛋茶,一人一碗舀给他们,再一个劲地劝他们吃点心。

  盈芳哭笑不得:“姥姥,这么多咱们哪吃得下,您别忙了,坐下说会儿话。一会儿姥爷醒了进去陪他。小舅他们今天回来吗?”

  吕家小舅陪媳妇儿去丈母娘家看望小产的嫂子,因丈母娘家离得远,一来一回最起码得三天。

  “怕是得明天才回。昨儿走的,到那里就晚上了,今儿待一天,多半要明儿早上回来。”吕姥姥说道。

  随即想起外孙女寄来的火腿,难为情地说:“那啥,小芳啊,你寄给额的那咸猪肉腿还得晒了才能吃?本来想让你小舅母割一点带去娘家的,你信里说还得晒,额这心里没底,就没割。”

  盈芳忙解释:“照理这火腿是要风干了暴晒了阴凉处挂一两月才拿来吃的,我们弄火腿肉的时候太迟了,只好先寄来姥姥家。火腿在哪?我调碗盐水洗洗,然后找个通风的地方挂着,挂干了再晒。”

  吕姥姥拍拍胸脯:“哎哟亏得额没乱来,要不然这么大一条猪后腿指定被额搞砸了。别说额,额们大队的大队长都没见过这样腌的猪腿肉,还羡慕额来着。”

  盈芳笑着道:“这叫火腿,比单纯腌的咸肉耐放,晒透了挂阴凉处,青黄不接时割点下来蒸蒸吃,不仅香,还耐放,放上一年都没事。”

  “真的呀?那可太好了!回头你仔细跟你小舅讲讲,以后咱家得了肉一时半会不缺吃,也这么弄。春耕夏种那阵,过年囤的荤油吃完,新一年的荤腥还没下来,这边农活重、那边没油水,哎哟老难受了……”

  吕姥姥一边讲,一边看盈芳调盐水洗火腿,完了挂上后仓房的横梁。

  煤城气候干燥,一个晚上、再一个白天挂下来,就差不多干了。到时再挂到太阳底下晒。

  刚忙完火腿,吕大舅还完牛车回来了。

  听他说吕铁民父子四个,花了七担粮就换了条野猪腿,完了那野猪腿还进了大队长的兜里。

  吕姥姥气得想骂娘:“挨千刀的李明亮!欺负人欺负到额们老吕家来了。”

  “姥姥,那大队长既然人品这么差,咋还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向刚挑眉不解。

  “唉,他们李家在公社有人。以前也不是没人举报过,到最后都不了了之,反而还得罪人。到分粮的时候,尽挑干瘪谷子分给跟他不对盘的人家,跟他关系好的都是饱满谷子。有啥办法?谁让他是大队长。渐渐就没人敢跟他作对了,他指东,没人敢往西……”

  大人们在屋里谈心,三胞胎吃饱了在院子里玩。

  左邻右舍的孩子听说吕姥姥家来了x省的客人,小客人还是三胞胎兄妹,趴在墙头来看稀奇。

  看了有些失望,不一样是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嘛,除了比自个干净、漂亮,哪有大人们说得那么稀奇。

  三胞胎也不怕生,澳门赌博网站:还问他们要不要一起玩。

  “好啊好啊。额叫铁牛,这是额弟铁生。”

  “额叫小军。”

  “额叫毛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