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72章 遇上阳阳=踢到铁板
  中铺是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儿。

  前一站才上来的,一上来就碰到盈芳家吃午饭。

  看着令人食指大动的三鲜汤面、鼻尖闻着酱肉、卤蛋的香,他们却只能嚼着车站小卖部买的半冷不热的玉米窝窝头,心里止不住哀叹:简直是受虐啊受虐!为什么不过了饭点再上车?

  过了饭点还有下个饭点,这一路虐的可不止一餐。

  “大哥哥,这给你们吃。”暖暖用杯盖装着两颗卤蛋给中铺的小伙儿。

  俩小伙儿对视一眼,不由红了脸。

  尽管心中腹诽、口水猛吞,但真的没馋到想吃别人食物的地步啊。太丢人了啊啊啊!

  “拿着吧!”姜心柔笑着道,“这是自家养的鸡生的蛋,不是买的,不值什么钱。”

  “婶子可不能这么说。家养的蛋,拿去供销社卖,照样能换不少钱。”小伙儿忙道。

  吃人嘴软,没一会儿,萧三爷就知人知彼、百战不殆地将俩小伙子的底细盘摸清楚了,原来是分配到凤阳县的知青,因表现突出,忙完秋收奖了他们半个月假,这不结伴回煤城探亲。

  “凤阳县是个好地方啊,古朝皇帝的家乡,八仙蓝采和成仙的地方,人杰地灵。能分到那里,你们运气很不错。”

  小伙儿以前从没因为这个原因被人夸运气好过,这不一高兴,无话不谈起来:

  “凤阳县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地方,风景秀美、人也善良。可终究是山洼子,穷啊,忙活一年都不定能吃饱。这不,隔壁公社的小岗村,拢共二十户人家,联名上书到县里,说是再不重视,老老小小要饿死了。可县领导有啥办法?底下那么多公社、大队呢,小岗村是穷,可一样穷的大队其他地方也有啊。帮了一个,其他的帮不帮?”

  “是啊,救急不救穷。那后来呢?凤阳县政府管了吗?”大伙儿好奇问。

  “没管,还嫌他们挑事儿,狠狠训了他们一顿。为首的社员跳起来跟他们打,说国家不给管,那他们就把田地分了按户头种。每家每户多少田,秋收后交足国家的粮,剩下的都是自己家的。这么一来,肯定起早摸黑地伺候,谁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饿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老父老母、儿子闺女。”

  “哟!这人胆子大!”

  尽管大革命结束后,言论得到了自由。但分田到户、联产承包这种话,仍旧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小岗村挑头的社员好赖不去评说,胆子倒是全国第一等大。

  “其实他说的我们都理解,也很赞同。”叫杨国栋的小伙儿说,“田地一旦成了自家的,谁还不精心伺候着啊!如今的工分制,虽说也按个人积极性给奖励,但终究有漏洞,除了工分粮,不还有按人头分的口粮吗?那些偷奸耍滑懒得要命的大懒汉,一年到头没下几次地,年终照样有口粮领。吃不饱,但也不至于饿死。这让起早摸黑下地挣工分的劳模们心里能舒坦?可有了自个的田,懒汉们再懒也是祸害他们家自己人。”

  另一个小伙儿叫吴卫国,他接道:“这么一来,勤劳的人家顿顿干饭,懒惰的人家稀饭都没得吃,可不就调动了社员们的积极性。别说,这话一出,除了那些懒到家的,谁不盼着县里给句准话,让他们放手去做。就是上头不开这个口,再企盼都没辙。”

  小伙儿聊天兴致很高,边吃边还尝了口暖暖递过来的小虾干,吃完才想起这是人家的吃食可不是他们的,当即面红耳赤。

  暖暖捂着嘴偷笑。

  盈芳对闺女的恶趣味表示无语,拿出装虾干的布袋,递给小伙儿:“这是托亲戚从海边捎来的,小是小了点,味儿挺鲜,你们尝尝。”

  这些年,盈芳家跟海民的物物交易始终没断。年景好多换点,年景差少换点,总归常年都有海味吃。

  鲜虾不耐放,但制成虾干就能放很久,给三胞胎当闲暇零嘴儿补钙质。

  托盈芳一家的福,雁栖公社的代销点也卖上了虾皮、海带、小虾干。

  别的公社时不时传出谁谁又得了大脖子病,唯独雁栖公社这靠山远海的穷旮旯村近几年却一例都没有。

  向荣新跑公社开会多了,眼界逐年开阔,自是知道大脖子病的起因是海味吃得少的缘故。

  自己公社这几年一例都没冒出来,全赖盈芳家托关系搞来的干海货。因此每逢农忙召开动员大会,都会提一句感谢之类的话,让大伙儿们都记得盈芳家的好。

  扯远了。

  俩小伙儿方才吃得欢,澳门赌博网站:那是聊嗨了没注意,这会儿哪好意思拿。

  虾干再小,那也是海鲜。海鲜这东西,在他们眼里从来都是奢侈品。

  萧三爷说:“咱都聊这么熟了,吃几个虾干还这么见外?”

  俩小伙儿这才厚着脸皮尝了两个。

  萧三爷又把瓜子拿出来分给他们吃:“唠嗑哪有不嗑瓜子的,来,尝尝咱家今年新炒的瓜子。”

  “你们那还种葵花籽啊!”俩小伙儿羡慕道。

  “那可不。葵花籽多好啊,既能榨油,又能吵着当零嘴儿。”

  “说是这么说,可葵花籽得油率太低,亩产也比不上菜籽油。粗粗一算,一亩地的油菜籽,榨出来的油就是葵花籽的两倍多。”

  不通农事的萧三爷顿时被说得哑口无言。

  姜心柔不忍直视地别过头,笑得肩膀直抖。

  让你吹,让你嘚瑟!

  “咳。”萧三爷清清嗓子,正想为自个挽回点自尊,车厢里的广播沙沙地响了。

  “各位乘客同志们,13车厢有名孕妇临盆了,请医生或是懂接生的乘客同志,立即前往13车厢救助。再播报一遍,各位乘客同志们……”

  “火车上生娃可不是容易事。”姜心柔皱眉。

  盈芳想了想说:“妈,你们看着宝贝蛋们,我去13车厢看看。”

  “我陪你去。”向刚不放心媳妇儿,叮嘱三胞胎跟着姥姥、姥爷别乱跑,拿上媳妇儿随身带着的医药包陪同前往。

  医药包里治病的家当算不上多齐全,但有一支吊人命的野山参。

  俩小伙儿见状又是一阵羡慕:“原来嫂子是医生啊。”

  难怪能拿出这么多白面做的吃食。

  他们那边也是卫生院的医生最吃香,社员们有什么好东西,都会送些给医生。以免遇到跌打损伤或是伤风腹泻时,医生也能尽心尽力地医治。

  萧三爷俩口子看着外孙们继续跟他们聊天:“留个地址呗,哪天你说的小岗村要是真的实行分田到户,给我来个信儿,咱们那边也好沾点光,照着做。”

  “行。”俩小伙儿都是实诚人,何况又吃了人家不少新鲜吃食,当仁不让地留了通讯方式。

  “暖暖是不是困了呀?”见外孙女打了个哈欠,姜心柔便让三胞胎上床睡个午觉,“咱们要在火车上待很久,风景啥时候都能看,先上床睡一觉,乖乖的啊。”

  睡前肯定得上个厕所。

  姜心柔先带外孙女去女厕所,留萧三爷带着俩外孙在这看行李,完了互换。倒不是不信任俩小伙,而是习惯使然——出门在外,再放心也不敢把全身家当托付给别人。

  “姥爷我想大号。”阳阳嘘嘘完出来,揉揉肚子突然想大号。

  萧三爷抽了一下嘴:“能憋住不?”

  问完想打自己嘴巴子——让个七岁的娃憋大号,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大。

  可晏晏已经进去了,萧三爷便让阳阳在厕所门口等:“姥爷去给你拿厕纸,马上回来,你等晏晏出来了就进去,稍微憋会儿啊。”

  “哦。”阳阳捂着肚子乖乖蹲厕所门口。

  就这个当口,后头车厢走来一对行色匆匆的夫妻,女的怀里抱着个孩子,孩子的脸被棉大衣的领子遮得严严实实的。

  隔着老远,阳阳就想:裹这么严,不会闷出病么?

  一直到对方走到近前。

  那男的见阳阳身边没大人,眼神闪烁地凑上前问:“小娃子,你家人咧?”

  阳阳托着腮帮子打量了他好几眼,好奇反问:“你们找我家人有事儿?”

  “没事没事,随便问问。”那人朝抱孩子的妇女使了个眼色,妇女看了阳阳一眼,随后抱着孩子继续朝前走。

  列车的速度这时候慢了下来,广播里响起本次列车即将到达珠城站的通知。

  跟阳阳搭讪的男人,手抄在裤兜里,不知在摸什么,人却一个劲地朝阳阳靠拢。

  “咔。”晏晏嘘嘘完拉开厕所门出来,“哥,你咋蹲在这儿?”

  话音刚落,男人捏手里的湿漉漉的汗巾刚巧伸到他鼻口,可因为对方原本想捂的不是晏晏而是阳阳,因此稍有偏差。

  晏晏闻到刺鼻的药水味儿,立马反应过来,拉着阳阳跳开一步,“哥,这人是拍花子!”

  听了半天拍花子抱小孩的可怕故事,三胞胎对拍花子深恶痛绝。

  阳阳飞起一脚,把那人踹出几米远,哐当一声摔在车厢门上。

  “列车快停了,得阻止他下车。”晏晏表情严肃。

  “呀!那他还有个同伙,手里抱着个娃,那娃的脸被大衣遮得死死的,该不会是拍来的吧?”

  阳阳的反应也不慢,捂了捂肚子,唉,还是先追吧!

  小粗腿一迈,飞快地那个妇女走去的方向追去。遇到他阳阳大力气,拍花子就是踢到铁板的软壳虾。哼唧!

  于是乎,途径车厢里的乘客,就看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儿神情严肃,跑得跟飞毛腿似的。

  “晏晏你快回去找姥爷,别一个人待着。”

  阳阳不放心没什么武力值的弟弟,扭头嘱咐了一句。路过被踹飞的男人,顺便又补了一脚,确定把人踹晕了才放心地继续往前追。

  萧三爷听到外孙的叫喊,揣着厕纸飞快赶到:“咋回事?阳阳呢?”

  “追拍花子去了。喏,就那个人的同伙。他刚才想捂晕我,被阳阳踹晕了。姥爷,你快找列车员,让他们到站不要开门,拍花子肯定有同伙,阳阳看到他们鬼鬼祟祟地抱着一个小孩,那小孩十有八九不是他们自己的孩子……”

  一听列车上混进了人贩子,还想迷晕自个外孙,这还了得!

  萧三爷出离愤怒,立即找列车员反应,随后把晏晏送回包厢,冲去前方车厢找大外孙。

  “这傻小子!就不知道找列车员帮忙么,小胳膊短腿的,还想凭一己之力抓获人贩子……等回来,看姥爷怎么训你!”

  说归说,心里的恐慌怎么都无法抹去。力气再大,终究还是个孩子啊,万一出点啥事,怎么跟闺女、女婿交代。

  萧三爷绷着脸挨个车厢寻过去,不时问乘客有没有瞧见一个七岁的男孩,高高壮壮的。

  “有,往前边去了,那娃儿跑得可真快,刚还跟我媳妇儿说,是不是家里不给买他喜欢的零嘴儿所以闹脾气了……”有乘客笑着答。

  你家娃才闹脾气!咱家娃可是抓坏人、做好事去了!

  萧三爷面上不显,心里吐槽。

  这时,列车到站,彻底停止不前。

  “咋回事?到站了咋不开门啊?”

  “就是!咱们要下车!快开门啊!”

  “……”

  许多到站的或是没到站却想在这里下车买点啥吃的乘客,堵在门口挤挤嚷嚷地要求下车。

  萧三爷被堵得挤不过去,心下越发着急。

  “啊——”

  “怎么了怎么了?前边怎么了?”

  “有人被打晕了。卧槽!还是个小娃子!一个小娃子把个成年人打晕了!”

  “哪儿呢哪儿呢?”

  “就前边……”

  萧三爷听着前方乘客传来的七嘴八舌,用力挤过人群,终于看到了自家小子,立在一个倒地昏迷的妇女跟前,两手抱着个没比他小多少的娃娃。

  闻讯赶来的列车员正在询问情况。

  阳阳绷着小脸、一五一十地说了前因后果。

  “哗——”

  人群议论开了。

  “拍花子?这个女人是拍花子?真的假的?”

  “问问这小娃儿不就知道了?”

  “怎么问啊?这会儿还睡着,说不定真是被迷晕的。”

  “广播喊一声,有没有谁家丢孩子的不就真相大白了?”

  “就是!不至于丢了孩子还不晓得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