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64章 鸡飞狗跳备高考
  “哎,你们说傻大柱那媳妇,会不会参加高考?”

  “哎哟!你不说我还给忘了,大柱那媳妇一看就是心高气傲的,结婚这么多年,娃也生了,性子依旧像小姑独处时那样,要不是大柱事事迁就她,她在林家能这么舒坦?这要是跑去高考、结果还给考上了,大柱可咋整?不行!我得提醒大柱她娘去,千万不能让大柱媳妇参加高考……”

  “走!我跟你一块儿去!”

  “我也去!”

  一帮爱管闲事的妇人来到林家。

  殊不知林家早就闹开了。

  蒋美华跪在地上求公婆:“爹、娘,你们就让我参加吧!上大学是我毕生的理想,当初要不是家里必须有个孩子上山下乡,我早就是大学生了。我在家平时也干不了农活,不读书又能做什么?求求你们让我去考吧!考不上是我的命,万一考上了呢?以后进了工厂,每个月还能给家里挣点工资不是?”

  林老头抽着闷烟一声不吭。

  张菊香听到工资不由有些意动。可转念想到这个儿媳妇当初是坑蒙拐骗一样弄来的,这要是考去外地上大学、从此不回来了咋整?大柱那副样子,想要再讨个媳妇可真难了。

  蒋美华偷觑到婆婆的脸色有几分松动,加劲哀求:“爹、娘!我保证,大学毕业,争取分到咱们县,只要工作表现突出,厂里肯定会优先分配公房,到时咱们一家不就能搬到县里住了?牛蛋还能去县里的学校读书。”

  张菊香眼睛一亮,对啊!她咋没想到,要是家里有人到县里工厂上班,就有机会做城里人了。就算自己俩口子不跟着去,牛蛋总归是工人的后代,老林家从此能转为城里人了!

  “好好好,去考去考!只要你记着,这里是你的家,大柱是你男人,牛蛋是你娃,毕业了分到县里工厂,以后把大柱、牛蛋接去城里享福,娘支持你参加高考!”

  “谢谢娘!”蒋美华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

  来劝的妇人面面相觑,既然林家老俩口都松口了,她们来做什么恶人。散了吧!

  类似的知青人家也都是这样,知青们哭的哭、嚎的嚎,都想考大学,着实闹腾了一阵,最终说服家人的有几个就不得而知了。

  盈芳家里,春妹一收到消息就来报信。

  红扑扑的脸蛋,跟秋收时的大红苹果似的。

  小李给她倒了杯凉白开,又递了块手帕给她擦汗渍:“跑这么急干啥?”

  “嘿嘿……”

  看着一脸傻气的侄女,姜心柔别开脸,简直没眼看。

  “姑,表姐肯定参加高考的吧?我、我想跟着她一起复、复习……”春妹结结巴巴地说明来意,不时拿眼角偷瞄小李。生怕他反对。

  两人的婚期定在下月初,而早的话,下个月底就要高考,意味着办完婚事就要去考场了,一旦考上次年开春就要去外地念大学。怎么想怎么对不住小李。

  岂料小李宠溺地揉揉她头:“想考就考啊,我陪你。”

  傻丫头!要是反对,早几个月前就反对了。这都被拉着复习这么久了,还没明白哪。

  “咦?对、对哦!你也能参加。”春妹倏地亮了眼。

  小李挠挠头:“我说的不是这个。那啥,我初中都没念过,大学是铁定考不上的。”

  姜心柔接过话:“小李的意思是,你要是考上了,他就去你念大学的城市陪你。工作岗位老爷子会安排的,他在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这点福利还能不给?”

  小李难为情地说:“就是很对不住首长。”以前还说要一直陪伴首长的。

  老爷子摆摆手:“我身边这么多人,哪用得着你陪。你和春妹和和美美地生活,有空的时候来看看我,老头子我就很满足啦。”

  “谢谢爷爷!”春妹红着脸朝老爷子深鞠了一躬。

  老爷子乐得哈哈笑:“好好好,白得了一个乖巧的孙女儿。说开了那就好好复习,争取和乖囡一起考去京都,咱们不还是在一起嘛!”

  “哎!”春妹高兴地应道。

  这下不用拐着弯诱春妹看书了,盈芳拿出一套她爹从京都带来的复习资料,笑眯眯地递给春妹:“来,春妹,先复习这套,按部就班地复习下来,有不懂地摘出来问我。”

  “可是表姐,你把这套资料给我了,你自己复习啥?”

  “傻丫头!咱俩考的科目不全一样,你这套是针对文科生的。”盈芳说。

  她和燕子一个想考军医大,一个目标是地方卫校,因此都报理科。

  文理科的区别在于文科生除了三门基础课意即政治、语文、数学外,还要考地理、历史;理科生不考史地,考的是物理、化学。当然,若是报考外语专业的,另外还得加考外语。

  那外语在盈芳看来,简直是异族文字。所幸她不用考。因为医科类院校没有外语要求。

  盈芳在自制的日历本上画了圈,“你这套资料里的政治、语文和数学题型,到下个月八号能看完吗?能的话到时咱们交换。基础科目最好准备得充分点。”

  “好。”春妹没意见。

  “今晚开始你就住这里,别回知青站了。”盈芳给春妹计划好了,“西厢房给你收拾出来了,明天开始咱们按计划学习,地里的活我爹会帮你请假,既然要考,咱们就考好点儿,争取上个好大学。”

  春妹想着知青站那边都在疯狂地找书借书准备高考,不回去也好,省的乱哄哄的,静不下心复习。于是点点头没有意见。

  “燕子白天也会过来一起复习,到时遇到什么难题拿出来咱们仨一起讨论。”

  “好。”

  搞定了春妹,盈芳又整理出一套前几个月陆陆续续学过并标注了笔记的高中老教材,让小李跑一趟县城,给老大爷家。

  老大爷几个儿子,据说都是念过高中的。

  “小李哥,你把文件的大致精神和他们传达一下,澳门赌博网站:这届高考没有任何限制,无论什么成分的人,都能参加。”

  多余的话,盈芳没说。相信老大爷一家能领悟。这么好一个洗白成分的机会,绝对会抓住不放。

  果然,小李回来说:“他们很感激你,接下来一个月,三兄弟准备埋头苦读。等考完了再好好谢你。”

  那厢,煤城姥姥家也来了信儿,说小舅上封信听她说高考要恢复,就埋头苦读起来,如今正式消息下来,半提着的心彻底落了地。

  小舅母为此给她做了一双款式新颖的千层布鞋,说是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达对她的谢意。并祝愿她考试顺利。

  鞋子做工细致,大小也十分合脚,盈芳穿上就不愿脱下。为表感谢,寄了一包溪坎里的杂鱼晒的小鱼干以及今年的菌菇干过去。

  甥舅俩为表感谢,包裹寄来寄去,令两边的亲人看了一阵无语。

  再看公社,高考消息放出后,倒是没以前闹腾了。

  知青们躲起来学习去了,地里的活说不干就不干。眼瞅着马上就秋收了,这种关键时刻撂担子的行为,令很多人看不惯。

  “搞得好像人人都能考上似的,看着吧!等成绩下来,要是没考上,过年看他们怎么办!瞧不起这点工分,回头有他们苦的。上春没粮食吃饭,别找咱们来哭诉。”

  抱怨的大都是家里没人参加高考的。有的话哪还有这闲工夫抱怨啊,收了工忙着回家给埋头复习的子女做饭都来不及。

  另外总要弄点营养的给孩子补补吧,肉吃不起,抓点黄鳝、泥鳅也行啊。

  这么一来,晚上随处可见提着油灯在田间地头河岸边放笼子套黄鳝的人。

  原本归他们子女的农活,也都接了过来,恨不得一个人顶两个人用。

  盈芳和春妹、燕子成立了一个三人学习小组,一起学习、一起讨论,相互督促向前进。

  只不过燕子白天要在卫生院上班,身边还带着熊孩子,真正能静下心来学习的时间不多。盈芳就给她找了几份十年前的高考理科卷,让她上班不忙的时候刷题,等晚上孩子睡了、人也静下来的时候再背诵需要记忆的内容。

  她和春妹相对要轻松很多,白天几乎能抽出五六个小时复习,上午精力好,以背诵记忆为主;下午容易疲惫,就找些题目做做,然后互相批改。

  三胞胎今年九月上学前班了,倒是给盈芳腾出不少自由时间。

  不过又怕陪伴他们的时间少了、引起孩子们的不满,每天中午吃过饭送他们去学校,晚饭后也会陪他们玩上俩小时。天好就带他们去晒谷场遛弯,下雨或是起风,就在家泡泡脚、讲故事。

  三胞胎也会给她讲一些白天在学校发生的趣事。

  娘四个之间的感情,不仅没有冲淡,反而更加亲密。

  向刚整个十月都带队外出了月初是代表x省军区野战队前往京都参加一年一度的阅军仪式;月中是和兄弟部队间的演习赛,下旬还有一场为期七天的空中作战特训项目。

  七七八八的事情排下来,最早要十一月中下旬才回得来。

  不过在京都结束阅军式回省城前,往家邮了一个包裹,寄了一沓小范围流通的内政参考报给盈芳,说是有助于政治科目的考试;另外把军部奖励他的英雄钢笔也一并寄来了,开玩笑说用这支笔参加考试,准能考出好成绩。

  为此,萧三爷还醋了一通,说“备考的复习资料家里堆成山了,哪里还需要他那沓内政参考报。英雄钢笔要是能让人考出好成绩,百货大楼的文具柜台人满为患了,钢笔厂的仓库也能清仓了……”

  姜心柔笑着戳穿他:“难道不是因为小向给乖囡寄这寄那,却没给你寄点女婿孝敬丈人的烟酒茶所以吃醋了?哎哟我说,你的气量啥时候这么小了,连宝贝蛋们都不如。”

  “切,老子稀罕那些东西?家里又不是没有。”萧三爷傲娇地别过头。

  盈芳看完向刚夹在包裹的信,笑着道:“爸,他在信里说了,京都那几天不准外出,内部买不到啥东西,就没给你们寄。时政报是夏老一个手下送的,钢笔是他赢得的奖品……还说等回了x省,到宁市集训的时候,给您和爷爷捎些那边的土特产回来……”

  萧三爷手一挥:“都说了不用。”

  “你爸就是嘴硬,心里早就乐开花了,说不定明天开始,天天骑自行车过桥,到邮局门口等包裹通知单。”姜心柔促狭地调侃道。

  萧三爷说不过她们娘俩,扭头找三胞胎:“走,姥爷带你们滚铁环去!”

  “扑哧”娘俩相视而笑。

  “小向还说什么了?我看写了好几页嘛。”

  “说是年后有个外派任务,时间会比较长,上头体恤他,年前给他排了一个月假,问我想不想去趟煤城姥姥家。”盈芳说。

  “那行啊,不如等你考完就去,带三胞胎去煤城看看他们太姥姥、舅公舅婆,顺便长长见识。就是你们俩口子带三个娃出远门行不行啊?”姜心柔不禁发愁,“要不我跟你们一块儿去?你姥姥家住不下,我可以住招待所的。对啊!把你爸也拉上。到了煤城,我和你爸住招待所,就说我们另外有事儿,就不上门了。”

  这样应该不会让吕姥姥家为难了吧?

  这年头,谁家的粮都不富裕,一大伙人上门,而且一去十天半个月的,不明着让主家破费嘛。这种事,她可做不出来。

  可如果到了当地,住招待所、不上门呢?自己俩口子在煤城四处逛逛,主要是为了往返旅途能帮忙照看宝贝蛋们,姜心柔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可行。

  盈芳说:“妈,你要只是担心我们带不了宝贝蛋那倒没必要特地跑一趟。以前孩子们小,要背要抱的两个人带不了,如今大了,牵着走就行了。如果你和爸是有兴趣去煤城玩,那咱们就一块儿去。也甭住什么招待所,姥姥信里说过,给咱们新砌了两张炕,回头你跟爸一张,我和刚子哥带着三胞胎一张,挤挤也就过去。至于口粮,咱们人多,背些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