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62章 录取通知书为啥还不来
  妇人们叨叨絮絮地前往盈芳家围观沼气。

  围观看热闹的人很多,不仅院门堵得水泄不通,墙头也趴满了人头。

  盈芳摇摇头,回家做晚饭。

  江北地质疏松,普通方式挖地窖确实不合适,但沼气池算不上地窖,况且有夏老从省城带来的水泥,结实这方面压根不用怀疑。

  大家伙儿围着也就图个热闹,谁让这玩意儿以前没接触过呢。

  这还算好的,等盈芳家的沼气池建成,并产生沼气,管道连通新砌的连炕大灶台,那么小个池子,扔些作物秸杆、杂草、人畜粪便、垃圾进去,不用管它能变成蓝幽幽的火,不费一星柴火就熬出一大锅解暑美味的绿豆汤,前来围观的人就更多了。

  “看个热闹还能喝口绿豆汤,这么好的事除了你家还能上哪儿找去?”向二婶忍不住替盈芳肉痛。

  那么大一锅绿豆汤,搁自家人喝,能喝多少顿啊。也就败家丫头会这么做。

  盈芳给向二婶盛了碗自家人吃的添了莲子的绿豆汤,笑着道:“二婶渴了吧?喝碗莲子汤。都是去年的陈莲陈豆,二婶不嫌弃就好。”

  向二婶哭笑不得:“你个丫头,嫌我太能说了是不?不过这么一来,大伙儿都见识过你家的沼气池了,回头肯定同意书记让俩大队建沼气池的提议。听说通出来的气,还能发电是吧?那用处更大了!”

  说着叹了一口气:“你和刚子都是好的,有点什么就惦记着乡里乡亲。”所以更觉愧疚,上大学的名额还能被江口埠的罗老汉孙女占了去。

  “二婶这话见外了,咱们也是这个公社的一份子,自是希望公社好。往后出去,提起雁栖公社,人人都听过、人人都竖大拇指,那才光荣呢。”

  “盈芳丫头说得对!”向荣新背着手进来,笑容满面,“公社是社员的大家庭,大家庭好,社员才好!还是你们小俩口想得通透啊。回头我还要在广播里强调。”

  盈芳:“……”感觉又拉仇恨了。

  转天,向荣新开大广播,着重表扬向刚俩口子,还把盈芳说的那句“咱们都是公社一份子,公社好,咱们好。往后出去,提起雁栖公社,人人听过、人人竖大拇指,那才光荣”当做座右铭似的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大部分人听后,带头鼓起掌、给书记喝彩。

  小部分人,比如成天把“破公社”挂嘴上的罗燕群,再比如潜意识里把盈芳当竞争对手的罗燕虹,就不这么想了,总觉得书记这是话中有话,拐着弯骂他们不够爱公社、不够替公社争光。

  “等着吧!等我上了大学,将来在省城落户、成了地道的城里人,赶明衣锦还香回老家探亲,看谁还敢小瞧我!”罗燕虹攥着枕巾发誓。

  常言道,不要轻易立誓,否则会被打脸。

  这不罗燕虹就被狠狠打脸了。

  萧三爷这一趟去京都,直至七月底才回来,正好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所幸雁栖大桥通行了,火车站到雁栖大桥北开通了中巴,一下火车就上巴士,免去了步行到轮渡码头的辛苦。

  可中巴站只到桥北口,绕过桥口的石墩又回县城去了,江北里面是不绕的。因此下了巴士还得走老长一段路,到家汗流浃背不说,脸被晒得都起皮了。

  “以后得跟县里提提,江北这么多公社呢,排辆车绕一圈能费多少柴油?也不用进村,每个村道口设个站,保管有很多人坐……”萧三爷瘫在躺椅上吐槽。

  盈芳心疼她爹,又是凉茶凉毛巾,又是井水冰镇过的西瓜、放凉了的绿豆莲子汤。

  三胞胎也跟着忙前忙后,给他们姥爷打蒲扇,嫌蒲扇风不够大,还把房间里的电风扇搬出来,插上电对着他们姥爷吹。

  萧三爷舒坦地毛孔都张开了,搂过三胞胎一人亲了一口,开怀笑:“还是自家舒服啊!”

  “这不废话!”姜心柔拿走丈夫一饮而尽的凉茶碗,又给他添了碗凉丝丝的冰糖绿豆汤,“京都那边都拾掇好了?”

  “老子亲自出马,夫人还能不放心?”萧三爷瑟道,“几年不住,院子里的杂草都到膝盖了,我问老二借了几个人,五六个大老爷们还拔了一天草……屋里每个房间也都粉刷了一遍,屋顶翻修了,墙头杂草清理干净了,睡房窗户拆下来换了新框,老的风吹雨打这么多年都烂了……”

  “谁要听你讲这些啊。”老爷子走进来,见盈芳和三胞胎扭头齐刷刷地看他,轻咳一声,“这些不都是你当爹、当姥爷应该做的?”

  “这倒是。”萧三爷难得没跟他老子呛声,摸摸三胞胎的头,指着拉链的行李袋说,“姥爷给你们带了礼物,拿去分吧,蓝色粗布包着的是给你们妈妈的书,别弄破了啊。”

  见三胞胎欢呼一声,跑去拆礼物,这厢萧三爷和老爷子对了个眼神,进房讲悄悄话去了。

  盈芳心下了然,却没戳破,接住三胞胎塞到她怀里的一大摞新旧不一的参考书。簇簇新的应该是书店里买的,略旧的要么是收购站淘的要么是问战友家孩子借的,不过前者的可能性很小,多半是后者。

  只是也太多了吧,这要看到何年何月去。盈芳忍不住抽了一下嘴。

  姜心柔看着闺女纠结的样子就好笑:“你爹大概也不知道哪些书合适,干脆都带来了。你挑着看吧,不一定要全部看过来。不过你爹既然给你带参考书了,那高考的消息想必是真的了,你安心备考,别的啥也不用管,家里的事有我和福嫂呢。”

  盈芳点点头,爹妈都这么上心,她也不能辜负了他们。

  “高考消息既然靠谱,我明儿往煤城拍个电报,知会小舅一声,再给他寄一套复习资料去。”

  煤城姥姥家的两个舅舅,大舅小学没毕业,澳门赌博网站:如今在矿上工作,小舅却是知识分子,差一年就高中毕业了,挨批也是因为和洋学生交换了什么东西。

  高考恢复,对小舅来说肯定是有利的。

  同样还有县里老大爷一家,他几个儿子当年可都是读完高中的。

  不过考虑到各大学的招生情况,万一不招以前的富农呢?想想还是算了,等明确的招生简章下来再说。

  那厢,萧三爷在房里也正和老爷子提高考的事儿:“的确要恢复了,今年开始,工农兵大学取消了。”随即轻笑了一声,“占了我闺女名额的,竹篮打水一场空咯。”

  “刘永海下来了?”老爷子问。

  “那还用说,要不然我会在京都待那么久?不过这次得亏老二机灵,刘永海的上峰和新元首意见不合。神仙打架,遭殃的自然是小鬼了,整一串撸到底,刘永海被调去青省看牦牛了。”

  “老二没受影响吧?”老爷子免不了担心自家人。

  “他受什么影响?”萧三爷翘着二郎腿说,“又不是他直接冒的头。不过我劝他近期低调点,新元首的心思咱都猜不透,将来怎么个走向还是未知数,别傻乎乎地给人当枪使了,观望一阵子再说吧。”

  “老二的性格我还是放心的。”老爷子轻声喟叹,“幸亏老大退下来了,咱老萧家,如今就一个人掌实权,料想上头那位不至于赶尽杀绝。你这次做得对,先观望一阵子,鼎华他们横竖还年轻。”

  “我哪次做得不对?老头子讲话要凭良心啊!”讲完正事,萧三爷又开始吊儿郎当。

  老爷子没好气地踹他一脚:“去!三个月没回来,柴房都空了,赶紧上山囤点柴禾去!”

  “要不要这么没人性啊!大热天的让我上山砍柴,果然最毒老头心啊!”

  听到房里传出的哀嚎,三胞胎抱着礼物,兴奋得小脸红扑扑地敲门解救:“姥爷姥爷,家里有沼气池,不用砍柴!”

  沼气池建成到现在,正好是最热的几个月,沼气每天都发酵得足足的,一天三餐以及喝的水都是沼气烧的,乎没动过柴房里囤着的柴。

  “沼气池?啥叫沼气池?”萧三爷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拉开门,“走!带姥爷见世面去!”

  三胞胎咯咯笑,领着他往隔壁院去了。

  萧三爷回京都探亲回来了的消息,村里人转天就都知道了。

  听说老张大夫得了一条京都那边老流行的干部烟,向刚家交情好的人家也都收到了礼物,没抽到干部烟的社员们老羡慕了。

  罗燕群听自家公公饭桌上不停提这个事,嘴一撇道:“不就是烟么,以后我妹挣工资了,我让她给您捎一条。”

  “有这个心是好的。”她婆婆说,“有几分能力做几分事,跟人家攀比就免了,打肿脸充胖子到头来丢脸的还不是自己人。”

  罗燕群被婆婆数落得面红耳赤,一时冲动,说了自己和妹妹的约定。

  她婆婆惊奇道:“你妹这都肯?别不是诓你的吧?”

  “我妹打小就听我的,这事儿我和她落实过,不会错的。”

  她婆婆这才高兴,过门以来第一次给她夹菜,还是夹的炒蛋。完了还说了一番关心她的话。

  罗燕群越发盼着妹妹早点念大学、早点毕业。自己在婆家的地位也能提高巩固。

  可奇怪的是,这都到七月底八月了,她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居然还没到。往年这时候早到了,八月底都要去学校报答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录取通知书却还没来,这不科学!

  罗燕群抽空跑了趟娘家,可她这个妹妹实在没用,一问三不知,还得她出面。

  姐妹俩顶着炎炎夏日跑了趟教育局的政工科,找送了礼的邱海萍,岂料科室主任说没这个人。

  “咋没这个人呢?前几个月咱们来还找过她呢。”

  罗燕群一听急了。别不是又跟上回似的,收了礼就跑路、害她家又白白损失一只大白鹅还有一个红包吧。

  科室主任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没那闲工夫搭理她们,倒是一旁的科员,看姐妹俩一个急上了火、一个急出了眼泪,出于同情,把她们拉到一边压着嗓门小声提醒:

  “你俩别搁这闹了,闹也闹不出结果来。这么说吧,咱们局从局长到科长,全部换人做了。前任科长还有经手你这个事的小邱被查出手脚不干净,还在派出所待着呢,他经手的事,全部驳回了,上头一桩都不认,你们没事还是走吧……”

  罗家姐妹俩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苍天呐!大地呀!为什么每次轮到她们就这么倒霉!

  罗燕虹哭得眼泡红肿。

  罗燕群不死心地拉着科员再三求证:“可我妹上大学的名额,五月前就定下来了,这都八月了,总该递上去了吧?总不能因为前任手脚不干净,连带递上去的材料也被驳回来吧?”

  科员像看智障似地瞥了她一眼:“就是因为推荐指标的事才被查的。上头严抓这个事,递上去的材料自然也会重新审核,不符合要求的可不就退回来了。”

  见姐妹俩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科员好心地补了一句:“不过你们也别太着急,今年工农兵大学招生好像延迟了,其他省市的指标都还没落实,审核后没问题,重新递交还是有机会的。”

  罗燕群顿时又来了精神:“重新递交?怎么个递交法?”

  科员笑道:“就是咱们主任重新审核呀,到时应该会找你们所在的基层干部核查实情,只要你妹妹符合推荐条件,机会还是有的。”

  然而这根本安慰不了罗家姐妹。

  外人不清楚真相,姐妹俩还能不知情么?要是通过公社干部举手推选,指标哪还能回到自己妹妹手上,指定落到舒盈芳头上去了。

  出了教育局,罗燕群攥着妹妹的手,眼里崩出坚决的火光:“无论如何,要抓住这次机会。回去后,你攻书记、我攻社长,不!还是我来攻书记,你攻社长,书记那人比社长难搞。一定要赶在县里派人调查前,让他们答应说你的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