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48章 一换仨干不干?
  “她真这么说?”姜心柔凑过去看信,盈芳索性把看过的两页信纸递给爹娘。

  “敏姝姐还给我寄了一套参考书,说今年是高考恢复第一届,题目不会难到哪里去。让我照着参考书复习就行。就是语文可能会涉及不少时政题,让我有空多向爷爷取取经。”

  “这好办啊,老头子天天听收音机,你让他出些题考考你,不用多,每天考一题,保管你把当今时事吃得透透的。”萧三爷笑着提议。

  盈芳转而朝老爷子拱拱手,俏皮地说:“那爷爷,时政题就靠您啦。”

  “好说好说!”老爷子捋着胡子直乐呵。

  姜心柔也看了一遍信,尽管还是有几分不敢相信,但既然侄女儿来信这么说了,且还热心肠地给闺女寄来一套参考书,这事儿在京都高层圈,恐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于是叮嘱闺女:

  “那就听敏姝的,好好复习备考。她朋友多、消息灵通,没把握的事,不会特地来信交代,更不会大老远给你寄套复习资料过来。肯定是有把握才这么费心费力。等参考书到了,让春妹也跟着你学点儿。恢复高考的事先不告诉她,她初中一毕业就来这儿插队了,平时也不怎么看书,临时抱佛脚也不晓得能不能有效果。大学指望不上,混个中专文凭日后毕业了分配到工厂也好啊,总比一辈子在地里刨食强……”

  “嗯。我知道的妈。回头我会留意包裹单,一到就去邮局把书领回来,然后带着春妹、燕子一块儿看。就说我一个人看书没劲,找她们一起来。”

  身边交好的朋友,除了春妹、燕子,其他人要么只有小学水平,要么对读书没兴趣。一提读书,就宁可下地干活。

  像美芹,初中虽然读过一年,但三年抱俩,如今守着代销点,养着俩娃,日子自认过得安逸又和乐。问她以前学的知识还剩多少,笑答“全还老师了”、“我哪是读书的料”,“白送我去念书都不想去”。

  也就春妹、燕子完完整整读完了初中,直接考大学估计难了点,但只要把初中的知识好好梳理梳理,考个中专、卫校应该没什么难度。

  恰好燕子在卫生院担着护士的活,卫校毕业分到县医院当护士,那可比公社的卫生院强多了,首先编制就不同。

  春妹目前瞧不出喜好,那就等复习上一段时间再看。实在不行,让小李旁击侧敲地问问她喜欢什么专业。

  其他人就不是盈芳要操心的范畴了。

  不管怎么说,萧敏姝来信提及高考即将恢复的事,盈芳一家捂得死死的。

  春妹和小李从北戴河探亲回来后,每天下工就和燕子一起被姜心柔喊到家里。拉着她俩晚饭前学一个小时、晚饭后学一个小时。

  燕子这丫头脑筋灵活,接受能力也强,盈芳找借口说师傅留给她的医书,不少需要用到初中知识,让她闲了多翻翻,过阵子给她做个小测试,测试通过就把医书给她。

  燕子自然很高兴。就算盈芳不督促,有空也会抱着初中的教材该背的背、该记的记。

  春妹就不能用这个借口了,推说自己今年推荐上大学了,可初高中的知识,这几年快忘得差不多了,要是去了大学,被同学、老师耻笑,那多没面子。而且也会让雁栖公社跟着丢脸。所以想赶在上大学之前好好复习。可一个人读书太无趣,就拉春妹一块儿学。

  春妹心思单纯,盈芳这一说,她就信了。每天老老实实过来报到,按盈芳的要求,今天看啥、明天背啥。磕磕绊绊地把初中三年的知识重拾起来。

  要不是考虑到小李和春妹的喜事将近,两人若是白天晚上都处一块儿,难免被人嚼舌根,盈芳晚上都想把春妹留家里。这丫头以前在学校时的成绩肯定不咋地。复习进度有点慢啊。

  只是这么一来,其他知青觉得奇怪,好几次问春妹:“你怎么天天去你姑家啊?你姑家藏了啥好吃的?”

  说实话春妹也不明白,反正北戴河一回来就被她姑给逮着去陪表姐读书。

  她想不通表姐怎么突然这么抓紧时间看书了。以前去姑家,虽说也经常看到表姐趁三胞胎睡觉时捧着书看,但好像看的都是闲书吧?(在春妹姑娘看来,古籍医书和闲书没啥子区别)。

  表姐就和她说:今年轮到她上大学,可这几年光顾着带娃,那些初高中的知识都抛到了脑后,去了大学恐会被来自各地的同学嘲笑、从而丢公社的脸,于是想趁这几个月,抓紧时间好好回顾回顾。可又不想被人知道,怕被人说三道四,因此嘱她别往外说。

  村里人的八卦春妹是见识过的,当即表态绝不往外说,因此听别个知青问起,只腼腆地绞着衣摆说:“我姑看我这个年纪了,还不怎么会车衣裳,菜也只会做顶简单的,就让我下工过去好好学学。”

  这么说也对,因为在这之前,姜心柔确实有过这样的打算,毕竟和小李处对象了,结婚不过是迟早的事,这会儿不学将来怎么给男人缝补衣裳?俩口子吃饭,总不能天天蒸鸡蛋、炒鸡蛋吧?

  因此计划今年上半年,让春妹得空就去她那边,由她带着好好学学,只不过被突如其来的高考消息给打乱了。

  知青们听春妹这么说,也就信了。至于心里怎么羡慕嫉妒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春妹从不看她们脸色,说完就管自己忙去了。(春妹:睡觉前一点时间,忙着给家人纳鞋底都来不及,哪有闲工夫唠长唠短。)

  就这样,盈芳拉着春妹、燕子悄默默地展开了循序渐进的复习备考日常。

  那厢,向荣新在跑了第三趟县革委后,终于闹明白了自家公社今年为啥没收到工农兵大学的推荐指标。

  敢情真的被侵占了。

  向荣新脸色铁青。

  “这话就难听了。”和邱海萍有一腿的教育|局政|工科主任抖着二郎腿说道,“什么侵占?咱们可都是按国家规定操作的。罗燕虹同志一是你们公社的人、二在学校期间成绩优异、变现突出,三毕业后参加劳动满两年……完全符合推荐要求嘛。怎么能说是侵占你们公社名额呢?难不成,这指标没下来,你就把今年的名额给出去了?这样可不行啊老向同志,虽说县里给了公社指标,但推荐总该符合要求的不是?我看你们公社,就罗燕虹同志全须全尾地念完六年中学、毕业后回到公社参加了两年劳动的,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劳动实践,都相当出色,你要能找出一个比她更优秀的,那我没话说,要不然就是对罗燕虹同志不公允。”

  向荣新第一趟跑教育|局时,邱海萍就找主任讨主意了。两人一边打情骂俏一边翻找推荐相关的文件,别说,还真被他们找出了一二三点,搁罗燕虹身上囫囵能套上。于是就拼命扯着这几点说话。

  向荣新气得老脸通红。

  “好了,陈昆你少说几句。老向同志为人公允,一心为公,这点我可以给他担保。”县委领导大致搞清楚来龙去脉,打起圆场。

  陈昆这人什么脾性他还能不清楚?多半又在谁面前卖弄他那点权力了。要不是有他那个姨夫罩着,凭这点事就能把他拉下马。可陈昆的姨夫不光教育|局|长这个名头,澳门赌博网站:据说后台老硬了,不仅省城有人脉,京都也有。

  但同样的,向荣新背后也有人啊,那就是四五年前搬来宁和养老的萧老首长。虽说退下来了,但儿子、孙子总归还在政治舞台上活跃着。真把人得罪狠了也落不得好。

  于是县委领导就以打商量的口吻提议:“要不这样,老向,今年的指标已经落实下去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再想腾个空位出来怕是很难。等明年,明年我做主给你们公社留两个名额,不!三个!明年一次性给你们三个指标,你看咋样?”

  县委领导并不知道萧老首长的孙女儿也在等着上大学的排队名单里,要不然敢这么说?这不老虎头上撸毛么。正因为不知情,所以自认为这么操作还挺合理的,起码没欺负雁栖公社。

  向荣新听后也愣了一下,一个换三个?这要是排着队等上大学的人里面没有盈芳,他一准答应。能给公社多拉两个名额,这么好的事儿上哪儿找去?

  可因为盈芳本来去年就轮上了,再让她等一年,未必肯乐意。

  “这事儿我一时半会拿不定主意,给我几天时间,回去和大伙儿商量商量。不过,陈主任这事终归做的不地道。陈主任你也说了,罗燕虹是咱们雁栖公社的人,那么推荐她上大学的事,是不是该由咱们基层来操作?咋能你们政工科说了算?这不违反了文件精神吗?我咋记得文件里是让基层推选的?”

  “没错!是基层啊!学校老师算不算基层?居委会算不算基层?都他们推荐的啊。”陈昆厚着脸皮接腔。

  县委领导眼瞅两人又要吵起来,抽了抽嘴急忙把两人拉开。

  一个有后台老硬的姨夫罩着,一个有京都退下来的开国元勋撑腰,都不能得罪。想他堂堂一县之长,竟然只有劝架的份,好不憋屈啊。

  先是好声好气地把陈昆劝走,再拉着向荣新开导了几句。

  向荣新以往哪里敢和县委领导叫板?那不老寿星上吊活腻了么。今时今日,一是心里确实有气,二是盈芳的身份不一般。

  “书记啊,我也不是不肯退让,而是今年本该推荐上大学的,是萧老的孙女儿。人家从头到尾都没仗着身份占便宜,一直都和村里其他人一样,规规矩矩地排队,好不容易排到了,你说名额被人占了,这让我回去怎么交代?你说明年给我们公社三个名额,其他人或许高兴,萧老家可未必会啊。人家说不定还会以为我们故意欺压他们呢……”

  县委领导一听懵了。回过神,猛一拍大腿:“这事儿你早不告诉我!”

  “我这不一发现事情不对劲就来找您讨主意了么。”向荣新真想翻白眼。

  城里人真会玩,睁着眼睛说瞎话。自己这都跑第三趟了,才问咋不早点告诉……好气哦!

  县委领导急得团团转,随即拨内线问负责这个事的小干部:“查查哪个公社的推荐表还没交上来?立即和他们联系,看能不能腾出个名额……啥?都交上来了?一个都没落下?嘿!这帮兔崽子!交粮交棉的时候咋不见他们这么积极,交个报名表、推荐表倒是跟时间赛跑似的……”

  挂了电话,县委领导苦思冥想好一会儿,搓着手和向荣新打商量:“老向同志啊,你是咱们县公社干部的领头羊,我对你的工作那是十分满意。这次的确是我疏忽。要不这样,你回去以后,尽量以柔和的方式,跟萧老的孙女儿说说这个乌龙,看她能不能再等一年?放心!大学一年给学生多少伙食补贴,咱们县来掏,不仅学校补贴,还有早一年毕业了的工人工资,也咱们出。总之除了迟一年读大学,经济上的损失,都咱们县来承担。”

  这么一说,向荣新心里舒坦不少。何况还答应明年给雁栖公社三个名额呢,这么一算,似乎也不吃亏。

  但再舒坦,面上依然不能表现分毫。

  万一盈芳家不同意呢?毕竟人家不像村里其他人那么缺钱缺票。

  只能说“尽量尽量”。

  “好好好,那劳烦老向同志尽量帮这个忙。对了,今年的先进人物评选,我一准推你,你且安心回去工作。”

  得!临走还给颗糖安抚。

  向荣新心酸酸地想:往年在这位子上干得再苦再累,也没见县里给个口头表扬,更别说书面表彰了,今年就因为名额被占、不仅给公社多拉了两个名额,还要给他表彰。这社会啊,真让人看不明白。

  看不明白也要回家。再不回去要赶不上末班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