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46章 拿到手的才是真实惠
  “就算找到了又怎样?没凭没据的,咱们也拿他没办法呀。教导主任现在看到我就当不认识……而且那人调走后,接他岗的人早就开始工作了,听说已经有很多人排队报名,等着选拔考试了,还会给咱留着?”罗燕虹越说越委屈,嘤嘤地又啜泣起来。

  心里不免有几分后悔,当初要是没听她姐的话,而是接受了教导主任儿子的追求,说不定现在就已经落户城里当工人了。何必搞得这么复杂又麻烦……

  “唉……”罗母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声,还是那句话,“事到如今,要不就听你爷爷的,老老实实回公社排队。”

  “公社?那要排到什么年头去!”罗燕群跳脚表示不同意,“我从公爹那打听到,四年前递交申请的都还没轮到呢。你让燕虹回公社排队,接下来四年咋办?这死妮子连插秧都不会,要不然毕业这两年咱家能这么辛苦?还不少她手脚头太慢,人家七八岁的孩子都能挣四五个工分,瞧瞧她,挣四个工分那还是我在记工员那儿说尽好话……好不容易挨满两年,总算符合推荐条件了,你让她再回来重新排队?娘你脑子瓦特了?不行!必须想个办法上大学。”

  早一年上大学,就意味着早一年进工厂,而她也就能早一年拿到一半工资。

  “你说顶替的人已经上班了?”罗燕群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得从那人身上下功夫。

  罗燕虹听出她姐话里的意思,没精打采地点点头:“我回家前去看了眼,已经在上班了,身边围了老多人,瞧着都是熟人介绍去的。”

  罗燕群拍了一下手:“这么着,今天还能赶上渡轮,我陪你走一趟。别人能找,咱们为啥不能找?把家里那头大白鹅拎去,再模棱两可透几句只要事成好处少不了之类的话……”

  “家里就那一只鹅了……”罗母有些不舍。

  罗燕群脚一跺:“娘!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干啥?燕虹早一年上大学、就早一年分配工作,一年工资你算算,能买多少只鹅了?!”

  “那好吧。”

  罗母性格懦弱,在家实在没什么话语权。

  大女儿没出嫁前,家里的事都归她把着。出嫁后,公公提点着,真要让她做决策、下决定,说实话她还慌呢。

  罗燕虹听她姐这一说,倒也来了精神,抹干眼泪问:“姐,咱们送,别人肯定也有送,你说能有把握吗?”

  “没把握她一般不会收,肯收那就八|九不离十。这你姐夫说的,他和县革委的人打过交道。听我的不会错,快点,拎了东西赶紧走!娘,你往我婆家捎句话,就说燕虹学校有点事,我陪她去一趟。别的不要多说。”

  罗燕群不放心地叮嘱了她娘几句,催着妹妹,急匆匆地奔往县城。

  教育|局负责工农兵大学推荐的政工组组长确实已经上班了,而且就她一个在办公室里。

  趁没别人,罗燕群姐妹俩遮遮掩掩地表明来意。

  邱海萍以前没接触过这个岗位,不知道有这么多油水可捞,这几天收礼收得手软又忐忑。这不连轮休日都主动来加班了。

  本来没熟人介绍她是不愿答应的,可看到姐妹俩提来的大白鹅,要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谁知道她在这个岗位能坐多久,拿到手的才是真实惠。

  “看你们乡下上来的挺不容易,可你说的这事儿吧,我实在没法答应。局里留着的指标,原本都是给表现特别突出、在校时成绩特别优秀的高中毕业生的,这不差不多都落实了,要不等明年再看?”

  那么长远的事,罗燕群岂肯答应,磨着对方道:“同志,你再查查,真的一个都不剩了?这还没到三月呢。至于我妹妹的表现和成绩您只管放心,她优秀着呢,年年都是班级第一,级段前三,在校时各种劳动都是积极响应、带头参加,这两年回到生产队,也是人见人夸的种田好能手……”

  夸得罗燕虹都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这么优秀……

  邱海萍听后笑笑:“看来你妹妹真的很优秀啊。可校方推荐过来的差不多都这样……”

  一个个的全部都是班级第一、级段前三,难不成都并列的?吹牛好歹打个草稿啊。

  罗燕群见一头大白鹅似乎搞不定,咬咬牙,从兜里摸出一块手帕,打开后抽出一张面值最大的,塞到邱海萍手里并握着对方的手不让她退回来:“同志,我妹妹真的很优秀,家里再苦再穷,也不想埋没了她……”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邱海萍佯装为难地咬咬唇:“要不,我央求一下领导,看能不能从你们公社借调个名额过来。”

  罗燕群不是很懂:“同志,您的意思是……”

  “县里每年不是会往各个公社拨几个推荐名额吗?你们哪个公社的?到时把给你们公社的名额扣一个下来,就说今年比往年少了一个,底下人不会问那么清楚的,以为政策就这样……”

  哦,这么一解释就懂了。

  可他们公社一塌刮子就一个名额啊,借走一个那不就没了?

  罗燕虹蠕动了一下嘴唇,巴巴地瞅着她姐。

  相比回乡下种田,她当然喜欢读大学。

  读书多轻松啊,穿得干干净净的坐教室里翻翻书、写写字,而且听说大学比高中更轻松,哪像下地那么脏又累。关键是脏累之后分到她头上没几个钱,在家还要受她大姐的抱怨,说她吃着成人的量,干着娃子的活。这两年在生产队的日子,黑暗得她简直不敢回想。

  而且上了大学,身份都不一样,她不再是山旮旯里的农女了,而将是飞往城市的金凤凰。

  毕了业会分配进工厂上班,从此领着稳定的工资吃国家米饭……一切都是那么地美好。

  不知是不是她透露的渴望眼神让她姐接收到了,总之罗燕群咬咬牙拍板:“行!就这么办!”

  至于公社还有没有名额,关她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