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45章 指标落谁家?
  “爸爸你是要一招一式地教我们吗?”

  晏晏难得第一个发问。

  “这还用说,澳门赌博网站:要是只看爸爸打,和姥爷、小李叔有啥子区别嘛。”暖暖丫头噘嘴以示不满。

  阳阳用力点头表示赞同:“妹说得对!爸你别不是忽悠咱们吧?”

  “臭小子!还知道用激将法了?”向刚食指一屈,弹了弹大儿子的脑门,“丑话说在前头,教你们可以,但开始了就不许半途而废。学拳和学任何知识一样,都贵在坚持。”

  “爸爸我们懂,快开始吧!”小胖墩阳阳不耐烦听这些大道理。

  向刚:“……”

  突然觉得任重而道远。

  他怎么忘了,教熊瓜娃子打拳和练兵根本是两码事。

  不过总的来说,开始还算成功。

  可能是萧三爷和小李每天早上练拳时的英姿和风采,深深吸引了三个熊孩子。

  但愿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

  教孩子们记住了第一篇第一式的动作要领,看他们累得满头大汗,心一软:“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开始,早上六点半起床,到院子里扎一刻钟马步,然后教你们后面几式。”

  顿了顿又说:“爸回山上后,由姥爷或小李叔教你们。谁要是偷懒不肯坚持”向刚拖了个长音。

  及时接上的居然就晏晏一个。

  向刚满头黑线。

  “阳阳?暖暖?”

  “爸。”小胖墩嘴一撇,“我看姥爷他们打起来,虎虎生风,老威风了,我咋打起来一点劲都没有,还累得要死……”

  言外之意,这小子才学第一式,就开始喊苦了。

  暖暖丫头则皱着小脸百般纠结:“打拳是挺好玩的,像跳舞一样。但爸爸,能不扎马步吗?那个太累了。而且小姑娘扎马步,长大了会成罗圈腿的。”

  “哪个告诉你的?”

  额上的黑线有加粗的迹象。

  “咱家屋前的小翠,矮墩桥东的黑妞,都这么说。”小丫头边说边还摆出罗圈腿的姿势,“喏,爸爸,罗圈腿长这样,你说难看不难看?”

  向刚:“……”

  “噗”盈芳出来看他们学得怎么样,结果听到闺女这番话,忍不住笑场,“咳,暖暖,她们都是骗你的。谁让她们想学姥爷还不乐意教呢。好啦,先进来洗手吃点心吧,姥姥炸了春卷。”

  “哇喔”一听有好吃的,小胖墩第一个冲向屋里,速度快得向刚都未必抓得住他。说好的很累呢?

  他无奈地看媳妇儿。

  盈芳无辜地摊摊手:“看我也没用,爸妈心疼他们了。”

  顿了顿,“也心疼你。难得回家休息,还要这么累。”

  “这话要是你说的,我更爱听。”见三个小家伙都进屋了,向刚搂过媳妇儿,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亲。

  盈芳拍开他的手,俏脸浮上红霞:“光天化日的影响多不好。”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媳妇儿啊!

  向刚捏捏媳妇儿红润的脸,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

  盈芳一家在县里住了三天,赶在元宵节前回了江北。

  元宵节说好和师傅师娘一起过的。

  张岳军俩口子初八就回省城了,一个单位上班早,一个总归要去娘家看看。

  张海洋倒是还在他爷奶家住着,被燕子盯着跟向九学编竹蔑呢。

  过了年十二岁的半大小子了,哪还能像不懂事的熊娃子成天不着家地玩。

  初中开学要等元宵节以后,想着回家也是闲着,燕子跟她娘提议,不如让弟弟多住几天,跟着他姐夫学点手艺什么的。往后毕业了找工作,有门手艺活说出去多少能让厂领导高看一眼不是?

  罗胜男仔细一琢磨觉得有道理,就把儿子扔这儿了。叮嘱闺女多看着点:“你要忙不过来,让他给你带毛毛。”

  毛毛是燕子和向九第一个娃,过年两周岁了,正是摸爬打滚最最最淘气的时候,燕子有时候真带不过来。有弟弟搭把手,当然好了。

  “行了行了,海洋在我这你还能不放心?”燕子冲她娘翻白眼。

  罗胜男这才停止叨咕,回省城去了。

  ……

  “姑,你们回来啦?县城好玩吗宝贝蛋们?”午后,哄熟了调皮捣蛋的外甥、得了他姐的特赦令出来晒太阳遛弯的张海洋,迎面碰到盈芳一行人,高兴地迎上去。

  “海洋哥哥,县城老好玩了,太爷爷还给我们买了好多好吃的,这给你!”坐渡轮时打了个瞌睡而显得睡眼惺忪的暖暖丫头,揉揉眼,掏出兜里的糖果,豪爽地分了一把给张海洋。

  张海洋笑着揪揪她松软的麻花小辫:“谢谢暖暖,暖暖真乖。”

  “海洋,回去和你爷奶还有姐姐、姐夫说,今天晚饭来我家吃。今儿我和你姑父赶早去菜场买到了一只江鳖、两条江团。”盈芳笑着道,“没吃过江团吧?今儿让你尝尝鲜。”

  “好咧!”张海洋咧嘴笑道,“我这就回去和爷奶说。阳阳、暖暖、晏晏,要不要跟着哥哥去玩?”

  “好啊!”阳阳一听有得玩,哪里还有瞌睡虫,兴奋地跟着张海洋跑了。

  “娘啊,我们也去玩会儿。”暖暖迫不及待地拉起弟弟,欢快地追了上去。

  “路上小心,别摔着了。”盈芳顺口提醒。

  路过的小媳妇看到,撇撇嘴掐着嗓子咕哝了一句:“乡下孩子,两三岁就漫山遍野跑了,这都七岁的娃了,还跟个婴儿似的,啧!有些人啊,就是矫情。”

  “这谁家的新媳妇?以前没见过,跟咱家有仇?”姜心柔转头看了眼走路如扭秧歌似的背影,皱眉不悦,冲着那人背影咕哝,“有本事别走这么快啊,让我骂几句!”

  盈芳倒是认出了对方:“哦,年前才嫁来近山坳的,娘家好像就住李嫂子家附近。”

  她记得去年中秋李寡妇和她提过一嘴,说她家屋旁那个小时候给地主放牛、老了给公社放牛的罗老汉,家里的大孙女貌似看上了小李,托她来问小李有意中人没有。

  小李当然有了,不就是春妹嘛。

  李寡妇常年在山上,山下的消息再不灵通,但偶尔也会和盈芳碰头唠几句,因此小李和春妹的事,她是知情的,因此当场回了对方,说小李有对象了,不出意外的话,年后就会结婚。

  之后没两个月,就传出罗老汉的大孙女和张里根堂兄张瑞年的小儿子好上了的喜讯。

  挑了腊月初六的好日子,赶在年前,吹吹打打地嫁来了近山坳。

  “八成就是里根叔家的堂儿媳妇了,好像叫燕群。她还有个妹妹在宁和读高中。”盈芳说,“妈你结婚那天不也去的么?”

  当时是张家上门来邀请的,因里根叔和师傅师娘的那层远亲关系,自己和张瑞年家要细究的话,确实沾着点亲,因此随大流地包了个红包,和她娘一道扶着师傅、师娘上门露了个脸、吃了顿酒。

  “就她啊!”姜心柔一拍大腿,哈哈笑道,“艾玛啊!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吧。近看这脸黑的,结婚那天脸上抹了老厚的粉吧?”

  笑了一通,接着摇摇头道:“说起来还是新媳妇儿呢,就这么泼辣,等将来三十年媳妇熬婆,不晓得会怎么彪悍呢。幸好我生的是闺女,要是儿子,回头给我找个这样的媳妇儿,哎哟,下半辈子没清静日子过了。”

  萧三爷听见,忍不住笑了起来:“媳妇儿,你变着法子夸自己呢?”

  “……滚。”

  ……

  那厢,罗燕群挎着篮子往江口埠娘家走。

  后天就是元宵节了,明儿肯定要包元宵、饺子什么的,婆婆肯定不会放她回娘家。趁今儿活少,公爹婆婆又去自留地饬了,赶紧回趟娘家。

  “爹、娘,燕虹呢?我听你们女婿说,昨儿在码头看到燕虹了,她不是去学校等推荐指标了吗?往年推荐指标都是三月份下的,关键时刻咋跑回来了?家里又不缺她那几个零散工分,回来干啥呀!”

  罗燕群性子急,这不还没进家门呢,就咋呼开了。

  “哎呀你小点儿声,你妹在家呢。就是因为推荐指标的事才回来的。”罗母拼命朝大女儿打眼色,让她小点声。

  “咋回事?”罗燕群意识到事情不对,压着嗓门急急问,“不是已经落实好了吗?她学校那个教导主任不是两年前就亲口答应了的?只要燕虹拒绝他儿子的追求,他就想办法托他老婆舅给燕虹留个名额。他老婆舅可是教育|局政工|处组长,答应留名额那就一定有戏唱。难不成那主任临时反悔了?还是说燕虹那死妮子真的看上了他儿子?这事不作数了?死妮子人呢?对象有前途重要?”

  罗燕群急得飙高音。

  教导处主任这条线是前年就搭上了的。那会儿她妹班上有个男生追她追得很勤,家境估计挺不错的,出手就是丝巾、雪花膏什么的,就是长相磕碜了点。

  就在她妹犹豫不决要不要接受他的追求时,男生的爹,也就是学校教导主任主动找上来,开门见山表态说他家是不会同意找个农村姑娘做儿媳的,但家里小子拧巴,无论怎么反对都和家里对着干。教导主任退而求其次,找她妹谈条件,许诺她只要拒绝他儿子的追求,就帮她弄到上大学的名额。

  这话离现在才两年,就失效了?还是她妹太傻太天真,真的被教导主任的儿子骗得坚决要嫁他?

  罗燕群急了,说话像炮仗似的,噼里啪啦往外蹦:“别看教导主任的名头听着好听,可说到底不过就是县一中的老师,他儿子肥头大脑的,一看就没什么能耐。将来他爹下台了,你跟着他能得啥好?想挑对象,干啥不等上了大学、或是毕业了进了工厂再挑?等当上了工人,啥样的好对象挑不到……”

  罗母急忙打断道:“哎呀你别瞎猜,不是你妹妹的缘故,是那主任……唉,总之是对方的关系,我看还是让你妹妹回公社排队吧,别在外头搞这些了,投进去那么多,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罗母蹙着眉一脸懊丧。

  “公社?”罗燕群的嗓门瞬间飙高两百度,“公社一年才一个名额!而且听我公公说,队伍排的老长呢,哪是那么好插队的。”

  “这我也知道,可你妹妹她……唉!”罗母索性关上门,打开天窗说亮话,“教导主任的老婆舅据说受丈母家挑发,今年调省城去了。教导主任的儿子据说毕业就去省城了,进了效益最好的肉联厂,如今已是城里正儿八经的工人了,哪里还会来追你妹妹。这事儿黄了,黄了!”

  “什么!”

  罗燕群只觉得晴天霹雳。脑子里满满都是到嘴的肥鸭飞了的失落感。

  她们姐妹年纪就相差一岁,但读书却天差地别。她打小就不是读书的料,看到书就蒙圈想睡觉。因此一早和妹妹约定:她务农、妹妹念书,大学毕业后挣的工资分她一半。

  所以这些年,她无怨无悔地供妹妹上学,因为上了大学据说国家会补贴,住宿伙食不需要家里再投入。

  再熬四年,妹妹大学毕业,就该轮到她享福了,每个月有一半的工资拿,多好的事儿!

  哪成想……

  “这怎么办?”她急得团团转,“板上钉钉的事还能黄了……燕虹呢?我问问她,就想不出别的法子了?搬去省城那总有人接替他的岗位吧?收礼的时候答应得好好的,过年还提了一只大公鸡去呢。既然调省城,年前那会儿就该有眉目了吧?居然一声不吭把大公鸡收下了。平时鸡蛋、鹅蛋的也没见少送,咋能这样……燕虹!燕虹你个死妮子躲哪儿呢?赶紧给我出来说清楚!别遇事就躲起来,你是缩头乌龟吗?”

  罗燕虹泪水涟涟地先来门帘,倚着门柱一抽一噎地说:“姐,没戏了,没戏了……”

  “放屁!还没到三月份呢,怎么就没戏了?你个没出息的,不就调去了省城,好好打听还怕找不到人?收了咱们的礼,总该出点力吧?哪有这样不声不响溜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