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43章 拼运气,谁赛得过她?
  家属院参观完回来,三胞胎在卡车的颠簸下睡着了。

  七岁的阳阳盈芳是抱不动了,这小子窜得太快,个儿快到她肩膀了,体重也有六十斤了,十足的小胖墩一个。

  “这小子需要控制食量了。”向刚接过阳阳,掂了掂分量说。

  盈芳抱的是晏晏,也轻笑道:“别看晏晏瘦,抱起来也实敦敦的。”

  “你们俩也真是,孩子们长得好这不好事吗?”姜心柔忍不住念叨,“小时候胖点福气,大了出力多了自然而然就瘦下来了。何况咱们宝贝蛋们不叫胖,叫结实。你见过谁家小胖墩反应有我们阳阳、晏晏快的?上次我带他们去晒谷场玩,碰到有福家的小孙子、来娣家的小儿子,几个娃凑一起跑步比赛,咱家两个远远胜出,论年纪,还小别人家几个月呢。”语气里满满的骄傲。

  萧三爷接道:“这倒是!咱家宝贝蛋这体能素质,你们压根就不用愁。要愁也该愁去了学校,能不能安安稳稳坐足一节课。我看阳阳够呛。”

  盈芳的视线随着亲爹的话挪到了酣睡的大儿子身上。

  确实发愁啊!这小子似乎连十分钟都坐不住,坐着坐着就滑地上玩去了。即便没玩具,也能自言自语玩得不亦乐乎。这一节课四十分钟,后半个小时总不至于让老师去椅子底下找人吧?愁!

  这方面,暖暖和晏晏就比较让人放心。

  暖暖丫头喜欢听大人说话,无论是讲故事还是普通聊天,亦或是七大姑、八大姨凑一块儿唠八卦,她在一旁也能津津有味听上老半天。

  晏晏则是做什么都安静。就连扎马步,阳阳是一张小嘴吵个停,暖暖丫头是想到啥问啥,只有晏晏,会安静地寻个角落认真扎马步。

  这么看来,最让人放心的还是晏晏。

  于是,盈芳有空就给小宝贝灌输:“晏晏,等以后上了学,你多看着你哥一些。上课必须认真听老师的话,没到下课时间不许他溜号;下课时也看着点,我怕他嗨过头连上课铃声都没听到……”

  晏晏宝贝一口应下。

  不过盈芳说归说,倒也没认为晏晏一定能管得牢阳阳。毕竟都还只是孩子,熊起来,大人的话都未必肯听,哪会听弟弟的话。

  直到一大家子出发去文化馆参与猜灯谜活动。

  许是大革命以后,这还是头一年搞文化活动。来凑热闹的人还挺多,有城里的居民,也有乡下特地上来碰运气的农民。

  一则则灯谜张贴在四方灯笼的四个面上。有猜出来的,把纸条撕下来,到工作台对谜底,答对了,就在入场时发的白纸条上戳个小红章。每答对一个就戳一个章,最后拿戳了章的纸条到隔壁工作台兑换相应的礼品。

  猜中的灯谜谜面就不再贴灯笼上了,而是换上新的谜面。这么一来,认识的人彼此间想做个弊也没用。因为一条谜面只对应一个章。

  当然,交情好的头碰头凑在一块儿商量,猜出一个派代表去工作台戳一个章,最终换得的奖品拿回家分也不是不可取。

  总之,所有人都伸着脖子凑在灯笼前认真猜谜,盼着得些实用的奖品回去。

  盈芳一家依次排队进场馆后,受这热闹而又积极的气氛影响,也兴致勃勃地加入到了猜谜大军中。

  放出来的谜面不算少,但显然是经过工作人员精挑细选的,一眼看去能立即猜出来的灯谜也有,但相当少,大多数是需要动脑子的,也有一些很难猜,任你挠头搔腮都想不出谜底。

  毕竟猜中一百条有收音机得呢,这种特等大奖,是放着给大伙儿眼馋的。大部分的奖品不是洗衣皂就是毛巾。能得到搪瓷杯奖励的都是少数。

  大熊瓜娃阳阳在家人身边安分了没几分钟,就开始扭着小肥屁股在人群里东窜西窜。

  一忽儿拉拉这个灯笼结,一忽儿扯扯那个灯穗子。

  看到有人撕灯谜条子,他也撕,撕得还很开心。

  晏晏默不作声地来到他旁边:“哥,你这样是不对的。”

  阳阳小脸茫然:“哪儿不对?”

  晏晏一本正经:“不能乱撕,不能搞破坏。出门前妈说的。”

  阳阳理直气壮:“我没乱撕,别人都这么撕的。”

  晏晏虎着脸:“那是别人猜出了灯谜才撕的,你猜出来了吗?”

  “呃……”阳阳一瞅碎纸片上的字,一个都不认识,沮丧地妥协,“好吧好吧,我不撕了。”

  顿了顿,补充道:“换你撕。”

  晏晏:“……”

  最后阳阳被弟弟牵回娘亲身边。

  随后,盈芳几个大人时不时听到兄弟俩的对话:

  “哥,你别又溜号。”

  “……我没有。”

  “那你刚才想去哪儿?”

  “我想猜灯谜。”

  “你又不认识字。”

  “谁说的!有些字我认识的!不信你考我!”

  天气不好的时候,三胞胎被拘在家里没事干,盈芳就做了些识字卡片,教他们认识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字。因此,和村里其他孩子比,三胞胎的识字量还算可以了。

  阳阳说这话的时候,挺着小肚腩别提多自信。

  晏晏就随便指了盏灯笼让他猜。

  结果阳阳一看,心虚地别开头:“这个不算,再找一个。”

  晏晏又指了一盏。

  阳阳默默看了眼,纸上好多字不认识,认识的也没多大把握,于是悄悄扯了扯妹妹的羊角辫:“暖啊,我考考你,这几个字念啥?”

  暖暖丫头瞪大乌溜溜的杏眼仔细辨认,拣着她认识的字念了出来,不认识的要么念错别字要么直接跳过。小样儿还挺理直气壮。

  阳阳得意地复述给晏晏:“我说我认识几个的吧。”

  话音刚落,挨了爹妈各一个手栗子。

  “还没上学呢,作弊倒无师自通了。有这聪明劲,咋不学点正经的?就知道玩,玩脱了还得你弟提醒,舒萧平你能耐啊?噶能耐咋不上天?”

  阳阳鼓着包子脸跳起来道:“我要上天的!我和太爷爷讲过,我要当飞行员的!以后开战斗机,轰轰轰!轰死那帮狗日的鬼子们!”

  “……”

  哟吼!这熊瓜娃子还学会国骂了。

  大伙儿齐齐瞪老爷子。

  老爷子梗着脖子振振有词:“没骂错呀!这是我给他们上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的孩子,澳门赌博网站:生在新华国、长在红旗下,可不能光学什么语文、数学,爱国才是第一位的嘛。”

  “……”

  感觉您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

  盈芳一家是吃过早饭去的,到中午十一点光景时,集一家老小的智慧猜中的灯谜拢共也就个六十来条。

  盈芳踮脚看了眼工作台,“猜中六十个谜面,奖双喜牡丹铁壳热水瓶一个,换不换?”

  “换吧,都这个点了,宝贝蛋们该饿了。”姜心柔说。

  盈芳就和向刚一块儿,拿着戳了六十多个小红章的纸条挤到工作台,跟工作人员说兑奖品。

  旁边几个排队戳章的妇女同志羡慕不已地说:“哇!这俩口子真厉害!猜中六十多个了,再猜中几个,凑个七十,能得一条织花绸被面呢!现在就兑,多的红章也没用了,多可惜!”

  “要是能送给我们就好了。我离洗衣皂还差五个呢。”

  “我离毛巾差七。”

  “我……”

  工作人员瞟了他们一眼,边让盈芳俩口子在奖品领取簿上签字,边警告般地说:“老老实实猜,猜中几个算几个。别搞小动作,一经发现,撤销资格。”

  人群立马老实了。

  向刚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双喜牡丹铁壳热水瓶,牵着媳妇儿费劲地挤出人群,惹来几乎全场人的注目。

  火辣辣的目光吃不消,一家人也不逗留了,赶紧撤。

  “不就个热水瓶么,至于这样……”姜心柔咂舌。

  “这款热水瓶我在供销社见过,铁壳的本来就贵,而且这款的容量要比普通的水瓶大,相当于一个顶俩。供销社里卖七块八呢,就这据说还降价了。刚出来的时候,卖九块八……关键还得凭票,没票给十块都不卖。”福嫂年前才和盈芳跑过供销社,对时下的物价行情还算了解。

  “那咱们赚了。”姜心柔高兴地说,“回头乖囡搬家,正好用得上。”

  好不容易搬新家,可不得置办些新家什。

  许是女人的天性就喜欢买买买,一路聊得男人们都插不上嘴。

  老远看到标牌改成“东方红”的国营饭店,萧三爷打断媳妇儿的话茬:“都这个点了,回家烧来吃得几点,不如下馆子搓一顿。宝贝蛋们不是喜欢吃桃花面吗?给他们一人来一碗,咱们再点几个小炒。”

  “也行。”大伙儿没意见。

  正月里,下馆子的人挺多。大都是出来玩,赶不及回家。想着平时也不会来饭店吃,过年过节的,犒赏犒赏自己。

  因此,盈芳一家进去的时候,一下子还找不到空桌。

  “刚子!快来这儿坐!”最里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吆喝。

  盈芳一行人循声望去,原来是向荣新,因为很靠里,一张长条桌就坐了他一个。盈芳一家也就不客气了,笑着走过去。

  “书记,您也在县城啊?”

  向荣新笑呵呵地道:“来探望个朋友,出来晚了一步,没赶上上午的末班船,索性下馆子尝尝饭店菜,看你们都说好吃。”

  盈芳抿嘴笑:“那您觉得好吃不?”

  向荣新老神在在地说:“没你邓婶子做的好吃。”说完他自个也笑了。

  “对了,三月份就要敲定今年下半年上大学的名额了,去年你把名额让了出来,今年我们公社的指标无论如何给你留着,你好好准备啊,再几个月就能上大学去了。”书记想起这个事,顺便和盈芳说了。

  盈芳一家相视一笑。昨儿还在说这个事呢,今儿就正式来通知了。

  “一年挺快啊,感觉一晃眼的工夫,又到推荐的时候了。”萧三爷给书记斟了一盅烧刀子,又夹了一叠白切肉片,“蘸着蒜泥吃,可香了。”

  书记受宠若惊:“一片够了!一片够了!这么多吃不下。你看我都快吃完了。”

  “再吃点。我们多点了几个菜,你不吃也浪费。”老爷子劝了句,“多个人陪我喝酒我还高兴呢。等我孙女儿出发上大学前,再好好招待你。”

  都这么说了,向荣新也就却之不恭,畅快地陪他们喝了一盅。

  老酒一喝、话就多,话一多,一顿饭吃上个把钟头都不嫌长。因此从饭店出来,都快一点半了,正好赶上下午的首班船。

  盈芳原想邀书记去爷爷那坐会儿的,好歹等酒劲过了再走。

  向荣新摆摆手:“这点酒算啥。我像刚子这个年纪,一葫芦下去,照样走十几里路不带腿打拐的。再说了,饭前没能赶回去,你婶子就在嘀咕了。要再磨磨蹭蹭的,耳朵要被她念起茧来了。”

  见执意不肯,盈芳也只好随他。不过和向刚送了一程,等渡轮开了才回宅子。

  这四年,他们偶尔也会过来住,就算不来住,每次来县城采购了也会过来清扫一番,因此屋里屋外拾掇得很干净。

  三胞胎今儿早上起得晚,到这会儿依然精神奕奕。见有一只不怕冷的蝴蝶停在早春盛放的梅花瓣上,暖暖丫头催着阳阳拿来萧三爷给他们做的捕虫网,兴奋地跳啊跳想把蝴蝶扑住。

  晏晏嘴角噙着笑,晃着腿悠闲地坐在亭子里,看哥姐两个在梅树下折腾。可怜的蝴蝶,不被兄妹俩折腾上一番,怕是没得清静了。

  向刚换了身常服,出来陪孩子们玩。

  “想不想跟爸爸认真学拳?”

  这几年,三胞胎跟着丈人多少接触了点逍遥拳的皮毛,再就是扎马步一类的基础功,但正儿八经的招式还没传授给他们。

  向刚觉得要学也可以学了。以后媳妇儿去外地上大学,中途丈人、丈母娘带三个小的去看她,会点防身招式也能让他放心。况且硬功夫要想学得精,还得从小练才成。

  “想!”

  一听能练拳,老大老二不扑蝶了,老三不发呆了,齐齐扑到亲爹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