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41章 男人不能旱太久
  “这么新鲜的海蜇丝,带着票去市场上买,都不一定买得到。”

  萧三爷夹了一块送到嘴里,见三胞胎愣愣地看着他,笑了一声,一人给他们夹了一块。

  “吃吧,你姥姥洗得很干净,又拌醋又拌蒜的,不会拉肚子。”

  三胞胎吸溜了一口口水,吃起海蜇丝,半晌,被蒜泥辣得嘶哈嘶哈喊。

  向刚忙给他们夹了颗糖水红枣,这才安抚住了仨熊娃。

  萧三爷继续说去海边换海货的趣闻:“……说来奇怪,今年没怎么看到红袖章。”

  指的是专门蹲点抓黑市交易的人。

  “搞得我和小李一路上疑神疑鬼的,本来打算还想再多跑几个地方,换几个墨鱼蛋尝鲜的,也没换成。”

  “姥爷,墨鱼蛋是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萌娃代表暖暖丫头再度出发,追着她姥爷问不停

  “是墨鱼下的蛋吗?鱼也会下蛋?可我咋没看到我家水缸养的鱼下蛋啊?是不是姥姥和福奶奶起得早,把蛋捞起来了?姥姥姥姥!以后我们家鱼下的蛋,让我来捞。”

  “呃……”姜心柔瞪了丈夫一眼,柔声哄外孙女,“暖暖呀,鱼是不会生蛋的,也不对,鱼生蛋,但它的蛋很小很小的,喏,姥姥给你看啊。”

  正好福嫂上了一盘色泽鲜艳的糖醋鲤鱼,鱼肚子里正好有团鱼籽,夹到碗里给三胞胎看,“这鱼籽呀,就是鱼下的蛋。”

  “那姥爷说的墨鱼蛋,其实就是墨鱼的籽吗?那是不是黑色的?姥爷,姥爷你快回答我啊。”

  三胞胎吃过墨鱼。去年换来的海货里就有一条冰冻的墨鱼。

  洗的时候,三胞胎端着小椅子乖乖坐边上看,先是围着墨鱼长而多的胡须叽叽喳喳,等看到染成墨汁的水惊讶得说不出话。

  随后而来的就是一连串为什么,把大伙儿问得看到他们仨,尤其是最爱提问的暖暖丫头就想躲。有些问题,说实话他们也不知道啊。求放过!

  今年去海边,萧三爷特地找当地的知识分子好好探究了一把,回来想在三胞胎面前瑟一把的。岂料,小丫头居然对墨鱼不好奇了,好奇的是墨鱼蛋……鱼蛋……蛋……

  萧三爷按了按太阳穴,脑仁疼!

  能如实说墨鱼蛋其实就是墨鱼的生殖器吗?必须不能!不然的话,紧随其来的问题就会成为生殖器是什么?

  是什么?就是能生下你的东东!

  那万一小丫头坚持要看一眼实物呢?

  萧三爷这下不仅脑仁疼,蛋也跟着疼。真想装醉睡死过去算了。

  “姥爷醉了,爸爸给你解答吧。”向刚给闺女夹了颗肉圆,边看着她小口地吃,边说,“墨鱼蛋其实就是墨鱼的宝宝,就像我们喊你们宝贝蛋一样,是墨鱼仔的昵称。”

  咦?这也可以?萧三爷蓦地瞪大眼。

  小丫头恍悟地点点头。

  如此生物类的问题,就这么被她爹糊弄过去了。

  大伙儿忍着笑,一人给三胞胎夹了筷菜,“多吃点多吃点!”多吃才能少讲话。

  暖暖碗里的菜堆的最多,因为她吃得慢。

  一根筋的阳阳一心扑在吃上,小脸几乎整个埋碗里了,一个劲地说“好吃”、“还要!”

  晏晏看看哥哥、又看看姐姐,扫了眼福嫂刚端上来的青椒墨鱼卷,小手一指,脆生生地道:“姥爷,我想吃墨鱼。”

  小祖宗哎!给你给你都给你!只要别再提和墨鱼相关的字了。

  萧三爷飞快地把墨鱼盘放到小外孙跟前,知道这小子心眼多,悄声和他打商量:“乖乖的啊,想吃啥和姥爷说,姥爷给你夹。不用说得太大声,悄悄说就行,姥爷耳朵好着咧……”

  “姥爷你不是醉了么?”晏晏笑眯眯地问。

  萧三爷老脸一红:“醉了醉了,哎哟我看来得去床上躺会儿了……”

  “姥爷你惦记两天的‘福寿全’来了!”

  “在哪在哪?”前一秒还在装醉的萧三爷立马生龙活虎。

  “嘻嘻嘻……”

  “好哇你个坏小子!敢耍你姥爷我!”

  “哈哈哈哈……”大伙儿看乐了。

  “福寿全”还有另一个称呼,那就是“佛跳墙”。不过这年头佛字忌讳,大伙儿心知肚明地改叫福寿全。

  寓意也好,福寿双全。

  不过正宗的福跳墙,是由鸡、鸭、羊肉、猪肚、鸽蛋及海产品等二三十种原、辅料煨制而成的。盈芳家食材再丰富,也筹不齐这么多,因此算是改良版的。

  五斤装的酒坛子里,放入了鸡、鸡、野猪肚、鸟蛋、海参、墨鱼、瑶柱、花菇、松茸、竹荪等十几样泡发后单独烹成的佳肴,再加入大骨头和鸡骨架吊成的高汤以及夏老送老爷子喝的花雕,从昨晚开始文火焖炖。

  这会儿拿出来,恰是味道最醇厚的时候。

  美食当前,大伙儿不再唠闲嗑,招呼福嫂赶紧坐下,你一碗我一碗地瓜分汤汁浓郁的福寿全。

  盈芳和向刚也给孩子们盛了一碗,拌上白米饭,让他们自个拿着木柄汤勺吃。

  萧三爷也不装醉了,跟着大快朵颐起来。

  ……

  大年除夕团圆日,阔别多日的小夫妻,少不了恩爱一番。

  盈芳被男人搂在怀里,许是喝了酒,吻得乱没章法。但不可否认,两人的欲火都被挑起来了。

  盈芳想到还没和三胞胎道晚安,推了推男人:“要不你先躺会儿,我去看看孩子们。搬去西厢后,我答应他们每天睡前都给他们讲个故事……”

  向家的西厢房是三胞胎三周岁那年盖起来的,小床的长宽不适合他们了,于是,挑了个农事相对不那么忙的黄道吉日,找热心村民帮忙,破土动工。将紧邻西屋的那块空地利用起来,镶砌了两间睡房。

  砖瓦是摇橹船直接从省城砖瓦厂运来的,价格要比县里买便宜。椽木、窗框、家具所需的木料,是过去几年,萧三爷和小李进山打猎,陆陆续续砍回来的。

  称不上什么好料,就普通的杉木、榆木。他们倒是想从美丽山谷砍几棵金贵的楠木出来,可惜崖缝太窄,有那心没那力。

  材料齐乎,人手也足,不到半个月就把屋子砌起来了。

  不过因为是厢房,面积要比正房小一些。

  考虑到三个娃还小,分房睡也只是想让他们睡舒坦些罢了。

  因此,把他们三个都安排在一间屋子里,兄弟两个的床一左一右面对面。暖暖丫头则和他们稍微拉开了点距离,中间还拉了道布帘子。再大些,晚上睡觉就把帘子拉起来。

  等到上四五年级,就让兄弟俩搬到隔壁另一屋去睡。这间就给暖暖。

  这间屋子现在摆了三张床,以及床头放放水杯、杂物的矮柜。别的家具,譬如衣柜、写字桌啥的,都摆在隔壁。

  萧三爷见不得外孙们的睡房如此简陋,于是托村里懂木工活的社员,自己也没闲着,敲敲打打,相继给三胞又做了一套圆桌圆凳、一组多宝格状的书柜出来。圆桌圆凳摆在三张床中间,供孩子们休息、吃点心。书柜立在进门靠墙。眼下还小,书柜上摆着的不是子弹壳做的车船、飞机,就是碎布头缝的布偶、娃娃。等大了,就是满满当当的书了。

  盈芳和她娘则喜欢软装布置,攒足了碎花布条,给两间屋子各车了一套同花色的门窗帘子。

  磨得圆润光洁的清漆桌面上,摆了一套藤条编的果盘,装些孩子们喜欢的瓜果、点心。四条圆凳套上了铺了薄棉的椅垫。

  两个手掌宽的窗台、空荡荡的写字台桌面上,摆了几个收购站淘来的旧瓷瓶。

  这个倒真不是古董,就近十几、二十年间,居民们用旧了的瓷器。因生活困难,卖给了收购站。

  盈芳每次去县城,只要时间允许,总会上那儿瞅瞅看看,有合适家用的就花点小钱买回来。

  小瓷瓶也就插花合适。

  开春了插梅花、桃花,入夏了插石榴花、荷花,秋天来了漫山遍野采野菊,冬日降临一枝腊梅胜无数。

  三个小家伙见全家都在捣鼓他们的新睡房,渐渐地不再排斥独立睡,不能和爹妈一个屋睡的郁闷也在不知不觉间消散了。开始跟着大家,像小鸟雀叼各种新奇小玩意儿回巢似的,往睡房拖各种小玩意儿。

  有一次跟着盈芳去收购站,盈芳还没开始挑,三个小家伙倒好,埋头在那堆旧货品里扒拉他们喜欢的东西了。

  原以为会有一段时间不适应,没想到适应能力之良好反过来让大人们颇感不适应。

  为此,盈芳着实有半个月没睡踏实,每到半夜醒来,都会披着衣裳去小家伙的房间瞅瞅他们踢没踢被子、掉没掉下床。结果出乎她意外的好。

  除了每晚睡前,都要听她讲一个故事,完了乖乖钻进被窝,一夜睡到天亮。

  今天没给他们讲故事,盈芳心里不踏实。

  向刚原本是真想拉着媳妇儿来一场说飞就飞的颠鸾倒凤,完了再去堂屋守岁。听媳妇儿这一说,不由得想三胞胎会不会眼巴巴地等着他们娘去给他们讲故事。

  “走,我陪你一块儿去。”

  小俩口披了件大衣,出了房门。

  堂屋里炭盆燃得旺旺的。老爷子撑不到半夜,早早就去睡了。

  萧三爷大概是想给闺女、女婿腾空间,送老爷子去隔壁,顺便在那儿逗留会儿。

  福嫂则在灶房包明天吃的饺子,顺便看着灶膛的火。锅里烧着热水,可不能熄了。

  西厢房盖起来之后,西屋南窗前的屋檐又往外添了两尺,和西厢房连起来,有点像古代庭院里的抄手游廊。这么一设计,堂屋到西厢即便雨雪天气也不会淋湿衣裳。

  因过年,廊下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一盏大红灯笼,灯笼里燃着蜡烛,不用油灯照样亮堂得很。

  才出堂屋,就见姜心柔轻轻带上厢房门,蹑手蹑脚地走回来,看到他俩,食指竖在唇间无声“嘘”了一下,指指堂屋。

  进了堂屋说道:“大冷天的,你们还出来干啥?我已经把他们哄熟了。”

  “他们没让我给他们讲故事啊?”盈芳问。

  孩子大了不要娘的怪异感从心底钻出来,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故事我也会讲啊,又不是就你会。”姜心柔睨了闺女一眼,见后者郁闷的表情,扑哧笑道,“好了好了,宝贝蛋们倒是想让你讲,我和他们说,今天你忙了一天很累了,让他们不要打扰你,有什么等明天早上拜年时再说。然后我就给他们讲了个年的故事。”

  “这故事我给他们讲过。”盈芳道。两年前的除夕就讲过了。

  “所以到后来,变成他们给我讲了,讲完劝我回来睡觉。”姜心柔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宝贝蛋真的大了呢,会体贴人了。说外头冷,怕我冻着,让我赶紧回来。我是出来又悄摸摸地进去,等他们睡着捂好被子才又出来的。”

  向刚拥着媳妇儿回到东屋,笑着问:“这下放心了。”

  盈芳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不清什么滋味:“感觉孩子们大了,不需要我了。”

  “傻话。”向刚捏捏她鼻子,“妈不是说了么?孩子们懂事了,学会体贴了。你该高兴才对。”

  随即将人压到床上:“媳妇儿,现在需要你的是我。”

  “贫嘴。”盈芳轻掐了他一把。惹来他愉悦的低笑。

  不一会儿,结实的架子床,在黑暗发出轻微的咯吱声,床尾挂着的香囊穗子也跟着摇晃起来,时而轻缓、时而剧烈。

  经历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盈芳累得浑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劲儿。

  真不能让男人旱太久啊。旱久了再遇到汩汩而流的蜜泉,简直跟永动机似的,差点把她的腰折断。

  “守岁守不动了。”盈芳累得手指头都麻了。懒懒地趴在被窝里咕哝。

  “那就别起来了,一会儿我让妈和福嫂也回房睡。守夜有我和爸就够了。”向刚给媳妇捋了捋汗湿的头发,柔声说。

  盈芳哼唧了一声:“这会儿还早,让我打个盹,到十一点了你喊我。”

  “嗯。”向刚摩挲着她光滑的脸颊,满足地欣赏了会儿媳妇儿姣好的睡颜,这才起身,去外头帮福嫂准备明儿中午宴请客人的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