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40章 姥爷,澳门赌博网站:真金长啥样?
  “姐。”三胞胎中话最少的晏晏小盆友,摊开手掌心,把这段时间攒着没舍得吃的草原牌奶片,递给二姐,“你记得和老金说,这个奶片味道比麦乳精还要好,但一次不能吃太多,妈说要上火的。这里有五片,你让老金分五天吃。”

  “好。”暖暖依言接过。

  阳阳挠挠头,想不出自己给老金捎什么好。蓦地,灵机一动,跑到仓房拿了个皮球出来:“我送老金这个。它一定很喜欢。”说完,还用力挺挺小胸膛,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大伙儿看得眼眶泛红。

  萧三爷轻叹一声,蹲下身把三胞胎揽到怀里。

  “宝贝们的心意,老金一定收到了。它能吃的,你们爸和金牙已经带去了。这些它吃不了。你们忘啦?它年纪大了,嚼不动骨头、吃不了奶片,更加玩不动皮球。等开了春,天气暖和了,姥爷带你们去看它。它看到你们呀,比吃任何好东西都高兴。”

  “真的?”三胞胎六只眼睛亮晶晶,齐齐盯着萧三爷。

  “真!比真金都真!”萧三爷硬着头皮答。

  “姥爷,我没见过真金,你见过吗?真金到底长什么样?”十万个为什么宝宝暖暖小公举开始新一轮提问。

  萧三爷抽了抽嘴,心说又来了!

  女婿啊!你快回来!你丈人快要承受不来

  也就女婿在家的时候,三胞胎不会缠着他问这问那。因为都缠女婿去了。

  “我知道我知道!”阳阳小盆友积极举高小胳膊抢答,“真金比火都要厉害,太爷爷说过的,‘真金不怕火炼’!”

  “有道理!”萧三爷朝大外孙竖竖大拇指,转头看小外孙,“晏晏,你说咧?真金是啥?”

  晏晏看他一眼,扭头对哥哥姐姐说:“姥爷床底下的小红箱子里就有真金,你们去看了就知道那玩意儿长啥样了。”

  “真的吗姥爷?”

  “姥爷我要看!”

  萧三爷仰天抹脸。

  知道这小子眼尖耳朵尖,打小就是个小腹黑,但没想到这么尖。连自己的小金库都被他摸了个一清二楚。

  摔!这日子没法过了!

  看到丈夫吃瘪,且还是败在小外孙手上,姜心柔忍不住扑哧笑。

  “快带他们去见识一下真金吧,一会儿女婿回来就开饭。”

  向刚回来时,天又开始飘起鹅毛大雪。

  一人一狗仿佛是被风雪织就的大棉袄裹着走。

  来到家门口,不忙着进去,先拍掉头上、肩上积落的雪花儿。

  金牙毛发一抖,像打了个激灵似的,顷刻就把毛发沾着的干雪片掸了个一干二净。

  “小向回来了?哟!一年不见,金牙又长壮了啊。成壮伙子咯!”

  萧老爷子听小李来唤快开饭了,下完手上这盘棋,不再拉着萧大下了,省的到饭点了棋没下完被他幽怨的小眼神盯得渗人的慌,于是背着手从隔壁院踱出来。

  “爷爷、大伯,这天有点冷,你们出来多穿点。”向刚朝老爷子以及老爷子身后的萧大说道。

  萧家大伯自四年前除夕来了之后,就没再回京都了。说退休都办下来了,回去也没事做。

  老爷子二话不说把他踢去了造桥的施工队。

  不是没事做闲得慌吗?那就去施工队发光发热呗。

  领军打仗不擅长,搬砖扛沙包总能胜任吧?要是连这都吃不消,还算个什么男人?

  老爷子说话毒着咧,骂萧大肯定是年轻时候这种苦吃得少,所以娶媳妇的眼光跟身体素质一样差。

  萧大能说啥?老爷子让去那就去呗。有事做还充实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也没空去想。

  不过施工队也不会真的让干部级的退休军官做泥水匠的活,顶多就是人手不够了他上前搭把手。再不就是帮忙看看图纸、修修数据。这方面萧大还是很在行的。

  桥造完了还有部队的家属房等着造。

  家属房的图纸过了萧大的手,被修改得既合理又美观。家属院的绿化带也设计得十分漂亮,档次能赶超街心公园了。

  直到家属房也竣工,黑了一层、瘦了一圈的萧大,回到老爷子身边。哪还有什么怨啊恨啊,有也在这四年间的苦力生涯中消磨光了。

  “嗷呜”金牙闻到熟悉的肉香味,不等男人们聊天,迫不及待地奔进灶房。

  “再怎么训练,还是条吃货。”老爷子见状不由得哈哈大笑。

  向刚无奈失笑。金牙在寨里还是很正经的。底下还管着三条夏老派人送来的黑背。正经起来,三条黑背连嗝都不敢打。

  就这么一条人前凶悍到无人敢近身的真宗狼犬,人后竟会是这么的……呃,蠢萌?

  “爸爸回来了!”暖暖丫头从西屋窗口看到向刚,真金也不看了,翘着两条羊角辫轻快地奔出来。

  “爸爸爸爸!怎么就你回来?金牙、金毛、胖橘猫它们咧?”

  “汪!”金牙吃了一块福嫂偷偷塞给它的大肉,心满意足地奔出来绕着小公举兜圈圈。嗨!小公举,我也来了!看我有没有变得更帅?

  小丫头的注意力立即被金牙吸引去了,咯咯笑着顺撸它的毛。

  阳阳和晏晏也闻讯出来,围着金牙你撸一把、我撸一把。

  金牙舒坦地四脚朝天,躺在屋檐底下任他们调戏。

  “这家伙!说说早就成年了,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啊。”萧三爷出来看到金牙这副躺姿,不禁好笑,“别不是在部队也这样吧?”

  “那倒没有。”向刚说道,“训练时严肃得很,跟它爹似的。”

  “说明这狗聪明。”老爷子道,继而问起另几只小家伙,“金毛它们呢?今年怎么没跟你来?”

  “金毛当爹了,舍不得丢下怀孕的母猴。”向刚含笑解释,“我看树洞里布置得挺暖和,果子也够吃,等春暖花开了再带宝贝蛋们去看金毛和它娃吧。金橘我没看到,兴许是溜去哪儿玩了。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出不了事。”

  有事那不还有金大王兜着。

  “今年你二伯他们不来,小李又陪着春妹去北戴河了,本想几只小家伙来了家里就热闹了,哪晓得也不来啊。”

  小李和春妹谈对象了。两人走到一起,是大伙儿乐见其成的。四年前春妹还小,小李即便有那个心思,也没表露分毫。只默默陪着春妹受完了罚。

  回到知青站后,其中有个同期下乡的男知青不晓得哪根筋搭牢,自己的活懒懒散散,春妹的活抢着干。春暖花开时,不好好砍柴却摘一大捧映山红,偷偷放到春妹房间的窗台上,完了还动不动冲她咧嘴笑。小李要还看不懂那男知青的心思,未免太蠢了。

  加上一心想撮合他和春妹的姜心柔,时不时向他透露春妹的喜好,于是,受家长团点拨的小李,奋起追起了媳妇。

  男知青要放下自己的活才能帮春妹,小李就没那个顾忌了,不论农闲农忙,都去帮忙。

  地里没活时,就领着春妹上后山耨野菜。

  映山红算什么?不能吃、不能用的,他给春妹编花环、做花篮,完了送她一篮红彤彤的山莓,入口清甜,一路甜到心坎。

  久而久之,近山坳的村民都看出来了盈芳家的警卫员小李同志,超喜欢性格温和、干活利索的女知青姜春妹。

  上了年纪的总喜欢给小年轻牵线搭媒,又见小李表现得这么明显,得闲唠嗑时,少不了拿春妹打趣。

  一来二去的,春妹也瞧出小李的心思了。姜心柔问她什么想法,她俏脸一红,手指绞着衣角,脸快要埋到胸膛了。

  得!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呀。

  姜心柔就给老家的堂哥去了封信。其实上封信里她就和堂哥透过口风了

  “老爷子身边的警卫员,无论相貌、品行都不错,年龄是大了点,差不多大了春妹半轮,但古话说得好:年纪大的男人疼媳妇。看我女婿就知道,大个三五岁,疼起媳妇来就跟疼闺女似的。只要他在家,啥活都不让我闺女干,那亲热劲,哎哟喂看得我和老萧牙疼……

  要嫁个同岁数的才倒霉呢。和春妹同批来的知青,年纪是差不多,可看看他们住的地方,脏乱得简直没法下脚。你要是让春妹嫁给这样的人,我敢打赌,不出三年,春妹就被折腾成黄脸婆了。哪像我闺女,三个娃的娘了还嫩得跟大姑娘似的。而且啊,村里那帮大姑娘,还没我闺女皮肤嫩……”

  远在北戴河的姜家堂兄看完信着实无语。

  什么三个娃的娘……当我不知道你闺女是一次性生的三娃么。

  再看堂妹话里话外对同期男知青的嫌弃,让姜家堂兄还能说啥?当即回信:

  “柔柔啊,你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好的肯定不会嫌差,歪瓜裂枣也指定不会包装成起沙大西瓜。这么着吧,春妹在你眼皮子底下,我和她娘铁放心。给春妹挑什么样的丈夫,你看着办。定妥了让我和她娘过个目就成……”

  就这样,春妹和小李看对了眼、处起了对象。

  今年农忙结束,姜家来信说,春妹姥姥快不行了,临终前尤为惦记下乡的外孙女,希望公社书记和生产大队队长通融通融,放春妹一个假,让她回去见老人家最后一面。

  照理知青下乡后,没什么特殊情况是不能离开插队地的,不过像春妹这种情况,老家来信,且有合情合理的理由,书记召集部队干部开了个会,一致通过放姜春妹一个长假,赶在春耕前回来就行。

  这也是春妹平时人缘好,干活又积极,上到公社干部,下到小队队长,都对她很满意。其他知青见状,眼珠子一转,提笔给家里去信,也想学春妹家这样的做法。只要公社、大队肯出证明,他们就能回家看看了。

  不料,信没寄出,书记就召集知青开大会,会上点名表扬姜春妹下乡迄今的积极表现,批评了蹦得特别厉害的两名女知青以及经常搞混干活地点的男知青,经公社干部一致表决,奖励表现突出的姜春妹同志返乡探亲。同时强调:在座每位知青,来年的表现要是也向春妹看齐,回头也给他们放长假。

  这么一来,就不存在家里来信央求公社放人一说了。春妹的假,成了她应得的奖励。

  知青们个个蔫头耷脑。

  “亏得你丈母娘手脚快,把春妹配给了小李。不是我夸,小李这孩子无论性格、脾气都没话说,春妹嫁给了他,日子一准红红火火。要是嫁给那些个弱鸡知青,啧……”

  涉及男婚女嫁一事,老爷子也难免喜欢八卦几句。

  “对了,今年小三搞了些炮仗回来,一会儿吃了年夜饭,你去桥头放几个,好好热闹热闹。有多的匀些给公社。你们那老向书记一准高兴。”

  “好。”

  年夜饭很丰盛。

  今年公社多养了两头猪,一头都没病,养到年终,刨开交任务的,余下的宰了分给社员。

  当然是按工分分的。这时候,家里劳动力多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

  盈芳家虽然没人挣工分,但她家有肉票啊。与其大老远地跑县城菜场买,倒不如问社员们换。

  社员们自然欢迎。虽说一下子得了这么多肉,但舍不得一次性吃完。往年都是腌起来,等青黄不接没菜下饭时再拿出来。

  既然盈芳家有新鲜肉票,而且能放到一季度尾,肯定乐意换了。就算三月底仍然不舍得吃,买了腌起来,那也比现在就腌新鲜啊。

  就这么,十来斤肉票全部换了鲜肉。

  三斤蒸肉圆、三斤包水饺、两斤卷腐皮、一斤做蛋饺。剩下肥瘦相间的,蒸了一碗香喷喷的笋干扣肉。

  宽敞的大圆台面上,内里一圈是六道热菜:蒸汽白切鸡、姜母鸭、什锦头汤、笋干扣肉、鸡杂豆腐羹、雪菜笋丝蒸杂鱼。

  外沿一圈八道凉菜糖醋荸荠、糖水红枣、松花豆腐、酱萝卜、酸辣熏鱼、油炸小酥鱼、白菜心拌海蜇丝、凉拌芝麻海带。

  海蜇丝和海带是萧三爷和小李过完腊八节特地跑了趟海边,有私底下和海边人家换的,也有在当地黑市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