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36章 当她洪水猛兽?
  李四婶可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别看年纪轻,又是江北乡下的,但手里的好东西真不少,看她往邮局跑的趟数就知道了,一忽儿海城寄来的,一忽儿省城寄来的,一忽儿煤城寄来的,另外还有特大包的海产品……啧!知心亲戚开遍全世界的节奏啊。攀好交情准没错。

  盈芳笑着说:“嗯,快过年了,托省城的亲戚买了点东西。”

  也不说买了啥。这年头出风头未必是好事。

  李四婶在邮局工作了这么多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早就炼得如火纯金。

  眼角余光扫过一边看似低头忙自己的活、实则竖着耳朵听的临时工,借口送盈芳出去,走出邮局大门,贴着盈芳咬耳朵:“大妹子,你上次拿给我的熏兔腿挺好吃的,既香又下饭,有的话我还拿鱼票和你换。”

  说着,叹气今年不知是不是造桥的缘故,江鱼比往年容易捕捞。以前排死了队不定能抢到,今年这种情况有了缓解。

  “我这儿余了两张下个月才到期的鱼票,你这会儿去菜场说不定还能挑到两条大白条,搁以前想都别想……”

  盈芳还真不知道这个事,就细问了几句:“不用排队就能买上鱼了?那不用鱼票的是不是更容易买到了?不瞒婶子,我家人口多,这不过年了想弄点平常吃不到的江鲜。”

  李四婶是真拿她当自己人,如实说:“能是能,菜场西首那条弄堂,常有黑市江鲜卖。但黑市货来路不明的,万一抓到,何止是几张票的事。大妹子,想吃新鲜江货,以后婶子替你留意鱼票,别犯糊涂呀。”

  盈芳忙说:“我就随便问问,不会去犯险的。既然婶子手里有多的鱼票,我就不同婶子客气了。年前我肯定还会再来,到时给你捎些自家腌的腊肉、熏肉。不一定是兔肉,也可能是山鸡、野猪肉。”

  李四婶听得笑眼眯成缝:“都可以都可以。那就这么说定了!”

  出了邮局,盈芳把鱼票揣进荷包,和小李说了一声,去火车站看望站长和陆大姐。

  小李则扛着包裹去老爷子的宅子大扫除。

  宅子大门一开,左邻右舍探出头来。

  心里早就有想法的妇人连忙整了整装束,抓起屋檐下的笤帚,边扫边来到大宅门口,假装不经意地打听:

  “小伙子,这屋是你家的?你今年多大了?娶媳妇了没?哎哟?耳朵红了,看来还没有啊。你家大人呢?不是我吹,县城这片地儿,谁家闺女长得好、谁家闺女好生养,我心里有本帐,门儿清呢。你家要是……”

  “砰!”

  小李人一进去,转身把大门合上了。

  “哎我说小伙子,你别害羞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到了年纪抱媳妇,理所当然的事。小伙子你开开门啊,隔着门板有些话我不好说啊,说了怕被别人听去。你也不想好姻缘被别人抢了不是……哎呀二秃子家的你挤我干啥?”

  “你嚷半天了,小伙子都没出来,可见他不想听你的话。换我来……那谁,小伙子,我是供销社旁边那条巷弄的周二婶,我跟你说呀,我娘家表嫂的侄媳妇的外甥女,今年正好二十岁,长得老标致了,当地多的是小伙儿争着抢着要娶她,都被她拒绝了。我先前一直想不通,看到你才猛地回味过来,我那娘家表嫂的侄媳妇的外甥女,可不就在等你这样出色的小伙子嘛……”

  “二秃子家的你少恶心!你娘家一个兄弟都没有,哪来的表嫂?换我来……小伙子——”

  盈芳从火车站回来,就看到上头拨给爷爷的大宅子门口,挤满了七嘴八舌的妇人。

  起初以为是搞错了,走近了一听,敢情都是想给小李做介绍的。当即哭笑不得:“各位大婶、嫂子,麻烦你们让让。”

  “你是……”

  “我是里头那小伙子的妹妹,来找他回家。”盈芳指指大门。

  盈芳脸嫩,即便生了孩子,看着依旧像个还没婆家的姑娘。再者,妇人们的心思不在她和小李的关系上,而是——

  “回家?这不是你们家啊?”二秃子家的率先问出大伙儿心里的狐疑。

  “当然不是啊,我们只是帮人来搞个卫生。我家江北雁栖公社的。”盈芳笑吟吟的给她们解惑。

  “搞、搞卫生的?”二秃子的媳妇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旁边一个高颧骨、尖下巴的妇人猛一拍大腿:“江北?那不是要搭渡轮才能到的穷旮旯村吗?听说那边的房子到现在都还是土坯砌墙、茅草盖顶。因为砖瓦运进去太贵,很少有人家买得起……”

  这话一出,呼啦一下,门前的圈,齐齐往后退了一大步。

  “呀!”妇人中又有人低呼,“雁栖公社我听老一辈人说过,就雁栖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据说穷得叮当响,田没南郊的肥、山没东南的坦,山里头还有豺狼猛兽,进去的人没几个能活着出来。码头没建起来之前,江北的人一年到头进不了几次城,连电都是不久前才通上的。要不是当年村里有人给八路军领过路、还救过解放军的命,谁会晓得这么个破地方呀……”

  呼啦——

  数分钟前还团团围着大门想给里边丰神俊朗的小伙子说媒牵线的妇人,顷刻间撤了个一干二净。

  盈芳这下是真服了她们。她原意确实是想吓退一部分人,没成想吓退了全部。瞧着还有种当她和小李是洪水猛兽的赶脚。

  回家路上,盈芳看看小李,欲言又止。

  小李被看得莫名:“我脸上沾了灰?”

  “没有没有。”盈芳忍了忍,到底没忍住,小声问,“刚才那些人,咳,她们说的,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赶人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事后想想,万一小李有那方面意愿,她岂不是坏人姻缘了。

  小李耳朵尖一颤,片刻浮上红晕。语气倒还算淡定:“没有。我年纪又不大,急什么。”

  盈芳:“……”

  是是是,你不大。顶多比我大几个月。可我娃都一周岁了,你的有着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