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30章 亲娘成替补,心酸
  村里人看到了,一边笑向刚太宠娃,一边又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要是他们媳妇也能生三胞胎出来,他们说不定比向刚还要没原则。

  没原则的向队长,宠溺地问宝贝儿子闺女:“大船看完了,现在去哪里?”

  当然不指望三胞胎回答。

  “要不去找金牙玩?”

  咦?

  向刚这才想起,回家好几天了,家里几只小动物咋一只都不见踪影?连老金都没出来迎他这个男主人。是不是不像话了点?

  当即扛着三娃回家找媳妇儿解惑。

  盈芳睨他一眼:“这就是我昨天要和你说的呀。谁让你……咳咳咳。”

  她娘突然从厨房出来,盈芳急忙捏刹车收口,结果华丽丽地呛着了。

  偏偏男人还不怕死地在她耳边吹热气:“都怨我。”

  可不就是怨你么!

  盈芳故作凶巴巴地捶他一拳。

  姜心柔哪能没瞅见闺女、女婿间萦绕的粉红泡泡,无形中又吞了口狗粮,还没吃饭就感觉有些撑了。

  难怪丈夫只要闺女、女婿在家,就喜欢出去溜达。三不五十塞来一碗狗粮,再饿的人都受不了啊。

  “妈你手里的是什么?”盈芳笨拙地岔开话题。

  姜心柔把手里的盘子给她:“昨儿才说的今儿就忘了?夏老今儿要来,说好一起吃午饭,可都这个点了还没到,午饭指定要迟了。福嫂烙了些肉麦饼,你们先吃着垫垫肚子。宝贝蛋们玩了一上午该困了,喂了奶我来哄熟他们。”

  说着,伸手去抱向刚怀里的三胞胎。

  “三个小家伙,加起来有七、八十斤了,抱一上午累坏了吧?你爸也真是的,一早上晃出门,到现在都还没回来,都不晓得和你换把手……”

  “还好。”向刚瞅了眼精神明显没有出门时好的三胞胎,眼皮子耷拉的,确实是困了,便由着丈母娘抱过去给媳妇儿喂奶。

  结果三胞胎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闭着眼都知道抱他们的是谁,见不是他们爹,嗷嗷嚎了起来。

  大宝贝:“dadadada……”

  二宝贝:“爸爸爸爸……”

  小宝贝:“呼呼呼呼……”抱着他爹的脑袋当枕头睡得可熟了。

  小手紧紧揪着向刚的头发,无论姜心柔和盈芳怎么软声细语地劝,都没能劝松开。

  还是向刚低柔地说了句:“晏晏,你松开爸爸的头发好不好?爸爸抱你去床上睡。爸爸陪你,给你讲解放军打仗的故事……”

  嘿!还真奇了!

  向刚话音刚落,小宝贝的手就松开了,服帖地由向刚抱下脖子。

  盈芳看得心酸酸。

  小坏蛋!爹一回来,娘就成替补了。

  以前这种情况,可都是她出马搞定的。

  向刚安顿好小宝贝,再依样画葫芦地安抚住大宝贝、二宝贝。

  待三个小家伙喝饱奶,并排躺在小床上酣甜沉睡,向刚抹了把额头的汗,直起腰抱住脸色五味杂陈的媳妇儿:“平时都是这么哄他们的吧?真是辛苦了!三个小鬼头很懂事呢,见你那么辛苦,而我又不常在家,变着法子让我了解呢。”

  盈芳:“……”不用解释,知道你比我受他们欢迎。

  向刚沉沉低笑,收紧双臂,将心尖尖上疼着的人儿圈在怀里。

  她靠在他厚实的胸上。

  他下巴抵着她馨香的肩窝。

  静静地看着熟睡的儿女、享受属于夫妻俩的宁谧。

  呼吸交缠,满室温馨。

  直到院子里传来萧三爷的大嗓门,盈芳拿手肘碰了碰他:“可能是夏老到了,你再歇歇,我去帮妈她们张罗午饭。”

  “夏老怎么想到今天来?”向刚低头在媳妇儿嘴角来回轻啄了几下,才松开她。

  “昨儿小李从县城回来就说了,本想着晚上告诉你的,结果……”不提晚上的事还好,一提就忍不住脸红耳热。

  向刚看着她陡然火烫的耳朵尖,不觉好笑。结婚快两个年头了,孩子都能爬能走了,小媳妇却还这么容易害羞。

  粗粝的指腹揉了揉她的耳朵,澳门赌博网站:本意是想替她消消热,结果起了反作用。

  拍开他作乱的手,盈芳捂住羞嗒嗒的耳垂说:“别闹了,我真出去了。夏老这趟来,应该和你在前线的表现有关。一会儿你陪他喝两盅。还有个事……”

  她抓紧时间说了一嘴:“我前不久进山,被金毛领着发现了一处漂亮的山谷,惹得老金几个小家伙都在那儿扎营安家舍不得走了。爸和小李去查看过了,确定没危险,想问问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向刚想了想说:“抽时间你带我去实地看看,要是面积够大,倒是能开辟成特训场地。”

  “会不会破坏原来的风景?”盈芳秀眉微蹙,“那里真的很漂亮,就是进出不是太方便。要是出入方便、离山脚又近,我都想把家搬那儿去。”

  “真那么漂亮啊?”向刚笑着捏捏她秀气的小鼻尖,媳妇儿这么喜欢,他可不能抢,“那成吧,回头看了再说。要是真的很美,也不适合做特训场地。这万一把队员们的心迷野了咋整?”

  盈芳“扑哧”一声笑了。

  ……

  夏老此趟来宁和,的确是为向刚的事。

  “你小子行啊。”夏老一来就冲着向刚竖大拇指,“这次立大功了,凭一己之力把敌人的武器库炸了,元首在会上,提了你的名字好几次,小子,出息了!老头子我也跟着出了一把风头。不过没受伤吧?我一得到消息就回了省军区,可还是没能和你碰上面。你小子一交报告就回家了,也不等等上头会给你什么奖励……”

  向刚哪能不知自己那一手在军中引起了多大的反响。可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了解内情么,小金才是最大的功臣。他充其量就是个从旁辅助的。留在军区等奖励,这不埋汰他嘛。

  再说了,上头有心给奖赏,还能因为他回家了就搁浅?

  这不,夏老就是传达嘉奖来的。

  这次任务,向刚被授予一等奖功勋,其他人有记二等军功的、有记三等军功的。

  另外,百人精英团选拔赛前,大伙儿就知道,这次参与支援任务的战士,所有人级别都会往上晋一级。

  向刚去年才升的营级干部,一年工夫就升了副团。说出去多少人眼红啊。亏得山里头清静,要不然家门槛都要被踏断了。

  孟柏林、秦益阳等副营级干部,也统统往上挪了一台阶,成营级干部了。

  小小的群英寨,一下多出数名营级、副营级干部,不可谓不光荣。

  即便是七一三那么大的部队,也没有一下子升这么多人的。

  “这么一来,我倒是担心,上头那些老家伙,会不会因为你们太出色而忌惮你们。好在元首开明大义,他私底下找我说了话,让我转达你们。”

  向刚神色一肃,面朝北方行了个军礼:“恭听元首指示!”

  夏老点点头,转达道:“元首说,你们这支队伍,别看现在规模小,不久的将来,会是咱们华夏的利刃。各军区部队不方便行的事,需要你们从中斡旋,必要时需要你们力挽狂澜。大至支援、小至侦察,所有领域都可能是你们的战场。所以训练不要单一化,不要局限于陆地作战,别忘了海上和空中也是我们的战场。同时也要谨记,成立这支队伍的初衷,不是锦旗挂满荣誉室,也不是显摆耀眼的战斗力。这支队伍存在的根本意义,是用特种的手段和方法,达到消灭敌人、取得战争胜利的目的。要牢记最初的誓言:不放弃、不抛弃……总之,元首他很看好你们,但愿别让他老人家失望。”

  “是!”向刚眼神坚定。

  传达了上级的精神指示,这趟来的正事算办完了。夏老严肃的表情一收,笑眯眯地问盈芳:“小舒啊,今儿准备啥好吃的了?老头子我回京都四十多天,一直蹲在军区所,食堂里干巴巴的咸菜窝窝头,吃得我脸都成咸菜了。你送的参酒喝完了,吃起饭更加没滋味……”

  话没说完,被萧老爷子冷笑着截了去:“敢情是来和老子抢酒的。什么脸色成咸菜,我看你那脸皮子早八百年前就成风干的老腊肉了,再滋润也变不到过去。醒醒吧!”

  “我说萧老头,你吃火药啦?不就是来喝你几口酒吗?再说了,那酒是我孙媳妇酿的,你我都是吃白食的,你吃我吃有啥子区别?”夏老见自己内心的小九九一下被萧老头戳穿,尴尬得差没跳脚。索性都是自己人,老脸豁出去也不想没酒喝。

  “啥?孙媳妇?”萧老爷子掏掏耳洞,“我乖孙女儿啥时候成你孙媳妇了?”

  “小向是我干孙子,小舒是他媳妇,理所当然成我孙媳妇了啊。”夏老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嘿哟!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萧老爷子指了指夏老,拍着大腿笑,“你说小向是你干孙子他就是了啊?认干亲好歹有个仪式吧。我看你就是为了参酒想占我孙女、孙女婿的便宜,还想不承认?”

  “呸!你个老不死的,把我高尚的节操想得那么龌龊。”夏老不高兴地吹胡子。

  今儿这话虽说是脱口而出,但一直以来,何尝没有把向刚当成亲孙子关心、照顾。能白添个这么出息的孙子,夏老满心欢喜。

  “仪式是吧?需要准备啥?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小向,你要不嫌弃,认我这个糟老头当干爷爷。放心,有干爷爷在,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少不了你的!”

  “行啊,谁怕谁啊!小向,快去换身干净衣服,最好是新的。乖囡前阵子不是给你车了件冬大衣吗?咱都成年了,等啥子过年啊,没过年也能穿。就那件,赶紧去换上!”

  萧老爷子像是早有心理准备,其他人还在惊讶,他就扯着向刚进卧室换衣裳去了。

  萧三爷、姜心柔反应过来,一拍掌,这是大好事儿啊!赶紧着手准备认干亲的仪式。有夏老撑腰,今后在军中,看谁还敢欺负女婿。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老爷子想得就是比他们长远。

  夏老说说择日不如撞日,但既然正儿八经认干亲了,吉日也是要选一下的。好在今儿这日子在老黄历上还真是诸事皆宜的好日子,为了招待夏老,中午菜也做了一大桌。天时地利人和,干脆就今天了。

  高香、蜡烛盈芳家正好也有,去年清明祭拜祖先剩下的。

  长香点燃,瓜果供奉。

  向刚跪在下首,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而后接过丈母娘递给他的香茗,双手上举,呈上敬茶。

  夏老笑呵呵地接过茶,爽快地一饮而尽。而后给向刚一个大红包。

  见萧老头翻了个白眼,老脸不禁红了红。

  “咳,那啥,咱俗人一个,认亲礼什么的,有钱啥不能买?以后你就是我孙子了,爷爷给你封个大红包还不好啊?拿去花,想买啥买啥。”

  萧三爷笑着活跃气氛:“对对,送钱最实在,想买啥买啥。”

  向刚送夏老的是一坛新酿的药酒和一双千层布鞋,本来也打算送他的,只不过认干亲匆忙了点,来不及准备别的。

  不过老话说的好:礼轻情意重。

  再者,没认干亲之前,逢年过节,他和媳妇儿也会孝顺夏老。只因夏老对他有知遇之恩。如今多了一层干爷爷的身份,彼此间的牵绊更多了而已。

  夏老抱着酒坛,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以后喊我爷爷啊。要是萧老头在场,怕搞错,就喊我大爷爷,喊他二爷爷。”

  “凭啥!”

  萧老怒了。

  来一趟,分走他一坛酒也就罢了,还抢走“爷爷”这个专属称呼。

  “凭老子比你大一岁。”夏老笑眯眯地道。

  萧老气结。

  萧三爷只觉得脑仁疼。两个上了岁数的老头子,倔起来和三胞胎有的一拼。

  老小孩、老小孩,果然越老越像小孩。

  “哟!这都一点多了,仪式结束,是不是可以摆饭了?夏老饭后不是还要去山上慰问群英寨的战士们?”

  两个老小孩见有台阶下,彼此互瞪了一眼,上桌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