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9章 他们是爹爹的挂件
  凌晨时分才被男人拥着昏昏沉沉睡去的盈芳,一直睡到次日晌午、家家户户的烟囱升起袅袅炊烟,方才揉着肿胀的眼睛苏醒。

  醒来发现连下了十多天的冬雨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久违的太阳。

  太阳出来喜洋洋啊!阴晾着始终觉得潮兮兮的衣服、鞋袜终于能晒干了。

  只是一觉睡到日上中天,她有些不好意思出去面对家人。

  直到她娘把早饭热了又热,眼见着中饭都要开了,闺女还没起来,终于忍不住敲了敲房门:“乖囡,你醒了吗?要是困的话,起来先把早饭吃了再睡?”

  亲娘啊,你真是我亲娘。换做婆婆的话,遇到这么个懒媳妇,即便手里的擀面杖不下来,眼里的嫌弃也是挡不住的。

  盈芳硬着头皮起床,洗漱完吃早饭。

  见堂屋里安安静静的,除了她们娘俩没别人,不禁纳闷。

  “妈,爸也出门了吗?宝贝蛋还在睡?”

  “你当是你哦。”姜心柔好笑地睨闺女一眼,见闺女的脸颊不期然地又红了,强忍着笑给她夹了块配粥的辣白菜,“宝贝蛋们跟着女婿上山了。三个小家伙谁也不肯落后,都挂他身上走了。你爸不放心,跟着一块儿去了。两个大男人带三个娃,想想挺不放心的,但愿宝贝蛋们乖乖的,别吵着女婿忙正事……”

  一听儿子闺女都挂男人身上走了,想想这画面,好笑之余不免又有几分心酸。

  一群没良心的小坏蛋。

  没良心的小坏蛋们此刻确实挺像某人的身体挂件,一摇一晃跟着他上了山。

  “爸去开会,你们在这儿跟着姥爷玩。爸开完会就回来接你们。”

  到了群英寨,向刚一本正经地和儿子、闺女打商量。

  岂料三胞胎黏他黏得更紧,搂脖子的搂脖子、揪头发的揪头发,没一个肯乖乖下来。

  向刚无奈找丈人求助。

  萧三爷摊手:“别看我,我也拿他们没辙。小不点儿倔起来,家里就乖囡能搞得定。”

  其实也不是真的没辙,大人要真的拉下脸、凶巴巴地吼一嗓子,他们也能乖乖听话。可做姥爷的,哪舍得宝贝外孙们委委屈屈地哭,宁可哄他们高兴。

  向刚也一样。

  难得回来陪孩子们玩,不希望用强硬的手段,惹他们哭。

  最后,抱着他们进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副做到一半的子弹壳坦克车,一下吸引了俩儿子的注意力。

  至于闺女,索给了哄孩子很有一套的姜春妹。谁让她自己也还是个大孩子呢。

  会议室里,孟柏林神采飞扬地正和队员们讲前线的战绩,说到决定性的一战,亦就是向刚将敌营的武器库炸飞、而后华军趁胜追击、不仅抢回丢失的高地,还一鼓作气占领越国北部二十余个重要城市和县镇。

  “一个月!我军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反败为胜不说,还攻下了敌军七个高地、占领敌国二十多个城镇。”

  孟柏林掩饰不住得意地宣布。

  底下一片喝彩声。仿佛让敌军吃瘪的是他们。

  看到向刚,更是掌声雷鸣。

  “太牛了老大!”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老大。

  向刚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会这样。

  不仅寨里兄弟,回来之前,省军区大佬笑呵呵地拍着他肩说,会向总军区如实汇报,该给的奖励、表彰,一分都不会少。

  他想说,表彰不需要。因为最大的功臣,不是他,是金大王。

  “对对对!还有一条蛇,不仅救了老大,还助阵杀敌,哎哟我去!天底下的蛇,我只服它!”孟柏林单腿撑着椅背,澳门赌博网站:把他亲眼所见的有关于金大王的事迹传播给了队友听。

  底下一片惊叹,纷纷追问那条蛇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跟着一起来?

  “哪能啊,人家那是野蛇,不是家养的。”孟柏林说,“下山前就没见到它了。老大也不知道它去哪儿了。”

  “有缘自然会再见到的。”向刚适时接道。总有一天会让小金由暗转明的。先做个铺垫也没啥不好。

  回头问问媳妇儿,小金喜欢吃啥,整点美食犒赏犒赏它。

  这次的战役,打心底认同:多亏了它。要是没有它的及时出现,就算没吃败仗,也没这么快鸣金收兵。

  这么一想,琢磨着要不打头野猪来。听媳妇儿说,小金喜欢吃烤肉,趁年前除了训练没别的任务,多给它整点儿吃的。

  转念一想,万一小金不喜欢野猪肉呢?以前进山时常看到它逮山鸡,会不会更喜欢山鸡肉?

  算了,回去问问媳妇儿再说。

  言归正传:“上头认为,咱们群英寨上下的特训效果很不错,特地给咱们拨了一套新器材下来。”

  “队长,是不是百人团选拔时那套器材?”聪明的队员立即问。

  向刚点点头:“不错,就那套,怎么?不喜欢?”

  “喜欢!可咱们这儿放不下吧?”

  场地确实是个问题。

  向刚觉得,有必要把群英寨往外扩几亩了。或者,另外再寻个隐蔽地儿,专门用来强化特训。

  “这个事不急,横竖器材还没运到。再说了,那都是能组装的,大不了分开训练。”

  说完这件事,继续说下一件。

  “年前,各部队又开始补充新鲜血液了。不过咱们队情况特殊,军区给咱们开了特殊通道,不招新兵招老兵,而且由咱们自己去挑。”

  说到这儿,向刚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今年的情况尤其特殊,百人团的选拔,咱们队五十进七,引起了上头关注。随后的中越反击战役,又打得超级漂亮。是以,经军区领导上报、总军区审核批准,选入百人团的战士直接归咱们队收编。也就是说,过了年,其他九十三人也要来咱们队报到了。”

  “哗”

  底下一片喧哗。

  百人精英团当时是如何产生的,在座每个人都十分清楚。因为他们都参与了,经过一轮轮严苛的选拔,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和优秀队员的差距。

  没想到,全军区最优秀的一百名队员,都要划到群英寨来。

  “老大!”王小虎激动地站起来,“这是不是表明,上头对咱们这支队伍是不一样的?”

  “没什么不一样,都是为人民服务。”向刚嘴角漾起微笑,“非要指出不一样,那大概是,咱们的训练比普通部队辛苦,面临的任务比普通部队艰巨。你们能坚持吗?”

  不问能不能做到,而是问能不能坚持。

  短时间的艰苦,想必在座每一个都能拍着胸脯响亮保证。然而长年累月的坚持就未必了。那是真的需要一种超乎常人无法想象的毅力和坚韧。

  “能!!!”

  回答气势飞鸿。

  “咯咯咯”

  看到树梢上的鸟雀,扑簌簌地被惊飞,院子中央耍玩的三胞胎不仅没被吓到,反而还高兴地拍起小手鼓掌。

  萧三爷要是有胡子,一准捋上几把表示欣慰。

  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看来,家里三个娃将来都是人中龙凤啊。

  “噗!”

  “噗!”

  只是此时此刻,未来的人中龙凤,还在为一辆子弹壳做的半成品玩具坦克车较劲。

  一个扯来、一个扯去。谁都想抢到怀里玩,结果谁也没得玩

  只听“咔嚓”一声,坦克车被俩熊孩子扯断了。胶水粘着的地方脱开,一辆车裂成半俩。

  “哇”大宝贝丢开手里的那小半,两手捂住眼,先发制人地嚎啕大哭起来。

  小宝贝撇撇嘴,把大宝贝扔掉的那部分也扒拉到自己怀里,笨拙地拼接着,妄图把断裂的两部分重新接回去。

  萧三爷正欲蹲下身安慰大宝贝,发现小家伙哭着哭着,遮住眼睛的手指缝张开了,偷偷往小宝贝方向瞅。好奇弟弟怎么没哭。

  这一看,急了。弟弟居然在玩坦克车。虽然断了,但两部分都在他手上,不还是完整的一部吗?

  大宝贝吼吼爬过去,伸手要抢小宝贝怀里的坦克车,小宝贝不让,两人又开始新一轮的你争我抢。

  衣服脏了,裤子脏了。

  出门前干干净净的两只娃,为了一堆子弹壳,滚成了两只泥猴子。

  萧三爷不禁担心。

  “回去你们妈你们姥姥指定要骂了。今天才换上的干净衣服,才这么会儿工夫就弄脏了,还弄得这么脏,额滴乖乖!……对!不骂你们,骂姥爷。谁叫姥爷管不住你们!”

  真后悔把以前留着的那堆子弹壳扔了,不然让老二寄过来,能给外孙做多少辆玩具坦克车啊。

  ……

  这次任务回来,向刚等七人享有半个月休假,一来是给他们过去半年兢兢业业守南疆的弥补,二来不少战士受了伤,有些伤尽管不需要住院,但也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

  除了向刚,其他六人老家都不在宁和,回群英寨开完总结大会之后,就包袱款款地回老家和家人团圆去了。

  向刚家就在山脚,说说半个月假,但队员们在山里训练,他做队长的,着实做不到十天半月窝在家里不过问正事。

  因此,每天上午依然会抽出两三个小时上山,或指导手下训练、或制定明年的特训方案,完了回家带娃哄媳妇。到了晚上,自然是给媳妇儿无限的宠爱,以期将过去半年落下的“公粮”主动补缴了。

  女人需要男人爱的滋润和浇灌,这话一点没错。

  有了男人的阳气滋养,女人的身体再一次得到开发,肌肤似雪面若桃、身娇体软易推倒。

  如此良性循环,男人愈加舍不得放开女人,女人愈加花开娇媚。

  亏得三胞胎快一周岁了,夜里基本不会醒来要奶喝。入睡前喂他们饱餐一顿后,就要一觉睡到大天亮了。

  这给向刚的交公粮计划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总算不用像孩子们小时候那样,他这厢缠着媳妇儿做足前戏正要一展雄风,那厢熊孩子哇哇嚎着要奶喝、要换尿布。三胞胎一人嚎一次,一晚上就得上演三次。饶是有再浓的兴致,都能被消磨没了。

  “现在好了,熊孩子终于不会吵咱们了。”男人翻身压住媳妇儿,一边爱不释手地摩挲着媳妇儿娇嫩的肌肤,一边压抑低喘,“小孩子睡眠质量好,睡着了地震都震不醒他们。”

  言外之意,可以痛快地行一场酣畅淋漓的夫妻敦伦之礼了。

  盈芳被他撩得浑身发软、腿打颤。

  “等、等等,我有事和你说。”

  “等下再说。”男人吮着她小巧的耳垂囫囵道。

  这个等下,往往又到后半夜。

  盈芳被他翻来覆去一通折腾,哪还有力气说正事儿,由他抱着洗干净下身,窝在他怀里沉沉睡去了。

  次日照例又是晌午才醒来。

  男人已经从山上回来了,这会儿照例抱着三胞胎出去玩了。

  三胞胎自打他们爹回来后,兴奋劲一直没消停。

  只要向刚在家,只要三个小家伙醒着,他就不得闲地被他们缠着。像挂件似地吊在他身上,指着墙外无时无刻不想着出去玩。

  小孩子就是这样,出去过一次,见识到外面的世界,只要醒着就不想待在家里。除非家里有更吸引他们的玩具。

  可唯一的新玩具子弹壳粘的坦克车,被大小宝贝拆得七零八落,向刚重新粘起来,他们重新拆散。拆到后面也腻了。

  嗷嗷嗷地示意亲爹往外走。

  向刚清楚像这样留在家里陪他们的时间说实话相当有限,因此在家的时候尽量满足他们。

  横竖这几天天气不错。或者是,今年冬天的雨,在他回来之前都下完了,那之后,一直都是晴空万里。

  太阳一开,天气就暖和。

  给仨小家伙换了身薄棉袄,带他们出去玩了。

  一个坐脖子上,两个抱胳膊上。仿佛是他身上不可或缺的挂件。

  三胞胎指哪他去哪。

  三胞胎想不出去哪,他就带他们上代销点看花花绿绿的商品、去舒家后院的小池塘看鸭子戏水、去码头看来来往往的运沙船和渡轮……

  三个小家伙开心地合不拢嘴。一刻都不想从他们爹身上下来。最好吃饭、尿尿都在他们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