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7章 何其有幸娶了她
  迅速扯过擦澡巾,澳门赌博网站:绕着脖子盖住他上身。

  至于水下面的部分……盈芳选择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乱瞟。

  这个举动,惹来向刚一阵轻笑。

  “别笑了,我要开始剪了。”盈芳故作严肃地说。

  向刚“嗯”了一声,鼻音仍旧带着笑。

  媳妇儿紧张,他倒是一点都不紧张。撩拨着澡桶里的热水,柔声问起他不在的半年家里可都好,顺便说起给他送信的小金。

  “小金回来没有?”

  “早回来了,要不是收到你回信,我哪里能安心。”盈芳佯嗔道。

  向刚歉意地一笑:“那时候局势紧张,通信又被叛徒切断了,上头腾不出人手负责收发信,写了家书也寄不出去。等到警报解除,小金已经找到我了。”

  “但愿今后天下太平。”盈芳知道这不能怪他,幽幽叹了口气。

  向刚见媳妇儿情绪不高,便拣了有趣的事说给她听:“……小金倒是在我战友面前露脸了。大家的接受能力蛮强的,纷纷夸它有灵性。上头听说它协助我杀敌,还戏称要给它颁个‘最佳搭档奖’。”

  “是吗?”盈芳听了弯眉笑,“小金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金大王:才不!人类的奖对本大王有毛用?还不如烤肉来得实在。

  “回头给爸妈他们也讲讲,等他们慢慢接受了,看到小金也就不害怕了。”向刚说,“这下换你说家里的情况了。”

  他心里门清,媳妇儿让小金送到前线的信,内容肯定都是拣好的说。明摆着安抚他呢,生怕他人在外面还要挂心家里。

  如今回来了,他不希望她还瞒着。事无巨细,希望她都能说给他听。他是她丈夫,不是偶尔上门的客人。

  盈芳顿了顿,柔声道:“我没骗你,家里人确实都挺好的。”

  她从他离家起,发生的大小事,挨个讲了一遍。包括刘继红冒领她的信、然后被婆家休弃,新来的知青冒充她家小表妹,连累小表妹上山开荒。

  “在我看来,春妹去山上开荒挺好的,虽说累了点,但腌事少。知青站里住着,三不五十闹事儿,春妹性子软,在家听多了‘吃亏是福’,出了家门容易受欺负。公社虽不给记工分,但部队给了补贴,开出来的菜地,有她一份功劳,收获时,还给她分菜、分瓜果。在我看来,比在公社下地好多了。”

  至少不用掺和到知青间那些勾心斗角的糟心事。

  男人听了挑挑眉,想不到下乡知青胆子都那么大,冒领别人信件、冒充人,关键当事人就在这个公社。

  “咱以后对闺女一定要多上心,不能让人欺负了。”什么吃亏是福,摆明了忽悠人的。

  “还用你说。”盈芳揪了一下他的头发,“别乱动。”

  “不动不动。”男人靠着浴桶边,撑着下巴笑,“除了这些,没别的了?譬如有没有想我?宝贝蛋们有没有惹你生气?”

  “生气着呢。”盈芳佯装没听见前半句,兀自发起儿子、闺女的牢骚,“我天天抱他们、哄他们、伺候他们,这仨小祖宗倒好,今儿才学会叫妈妈。还是小宝贝带的头。你闺女更过分,你走没几天,就会喊爸爸了,我怎么哄她,都不肯叫妈妈。”

  向刚听得忍俊不禁。

  盈芳越想越气,握着剪刀在他头顶挥舞地咔嚓响。

  “你得意了吧?明明没怎么抱他们,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也少,却先会喊爸,喊起来还成串成串不带喘气的。”

  向刚反手握住媳妇儿的手腕:“确实太过分了。回头我揍他们屁股。”

  “拉倒吧。”盈芳对着他后脑勺翻白眼,“当我没看见呢,一回来就挂身上不撒手。”

  别说揍屁股,儿子闺女流着哈喇子冲他喊一串“爸爸爸爸”、“dadadada”,保管他心都酥了,服帖地给小祖宗当马骑都乐意。

  这下向刚是真笑出了声。

  媳妇儿该不会吃醋了吧?吃儿子闺女的醋?

  握住她手腕,转头抽走她手里的剪子,免得一不留神把他发顶剪秃了,而后一手轻捏她下巴,一手捧住她后脑勺,含笑吻了上去。

  这是他看到她就想做的事儿。

  忍到现在真不容易。

  憋了小半年的内燥,这一刻仿佛干柴遇到烈火,恨不得燃它个三天三夜。

  男人的撩拨火力炙热而猛烈,盈芳闭着眼,颤着双唇,被动而又渴望地迎接。

  吧唧的响声,被荡漾的洗澡水掩盖。

  就在他火热的唇,一路下移到锁骨,甚至还要继续往下时,盈芳理智回拢,手抵住他同样火热的胸膛。

  “别……妈说了今晚给你接风洗尘,晚饭会早点开。”

  男人动作一顿,半晌,埋入她馨香的颈窝深深叹了口气,哑声道:“只想吃你。”

  女人的手在他背上捶了一下。

  “洗澡水都凉了吧?我去提桶热水来,正好头发理好了也要冲一冲。”

  盈芳说完跑出房间。生怕再待下去,仅存的理智要被他撩拨没了。

  男人缓缓地坐回澡桶,碰了碰水下依然斗志高昂的老二,苦笑地摇头。

  太折磨人了。

  ……

  泡了澡、理了发,男人神清气爽。

  然而只是表面的,内燥并没有得到纾解。

  “留到晚上。”

  穿衣服时,他低头擦过媳妇儿的耳垂,含住后吮了吮。

  盈芳表面淡定,一副“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懂”的无辜表情,实则腿都软了,差一点摔床上。

  好在三胞胎在东屋玩腻了,闹腾得有点吵。

  盈芳借口去哄他们,迅速逃离了暧昧的现场。

  向刚勾了勾唇,对着梳妆镜整了整衣服。

  镜子里照出媳妇儿的手艺一头干净利落的毛寸头,不如城里那些夹着公文包、刘海三七分的蓬松干部头随大流,但不得不承认,这发型很适合他。换句话说,很适合摸爬打滚的部队人。

  老爷子一把年纪,不可能理这种头。所以说,她是特地给他设计的。

  剪之前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他别后悔。实际心里早就胸有成竹了吧?

  何其有幸,娶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