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6章 恩爱秀糊一脸
  他怀里的暖暖丫头,看到向刚,水晶葡萄似的黑眼珠,晶亮晶亮的,挥着小胳膊跟着嚎了一嗓子:“爸爸爸爸!”

  萧三爷见了无比心酸:“是是是,你爹回来了。你个没良心的坏丫头,这阵子都是谁成天抱着你这儿玩那儿玩……”

  小丫头无视他,拼命朝向刚扑过去。

  向刚把行李交给小李,大踏步来到屋檐下,接过丈人怀里的闺女,举得高高地说:“暖暖长大了啊!”

  小丫头搂着他脖颈咯咯咯地笑。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也都出来了。

  看到女婿安然回来,姜心柔喜极而泣:“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dadadada!”

  她怀里的大宝贝,看到妹妹坐在亲爹胳膊上,也拼命扭着身子,伸着胳膊要亲爹抱,嘴里像机关枪似地突突蹦出同个音节。

  向刚笑着伸出手,一个胳膊抱闺女,一个胳膊抱大儿子。

  哦,还落了一个。

  两个是抱,三个也是抱。抱不下也要抱。

  抱不下就让小宝贝坐他脖子上。

  顷刻间,或调皮或文气的三胞胎,成了他们爹身上的挂件。

  姜心柔生怕他们掉下来,伸着胳膊护着,一边推了闺女一把:“傻丫头,发什么愣啊。女婿回来了,刚不是还在担心他吗?这下放心了吧?”

  说得好像她这个丈母娘不曾担心过似的。

  盈芳看到男人,心头大石平稳着陆。

  回来就好!

  小俩口隔着人群,目光对视。

  一个安然、一个温柔。

  萧三爷吞不下这碗狗粮,清了清嗓子说:“堵在门口干啥?不能进屋说啊?”背着手率先进屋去了。恩爱秀得他糊了一脸,没眼看。

  “对对对,进屋说。下雨天屋外怪冷的。别让宝贝蛋们感冒了。小向肚子饿不饿?这个点整午饭迟了,让福嫂给你煮碗三鲜汤面,就着烤红薯垫垫肚子,晚饭咱们捣鼓热闹点,给你接风洗尘。”

  姜心柔也说道,完了伸手去抱向刚怀里的宝贝蛋。

  三胞胎同时挂身上,临时还行,长时间怎么吃得消。

  无奈三个小家伙谁都不肯下来。

  即便是平时最安静的小宝贝,跨坐在向刚脖子上,双手揪着他爹几个月没剪的头发,笑眼弯成开春的柳叶。

  向刚很享受儿女对他的喜爱,笑着对丈母娘说:“就这么抱着吧,半年没见,我也想他们了。”

  不过等面条上来,三个小家伙还是被盈芳给扯了下来。

  “别闹,让你们爸好好吃顿饭。”

  三胞胎倒也懂事,看到亲爹要吃饭,乖乖地坐到一边,晃着短腿,眨着眼睛,时不时地瞅向刚一眼。

  向刚被他们瞅得心都化了。

  一人喂了几筷面,还想再喂他们喝几口汤,被盈芳拦下了。

  “他们中午吃很饱,你来之前,又吃了不少红薯糊糊,别再喂了,吃多了不好。”

  “那媳妇儿你吃,你辛苦了。”向刚把剥了皮的半截红薯,喂到媳妇儿嘴边。

  盈芳脸颊一红,张嘴想拒绝,甜得让人回味再三的烤红薯已然进了嘴。

  “嗷嗷嗷!”

  “啊啊啊!”

  三胞胎吃醋了。

  娘疼爹、不疼咱们。

  爹爱娘、不爱我们。

  再次被强迫吞了一把狗粮的萧三爷,憋着笑和小李、福嫂一起,一人抱走一个:“走!姥爷带你们飞高高!”

  没了三胞胎闹腾,向刚三两口扒完迟到的午饭。

  盈芳已经给他备好洗澡水了。晒干了的柚子皮和新鲜的柚子叶,随热水煮开,倒入浴桶,清香溢满整个房间。

  “这半年我给爷爷理过三次发,老爷子还挺满意的,你信得过我吗?”

  盈芳拿出理发的刀具问男人。

  这还是托方周珍从海城百货大楼买了寄来的。

  老爷子年纪大了,每个月跑去县城理发挺不方便的。

  加上家里添了三个小家伙,小孩子毛发生得快,一个月不到就需要修剪,就萌生了买套理发刀具自己理的念头。

  “傻话。”向刚捏捏媳妇儿的两颊,手感一如既往的好。倒是他自己,掌心的茧子粗粝得刺手,虎口因持枪的缘故,磨出了血痕。伤口倒是结痂了,就是摸上去糙得很。

  盈芳一眼看到他虎口的伤疤,握住他手关切地问:“没受伤吧?”

  “好着咧。”男人张开双臂转了一圈,“受伤战友都还在军医院待着呢,我这是头一批回来的。”

  幸好脸上的擦伤,在回到省城时结痂蜕皮了,加上这半年又晒黑不少,让他自己对着镜子,都未必能看出来此前受过伤。

  说来说去,是不想媳妇儿担心。

  故意扯松领口,当着盈芳面开始脱衣服,还抓着她的手往自个衣服里伸:“不信你检查。我保证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毫发无伤。”

  盈芳娇嗔地拍开他:“美得你!就说要不要理头啦!不理我收回去了。你明儿自个上县城理去。”

  “不用,就媳妇儿你给我理。”

  “你不怕我一剪子下去,把你头型剪坏了啊。”盈芳笑睨他。

  向刚一本正经道:“不怕!别说给爷爷理过几次了,就是没理过,拿我试手,我也甘之如饴。”

  “这可是你说的。回头理好了不满意,我可没办法再给你把头发接回来。”

  “怎么可能不满意。”向刚眼含笑意,倾身在媳妇儿嘴角窃了个香,“我媳妇儿人美心美手艺强,娶到你是我走了大运。”

  盈芳怎会不知道他是在哄自己,可偏偏就是高兴。娇嗔地在他腰间拧了一把:“不是在前线打仗吗?油腔滑调的工夫哪儿学的?”

  向刚最怕她拧腰间肉,不疼,但超痒。握住她作怪的小手笑着投降:“不闹了,我先洗头。”

  “谁跟你闹。”盈芳拿他干净的换洗衣裳甩了他一下。

  彼此仿佛并没有分开小半年之久。

  向刚在灶房洗干净头,回到屋里,脱掉衣服裤子坐进浴桶,头靠在浴桶沿上,让媳妇儿尽管大胆地剪。

  “剪坏了也没事儿,过阵子就长好了。”

  盈芳白了他一眼,就这么信不过她的手艺哦。

  眼角一垂,瞥见他壮硕的胸肌,发丝上的水滴淌落,撩得人咽喉发涩、耳根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