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5章 孩儿们,澳门赌博网站:粑粑回来了!
  萧三爷和小李也腾出时间过去帮他们。

  等所有的粮食、蔬菜都收进仓房,就连板栗、核桃也打了几麻袋,山里的深秋到了,而山下,迎来初冬第一场雨,淅淅沥沥下了十天了都还没放晴,冷得人上下两排牙齿咯咯打架。

  雨天大伙儿都躲在家里。

  生了火炉子煨红薯、土豆。

  四周围了一圈椅子,椅背上搭着三胞胎潮潮的尿片和小衣裳。

  其实白天,三胞胎都不怎么垫尿布了,给他们穿的是开裆裤,盈芳教他们想嘘嘘了蹲下来。没几天,三个小家伙就适应了。

  主要是晚上,睡前一顿奶,睡得熟的话,撑不到天亮就尿了。天冷了,盈芳也不想三胞胎睡得好好的,被抱出被窝把尿。

  雨又一下多天,这才积下了这么多洗了没干的尿片。

  “你们说生板栗怎么囤放才能久一点?不去壳放得久还是去了壳放得久?”姜心柔撩开灶房的门帘,朝堂屋里坐着聊天逗娃的家人讨主意。

  群英寨送来一筐去了刺毛壳的板栗,这天湿哒哒的,放久了怕坏掉,可煮了吧,熟栗子最多放三天,就开始发黑发烂。当丈母娘的有心想囤点生板栗,回头等女婿回来炖山鸡。

  “夏老信里的意思,百人精英团已经从南境开回来了,就是不知道具体哪天到家,不过应该快了。”萧三爷逗着膝盖上的大宝贝说,“去了刺毛壳放不久,但几天还是能挨的。”

  老爷子也点头:“月底前应该能回来。该庆幸这次降雨是在秋收后,要搁秋收前,又该焦头烂额了。”

  姜心柔看了眼遮天蔽日的雨幕,发愁道:“可这雨下个不停,听说雁栖江水位涨高了好几档,码头不会停航吧?”

  “除非水位没淹过江岸,一般不会停航。停了航,江北的村民咋补给?就算有代销点,那不也需要提前去供销社进货?”萧三爷皱眉分析。

  盈芳以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早几年降雨量最大那几天,她都躲在家里。而且那时候码头都没建起来,几条乌篷船,逢雨天就靠在岸边休息,谁会赶着大雨天气出门啊。

  她低头剥着红薯皮,小宝贝在她膝盖上等着吃红薯泥。半天不见亲娘送到他嘴边,难得嗷嗷了两声。

  盈芳这才回过神,拗了一段去皮的红薯在碗里,拿勺背压碎后,搁几滴白开水,搅成红薯泥,喂小宝贝吃。

  三胞胎里,数小宝贝最挑食。

  大宝贝几乎来者不拒,喂他啥吃啥,一直都乐颠颠的性子。

  闺女相对难搞些,但挑食的种类还算有限,最不爱吃的是胡萝卜泥,其次是蒸蛋里搁虾皮。此外还没发现她讨厌的。

  最麻烦的就数小宝贝了。也不晓得咋养成的挑食毛病。似乎一直以来,家里都挺注意三胞胎的喂养的。可小宝贝极少有遇到喜欢吃的雀跃地扑上去抢的时候,往往是送到他嘴边,砸吧一下而后别开头,表示不喜欢。

  倒是这红薯,意外地发现他喜欢,盈芳自然高兴了。

  喂他吃了好几勺,才接过她娘方才的话题安抚道:“下了这么多天,到月底总该放晴了。冬天雨水少,不会这么一直下下去的。”

  嘴上说归说,心里却也忐忑不定。

  要真发大水,渡轮停开,而他刚好这时候回来了怎么办?

  “真希望雁栖江大桥早点造起来。”

  姜心柔轻叹一声,道出了大伙儿的心声。

  “早就开始造了,可这么宽的江面,没有两年怕是造不起来。”老爷子说道,“以前那座旧桥,我记得史书上记载,足足造了七年呢。”

  “七年?黄花菜都凉了。”福嫂幽幽吐槽。

  大伙儿被逗乐了。

  “啊啊!”

  小李膝盖上的大宝贝,见小宝贝红薯泥吃得砸吧响,嗷嗷叫着也要吃。

  “叫一声妈妈,我就给你吃。”盈芳举了举手里的小勺,挑了挑秀眉,看着大儿子诱道。

  “dada。”

  盈芳:“……”

  你爹出门小半年了都没回,你倒是惦记他。

  “爸爸爸爸!”靠在萧三爷怀里掰着手指玩的二宝贝,在大宝贝迭声喊了一串“da”后,不甘示弱且又习惯性地跟了一串“爸”。

  盈芳没脾气了。

  一群没良心的小坏蛋!

  “muma。”

  突然,她怀里的小宝贝发了个音。

  “乖囡,你发什么愣啊?没听见晏晏喊你妈。”萧三爷哈哈笑道,“看来还是晏晏最疼你,不声不响地学会喊妈了。”

  盈芳也一阵惊奇。她从没想过,最先会发“ma”音的居然是小宝贝。

  “乖儿子!妈妈稀罕死你了!”她放下小碗,抱起小宝贝吧唧亲了一口,眉眼间皆是满足的笑意。

  这个举动可把大宝贝、二宝贝逼急了。

  以为妈妈不爱他们、就爱弟弟了。

  一个两个都举高肉乎乎的小胳膊,非要盈芳抱。

  场面正好笑,院子外传来男人的说话声。

  离堂屋门最近的小李,耳尖地听到,没打扰屋里笑闹的众人,侧身从门缝里闪了出去。

  屋外雨声淅沥,但还不至于遮没院外人的对话。

  “……下雨天,估计躲在家里,落了门栓。拍响点就听到了。要不上叔家坐会儿,午饭吃了吗?没吃先上叔家吃点东西,等下再过来?”这是向二叔的声音。

  紧接着有人回答:“不麻烦二叔了。”

  小李一听是向刚的声音,加快步伐,抽出门栓。

  院门吱嘎一声开启。

  “刚子,真是你回来了?”小李忍不住高兴,“一分钟前还在讨论你哪天回来!听说你立了大功,首长他们收到消息老开心了。”

  “小李哥。”向刚笑容沉稳,回头问向二叔,“二叔要不要进来坐坐?”

  “不了。”向二叔挠挠头,“你才回来,指定有很多事要忙,左右回来了不着急,赶明天晴了咱再好好聚聚。”

  “成。”向刚一口应道。

  许是小李走后,堂屋门掩着没闭合,听到了外头的动静,萧三爷抱着外孙女从屋檐下探出头,见是女婿回来了,难得激动地吼一嗓子:“女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