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3章 吐露
  午后,盈芳在附近林子里采摘了一背篓外围常见或不常见的野果野药材。

  有吃起来酸甜开胃的野苹果、有适合做果酱、果干的毛木果、有挤挤囊囊色泽喜人的五味子、有像葡萄一样成串的茅梅。还捡到了几斤榛子、毛栗。

  金毛帮她扛着背篓,送到狭窄的崖壁前。

  金大王尾巴一抬,托着着沉甸甸的背篓,头上平稳地顶着装满容易压坏的茅梅,腾空越过狭隘的崖壁通道。

  要不然,这么窄的通道,人要挤过去,都得收腹缩胸,哪可能携带背篓、竹篮。

  出来时,远远看到群英寨旁那根坚挺的电线椽子,盈芳才想起出门前告诉爹妈自己是来看小表妹的。

  只是天色不早了,留下来唠闲嗑怕是不能了,便收拾了几样适合表妹吃的野果,抄近道去了趟群英寨。

  没想到在那儿碰上她爹,看上去满头大汗的。

  “爸,你怎么也上山来了?”

  萧三爷上下打量闺女,确定她安然无恙,大松了一口气。

  “还不是找你来着。你大早上出门,你妈不放心,想陪你一块儿上山,结果追到山脚愣是没看到你身影,急得不得了,我就和阿九一起来找你,这不把外围、后山都找遍了,正打算借样傍身工具,进里头看看去。你老实说,是不是进深林了?”

  其实都不用问,看她背篓里装的野果就知道外围、后山这一带,成串成串、品相好的野果,早被村民撸没了。酸涩的青果子都不见得留下。

  萧三爷起先是担心,如今见闺女平安回来了,心安了不少,但还是虎着脸训道:“你这丫头胆子忒大了,一个人都敢进深山。”

  盈芳被亲爹逮了个正着,干笑两声,趁向九进寨里借工具,手掩着嘴小声对他爹说:“爸,我碰到金毛了,它蹦蹦跳跳领我去了个地方,可漂亮了。赶明我带你们一块儿去。真的,很漂亮很神奇,简直就像神仙住的地方。那边还有个大湖,之前从我家走丢的那头大老龟,也住在那儿……”

  “先别说这些,回家要紧。你妈该急坏了,三个小家伙也吵着要你。”

  看到向九和几个群英寨的队员走过来,萧三爷打断闺女的话。

  队员们是跟着过来帮忙找人的。老大媳妇进了山找不见人了,澳门赌博网站:这可是大事。

  老大不在,他们当小弟的,自然是要帮衬着。

  出来见嫂子找到了,且还分了不少稀罕的野果给他们,道了声谢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萧三爷也给了向九一篮什锦野果,让他带回家给燕子尝鲜。自己接过闺女肩上的背篓,父女俩抄近道下了山。

  赶在日头落山前回到家。

  姜心柔见闺女平安归来,庆幸地捶了她几下:“以后要上山,让你爸陪你去。别一个人往深林里钻,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妈,让你担心了。”盈芳上前搂着娘亲的胳膊蹭了蹭。

  姜心柔拿手背擦了擦眼角。

  搁以前,她也不会这么担心。闺女打小在这个村子长大,上山对她来说,可能和家常便饭一样简单。可这几天闺女心情不好,带她去县城逛都没精打采的,突然提出要上山,让人没法不担心。

  盈芳就把告诉她爹的那番话,说给了家人听。

  “美丽神奇的山谷?就在那片林子里面?”萧三爷眉头一挑,“我说吧,那片林子有古怪,原来还要往里走。”

  老爷子听后说:“照乖囡的描述,那山谷在这之前应该还没被人发现,想来是金毛几只小家伙无意中撞见的。所以保持了原汁原貌。你们想去看可以,动静小点,别破坏了。还有乖囡今儿来回平安无事,不代表不存在危险,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等小李回来,我和他两个先去探探路。”萧三爷说。

  大伙儿都没意见。

  盈芳想了想,到底忍着没把修了又修如今已经很精准的地图拿出来给她爹。都说了今儿才发现,这地图哪来的?这不自打嘴巴么。

  本想小李这一趟回老家,没有一个月回不来。

  怎么说都是结婚,新婚燕尔的,小俩口恩恩爱爱、腻腻歪歪,能在给他的婚假结束前看到人就不错了。

  没想到第二天就看到他了。

  萧三爷啧啧叹着,围着小李打量了一圈:“小李,不是给了你一个月假吗?怎么?结了婚就回来了?新娘子不闹腾?”

  小李默默地把行李拎进自己那屋,半晌传来他清冽的嗓音:“没结婚。”

  “……不是你这趟回去,不就是去结婚的吗?”萧三爷舌头差点打结,“咋回事儿?出什么变故了?你那未婚妻呢?”

  “跟别人结了。”

  “……”

  大家都不敢再往下问,小心翼翼地瞅小李一眼,随后抱来三胞胎,变着方式逗他开心。

  小李洒脱地笑笑:“没什么的,我和她原先也不熟,婚约是家里给定的,现在这样也挺好,我把我娘的坟从老李家迁出来了,寻了个安静的山头。从今往后,我和老李家没瓜葛了。”

  他没说的是,他那未婚妻,原来是和别个男人有染,又因对方成分不好,遭到女方家上下反对,才急急和自己订婚的。

  六十六块礼金,其实都落在他那贪婪的后娘荷包里,女方当时只想找个冤大头,没计较礼金多少。哪晓得一次有染就胎珠暗结。他这几年没回过一次家,订婚也只是后娘来信知会了一声,压根没叫他回去相看。

  这么一来,女方的丑事自然瞒不住。老李头再无视这个大儿子,也绝不允许别人家的种留在老李家养。

  荒唐!简直太荒唐!这不仅是戴绿帽的问题,还关系到祖宗后代的纯净度。

  女方大概也是想到这一层,跳了一次河没死,抱着农药瓶,以死相逼,终于劝服她爹妈接受了肚里孩子的亲爹。

  原本到这里,老李家总该给小李来封信说明一下吧,可他那贪婪的后娘,怕他追讨六十六块礼金,愣是瞒着不说。甚至还想给他找个便宜媳妇,把这事儿忽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