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2章 乃们这群装逼货
  但盈芳毫不在意。

  她随手披了件外套,从小金身上解下荷包,边不敢肯定地小声问:“找到刚子哥了吗?给他看我写的信了吗?他……人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是不是瘦了?”

  金大王吐了吐蛇信。

  这么多问题,也得它能张开说话才行呀。

  倒是堂屋的姜心柔,似乎听到里屋的动静,压着嗓门问了句:“乖囡?你是在和妈说话吗?”

  “不、没有。”盈芳忙说。生怕她娘进来,轻手轻脚走到门边,插上门栓,隔着房门道,“我哄宝贝蛋呢。”

  “那好吧,娃们睡得好,你也赶紧睡。我和福嫂补完这些也去睡了。”

  “哎。”

  盈芳应了一声。折回床头,继续拆荷包。

  拿出信纸就知道拆开过了。因为她当时叠的不是这样的,松口气的同时,猜测向刚会回些什么。

  岂料荷包里除了她写过去的信,并没看到回信。盈芳一下红了眼眶。

  “小金,你真的找到他?他真的看信了吗?可咋没他的回信?”

  金大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关心则乱啊丫头!细长的蛇信一勾,卷着信纸摊开,露出背面黑黢黢的几个炭笔字。

  借着昏暗的油灯光,看清那寥寥几字的平安信,盈芳心头的大石,总算落回了原处。

  将信贴在胸口上傻笑一阵,才想起最大功臣金大王。

  摸摸金大王的三角小脑袋,柔声道:“谢谢你啊小金,这次真的辛苦你了。赶明给你烤兔腿肉吃,还有别的想吃的吗?有就尽管说。”

  总之一定要犒赏它一顿。

  金大王脑袋蹭蹭盈芳的手掌心,有这句话就够了,不枉它千里迢迢做信差。这么远距离的信差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劳心又劳力。

  慢条斯理地游回地窖口,尾巴一卷,卷上来一把三七,再一卷,卷上来一把石斛,再然后还有虫草、天麻、黄精、灵芝……

  一堆的药材,像变戏法似的从地窖转移到地面。

  盈芳确信,在这之前,地窖里绝壁没有这些药材。即便有,也是她早先囤着的一些普通药材,最珍贵的就数天麻了。

  所以说,这些都是小金南下送信顺便在途中采集的收获?

  金大王昂昂脑袋。

  才不说是问南国蛇小弟打劫来的。

  信送到了,回信也收到了,还白得一批珍贵药材,盈芳睡了个多天来第一个踏实的饱觉。

  第二天一早,给三胞胎喂完早奶,寻了个给表妹送菜的借口,抓了把家里囤着的竹签,上山给金大王兑现奖励去了。

  姜心柔见状纳闷不已:“给春妹送菜?可春妹上趟来,不是说山上的菜地已经收获两茬了,时令菜吃不完,让咱们以后别送了。乖囡怎么突然想起又给她送菜了?”

  萧三爷表示不清楚,猜度道:“会不会是长久没有女婿的消息,心情不好,想上山解解闷?”

  心情不好上山?那就更不放心了。万一一时想不开,又刚巧站在悬崖峭壁旁……

  啊呸呸呸!想什么呢!

  姜心柔揉揉眉心:“不行!我得跟着。你等爸回来,问问他有没有法子联络上旧部下,看能不能打听到前线的消息。我陪乖囡上山,要是中午没回来,你也别着急,多半去看春妹了。”

  说完,姜心柔随手拿了个背篓,循着村里人常走的山路追了上去。

  只是盈芳恰巧没走这条路,她走了山前那条途径泉水潭的陌生路,拿竹篮舀了几条潭水鱼后,径自去了老金等小家伙安居的美丽山谷。

  在碧绿幽静的湖畔草坡上,生起篝火,搭起烤架。先是把剖洗干净、腌制入味的潭水鱼穿在树枝上架在火上烤。

  接着料理小金猎来的山鸡、野兔、小猪獾。

  总之今天,她给小金开了个庆功兼犒赏大会。

  与会人员除了她和金大王,再就是金氏家族的另四位成员。

  当然,这是她以为的。

  事实上,肉香四溢的篝火大会进行到一半,照理只食素、不食荤的大老龟、梅花鹿以及山谷里其他定居的小动物,都陆陆续续地冒头了。

  这还不算,那梅花鹿的头头,竟然咬了一嘴青草过来,扔到她脚前,然后抬头努努噼里啪啦炸响的篝火,以及火上烤得滋滋冒油的潭水鱼、兔肉串,意思是让她帮忙烤青草?

  再是通体像秋天的枫叶一样火红漂亮的红毛松鼠,成群结队抱来一捧捧松果、榛子,扔到盈芳脚边,而后排排坐到篝火不远处,甩着尾巴等烤干果出炉……

  盈芳彻底懵逼了。

  好在理智没有一直当机,茫然过后,淡定地抓起青草、野红薯藤,像青菜一样抹上调味料、串上竹签,搁火上翻转烤了一会儿,谦恭地递给梅花鹿头头。

  松果、榛子更好办,另外刨了个坑引几条烧红的木炭,把干果扔进去烘烤,烤到啪得炸开,说明熟了,可以吃了,竹签为筷夹出来,递到排排坐、分果果的一溜红毛松鼠面前。

  这时候,大老龟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明明盈芳它也是认识的,更甚者,它认识盈芳,比鹿群、松鼠帮什么的都要早。差点还在她家蹭睡蹭喝蹭晚饭了呢。自认比那些个臭表脸、自动凑上前求投喂的家伙们交情深多了。

  可为啥交情浅的都有烧烤吃,它这个交情深的却没有?

  不公平!不开森!

  大老龟耷拉着眼皮,慢吞吞地爬到盈芳身侧。

  盈芳哪可能忽视这么大一头龟啊。照村民的说法,搞不好是福星降世,多看一眼就是赚了。

  她含着笑朝福星代表大老龟招招手,温柔地问它吃不吃苦苦菜?来的路上顺手摘的。本来想带回家里吃,既然大伙儿这么捧场,索性都拿出来烤了。

  大老龟撑开眼皮打量了一眼苦苦菜,原来长这样。以前也见过,不过长的太丑从没想过要去吃它。看在她如此殷勤的份上,那就勉为其难尝一口呗。

  思考完,重又耷拉下眼皮。不过周身的气息,没方才那么“生人勿近”了。

  金大王朝天翻了个白眼。这群装逼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