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0章 怎么有种是他儿子的既视感
  孟柏林找到自家队长时,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

  林子深处的雾气还没彻底消散,但外围和白天已经没两样了。

  经历一夜鏖战的向刚,背靠一棵大树休息,即便是在闭目养神,手里也依然紧握机枪。

  橄榄绿的军装,沾满泥污和血迹。脸、手也是。

  华军援兵一路寻来,沿途看到不少敌军的尸体,有被子弹一击即中的,有被外力撞击毙命的……

  孟柏林边记录边忐忑:队长他,不知是否安然无恙。

  蓦地,他看到了树底下垂头而坐的队长,心猛地一揪,喉口抑制不住哽咽,疾步前跪在地:“老大”

  离他不远处的战友,听到这声悲痛的呜鸣,脸色一白,纷纷冲过来。

  “咻”

  小金从树梢腾跃而下,落在向刚肩,小眼珠乌溜溜地扫过孟柏林,以及他身后搬来的救兵,蛇信一吐一纳,看似慵懒,实则蓄势待发。

  向刚这一晚是真累了,战斗结束想坐下歇会儿,结果眼皮子越来越沉。

  一般来说,熬夜到凌晨四五点,本就是精神最疲乏、最想睡的时刻,向刚又经历了一夜激战,实在撑不住,想着有小金守着,但有什么风吹草动,准会喊醒他,便抱着机枪打了个盹。

  这么会儿工夫,让前来寻他的战友误会了。

  向刚被孟柏林一声凄厉的“队长”惊醒,下一秒看到小金落在他肩,冲孟柏林嘶嘶吐蛇信,俨然一副对敌姿态,立马出声制止:“自己人!”

  自己人?

  什么自己人?

  孟柏林眼神呆滞:“老、老大,你没死?”

  向刚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起身活动手腕、脚踝:“你希望我死?”

  “啊哈哈哈……误会!误会!我老远望过来,看你那样,还以为……啊!兄弟我错了!”

  向刚赏了他一记手栗子。

  孟柏林抱头讨饶。

  其他战友见状,笑望着这一幕松了口气。

  “对了老大,方才树掉下来一条蛇,正好落在你身,咦?蛇呢?”

  和自家队长来了个劫后余生大拥抱后,孟柏林冷静下来,不由想起先前那条通体碧绿、出现得极为诡异的小蛇。

  小蛇?你才小蛇!你全家都小蛇!

  本大王可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玉冠金蛟!

  金大王从向刚身后探出三角扁脑袋,乌溜溜的小眼珠冷冷地住孟柏林。要不是看在这人是丫头男人的手下,它早一口送他见阎王了。居然敢如此小瞧它玉冠金蛟。

  “就它!就它!老大你身后有条蛇!”

  “闭嘴!”向刚头疼地捏捏太阳穴,“它是我的救命恩人。”

  “啥?”

  向刚挑了些不那么惊世骇俗的表现,说给大家听:“……之前在敌营,我不是躲进了敌人的武器库吗?本来差点暴露,是这条蛇救了我,才有机会炸了敌人的武器库……后来在林子里,我没注意敌军也爬了树,差点中枪,也是这小家伙救了我,还帮着咬死了几个偷袭我的敌军……”

  向刚边说边斟酌,尽量避开了金大王的特殊能力,让一切听去符合大自然的规律。

  可饶是如此,孟柏林等人依旧听得目瞪口呆。

  “意思是,这蛇是条好蛇?”

  “还是条爱国的好蛇……”

  “……”

  妈呀!这世界太玄幻了!

  “我就以前听人说书,听过白蛇报恩的故事。想不到现实中也有。以后给我家小子儿子编故事有题材了,嘿嘿。”

  “它不算报恩吧?刚子以前又没救过它。是吧刚子?”

  “刚子哪里知道啊。说不定救它的时候还穿着开裆裤呢。”

  底下一片哄堂大笑。向刚按了按额角,无奈地瞅了金大王一眼:为了你老子真的是豁出去了。

  “别笑!真的可能发生的。”听过白蛇报恩故事的战友继续说,“你们想啊,那白娘子当年下山报恩,都过了一千年了。蛇的岁数很长的。别看这蛇长这么小,搞不好已经千岁了。”

  这话金大王又不爱听了。什么叫“这蛇长这么小”?特么这是竹叶青的驱壳,不是它的!它玉冠金蛟的灵魂年龄万岁都有了。不是它自夸自大,这凡间的一切生灵,看到它,都得毕恭毕敬地跪下叩拜,尊呼它“老祖宗”。你们这帮毛头小子,再说本大王小,一口咬死你们!

  不管怎么说,战士们算是接受了竹叶青是自己人这个认知,笑闹过后,恍恍惚惚地蹲在不远处生火煮水烤馒头。

  走出这片林子也得要两三个钟头。

  他们是午夜被紧急集合哨吹醒出任务的,少吃一两顿不算啥。可向刚、孟柏林入夜前就已饿了大半天肚子,又拼劲全力战斗一夜。人是铁饭是钢,援兵队长决定原地休整。

  说说休整,其实都各有各的活。

  取水、捡柴、烧火、热馒头。

  还有人就近打了几只野山鼠,当场剥皮清洗,架火烤。至于偌大的林子为什么找不出一只山鸡、野兔,那是金大王生气了,不想为愚蠢的人类买单。能逮到山鼠那是他们运气好。先前敌军扔手榴弹的时候,轰炸了几个山鼠窝,吓得鼠崽子们抱头乱窜。被前来支援的华军逮了个正着。物资贫乏的时候,管它什么肉,能吃就是福。更何况山鼠肉烤熟了还真的挺美味。

  香味传来,几个年纪轻的小战士,忍不住吸吸鼻子。

  “老孟,你肚子饿不饿?馒头烤热了先尝一个。”

  孟柏林正分心看老大那边,道了声接过啃了起来,想了想,伸手问小战士又讨了一个,起身往老大那走。

  向刚正和金大王话别。

  战友们尽管接受了它,但不代表军营里所有人都接受。

  有时候,朦胧美胜于一切。

  不过打开了这个豁口,回去介绍给家里其他人认识,它的存在,由暗转明,想来会容易不少。

  金大王浑不在意,尾巴稍蹭蹭向刚胸前的口袋。

  “你是说回信?”

  对人蛇互动适应良好的向刚同志,已经能分辨金大王的眼神和举动了。

  极其淡定地从衣兜里摸出媳妇儿让金大王捎来的家书。无奈他身没笔,澳门赌博网站:也没纸。

  想了想,去烧火的战友那讨了根炭条,拿匕首刨掉粗糙部分,留了个小尖头,在媳妇儿的来信反面准备写封回信。

  可想要说的很多,时间却仓促。

  最后,千言万语化作寥寥数字:安好,勿念。

  末尾给媳妇儿留个大致归期,具体时间定不了,但战役已经打到尾声,再迟,年前总能赶回去。这样也好让媳妇儿安心。

  落款完,把信纸照原样叠成小块,塞在荷包里。摩挲又摩挲之后,不舍地系回小金身。

  “回去路小心,尽量别被人看到。”

  金大王吐吐蛇信:这用你说!

  “真遇到什么事,马躲起来。等危险警报解除了再出发。出门在外低调行事,遇事不要逞强,不要让我和小芳担心……”

  金大王越听越迷茫,怎么有种本大王是他儿子的既视感?

  喂!泥垢了!本大王当你祖宗都是你赚了!

  金大王傲娇地一甩尾巴稍,驮着迷你小包袱又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