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19章 金大王:没我还真不行
  男人收了荷包,却没给回信。就算回了宁和,也没法向丫头交差啊。

  眼下男人和他那几个战友,还被困在敌营里。算了算了,它好事做到底,帮帮他们吧。

  金大王出马,自然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无数本地蛇小弟,被它驱使到敌营。里三层、外三层地将主帅营帐包围了起来。

  “天谴!果然是天谴!”

  被吓得有些神志不清的驯蛇师,看到这情景,更加语无伦次。

  “胡说什么!世上根本没有天谴!再胡说八道当心人头搬家!”

  被一大波蛇困在营帐里的新首脑恼羞成怒。

  “都是死人吗?还不快把这些蛇弄走!”

  怎么弄?当然是机枪扫射了。

  到底不同于武器库,机枪扫起来没压力。

  可不知是偶然,还是这些蛇真成了精,总之,子弹飞来的那一刻,蛇居然避开了。

  避开了……

  开了……

  了……

  卧槽!!!

  举枪扫射的士兵们不淡定了。

  子弹都打光了,这些蛇依然还在蠕动。

  殊不知,被金大王驱来充门神的蛇小弟们也很绝望啊。

  “麻麻!我要回家!这里太恐怖了!不知啥玩意儿蹭到我尾巴,好像焦了焦了……呜呜呜……”

  “老祖宗,我还是未成年,这么危险的任务,我能说不参加吗?”

  老祖宗摇尾巴微笑:不能!

  因为老祖宗我打不过它。

  孩儿们,争口气!别给老祖宗丢脸!出完这个任务,咱提前回地下冬眠。

  “嘤嘤嘤……老祖宗都打不过它。那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呀?太恐怖了!”

  狂舞的群蛇,内心都极尽恐惧。

  然而没人相信。

  新首脑一个劲的命令“扫射”、“扫射”。

  副将不得不调兵遣将。

  这么一来,门口戒严的阵仗终于有了片刻能让人钻空子的松懈。

  向刚趁这机会,领着小伙伴们闪了出去。

  速度很快,快得敌军反应不及。

  等枪声响起时,一行人已经冲出重围,隐入茫茫夜色。

  “快!快通知苏军,务必把人拦截了!决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快”

  敌军新首脑一想到自己营地的武器库莫名其妙被炸、数不清的蛇把主帅营帐围得团团转这个消息,一旦传回华军阵营,将招来怎样的后果,整个人顿时不寒而栗。

  发狂似地吼着。

  所幸他们的合作方苏军也来了,就扎营在数里地外。听到枪声,以及追出去的装甲车轰轰的动静,一定会严加戒备。

  “老大,对面有光扫过来了!像是苏军的部队。”孟柏林抹了把汗,胸前的望远镜在夜里的效果大打折扣,还是借着对方的光,才隐约扫到苏军的旗帜。

  苏军是北方大熊国,明眼人都知道眼下这场战役其实是苏军发起的。越军不过是大熊国的一柄枪,苏军指哪、他们打哪。

  “这下怎么办?前面找不出能藏身的地方了。”孟柏林咬了咬后牙槽,逼自己冷静。

  他和向刚此刻蹲在一小片矮不隆冬的野生灌丛后背,背部贴着尖利的刺。

  其他人慢他俩一步,也找了个能暂时藏身的隐蔽处。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后有追兵、前有猛虎。两面夹击,偏偏回自己营的路线,有一段是荒芜的沙石地。探照灯一扫,有没有人一目了然。

  来的时候,他们装扮成了当地驯蛇师,可那是在没有追兵的时候,谁也不会怀疑他们。眼下,哪怕他们穿上了越军的服饰,也不见得会放过他们。因为一张嘴就露馅儿了。试问哪个越国兵不会讲母语反而满口东北话的?

  孟柏林差点拿脑袋撞荆棘。

  向刚望着左手边茫茫的大山,当机立断:“走山路。”

  “老大……”孟柏林犹豫道,“这山我听当地人说夜里瘴气很重……”

  “没有选择。”向刚看了眼前方越来越近的探照灯,以及后方逼近的装甲车,“你还有五秒时间考虑,是想被机枪扫死、或是举手投降被活擒、然后抓去和咱们国家谈判,还是进山碰碰运气?”

  孟柏林牙一咬:“进山。”

  “走!”

  向刚领着小伙伴猫身一窜,往就近的山脚狂奔。

  越军的装甲车扫到他们的影子,调了个头轰轰地开来。

  苏军收到消息,以合作方的姿态,派出武装队支援。

  装甲车轧过矮小的荆棘丛,一路开到山脚。

  全副武装的小越军,持着苏军支助的机枪,跳下装甲车,一路扫射跟进林子。

  向刚几人被逼得不得不往林子深处走。

  深林里瘴气重,没有光线,一旦进去,无疑进了迷宫一样。遇到危险,连反击的机会都不定有。

  所以只能在外围。

  向刚指了指树梢,澳门赌博网站:几人会意地爬上树。

  然而敌军很熟悉当地的地形,深知这一点,仗着手里有探照灯、脸上戴着头套,分散开来后,以地毯式地搜索方式,从上到下、从外到里,逐渐拉小包围圈。

  这样下去,向刚几人的行踪,迟早暴露在敌军面前。

  向刚捏紧手里的石子儿,屏住呼吸。

  敌方分散开来搜寻他们,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

  一对一,他是绝对有胜算的。

  “咔嚓。”

  枯枝被踩断的声音。

  搜寻到向刚藏身树下的越国兵,嘴里骂了一句,腾出手矮身拨拉了一下缠住裤脚的棘丛。

  向刚借着对方手上的电筒光,瞅准目标,掷出了手里的石子儿。

  树下的越国兵还没站直,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向刚快速滑下树干,抽走对方手里的机枪,正要重新上树,一道刺眼的光从不远处射来。

  “发现目标!”

  参与到地毯式搜寻的苏军高喊。

  随即扔来一枚手榴弹,在向刚前一秒所在的位置爆开了。

  向刚抹了把汗,心里暗咒一声。如此一来,搜捕的队伍,势必都会往自己这边靠拢。

  但同时,这不失为一个机会。

  他朝孟柏林等伙伴藏身的方向吹了几声口哨,在旁人看来不过是几声蛙鸣和蝉叫。

  只有孟柏林知道,队长这是让他们趁机从另一个方向突围。

  搁普通命令,二话不说执行。

  可眼下这命令,一旦执行,意味着他们有逃出生天的机会,队长却要一个人面临那么多重型武器。

  身后是迷蒙瘴气,往前一步就辨不清方向,也许下一脚跨出去就是万丈深渊。

  前方又是苏越联手的扫荡军。

  孟柏林咬着牙冠第一次无视向刚下达的命令。

  向刚又吹出一声口哨。

  时间不等人,等到这边发现就他一个人,敌军肯定又会散发开去搜索。

  必须走!

  不走回去把你踢出群英寨。

  孟柏林闭了闭眼,滑下树干后,轻拍了拍隔壁那几棵树,把其他小伙伴都从树上喊了下来。

  这时,向刚故意发出一声响动,然后转过身随便开了一枪。

  然后迅速换了个位置,朝黑影攒动的方向又开了一枪。

  敌方有人被击中,发出一声惨叫。

  “在那!就在那!快!围捕他们!”

  附近搜索的苏越联合军全都被吸引了过来。

  孟柏林几人趁机逃出包围圈。

  “真不等刚子吗?”

  有人开口。

  孟柏林沉默几秒说:“你们回去汇报,我去援助老大。”

  “汇报不需要这么多人,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

  谁都选择留下。

  孟柏林失笑:“那就年纪最小的回营地汇报吧。”

  “不是应该年纪最大的回去吗?”年纪最小的战士一脸不服气,“孔融让梨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下回吃梨的时候你再让。”孟柏林揉揉他脑袋,推着他往前走,“路上注意安全,咱们等着你搬救兵来。”

  年纪最小的战士严肃地点点头:“放心,我一定以百米最佳冲刺成绩跑回去。你们,一定要等我。”

  “没时间蘑菇了。”孟柏林催他快走。

  “老大为了给我们争取时间,一定会往深林方向走。咱们得想个法子,把敌人的注意力再吸引回来。”

  “我想到办法了。”

  其中一名战士,转身朝着山脚那边敌军的装甲车奔去。

  孟柏林眼睛一亮:“对!把他们的大家伙都开走。”

  不一会儿,山脚传来“隆隆”的马达声。

  以及突突突的机枪扫射声。

  山上搜捕的苏越联合军听到动静,起初还以为是华军攻过来了。事后有士兵气喘吁吁地来汇报,说他们自己的装甲车,被华军开走了。

  “混蛋!”

  苏军队伍的头头愤怒地抽出裤腰上的皮带,狠狠抽了士兵几下。

  可这士兵是越国的兵,而不是他的手下。

  越军头头心里有火发不出。谁让他们手里的武器、山脚下停着的装甲车,都是苏军支助的呢。

  可即便不能任性地怼回去,但到底起了嫌隙。

  两方人马不欢而散,一方继续在山林里搜捕,另一方冲冲去追装甲车。

  向刚扔掉手里没了子弹的机枪,抬起手背,擦掉脸颊的血渍。

  方才敌军集中火力朝他藏身的方向扫射,虽然天黑,他又躲得及时,可行动上到底不如子弹快,脸颊和胳膊都有擦伤。

  他倚在一棵大树上,静静地缓气。

  脑中琢磨着,剩下这对人马,只要不齐齐朝他开火,他借着声东击西的战术,还是能搏一搏的。

  毕竟练了逍遥拳之后,连七八百斤的大野猪都能一拳砸死,何况是不超过两百斤的人类。

  “咔嚓。”

  思索中,一不留神,踩到一截松脆的树枝。

  敌军的机枪又扫了过来。

  向刚竖着耳朵辨了辨方向,而后朝着反方向跃了出去,黑暗中,借着树干的力,扑向了最近的一名敌人,一声闷声,对方被他一拳抡死,枪也顺利落到了他手上。

  一个。

  他在心里默默数道。

  随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干掉两个。

  敌军许是也发现自己的同伴在减少,不禁慌了,不管是否确定灌丛里有没有人,都突突突地扫射一番。

  这个夜,注定不安宁。

  然而,再黑暗,也有迎来黎明的时刻。

  华军吹响冲锋号,激昂的冲锋曲打破黑暗的笼罩。

  原本已经做好背水一战准备的华军指挥官,这一刻激动莫名。

  我军的武器库“解禁”,敌军的武器库听说炸了,那一笼笼用来对付我军的毒蛇,也都因不知名的原因死得不能更透,这是老天爷都在帮他们啊。

  “冲啊!”

  炮声隆隆,硝烟弥漫。

  沦陷的高地一个接一个追了回来。

  敌军不战而溃,主动退离国境线。

  我军趁胜追击。

  只是撤退怎么够,恨不能打得他们屁滚尿流。

  如此大的动静,即便是山里也听到了。

  向刚扯下衬衣衣摆的一块布,缠住虎口上的伤口,嘴角微微勾起。

  三十四个了。

  “混蛋!我们中计了!”

  被向刚误导着躲猫猫的敌军,这一刻才醒悟。

  林子里从头到尾就一个华军。

  其他的不知什么时候撤离了林子,跑回华军阵营通风报信去了。

  难怪华军会选择连夜发动进攻。这是吃准了他们此刻拿不出武器啊。

  “啊啊啊!给我杀了他!”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少了一个又一个手下的敌军头头,这一刻出离愤怒。

  可又有什么卵用?

  向刚下一个解决的就是他。

  旋身一个虎扑,将背对着他的人从石头上扑了下来,胳膊肘狠狠砸向对方的颈椎,同时,缴获了对方手里的枪械。

  “咻”

  探照灯射来的同时,飞来一枚子弹。

  向刚就地一滚,险险躲了开去。

  刚稳住,头顶上方又射来一枚。眼瞅着快射中他时,空中有什么东西闪过,居然把子弹撞偏了。

  向刚心下纳闷,但此刻不是多想的时候,吁了口气,举枪射了回去。

  树上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即听得“扑通”一声,又一个被击灭。

  刚要喘口气,忽觉背后一阵发冷。

  握紧手里的枪,正要快速转身射击,小金咻地窜上他肩头,冲他翻了个白眼。

  是本大王!

  向刚额角有冷汗滑落。

  小金同志,你能不畏危险前来助我,并救我一命,我很高兴,但咱打个商量,以后能别神出鬼没不?人吓人……呃,错了,是蛇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知道不?

  “噗。”

  回答他的是一记闷哼。

  金大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尾巴稍甩晕了一个人类。

  向刚随后补了一枪。

  这时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任何危险都要扼杀在摇篮里,方有活着的胜算。

  金大王眯起绿豆小眼睛,觉得自己被男人鄙视了。遇到下一个敌人,它干脆采取毒牙攻势,直接咬死算了。要不然,还以为本大王有多仁慈呢。

  “啊!蛇啊”

  骑在树上的越兵,看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跟前晃过,探照灯一打,映出小金清晰无比的三角脑袋,顿时吓得忘了还在树上,啪叽摔了下来,屁滚尿流地想要逃,被向刚一拳抡去见阎王了。

  金大王:哎哎哎,这个得算本大王的。

  向刚:行,下一个也算你的。

  有了金大王的加入,向刚收拾敌军的动作加快了许多。

  一人一蛇,配合默契,在山林里如走平底,明明是在黑漆漆的深夜,行动敏捷仿如在白昼。待孟柏林带着援军回来,已经把搜捕他的敌军消灭了个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