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12章 把钱贴脸上
  直到天擦黑,澳门赌博网站:美芹娘笑呵呵地问进来,得知她闺女真怀上了,迭声道“这就好!这就好!这下你在婆家抬得起头了。要是能一次生个大胖小子,腰板子挺得更直”,丝毫不忌讳盈芳等外人在场。

  美芹走后,盈芳忍不住和她娘吐槽:“不是说妇女同志一样能顶半边天吗?县城墙上还刷着这样的标语呢。可实际上,家家都盼着生男娃。最好一口气生他十个八个男娃,似乎这样才娶对了媳妇。婆家的心思是这样还能说得过去,咋连亲妈都这样……”

  姜心柔好笑地睨她一眼:“你亲妈我可没这样想。咱家从来都不兴重男轻女。即便你爷爷,对你们几个小的也都一视同仁。”

  盈芳吐了吐舌:“我不是说咱家,我只是看美芹娘那副态度,替美芹难过。”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不是这本就是那本。好了,美芹不是说要给你留月饼吗?回屋合计合计有哪些要送的。小向出门这么久,不晓得中秋能不能赶回来。要不让小李回家前给夏老捎份礼物,顺便问问南境的情况。”

  “对哦,小李中秋要回老家结婚,那我这就准备去!”

  盈芳回屋琢磨给夏老捎什么礼合适。

  供销社进的月饼,搁农村是再奢侈不过的美味吃食,可放到吃惯京味美食的夏老面前,可算不上什么稀罕东西。

  倒反是家里火红的石榴、甘甜脆爽的大枣、以及晒干泡茶或是煮酒酿圆子都是超级好配料的桂花等,说不定更受欢迎。

  边琢磨,边拿笔在纸上一项项罗列着:最大个的红石榴十二个、精选大枣数斤、精品桂花干数两、自酿灵芝酒两瓶。

  “哎呀送那老家伙灵芝酒干啥!”老爷子不知何时踱到她身后,瞅着白纸黑字老不高兴地翘起胡子,“上回不是已经给了一坛了吗?剩下的我要藏到年底慢慢享受,结果你又给我送出去。早知不藏了,一天三盅地喝,看你拿什么送……”

  盈芳哭笑不得:“爷爷,我说的是前几天新挖到的那株灵芝草泡的药酒,不是留给你喝的那些。”

  金橘送她的那株灵芝草,比起她爹先前挖到的一整丛紫灵芝,药效到底差了些。但怎么说也是灵芝,药效总归摆在那里,送人绝对有档次。

  “那还差不多!”老爷子清清嗓子,有些不自在,“哎呀我进来不是说这些的,那啥,你妈说你要买月饼送礼,我这儿有些票,你都拿去用吧。顺便给小李封几个纸包。他跟了我这些年不容易,他家又是那样的情形,手上提些东西回去,多少给他撑点门面。礼金我是备着了,可那玩意儿揣裤兜里别人又看不到,总不能一张张的贴脸上吧……”

  盈芳听了忍俊不禁:“爷爷,你不会真提议了吧?”

  “提啦,那小子死活不同意。”老爷子一脸遗憾的表情。

  盈芳:“……”

  是个人都不会同意把钱贴脸上、就为了撑门面的好伐?

  不管怎么说,有了老爷子大方赞助的全国通用食品票,今年的中秋礼,盈芳备得相当妥帖。

  夏老那一份,让小李顺路捎去了。

  小李的结婚贺礼,也安排得很周全。

  无奈小李不肯收,说礼金给得都超额了,萧三爷前儿还给他留了张稀罕票,这些东西说什么都不收。老爷子脸一虎:“不收是伐?成!去了别回来!”

  这一说,小李哪还敢拒绝啊,老老实实扛上盈芳给准备的大包小包,吭哧吭哧表态:“首长,只要您这儿还需要警卫员,我就一定会回来。”

  “滚吧滚吧!”老爷子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小李才上船,渡轮还停在码头没开呢,就开始念叨:“这一去没个十天半月怕是回不来……新媳妇性格不晓得咋样,和那小子合不合得来……唉,老子八成是老了,见不得离别……”

  盈芳最怕看老人家多愁善感,忙提议:“爷爷,最近山上成熟的果子不少,秋高气爽的,不如选个日子去山里野炊?”

  老爷子哪那么容易被转移话题,意兴阑珊地摆摆手:“你们小年轻去吧,我老了,爬不动咯。”

  萧三爷轻嗤一声:“老了?爬不动?前两天不晓得谁,嚷嚷着要去后山洼钓鱼,还说什么练拳以后腿脚轻便,连爬数里地都不成问题……”

  老爷子分分钟被打脸,梗着脖子粗声粗气道:“你个不孝子!一天不和老子唱对台就浑身不舒坦是不?”

  萧三爷懒洋洋地掏着耳洞:“我忙得很,才没工夫和你唱对台。”

  “哦,忙着掏耳朵?”

  “……”

  姜心柔拉着闺女躲进里屋逗孙子。

  反正这对父子一天不斗上几句嘴才不正常,横竖吵再凶都不会兵戎相见,由他们去吧。

  娘俩这阵子忙着备礼送礼,一天下来几乎一刻不得闲。好不容易迎来中秋,总算能坐下来唠几句家常了。

  眼瞅着明儿就是中秋佳节,该铺排的都铺排了,姜心柔不由想起外出任务的女婿,忍不住唏嘘:

  “小向这一去三个月了,不知道顺利不。你爹说这种情况,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可我这心呀,总是不得劲。中秋团圆的日子,要是能回来聚一桌热热闹闹吃一顿该多好……”

  盈芳也想他,很想。

  若不是最近忙得团团转白天没工夫想,晚上一躺下就合眼,连凌晨喂奶都是闭着眼摸索进行的,兴许会惦记得掉眼泪。

  此刻娘亲一提,她的眼眶跟着红了。

  轻拍着怀里刚苏醒的闺女,哽咽得说不出话。

  姜心柔岂会不明白她的心情,暗暗自责怎么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女婿一去数个月没音讯,他们之中最惦记的当数闺女了。

  忙言语补救:“你爷爷说了,这次回来,肯定能晋一大级,再努力几年,等升上师长,就不用这么频繁出任务了。就算外出,也不会一去几个月没消息。没准啊,到时候成天进出家门,你可别嫌他烦才好。”

  盈芳“噗”的挂着泪花儿笑了。

  见闺女笑了,姜心柔松了口气。

  “明儿中秋,和你师傅师娘说好一起吃顿团圆饭,燕子阿九也一起来。春妹那边托李嫂子捎话了,和部队说一声,下山吃顿饭总归能通融一下的。”

  “嗯。”盈芳点头道,“爸说明儿起早上趟山,把老教授也请来。其他人可能不好意思来,给他们捎些月饼、石榴。量不多,只能几个人分一个应应景。枣子倒是摘了不少,多送些给他们。”

  这样的安排已经很周全了。毕竟供应给小县城的月饼量有限,即便她家有全国通用的食品票,没货那也是白搭啊。

  亏得今年绿豆收成好,自留地田垄间种的、上下山途中采的都收集起来,前前后后少说囤了十几斤,留足明年的豆种和煮绿豆汤用的,余下的分两份,一份做绿豆饼发绿豆芽,一份磨绿豆面。

  绿豆面一般要藏到过年才拿出来捏点心。平时顶多做些绿豆饼尝鲜。家里几个人分分还行,拿去送山上的战士,一人一块都未必够吃。

  因此意思意思地包了一纸包,再来就是代销点买的五仁、椒盐、豆沙三封不同口味的大月饼、十几个大红石榴、一篮子青红交织的大枣。

  想要敞开肚皮痛快吃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应应景。

  次日一早,萧三爷提着闺女准备的中秋应景礼上了趟山,接来了罚开菜地的春妹和潜心钻研武器的老教授。

  群英寨队员收到礼物很开心,当场钻进林子扒了几窝野鸡蛋,并一筐山里摘的野果,让萧三爷稳稳地背回来。

  山上山下集体过了个祥和而安宁的中秋。

  唯一遗憾的是,向刚和另六位队员,尚未从前线归来。

  中秋说说是个团聚的节日,可在乡下,往往和秋收挤在一块儿,很少有人家兴师动众整席面过节的。

  能忙里偷闲咬一口月饼就已经是享受了,像盈芳家聚一起吃丰盛团圆饭的那是相当滴少数得劳动力十分富足的人家才行。毕竟整一桌席面既需要人手、也需要钱。

  因此盈芳一家很是低调,除了招呼的几个客人外,并没让周遭的社员看出端倪。

  鱼、肉是早几天就陆续备好的;菜蔬是家里种的;瓜果点心倒是不用瞒着自留地和前后院树上结的瓜果熟了这是全村皆知的事;点心是代销点买的月饼以及盈芳动手做的绿豆饼。

  何况团圆饭安排在晚上,别人家都累得歇下的时候。

  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大声喧哗,更没有推杯交盏,顶多就是唠几句闲嗑。如此低调的聚餐,自然没人会蹦出来指责他们过于小资、过个中秋还特地整一桌席面。

  三胞胎迎来生命中第一个秋天,人手一件新裁的短褂饭衣,坐在大人怀里,挥舞着小胳膊咯咯笑。

  大宝贝就是个人来疯,人越多越闹腾,就剩盈芳一个人看他们的时候,就老实了,顶多在床上来回爬几趟。没办法,精力太旺盛。二宝贝得顺毛,顺舒坦了就是小公举,不顺妥妥滴霸王龙。至于小宝贝,别看他大部分时候乖巧又安静,彪悍起来让人刮目相看。干脆利落的巴掌挥过来,让人猝不及防。不过经过观察,发现那都是对外的,可见小宝贝分得清亲疏远近、是非黑白。

  大伙儿轮番抱了一圈、亲了一通。坐下来后,开始中秋团圆饭。

  老爷子作为大家长,举起酒盏说了几句。这是他跟老三一家在雁栖公社的第一个中秋。回想没找回小孙囡之前的每个中秋,对老三一家来说,就是看着别人幸福的落泪日子。而今不一样了,一家团圆。要是孙女婿也在该多好。不过他的身份,注定总有节日赶不回来。

  “不过你们也别急,顶多再一个月,前线肯定会传消息给老夏。来,大家都干了手里的酒,不会喝的就以茶代酒。愿来年继续平安康顺,明年中秋,希望咱们一大家子人员到齐、幸福和乐!干!”

  “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