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11章 背锅的老金
  小表妹插队到自己公社,盈芳也多了个活,抽空上山时,背些家里晒的菌菇、菜干以及腌的肉食去看她,有时间就聊几句,没时间搁下东西就回了。

  期间,她还去了几趟地宫遗址,彻底将路线记在了心里。

  金橘和金毛似乎在那一片美丽的湖畔扎根筑巢了,每次去总能看到它们在那儿你追我赶。有一次金橘还给她叼来一株新鲜的灵芝草,随后金毛不甘示弱地捧来一丛叫不出名儿的野果。

  那野果瞅着有点像桑葚,黑得发紫,但比桑葚要大一两圈,一口咬下去,汁多味甘。

  看来,没人造访过的山谷就是好,景美不说,野果都那么美味。

  盈芳不客气地笑纳了。

  揉揉金毛的脑袋:“这里是个好地方,你俩在这儿定居挺好。可惜路远了些,要不然我都想在这儿安个家。天热时,来这儿避个暑,多清净多凉快啊。”

  金毛乖巧地蹭蹭她手心。

  金橘居高临下地蹲在韧性极好的枝条上,一上一下摇晃着,傲娇地冲盈芳喵声叫:最好让那条蛇也搬过来,老子还没和它分出胜负呢!是时候找回老子的威信了!

  盈芳笑着朝俩小家伙摆摆手。

  这趟的收获还不止于此。

  回家途中,遇上了从母族窜门归来的金牙。

  一阵子没见,小家伙似乎长大不少,目不转睛盯着人瞅时,隐有威风凛凛的狼样了。

  可惜帅不过三秒,转个身,它就叼着盈芳的裤腿转起了圈圈。

  “啧!”

  出门做客的金牙回来了,盈芳一家表现出十二万分的欢迎。

  三胞胎更是喜欢和它玩。眼睛一睁开,就满屋子找金牙。找着之后,一个揪它尾巴、一个爬它背、再一个胆大到,学萧三爷闲暇时逗他们的——握着金牙爪子“掰手腕”。

  盈芳简直没眼看。

  好在金牙还记得三胞胎,一来就亲昵地和他们亲亲嗅嗅。又或许是想老金了,一连几天都乖巧地腻在家里,由着三胞胎拿它当大型玩具。

  就在大伙儿可着劲夸金牙乖巧懂事——不像村里谁谁家的中华田园犬,要么不着家、要么满屋子破坏——小家伙转身打脸啪啪响:

  先是挑衅隔壁一大一小两头野牛,惹得它们狂躁哞叫,差点把牛棚掀翻;紧接着又啃坏了老爷子此前去省城、战友新送的手杖。

  盈芳见状头疼不已,第三趟去地宫遗址时,干脆把它和老金都喊上了。

  考虑到老金的体力,一人二狗走得很慢,反正她有正当理由——看望小表妹,并陪她唠唠嗑、开开荒。

  唠嗑不差时间,开荒有蛇小弟。

  经蛇小弟游走过的土壤,一铲就松,开起荒来不要太轻松。

  以至于春妹看向她的眼神满是崇拜,就差一闪一闪星星眼了:

  “表姐,你力气咋那么大!一铲子下去挖那么深!搁我起码得三铲子。瞧,你半小时开的地儿,比我半天开的都多,我要是有你这么大力气就好了……”

  盈芳嘿嘿干笑。她能说啥?

  如实解释那是因为有无数蛇小弟在地底下钻来钻去地帮忙?那不得把小姑娘吓坏咯!以后还敢一个人开荒吗?

  算了,还是不说了。

  就让她误会自个力气大吧。

  老金和金牙就此留在了凉爽、绝美的山谷。那里非常适合老金养老。

  可家人不知道啊,还以为老金和金牙一起,跑去找母狼玩了。

  “一把年纪还要追着媳妇跑,真是……”姜心柔扶额失笑。

  萧三爷也跟着打趣,甚至还促狭地猜测会不会再给金牙弄个弟弟回来什么的。

  老金,委屈你背锅了。盈芳抽了一下嘴,借着给三胞胎检查尿片,岔开话题:“妈,我不在,他们乖吗?喝的米糊糊还是牛奶?”

  她爹照三餐伺候的野母牛终于被驯服了,前天顺利产了小半桶奶,天热不耐放,全家人都跟着喝了两天奶,今儿早晨据说又产奶了,可把她爹乐的。

  然而新鲜牛奶腥膻味儿确实重,好在师娘有妙招,福嫂也有相应方法。煮牛奶时,放几片杏仁进去,煮开后,发现腥膻味消了不少。完了又放几颗洗干净的红枣干进去,喝的时候就只闻红枣香了。

  三胞胎很给面子的一饮而尽。

  “中午米糊糊,三点光景一人一瓶牛奶,你来之前怕是又饿了,喂他们喝了半碗米糊糊,几口西瓜汁。这不才刚睡着,你累的话吃了饭赶紧睡,等他们醒来又该闹腾了。”

  “我不累。”盈芳舒展胳膊说。

  每天坚持练逍遥拳,不仅一拳头挥出去力气大,精神气也好了许多。不像以前,三胞胎一睡着,她也必须睡,要不然到下午就精神不济,撑到晚上就更疲乏了。

  “逍遥拳的确是好东西。”姜心柔顿了顿,轻叹一声,“辛亏女婿比咱们学的都早,但愿平平安安的。”

  “会的!”盈芳看着天边最后一抹火烧云渐渐消失,内心无比坚定。他一定会平安归来!

  日子就在上山、下山、养包子、囤菜干中逐渐推进。

  一晃,酷暑过去,迎来一年中秋。

  盈芳家的石榴熟了,金桂银桂满院沁香,半青半红的大枣挂满了枝头。

  冯美芹抽空来家里说:“我叔说,今年公社收成还行,代销点打算多进些月饼,你要买的话,澳门赌博网站:我给你留几封不同口味的。”

  盈芳高兴道:“那感情好!每种口味都给我留两封。钱和票我都备着了。”

  顺手从石榴树上摘了两个大红石榴,笑眯眯地递给美芹:“石榴籽儿寓意多子多孙,喜欢的话,多摘几个回去吃。今年的石榴我吃着比去年要甜。”

  岂料美芹姑娘脸一红,扭捏地说:“不、不用了,我可能有了。”

  有了就是怀孕了。

  盈芳惊喜问:“几时怀上的?”

  “小日子迟了小半月了,平时一向很准的。加上最近胃口不怎么好,老感觉反胃想吐。我娘我婆婆都猜我有了,这不来你家前,顺道绕了趟卫生院,让老张大夫把了个脉,确定有了。”美芹抚着小腹一脸羞涩。

  盈芳替她高兴,扶她在小椅子坐下,两人就着怀孕的话题又唠了好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