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07章 怀疑
  姜心柔给闺女夹了块又粉又糯的南瓜:“别担心,澳门赌博网站:小向能干着呢!他能在高手云集的选拔赛胜出,说明实力杠杠的。再说到了边境,不会让他一个人挑大梁的。老爷子走前不说了么?各军区都在派部队支援前线。军队一多,这仗也就好打了,别担心了,啊?”

  “你妈难得分析得这么到位。”萧三爷笑着打趣自个媳妇儿,无奈话音刚落,腰间的软肉被狠狠拧了一把,忙不迭道,“我说你分析得对还不好么?乖囡你评评理……”

  盈芳坐在她娘隔壁,垂眼就能看到爹妈的小动作,笑而不语。

  经这么一闹,紧张的心情缓和不少。

  爹妈说得对,她应该对男人有信心。

  看着这一幕,吃得津津有味的杜迎娣眼底流露羡慕之色。

  要是这就是自己的家人该多好?不是冒名顶替得来的便宜亲戚,而是真正的家人。那样的话,自己哪里还用住在知青站受各种苦。

  福嫂先吃了点,然后在东屋看三胞胎,见小宝贝醒了,东张西望地找妈妈,就抱出来给盈芳。

  “啪!”

  岂料才到盈芳怀里,晏晏宝贝挥着肉乎乎的小胳膊,准确无误地打中了思绪跑得快赶上天马行空的杜迎娣。

  小宝贝力道小,但架不住距离近啊,且正好挥在她脸上,活像挨了记巴掌。

  “哎呀你个小家伙,怎么又调皮了?”盈芳连忙错开身,将小宝贝抱到另一边,转头看表妹的脸,“春妹,我瞅瞅,打疼了吧?”

  “还、还好。”杜迎娣松开捂着脸颊的手,心说这么疼,脸颊说不定被打红了。这家人应该会个自己一些补偿吧?

  岂料看不出异常,大伙儿也就放心了。握着小宝贝的拳,教他不能乱挥、会打到人的。

  “咿呀!”一向懒洋洋的小宝贝难得赏脸,张嘴飙了个高音。

  杜迎娣心里不高兴,趁大伙儿不注意,狠狠瞪了小宝贝一眼。

  “唔呀”

  小宝贝睁着黑曜石般晶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瞅着杜迎娣,表情说不出的无辜。

  “你们吃饭,我抱着晏晏出去转一圈。”萧三爷意味深长地瞅了堂外甥女一眼,方才她那恨恨瞪晏晏的眼神,媳妇闺女没瞧见,他却瞟到了。有这样眼神的人,真是姜家三姑娘?晚上必须和媳妇儿好好说道说道。

  萧三爷抱高小外孙,让他跨坐在自己脖子上:“走咯!”

  “咯咯咯”

  晏晏宝贝兴奋地蹬着双腿,两条小胳膊抱着萧三爷的头,灿若星辰的黑眸在夕阳西下的乡村间新奇地东张西望。

  萧三爷见一贯安静的小外孙,今儿兴致这样高,心情很好地驮着他,慢悠悠地溜达到公社附近。

  公社门前的晒谷场,坐着乘凉的老人孩子,摇着蒲扇唠着闲嗑。

  看到书记俩口子领着宝贝孙子也在那,萧三爷驮着三宝贝走了过去。

  “萧老弟晚饭吃了吗?过来坐,这儿有板凳。”

  书记才把板凳拿过来,那厢,跑来一个男知青:“书记!书记!杜迎娣不晓得是不是中暑了,整个人火烫火烫的,还抱着被子直喊冷……”

  “那赶紧送她来卫生院啊,我去喊老张。”书记忙说。

  “哎!”男知青抹了把汗,没来得及喘气,又跑回知青站去了。

  “萧老弟你自便,我去喊老张。”向荣新说完,匆匆去老张大夫家喊人。杜迎娣这个女知青,他还是很看好的。识大体懂礼貌,可说是这批新来的知青中最受大伙儿欢迎的。得知她生病,向荣新自然更上心。

  与此同时,知青站里已经炸锅了。

  三个女知青正在吵架。

  一号说杜迎娣发烧肯定是掉水渠的缘故,水渠里的水是傍晚收工才打上来的,清凉得很,掉下去又淌着水渠走半里路才爬上来,着凉了呗。

  可好端端的怎么会掉水渠里呢?这就是二号女知青的不是了,“你要不故意绊她,她怎么会掉水渠里?”

  二号涨红着脸不承认:“我哪儿故意绊她了?我哪儿故意绊她了?证据呢?没证据你别瞎比比。要我说,是张文英故意拿没烧开的水当凉白开给她喝,要不然咋会上吐下泻?”

  张文英也就是女知青三号,惨白着脸淌着清泪一脸委屈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晓得那是天落水还没烧开,我以为是晓毛凉着的白开水……”

  一号气得手指着自个鼻子怒道:“我凉的白开水?今儿又不是轮到我烧水,我会那么多事?你们别推卸责任!”

  见三人谁也不让谁,被喊来帮忙的男知青一个脑袋两个大。

  “都别吵了!现在不是争论谁对谁错的时候,书记去喊大夫了,我们快把迎娣送卫生院去!高烧久了要烧坏脑子的,得马上给她退烧才行。”

  “怎么送啊?”另一个男知青苦恼地说,“人都昏迷了,还裹着被子不肯松,可连被子我抱不住啊。”

  分到雁栖公社的三个男知青许是还处于发育期,嗓子粗嘎嘎的像公鸭,身型也都比较瘦弱。

  病号身体烫得像火炉,却还一个劲地呢喃“冷冷冷”,冬天的被子都翻出来裹上了,人烧得迷迷糊糊的没知觉,手却紧紧攥着被子扯都扯不开。

  三个男知青索性一齐上,一人扛头、两人扛脚,连同厚被子一起,满头大汗地从知青站抬了出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办完事紧赶慢赶总算赶上末班船回到雁栖公社的萧老爷子,沿着河岸走过来,兴致勃勃地和小李比划着什么,迎面看到一堆人从知青站涌出来,其中三个连拖带拽着什么,浓眉一皱,扬声问道。

  女知青还在小声争论,男知青回答他:“我们一个同伴发高烧,打算送她去卫生院。”

  “发高烧?这么热的天,裹着这么厚的被子,不发烧才怪!”萧老爷子皱眉道,“小李,你去帮他们一下,厚被子别包了,包下去要出人命了。”

  “是!”小李上前,从三人手里接过被子包裹的病号,使了个巧劲,被子轻松脱落,看到里头是个烧得浑身通红的小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什么的也顾不上了,抱着小姑娘飞快地朝卫生院狂奔。

  小李身高一米七九,健硕的体格,抱个堪堪过一米五、体重恐怕连八十斤都没有的姑娘轻轻松松。在部队参加抗洪救灾任务时,扛的沙包都比她重。

  因此,后头跟着的一串知青拖着被子还在气喘吁吁地跑,小李已经脸不红、气不喘地站在卫生院了。

  老张大夫已经在诊室等着了,病号一送到,他就先把一根消了毒的体温计让闻讯赶来的燕子塞到腋下,随后搭脉听诊。

  “烧到四十度了,难怪这么烫。好在心肺没杂音,先喂她吃退烧药,一会儿输液。今晚你们得留个人在这儿陪她,晚上怕是会反复起烧。”

  老张大夫扶了扶眼镜,坐桌前开了药,一份口服的交给上气不接下气的知青,详细解说了服用方法;另一份输液的交由燕子配点滴。

  燕子打从后山的荒地开垦完就调来了卫生院。除了农忙时节需要去地里帮忙,其他时候跟着老张大夫学医做护士。

  许是有老张大夫孙女这重身份,倒是没谁跳出来和她争护士名额。

  在老张大夫的悉心教导下,加上燕子本身就是个勤快好学的姑娘,上手尽管还不到两个月,护理起病人倒也有模有样。

  等病号无意识地吞了退烧药片、躺在诊室病床安静地输起液,书记、社长等公社干部齐齐松了口气。

  没大事就好啊。

  要是知青尤其是这拨才初中毕业的小知青,初来乍到就在自个地盘出了事,回头吃排头的还不是他们这些人。

  向荣新迭声说着感谢之词,送老爷子和小李出了公社,迎面碰上驮着小宝贝溜达一圈准备回家的萧三爷,爷几个正好一道走。

  沿途唠了几句知青的事,老爷子忍不住大发感慨:“元首怕是老了,脑子不如以前清明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好的,可好歹挑几个像样点的吧。瞧刚才那小姑娘,豆芽菜一棵,个头还没你十岁时高,向荣新要不说这娃今年初中毕业,我道还在念小学呢。啧啧!真是造孽啊造孽!”

  萧三爷这两天对身高这个话题比较敏感,闻言,眉头一挑:“老头子,你说的谁啊?分到雁栖公社的知青,还有你认识的?”

  “我怎么可能认识。这不,回来的时候,正巧碰到一生病的小姑娘,那烧发的,啧!整个人都成烤熟的虾了。那几个男知青虚得跟弱鸡似的,三人合扛个七八十斤的小姑娘还跌跌撞撞、大汗淋漓。得亏咱们小李,一出马就把人送到了卫生院,丝毫不拖泥带水。”萧老爷子护短在军中是出了名的,瞧,连叙述个实情都不忘夸一夸自己的警卫员。

  饶是小李早已摸清他的脾气,此刻也被夸得双颊生霞。

  萧三爷乍一听前头几句,脑海里闪过一道光,仿佛有什么被他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