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04章 女大十八变?
  “习、习惯。”

  小姑娘咬着嘴唇怯怯地应了一句。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头一低,连五官都看不清。

  萧三爷以为她怕生,心想这怎么成,下乡知青离乡背井的,要是胆子再这么小,搞不好被欺负得渣滓都不剩。

  可这些话当着外人的面不好说,想着媳妇儿不是还让他约个时间,请堂外甥女去家里做客么?到时再开导她好了。

  于是,耐着性子问她:“哪天休息?我来接你。你姑惦记你,想让你上家里坐坐。认个门,以后方便来往。”

  “嗯,后、后天。”小姑娘依旧怯生生。

  萧三爷抽了一下嘴,跨上自行车:“那行,你进去吧,后天早上我来接你。”

  说完,脚一蹬,车子平顺地驶了出去。

  “春妹,你在这儿还有亲戚啊,真好!”陪她出来的小姑娘双手捧着脸颊感慨,“要是我也有亲戚在这儿该多好……可惜,来之前我问过爸妈了,黄河往南,咱家别说亲戚,稍微熟点的朋友都没有。”

  屋里又跑出来两个小姑娘,围着姜春妹叽叽喳喳:

  “春妹,你亲戚给你带了啥好吃的?”

  “呀!这是腊肉吗?都这个月份了还有过年腌的腊肉?这家人好节省呀!”

  “这是什么肉?瞧着不像是猪肉。”

  “好像是兔腿肉,唔,好香啊!光这么闻着就肚子饿了!”

  “你才吃过饭好么?”

  “可咱们吃的都是什么呀,天天杂粮窝窝头配咸萝卜丁,吃得我快吐了,整整半个月没闻到肉腥味了好么……”

  “我也是……”

  “……”

  “呵!”刘继红不知何时走出来,瞥了眼姜春妹手里的篮子,动手抢了过来。

  “你干什么!”

  “你土匪呀!”

  刘继红啧啧两声:“哟!真看不出来,你竟然和舒盈芳有亲戚关系?那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了。雁栖公社谁不知道她家的男人都擅长打猎,一年到头有野味吃。你有这样一门亲戚,还愁什么口粮、肉食。哼!”

  越说越恼火,丢下篮子,噔噔回了屋。

  “春妹,你家亲戚真这么厉害啊?”

  “那我们是不是……”

  姜春妹没等她们说完,拎起地上的篮子,转身走了。

  篮子里除了腊肉、熏兔腿,还有几根新鲜的时令瓜果,一看就是刚摘下来的,柄还是青嫩青嫩的。

  怎么办?

  她仰面躺在床上,思绪翻飞:姜春妹在这儿居然有亲戚,亲戚还找上门邀自己上家里做客,到底去还是不去呢?

  方才那个自称是她堂姑父的男人,似乎并不认识姜春妹,但家里的堂姑姑呢?总不至于也认不出来吧?

  一旦戳破自己不是姜春妹,那后果……

  早知就不和姜春妹换了,可不换的话,就不能和许波一个屋檐下了……真烦!

  盈芳正逗三胞胎玩,看到她爹回来,顺口问:“爸,大舅家的妹妹怎么样?来到这儿还适应吗?”

  “看上去还不错,不过胆子真够小的,问句话都结结巴巴,一点不像你大舅。”萧三爷捧起茶壶,咕咚咕咚灌了半壶水,抹了把嘴巴说道。

  “春妹胆子小?没吧,个子小倒还差不多。”姜心柔提着擦完席子的脏水出来,顺口接道,“前年你大舅妈还在信里说,发育一年了身高还只在一米四四徘徊,可把她急坏了,问我吃啥能长个儿,我哪儿知道啊……”

  “噗”萧三爷呛了茶,“一米四四?没搞错吧?现在我看一米六五都不止,两年工夫能长这么多?”

  姜心柔一愣:“啥?一米六五?你弄错了吧?堂兄堂嫂都不是高个子的人,瑶妹还是三姐妹里长得最高的,也没超过一米六。就算发育期长得再快,也长不了这么多吧?”

  萧三爷眼一眯。

  弄错?怎么可能!

  要说一米六和一米六几或许会有目测上的误差,可一米四几和一米六几……这样的差距,啧!咋可能搞错呢!

  “会不会是同名同姓的?爸找错人了?”盈芳猜道。

  “不可能。”萧三爷摇摇头,“哪有这么巧的,两个刚好都叫姜春妹?再说,我一路问进去,要是真有两个春妹,那些知青会不知道?会不问我找哪个姜春妹?”

  “听你这么一说,也是啊,可这也太奇怪了。”

  “算了,明儿我去找书记,他和沿江公社的书记交情不错,托他查查姜春妹的底细。实在不行,我带你去当面认人。我不认识,总不至于你也不认识吧?”萧三爷对媳妇说。

  姜心柔叹气:“问题是我也有七八年没见了呀。都说女大十八变,我还真怕认不出人来。”

  盈芳笑着道:“不会的,变化再大,总有像大舅、大舅妈的地方。”

  “也对。你大舅一直说,三姐妹里,春妹的五官最像你大舅妈,典型的鹅蛋脸、杏仁眼,如果身材高挑点,绝对是三姐妹里最漂亮的。”

  “等等,你说春妹是鹅蛋脸?”萧三爷眉头一挑。

  “是啊,跟咱乖囡差不多,这样的脸型最有福气相了。好比书上说的: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姜心柔笑着捏捏闺女的下巴。

  盈芳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生娃之前,她脸上的肉可没这么多,生了娃圆润不少。

  不过家人都说现在这样好,就连向刚也说以前的她太清瘦,现在这样刚刚好。每次独处,就爱揉她的脸颊,还说什么爱不释手……打住!走什么神哪!

  萧三爷“啪”地一拍大腿:“明天一早我去找书记。”

  今儿自称姜春妹的那个知青,十有八|九不是堂外甥女。那么削尖的脸蛋,跟个锥子似的,真怕一低头戳伤她自己的脖子,哪可能是圆润的鹅蛋脸嘛。

  “爸!”

  “da!”

  暖暖丫头和阳阳宝贝又开始重复唯一学会的字眼,澳门赌博网站:一个“爸爸爸爸”,一个“dadadada”。

  盈芳无奈地点点俩小家伙的鼻尖:“小坏蛋!就知道叫‘爸’,妈妈在眼前却不知道叫。”

  “噗。”小宝贝吐了个泡泡,好似在认同盈芳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