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02章 名额
  双抢结束,澳门赌博网站:书记、社长带着两个生产大队的干部上县城交公粮,留下的人蹲在地头唠八卦。

  “你们听说没?那个刘继红啊,差点被婆家赶出来。”

  “真的假的?”

  “你忘了我娘家就是沿江公社的,昨儿回了趟娘家,听我嫂子讲,徐建坤她娘和刘继红吵得可凶了,还能有假?!”

  “刘继红那个脾气,干出这样的事也不稀奇。你们忘啦,那年落水被林家傻大柱救起,换个人即使不想嫁,总也该好声好气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吧,她倒好,不仅不感恩戴德,还跟张菊香撕破脸……啧!那时候我就看清楚了,城里来的知青啊,个个心高气傲,瞧不起咱们乡下人。”

  “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这不还有一个,不就嫁了大柱么。”

  “还不是因为失了身、成了破鞋……”

  “算了算了,说这些干啥,总之咱们该庆幸,当初冷静下来,没抢着让自家小子娶刘继红。要不然啊,家宅不宁的就是咱们了。”

  “对对!”

  邓婶子背着竹筐经过,没好气地说:“你们有那工夫,不如回家整自留地去!”

  八卦得正欢的妇人们这才嘻嘻笑着收摊。

  “邓大姐,你这是上哪儿去?你家自留地不在那个方向吗?”和邓婶子走一路的妇人瞅了眼竹筐,里头躺着两个大西瓜,忍不住问,“今年西瓜长得咋样?看上去不错。早知上半年日照这么好,我也种两株了,唉,被去年的雨吓坏了。”

  邓婶子笑笑:“好不好的反正是自己吃。我家小鬼头就好这个。今年的还没开始吃,就嚷嚷着明年也要种了。拿他们没办法啊。”

  妇人暗撇嘴。心说这附近的哪个不知道你家疼孙子,都把人宠上天了。

  这么一打岔,妇人家到了,都还没问邓婶子这是往哪里去。

  邓婶子其实是去盈芳家。

  盈芳送了她一包干海货,想不出回什么礼。正好,地里的西瓜熟了,挑了两个大的送来。

  “天热,给娃整点西瓜汁润润口,喂多了容易拉肚子,少喂几口没事的。”

  “谢谢婶子。”盈芳知道这是书记俩口子的一份心意,也没推脱。

  “谢啥!婶子还要谢你呢!多亏你送的紫菜、虾皮,大夏天的,家里几个小鬼头照样能扒一碗饭。”邓婶子笑着说,转而逗了逗席子上爬着玩的三胞胎。

  “孩子大了就好带了,这样放他们自个玩,不像以前,一步都挪不开脚。对了,前些天,蒋美华找老向,说愿意去联合小学任教。别的都谈妥了,就是上课地点,高年级都安排在原来的沿江小学上课。”

  邓婶子想来也是郁闷了,难得大吐槽:“路是远了点,不过好在有宿舍,吃不消每天来回,上课期间住那里也行。蒋美华倒是点头同意了,偏偏大柱他娘跑来搅局,说她儿媳妇怀孕了,跑不了那么远上工,还骂我们存心不让她有孙子抱……你说说这是人话么!上头审批一通过联合小学的事,老向就开始琢磨教师人选了,压根不晓得蒋美华怀孕……”

  “那现在搞定了吗?”盈芳问。

  她开了一个西瓜,半个切开请邓婶子一块儿吃。半个拿勺子挖了几块肉,勺肚碾出汁水,舀给三胞胎喝。

  三胞胎看来很喜欢。喂的稍微慢一点,就嗷嗷地催。几口下来,满嘴都是西瓜汁。

  盈芳拿手绢给他们擦嘴,小家伙们还以为投喂结束,急得嗷嗷叫。

  “好喝吗?西瓜汁?”

  “瓜!”暖暖丫头干脆利落地蹦出一个字,“吃!”

  “瓜瓜”大宝贝比妹妹多了一个字。

  盈芳下意识地看小宝贝,会不会来个“瓜瓜瓜”?那不就成青蛙了。。

  只见小宝贝的视线,从盈芳的手转移到席子上的小碗,趁盈芳还在给大宝贝擦嘴巴,不声不响爬了两步,待小胳膊能够到小碗就不再爬了,抓起勺柄就往嘴里送。

  邓婶子听盈芳问了一句,正想接着吐槽,见状,哈哈笑道:“呀!晏晏咋能抓着勺子自己吃了?可真能干!”

  盈芳一看也乐了:“晏晏这是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大宝贝、二闺女见状,咻咻追上去,啪地打掉弟弟手里的勺子,自己上。

  盈芳扶额:“友爱!友爱!有像你们这么残暴的哥哥、姐姐的么!”

  邓婶子乐呵呵地说:“小孩子嘛,哪里懂这些。等大些就知道谦让了。到时候,仨孩子的感情啊,好的你们当爹妈的都挤不进来。”

  被仨小混蛋一捣乱,装西瓜汁的小碗打翻了,撒了席子一角。

  盈芳拿来毛巾擦干净,重新给他们压了点西瓜汁,这回不拿勺子舀了,灌奶瓶里,一人喝30ml,喝完睡觉。

  等孩子们睡着,才感觉心情放松下来。三个娃只要醒着,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邓婶子继续说蒋美华那事:“昨儿老向回来说,和沿江公社交换了一个名额,咱们这边多一个低年级教师,他们那边多一个高年级教师。本来以为这事儿谈妥了,谁知道今儿早上,老向刚要出门,刘继红来了,不晓得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总之也想进联合小学当教师。这都定好了,临时哪来的名额给她啊。而且就算要找,也不该找老向啊。户籍都迁走了,哪里还算咱们公社的人。”

  盈芳疑惑地问:“刘继红?她不是在县城的轧棉厂上班吗?工人工资比教师高,怎么想到要回来?”总不至于是馋一年两个假期吧?

  “谁知道!”邓婶子一脸没好气,“老向赶着去县里交公粮,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应付她。我看啊,八成是犯了错挨领导批评或是辞退了。”

  别说,邓婶子猜得还挺准的。可不就是挨批评并被换到了脏累差的装卸班么,受不了这个委屈也丢不起这个人,便想回来。

  正好听村里都在传联合小学的事,还说上头近期对初级教育十分看重,教师待遇眼下虽不及工人,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不由心里一动,想着不如先从轧棉厂出来,到联合小学待一阵子。等确立了更好的目标,再跳出去也不迟。

  反正轧棉厂那份工,说什么都不想干了。

  累是一码事,主要是丢脸。竞选干部之前,她胸有成竹,放出风声说车间主任非她莫属。结果呢?被啪啪打脸。那之后,车间工人看到她,不是窃窃私语就是在背后嘲笑。继续待下去,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大打出手。

  谁知沿江公社的书记没等她说就否决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她思来想去,找上了向荣新。既是两个公社联合开办的小学,可不是一个书记说的算。

  哪知向荣新也不理她,推说名额满了。

  刘继红能甘心么!

  那么多初中文凭,随便撤个下来换她上不就行了?

  更何况,蒋美华那小都能进,她却进不了,这不打她脸么。她男人还是县革委的小头头呢。

  越想越气,跑回沿江公社又闹了一场。

  沿江公社的人烦死她了,连带着瞧徐家不顺眼。

  若不是徐建坤有两把刷子,得罪他等于得罪了县革委,早骂上门去了。

  好在徐建坤还算拎得清,听说自己婆娘主动挑事儿,得罪了俩公社的书记,回家把她揍了一顿。

  刘继红可不是那等嫁了人就以夫为天、老实挨男人打骂的人,跳起来打了回去。

  夫妻俩大战三百回合,可惜不是在床上。据看到的邻居说场面老吓人了。

  传到雁栖公社时,出了好几个版本。

  有说被打破头的,有说被打小产的。

  附和人数最多的版本,是说打完后,刘继红被徐家休了,目前搬到了沿江公社的知青站,老老实实跟着新来的知青下地。

  “这应该是真的!我娘家嫂子说,新来的知青因为刘继红的加入导致房间分配不均起内讧呢。”

  “我听说啊,徐建坤的娘马上就给儿子物色起新对象了,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我听说是赵家那丫头,长得不算起眼,搁以前,哪入得了徐建坤的眼,这次八成是气着了,居然同意相看。这下把赵家人乐坏了,捡了个大便宜有木有!”

  八卦妇们口里的赵家丫头便是赵茹,中意徐建坤好久了。原本以为这辈子没希望了,没成想老天开眼,来了个柳暗花明又一村。

  徐家人见过赵茹后,虽然觉得长得确实不咋地,圆饼脸、黑皮肤,一看就是乡下妞,完全不敌刘继红。

  但徐母特地瞅了眼她的屁股很大很肥,一看就好生养。当即拍板,把亲事定了下来。

  徐建坤忙着在领导面前刷好感、解决前妻惹出来的一桩桩倒霉事、争取新一批公房,哪有空关注新媳妇的长相,听爹妈一个劲地说这个好,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在他看来,女人除了传宗接代这个主要任务,再就是解决男人那方面的需求。长得漂亮不见得就能满足男人。譬如他前妻,长得是美、文化也高,婚前确实把他迷得不可开交。可在男女情事上,他并没有感到多满足。相反经常被她的作东作西,惹得全无。还不如娶个啥也不懂、却以夫为天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