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00章 睚眦必报萧三爷
  “啥?找我儿媳妇的?她在县里上班还没回来啊。这阵子农忙,澳门赌博网站:她和我儿子住在单位宿舍没回来。”徐母一脸戒备地打量众人,“你们找她啥事儿?还是说她在外头犯了什么错?我就知道,这婆娘不是个安分的!才嫁到咱家几天,蛋还没下呢,就惹事惹到家里来了!我跟你们讲啊,要是这婆娘真在外头惹了事,你们只管去轧棉厂抓她,跟咱家没关系!别想拖累我儿子!”

  “大娘,我们找她问个事儿,既然她人不在,那只好劳烦你找几个她写的字给我看看。”县委干部说道。

  徐母只想早点送走这帮来者不善的人,闻言,二话不说从房里找出一本刘继红常常翻看的书,扉页里有她的名字。

  “对上了!就这个笔迹!”邮递员核对之后激动地嚷道。

  “走!上轧棉厂问个清楚!”县委干部手一挥,带着邮局一帮人赶船回县城。

  临走前,握着萧三爷的手说连番保证:一定把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查清楚了有啥用?”姜心柔听丈夫回来一说,气呼呼地道,“刘继红一口咬定忘了,正好又碰上农忙,她和徐建坤住在单位宿舍,回不了江北。拿这个当借口,就算咱们心里都清楚她是故意的,也拿她没辙啊。”

  “但有这么个瑕疵,轧棉厂肯定会撤掉她的中层干部竞选资格。”萧三爷幽幽道。

  姜心柔一愣,继而笑道:“没错,主动答应捎的包裹单都能忘记,可见工作能力着实有待提高。要是连这样的人都能选上干部,那轧棉厂的中层,可就让人太失望咯!”

  萧三爷勾唇浅笑:“明天早起上山,逮些野味去县里看几个朋友。”

  “再拎些海带、虾皮过去。”姜心柔心领神会,“我看了下,海带腌得咸、紫菜虾皮晒得干,尽管闷了几天,但好在没坏,这么大一包,就算分一半给群英寨,咱们也吃不完。”

  “吃不完就慢慢吃,再说不还有亲戚朋友嘛。”这家分半斤、那家送几两,也剩不下多少了。

  “那倒是。上回女婿她二婶喝了碗紫菜虾皮汤,就说代销点要有得卖,她一准买。我明儿送些给她。苔菜的话,听福嫂说,和油炸花生米拌拌吃很香,赶明要不试试?”

  “嗯,你和乖囡看着办吧。”萧三爷说着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催着媳妇儿早点睡:“天热我明儿早点上山,今儿早点睡吧。”

  “成。”姜心柔飞快地叠好明天穿的衣裳,拿大蒲扇掸了掸,放下蚊帐。

  没几分钟

  “哎呀重死了!不是说早点睡吗?怎么还……”

  “这不就在睡了吗?”

  萧三爷低沉的笑隐没在床板的吱嘎声中。

  “……”

  第二天一早,萧三爷单枪匹马上山了。

  可惜,只撞上过一次成群结队的野牛,之后那片林子又恢复了往昔的宁谧,运气好也只是在返程途中逮些山鸡、野兔。

  不过,倒是在向二叔告诉他的隐蔽水潭里网到了一兜杂鱼,不大,顶多就三根手指宽,拿来煎的话,得五六条才够装一盘。

  但至少也是一道菜。

  回到家,鱼放入水缸,一窝野兔、三只野鸡,塞进竹筐里,背去县城。

  轧棉厂的厂长是他那个小迷弟的大舅子。

  喝完向九和燕子的结婚喜酒,他被迷弟邀去县城喝了一串酒,认识了几个朋友。

  当时小迷弟说什么“但凡有用得着的地方只管找咱们”,他还嗤之以鼻地想:老子谁啊!京城萧三爷!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天?!

  不料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了。老脸略疼。

  萧三爷扛着野味去了县里,姜心柔领着闺女在家分起“果果”

  “蛏子干、瑶柱、海带、苔菜、紫菜、虾皮……这次寄来的干货,除了蛏子干和瑶柱加起来不到半斤,是点名送咱们尝鲜的,其余是粮票换的,分量不少,一半回头送山上去,给小向他们加餐,剩下的再一分为三,一份咱们自己留着慢慢吃,一份你师傅、师兄还有燕子三家分,再还有一份给你二婶、书记、社长几家,你看还有没有漏下的?”

  盈芳觉得挺合理,就按着她娘说的分装到篮子、背篓里。

  “对了妈,双英嫂子在信里说,虾皮冲汤吃不完的话,晒干透了磨成粉当调味料能提鲜。”

  “咦?这是个好主意!”姜心柔来了兴致,捧出一大把虾皮,铺匀在米筛上,搁太阳底下暴晒。

  半天晒下来比原先又干了不少,拿小石臼碾成粉末,中午炒菜时,撒了点当调料,纯素的炒葫芦,竟然吃出了海鲜味。

  姜心柔和福嫂四眼亮晶晶,赶紧让盈芳记下来:“下回兑海产品的时候,记得虾皮多兑点。”

  “好。”盈芳笑着应下了。

  顺便也教了师傅师娘以及邓婶子、向二婶他们。

  邓婶子惦记嫁到隔壁公社的大闺女和胖外孙,可眼下农忙,白天哪有空去看他们哪。就算挤出了时间,隔壁公社也在热火朝天地抢收,亲家哪有工夫招待她。

  于是收工后顾不上做饭,将盈芳送来的海产品,包括磨做调料的虾皮粉,装在包袱里打了个节,先跑了趟闺女家。

  闲话一句都没唠,只说是托人从海边捎来的吃食,大热天汗出得多容易脱水,拿这个煮汤下饭,既开胃又消暑。说完就匆匆回来了,家里还等着她做饭呢。

  方家人看着匆匆来又匆匆走的亲家母,再看看桌上摊开的包袱,半晌:“这真是吃的?看着咋那么怪。”

  邓婶子的闺女向春桃素来听信她娘的话:“我娘这么说,那一定不会错。而且听上去做法挺简单,水煮开冲汤就可以了,要不晚上试试?娘不是嫌稀粥容易饿,这两天煮的都是红薯杂粮饭吗?正好,这个当配汤。”

  春桃手脚麻利地掰了块紫菜,又抓了把虾皮,放到大碗里,照她娘说的,稍撒了几粒盐,待锅里的水煮开,拿葫芦瓢舀了一勺冲到大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