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99章 不能姑息!
  特么的,这帮龟孙子!做出来的事儿简直没眼看!他们在老首长面前说话都不敢大小声,这帮龟孙子只是送个信件却还偷懒,不仅不送上门还被人冒领了去。

  “快去把那天子送信的邮递员找来!让他跟着向支书到现场认人。老汪,这件事你亲自督查,务必把冒领的人揪出来!包裹赶紧找出来带上,省得人跑两趟。算了,我和你们一起去!”

  来时就向荣新一个人,去时缀了一串尾巴县委干部、邮局副局长、邮递员以及拉来抬包裹的学徒工。

  且不求邮递员心里的阴影面积几何,仅是新来的学徒工就已被吓得心惊胆战。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昨儿来查包裹单的人哪是什么乡巴佬、穷瘪三啊,分明是某个大人物的亲戚。早知就汇报领导,让领导出面处理了。偏偏担心被领导嫌无能,瞒着没说。

  这下完了!对方要是当着领导的面将他捅出来,好不容易到手的工作,岂不是没捂热就要拱手交还了?不要啊……嘤嘤嘤……

  向荣新领着四人回到公社,大喇叭召集年纪在二十五岁以下的女同志到公社集合。

  邮递员虽然没法描述清楚那天代领包裹单的女人具体长什么样,但依稀记得那人挺年轻,瞅着像是结婚没多久的新媳妇。

  年轻小媳妇们听到广播,陆陆续续来到公社。

  邮递员看一眼,摇一下头。

  书记在名册上划一道杠。

  “都不是?”眼瞅着名册上符合年纪的小媳妇们都划上了一条杠,不禁纳闷了,“那还有谁?”两个生产大队符合年纪的小媳妇们都来过了啊。

  “会不会是被别个公社的人冒名领走了?”老张大夫捋着花白的胡子插了一句嘴。

  “应、应该不会吧?”邮递员傻眼了。

  他汗流浃背仔细回忆:“……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农忙第一天,渡轮只开一班,我因为前一天下班晚了没给自行车打气,早上临出门才打的,这么一耽搁,赶到码头迟了,没顾上看外头的布告就匆匆上了船。

  下船才听说农忙开始了。可来都来了,我就想着把江北片区的信件发了再回,结果没掐准时间,分发到雁栖公社时,返程的船要开了。

  刚巧在三岔路口碰到那位女同志,就问她是不是雁栖公社的,是的话劳烦捎一下社里的包裹单。那女同志没说不是雁栖公社的,还问我谁家的包裹单,我说是矮墩桥头的舒盈芳,她说方便的,我就让她签字领走了……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当时急着赶班船,没有多想,总以为单凭包裹单是领不了包裹的,哪晓得……对不起!是我工作失职!我愿意接受惩罚……”

  “惩不惩罚是你们邮局内部的事,澳门赌博网站: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揪出那个冒领的人。”向荣新一脸严肃。

  “没错!要是不追究,有一就会有二,决不能姑息!”社长顶着萧三爷肃杀的目光,汗涔涔地说。

  “乖囡,你找两个人帮忙把包裹搬家里去,你也跟着回去。这里的事有我。”

  萧三爷话音刚落,邮递员和学徒工立马上前,各抬起大包裹的两个角,殷勤地送到了盈芳家。

  “包裹取来了?”

  姜心柔抱着嗷嗷待哺的大宝贝迎出来。

  “嗯,邮局人员顺便给带来了。”盈芳伸手接过大宝贝,抱里屋喂奶。

  姜心柔在外头拆包裹,边问:“包裹单谁领的查出来了吗?”

  “还没呢。”

  “不是找邮递员过来指认了吗?这都没认出来?”

  “兴许不是咱们公社的。”

  “这话怎么说?难不成是别个公社的人冒领?可是为什么呀?咱家貌似没和其他公社的人结仇哇。”

  姜心柔昨晚甚至罗列了几个可能恶意冒领的人选:一个是舒老太、一个是张红、还有就是江口埠的胡家人,这几个多多少少和闺女有过口角之争。哦,还可以加一个前不久被老萧撵出去的张菊香。

  除此之外,她想不出谁会那么坏心眼,故意领走闺女的包裹单且不知会他们?

  可邮递员既然说代领的人不超过二十五岁,范围就更小了,要么是胡家的人,要么是张菊香的知青儿媳妇蒋美华。

  “蒋美华方才也来了,还主动和我聊天。邮递员没说是她。”盈芳喂饱了大宝贝,任他坐在席子上玩,隔着门帘缝看娘亲在堂屋拆包裹,眼底若有所思,“妈,如果真是隔壁公社的人,我倒是想到一个。”

  “谁?”

  “刘继红。”

  盈芳也是在她娘提到蒋美华时突然想到的。

  既然不是自己公社的人,那么,隔壁两个公社称得上认识自己的就只有刘继红。不仅年纪符合,领了包裹单又不捎给她的缘由似乎也说得通。

  “我和你爸说去。”姜心柔没心思顾包裹了,起身跑到公社,和丈夫咬起耳朵。

  萧三爷听后,打断滔滔不绝在县委干部面前努力刷好感的邮局副局长:“我记得邮递员说是在三岔路口碰到的人,既然雁栖公社找不到,那就去隔壁两个公社看看。说不定人就藏在那两个公社里。”

  “这……会不会太兴师动众啊?”副局长皱皱眉,包裹都送到了,也让邮递员深刻反省并道歉了,当事人却不依不饶地要求挨个公社找,是不是过了点?

  “我觉得这位同志的提议很有道理。出了这样的事,邮局确实有错,需要反省、道歉,以杜绝今后再发生类似的情况。但那个代领的人一样要追查清楚,到底是好心办坏事还是恶意冒领。以此给大伙儿提个醒:包揽了好事那就做到底,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县委干部正愁没机会在老首长家属面前刷好感,对方主动给他递了个台阶,自然不会放过了。

  于是,一行人转战隔壁俩公社。

  因萧三爷心里有明确的目标人物,大伙儿并没走冤枉路,第一站就到了沿江公社的徐建坤家,意即刘继红的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