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98章 失踪的包裹单
  出于感激,老大爷说什么都要挽留父女俩在家吃顿饭。

  盈芳以急着办事为由婉拒了。

  “大爷,家里没事就好,我和爸来城里办点事,顺道来看看大娘。她这伤慢慢养会好的,别急着上工。”

  走之前,她留下一袋小米、一包晒干的香菇、木耳以及一条熏兔腿。

  因放下就走,老大爷拉都拉不住。抱着东西去追吧,又怕被人撞见。瞅着消失在巷弄的人影,他手背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抱起地上的小米、干货进了屋。

  “先前听居委会那些个人说,咱们那屋被县委分派给了京都来的军官,我心里其实挺不得劲的。想咱们辛辛苦苦建起来的宅子,一没偷、二没抢,硬生生就改成了别人的姓……”

  “嘘!现在还说这些干啥?你不要命了啊!”老太太躺在床上养伤,闻言,惊地要坐起。

  老大爷搁下手里的东西,上前按住她:“好了好了,你安心躺着,我不乱说了。我就是听居委会主任说,帮咱们讨回公道的大恩人原来就是隔壁那屋的新主人。他孙女几次帮咱家度过难关,前年因为她送的一袋小米,使咱们熬过了最困难的日子,这次你的伤也是她出面才得以顺利治疗……这一笔笔的恩情,别说拿房子换,拿老头子我的命换都使得……”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老太太放下悬着的心,慢慢躺回床上,“现如今咱们一家日子苦归苦,但好歹一个不少地住在一起,已经很好了。等孩子们回来,你让老二把那狗洞堵起来,以后别再溜过去看了。就当……咱们和那屋无缘吧。”

  “唉……”老大爷长长叹了口气,“行吧,等老二回来,我就让他把洞堵了。

  盈芳领着她爹绕出了巷弄。走太急,热出一身汗,拿手帕擦了擦额头说:“爸,上头分给爷爷的宅子,原先就是老大爷的家。”

  “我知道。”早在省城回来那天,他就打听清楚了,“要不是你妈说这户人家品行还行,哪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和他们亲近。”

  盈芳抽了抽嘴。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因为对方品行如何才和他们亲近的,而是收了人家的簪子过意不去,这才偶尔给他们捎点吃的。反正自家粮仓还算富足,偶尔接济一把就当日行一善了。

  “以后有什么要捎的,让我或小李来。你一个姑娘家,尽量别和他们接触。被有心人盯上,随便给你扣顶帽子,那就好事变坏事了。说不定他们一家也会受牵连。”

  盈芳尽管不懂局势,但平时在家听她爹分析得多了,耳濡目染之下,也明白当前形势下哪些人碰不得、哪些事沾不得。当即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邮局一开门,爷女俩就进去了。

  李四婶今儿休息,坐在铁栅栏里的是个陌生脸孔的小年轻。查了盈芳的名字说:“舒盈芳是吧?三天前是有你的包裹单,不过已经领走了。喏,字都签了,邮递员不可能作假的。你回去问问吧,说不定是哪个熟人代你领的。”

  “熟人代领?”盈芳蹙眉想了想,那能是谁?

  萧三爷听他这么说,当即甩出闺女的户口簿:“那就当包裹单丢了,咱直接凭户口簿领包裹。”

  “不成的。”小年轻摇头道。

  他只是个新来的学徒工,负责的是分拣信件。对桌的大姐临时有事才要他替个岗,这种情况哪敢随便做主,自是一板一眼照着章程办事。

  “必须得有包裹单,如果丢了的话,就让大队开个证明敲上公章带来。光有户口簿领不了的,万一是你偷拿了人家的户口簿想冒名顶替呢?”

  “顶替个大头鬼!”萧三爷脸一沉想发作。

  盈芳忙拦住他:“爸,既然这是邮局的规定,咱就别为难他了。回去我找书记问问,也许真有人帮我领了却因农忙一时间忘了给我,回去问问就知道了。实在不行,找大队干部开个证明再跑一趟就好了。”

  安抚住亲爹,盈芳转头对小年轻说:“你照着章程办事我无话可说。不过要是因为随便被人领走包裹单,造成我包裹里的东西损失,我会找你们领导反映并索赔的。”

  萧三爷欣慰地看了闺女一眼,这还差不多。

  跟着瞪了小年轻一眼:“听清了吗?回头转告你们领导,包裹里的是吃食,要是因为你们的疏忽堆坏了闷臭了,损失由你们邮局承担。乖囡咱们走!”

  目送父女俩走出邮局,小年轻抹了一把虚汗。心里七上八下的,犹豫着要不要找领导反映这个情况。

  可转念想到今儿是他进邮局上班的第一天,领导会不会嫌他不会办事?回头对他意见从而不给他转正怎么办?

  要不还是算了,反正包裹单不是他送的,论追责也追不到他头上。

  “小刘,谢谢你啊,让你一个人顶了半个钟头。”对桌的正式工外出回来了,问他上班第一天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问题。

  小刘扯了扯僵硬的脸,挤出一抹笑:“挺好的,而且就半个钟头,能有什么事。”

  “那就好。”对方放心地坐下来理账。

  小刘甩了把汗,暗吁一口气。自以为顺利地经刚刚那件事暗戳戳地瞒了下来。

  那厢,盈芳一回到公社,就找书记。

  “啥?你的包裹单被人代领了?那会是谁啊?”书记一听,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等等,我开广播问问,谁那么多事!无缘无故替你领了包裹单又不给你。”

  片刻后,公社的大喇叭响起书记浑厚的大嗓门:“各位各位,现在播报一则通知,你们谁领了向刚媳妇舒盈芳的包裹单?马上送到公社办公室!或者是你们知道谁领了向刚媳妇舒盈芳的包裹单,请马上到公社办公室汇报……再播报一遍,……”

  听到广播,在地里抢收的社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书记是说向刚媳妇的包裹单被谁领了没给她是吗?”

  “我听着也是这个意思,说不准是哪个故意冒领的。”

  “谁那么蠢冒领包裹单啊,没向刚家的户口簿又领不了包裹,有屁用!”

  “有些人没领过包裹,不晓得要带户口簿啊。”

  “那倒也是……”

  公社办公室,书记播出广播后,过了一个钟头,都没见谁来还包裹单。

  盈芳皱了皱眉。到底会是谁呢?领了又不给她,是好心办坏事还是故意不给她?

  萧三爷嗤声冷笑:“看来是有人恶意冒领了。”

  书记忙说:“您别着急,咱们公社会写字的人一塌刮子没几个,他们的字我基本都能认出来。明儿一早我去邮局,看看是谁签的字,一准把这人揪出来。”

  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盈芳谢过书记,拽着她爹回家去了。

  社长当着萧三爷的面大气不敢出,人走后吹胡子瞪眼:“他奶奶的!连军属的包裹单都敢冒领,活腻味了!”

  “你说说咱们公社除了上学的那几个兔崽子,有几个会写字的?把他们找来,让他们给我写字,明儿我带着上邮局核对去。”书记凝眉问。

  社长翻了个白眼:“要这么做你早干嘛去了?大喇叭都通知三遍了,现在再叫他们来写字,岂不是打草惊蛇?”

  书记一愣:“也是,那你说咋办?”

  社长得意洋洋,心说嘿呀这小老头居然也有向老子讨主意的一天。

  “依我说,把那天子送信的邮递员找来,让他指认哪个家伙领的不就行了?”

  “这哪是什么好主意。咱公社人口再少,也有百来户,你让邮递员挨家挨户辨认,这不耽误他送信么。”

  “那也是他自找的。”社长没好气地说,“谁让他不送到公社来?”

  书记仔细一琢磨,也对!以往的信件都是送到公社的,再由公社干部捎到社员家或是大喇叭喊一声,让社员自个上公社拿。这次着实有半个多月没见邮递员上门了,之前以为是农忙了没往他们公社送信又或者是没他们公社的信,澳门赌博网站:眼下看来并不是,而是邮递员偷懒,没到公社就让人签字代领了。

  “行!就照你说的办!”

  第二天,书记揣着介绍信跑了趟邮局,找邮局领导如实反映了这个情况。

  碰巧,县委干部来邮局视察工作,听到“雁栖公社”四字,心里倏地一紧那不是老首长眼下居住的地方吗?

  上头几次三番来电话叮嘱他们好生照顾,可这位退下来的老首长就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拨给他的房子平时不住人倒也罢了,可给一辆车住是几个意思?他本人却颠颠地跑去了江北的雁栖公社据说是他孙女婿家。

  以至于,“雁栖公社”这个从前默默无闻的贫穷小公社,如今深刻地印在了县委班子这帮人的心里。听到这四个字就起条件反应:“雁栖公社怎么了?”

  县委干部一插手,邮局就算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没辙。

  遮羞布一摊开,气得该干部头冒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