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93章 路线好眼熟~
  回头望了眼残破中依稀带着记忆的岁月风华,盈芳抿了下嘴唇:“再不回去,爸妈该担心了。这里,咱们有机会还会再来的。”

  “吱吱”

  一出地宫遗址,盈芳看到了多日不见的金毛。正蹲在石头堆叠的台阶上,抓着一个粉扑扑的大桃子专心地啃啊啃。

  看到盈芳,小眼神有些茫然:女主人咋会在这儿?

  “金毛,这些天你一直不着家,原来是在这儿玩啊?那金橘和金牙呢?它们也在这儿吗?”

  “喵!”

  话音刚落,听到一声清脆短促的猫叫。

  金橘从楠树林奔了出来。

  金毛一看到它,立即攀上树枝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开玩笑,最后一颗桃子了,吃完得等明年了,才不让给喵大爷!

  猫不是吃鱼的吗?吃什么桃子!抢它口粮!

  金橘尝到了百年桃树结的果子的美味,岂肯放弃,咻地从盈芳头顶跃了出去,锋利的爪子攀住枝条,敏捷地追了上去。

  盈芳无语地看着两只小的身形矫健地穿梭于茂密的树林间,瞅了眼天色,不管它们了,催着小金回家。

  返程途中,她留下了几个记号,下次肯定还会再来。这么美的地方,不带家人来看看多可惜。

  未免忘记,她打算到家后画个简单的地图。总不能每次都让小金领路吧。

  紧赶慢赶的,到家还是迟了。

  “还说晌午前回来,这都几点了?”姜心柔看到她就念叨,“你爹等的心焦,这不打算去找你。”

  “回来就好,肚子饿坏了吧?先吃饭,别听你妈瞎唠叨。”萧三爷朝闺女挤挤眼。

  盈芳讨好地冲爹妈笑笑。

  姜心柔拿父女俩没办法,回房照看宝贝们去了,“快去吃,福嫂见你过了饭点这么久都不回来,单独给你拌了两个凉菜,饭在锅里,应该还热着,吃完了赶紧来喂奶。”

  “哎。”盈芳脆声应道。

  萧三爷扒拉着背篓看了看,大部分都是他不认识的草药,以为闺女真是为了采这些草药才回来迟的,仔细辨认了一番说:“我试试看能不能记住。要是能记住,下回我和小李上山,看到了捎回来,省的你还要特地去采。”

  盈芳:“……”我的亲爹,能别这么好学么,好歹给我留个上山的借口啊!

  迟到的午饭之后,盈芳喂了奶,陪宝贝蛋们在床上玩了大半个钟头,才把他们哄熟。

  “小家伙们总算睡了?你不在啊,怎么哄他们都不睡。尤其是晏晏,平时安安静静不说话,犟起来比阳阳、暖暖难哄多了。你爹一看他嘟起小嘴巴,就什么原则都没了,非说要抱着他出去寻你。”

  姜心柔切了一盘香瓜进来,先唠了几句宝贝蛋们在盈芳这个妈没回来之前的表现,而后笑着道,“来,尝尝。这是你二婶自留地种的,说是今年头一茬,结的不多,但挺脆挺甜。咱家的估计还得再等半个月。”

  盈芳拿起一块咬了一口:“是很甜,咱家种的也是这个品种。但愿今年收成好,回头给双英嫂子和玉香嫂子也送两个尝尝。”

  “这个没问题,今年应该不会再像去年大雨倾盆了吧。”

  “但愿风调雨顺。”

  娘俩小声唠了几句。

  “你吃了瓜睡一觉吧,等小家伙们醒来,又有的累了。我去看看你爸,八成又在隔壁逗那两头牛了。你说他这人怪不怪,逗牛逗上瘾了……”

  姜心柔嘀咕着走后,盈芳把娃们的尿布叠了,坐在写字台前,拿出纸笔,仔细回想了一番小金领着她进出那片神秘谷地的路线,把主要线路沿着纸张大致描了出来。涉及三叉口、四岔口的位置,用小三角符号做了标记。

  画完之后,她捧起纸张端详了几遍。

  看着看着秀眉一蹙。

  “咦?这路线感觉好眼熟啊,似乎在哪儿见过……”

  回忆再回忆,却始终想不起究竟在哪儿见过。只得把图收了起来。

  和衣躺在床上,闭上眼细细回味今儿到过的地方除了被地龙压垮的地宫,那里可说是美得跟仙境一样!有机会一定要带家人去一趟。路远不要紧,带足干粮,就当野营了。横竖有小金在,林子里肯定安全。

  随即又想起从地宫里捡回来的首饰盒,回家前被她藏在了山洞里的地道口,要记得把它拿回来。上辈子的存在必然是抹不去的记忆,留个小东西做念想也好。

  只是……唔,眼皮子好重啊!早上起太早,又跑了那么多山路,困得实在睁不开眼了……眯一会儿,就眯一小会儿……

  孰料一觉睡醒,日落西山。

  血红的夕阳挂在西边的山坳间,映得雁栖江仿佛镀上了一层金箔。

  社员们扛着锄头、铁锨,吆喝着收工。

  各家灶房上空,炊烟袅袅。

  其中有一处烟聚集得特别浓。

  “哎呀!知青站又冒黑烟了,可别又烧起来哦!”

  “这帮知青咋连个饭都不会做?在家时都不吃饭的么?”

  “这你就错了!城里不烧柴禾,都用煤饼炉子。那煤饼造的老漂亮了,圆不隆冬的一截,中间嵌几个孔,两三个煤饼叠一起,孔对孔照齐,燃起来可旺了!火候也容易控制。”

  “我也见过。确实比煤球耐烧得多,柴禾拍马都赶不上。”

  “可惜啊!咱们这里连煤球都弄不到几斤,煤饼就更稀奇了,我连见都没见过。”

  “我是连听都还是头一次听说。”

  “……”

  社员们收工路上七嘴八舌。

  向荣新背着手走在他们后头,打成结的眉头仿若两道突兀的山峰。

  向二婶挑着两簸箕杂草追上来:“书记,要不我去帮那些新来的知青做饭吧?这样下去总归不是办法。你看他们来之后,浪费多少米粮了。一烧就焦,稍微焦点也就算了,能吃就行,可焦成煤炭没法入口啊,回头还不是得问我们借。夏粮还没打下来,谁家有那么多米面供他们借啊……”

  “书记,给知青烧饭有工分挣吗?有的话我去!”张菊香听到向二婶的话,难得积极地蹦出来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