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92章 意料之外的发现
  萧三爷要陪她去,被盈芳婉拒了。

  “爸你今儿累得不轻,明天多睡会儿,我不跑远,顶多到泉水潭,晌午前就能回来。”

  听她这么说,家里人便没再坚持。

  第二天早上,五点光景,盈芳给娃喂了奶,吃了早饭,带上背篓、药锄、镰刀,在院子里打了个晃,偷溜回东屋,通过地道上了山。

  “好久没爬山,感觉快生锈了。”

  出了山洞,盈芳伸了个懒腰。

  清晨的山里,空气就是好。鸟雀叽叽喳喳的,令人心旷神怡。

  盈芳就近挖了几种草药,不全是消暑防暑的,看到啥有用就采啥。冰草、蘑菇也挖了好几丛。

  因这一带她比较熟,埋头挖啊采啊,装满整个背篓,也才消耗半个钟头。

  随后回了趟山洞,把背篓塞进地道口,掸掸手,让小金带路。

  “昨晚急急吼吼的,到底想带我去哪里?”

  “丝丝”

  小金似乎来了精神,飞快地窜行于树丛间,不时扭头催盈芳走快点。

  盈芳瞅着方向不像是山谷。

  也是,山谷那一片,如今成了部队驻地,小金是知道的,自然不可能带她去那里。

  那会是去哪里?

  “丝丝”

  小金回过头,小眼睛露出鄙夷的神色,嫌她速度太慢。

  盈芳好气又好笑,当下不再分心揣测。

  一人一蛇快速地在林子里穿行了约莫一个多钟头。

  就在盈芳累得直喘气,真想找个地儿坐下来休息时,小金游到一块大石头前方,尾巴稍卷住石块的突起部分,石头被它扛了起来。石头后方露出一道半尺宽的崖缝。

  小金看了盈芳一眼,将石头丢到旁边,游到崖缝里,首尾顶在两侧崖缝上,一使力,崖缝被撑大到能容一人挤过。

  看到这儿,盈芳还有啥不明白的,小金分明是想让她从崖缝间挤过去。

  成吧!都到这儿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再者小金是不会害她的。

  盈芳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通过这道足有二十米长的崖缝。

  出了崖缝,是一个比较陡峭的山坡。

  盈芳跟着小金东拐、西绕,尽量挑平坦的路下坡。

  终于到达了坡底,绕过一片杂乱无章的高大灌丛,眼前赫然一亮。

  “这里……”

  她简直不敢相信,崖底竟然藏着这么漂亮的地方。

  比她娘家后院的荷花池大上十倍不止的碧绿水潭清澈见底,潭里有鱼不时跃出潭面。

  潭的一边是百花争艳的草地;另一边郁郁葱葱的金丝楠树林,仰头看,树梢直插云霄。

  潭的后方栽着两棵树,一棵很容易辨别是桃树,虽说桃花已经谢了,但桃叶发得很茂密;另一棵,盈芳走近了才认出是茶树。且看其胸径半米,胸围快有一米,树高不见得比楠树林里的楠木矮,估摸着树龄至少有五百年了。

  “呦”

  一群野鹿“呦呦”嘶鸣着来到潭边喝水。不知是发现了她、还是习惯使然,警惕地喝完水就撒开四蹄跑入了楠树林。

  盈芳看得出神,忽听“哗啦”一声,碧波如镜的潭面溅出一朵大水花。

  循声望去,原来是一头大乌龟,四肢拨拉着水面,欢快地游到岸边,懒洋洋地晒起乌龟壳。

  定睛一看,这不是从她家走失的那只大老龟吗?原本夏老要将它带去省城动物园的。

  她说呢,那天之后,小金跟着不见蛇影,敢情和乌龟一起离家出走了。

  不过要换成是她,寻到这片美若仙境的极乐世界,也肯定乐不思蜀、流连忘返。

  谁那么蠢,放着自由自在的好日子不过,去啥子动物园!

  “啪!”

  小金用身子绞断一根楠木枝,叼在嘴里,朝盈芳晃晃三角扁脑袋,而后游进楠树林。

  “要回去了是吗?”

  盈芳垂眼看表,已经九点半了,答应爹妈晌午前赶回去的,这下要食言了。原路返回去最起码两个小时。

  穿过楠树林,横亘在眼前的并非方才下来的那片陡坡,而是一个天坑。

  坑深七八米,坑壁光滑。要不是小金甩来几块大青石叠在一起组成了台阶,她还真不敢往下爬。

  坑底中央是个黑黝黝的洞。

  小金率先游了进去。

  盈芳跟在后头。

  洞里黑漆漆的,看不清面貌,但能听到“滴滴答答”荡着回声的水滴声。

  走了几步,眼前逐渐亮堂起来。

  洞里的面貌也一一落入眼底。

  越看越觉得熟悉。

  半晌,盈芳惊得双手捂嘴。

  这里是……地宫?

  确切的说,是遭遇地龙翻身后的倒霉地宫。

  除了个别几根支撑宫殿的梁柱还坚挺在岗位上,大部分柱子都塌成了石渣。乍眼看去,一片残垣颓壁。

  “小金,你也认出来了是吗?所以才带我来。”盈芳看得眼眶发热。

  哪怕她已渐渐适应这个世界,在看到昔日生活过的场景,仿佛一件被人从地底下随意掏出来的殉葬品,亦忍不住难过。

  小金用尾巴轻轻拍了拍盈芳的胳膊,似是在安慰她。

  感动地摸摸它脑袋。

  在小金的引领下,盈芳绕着被山石掩埋了不知多少年的颓败地宫走了一圈。

  发现所有的宫殿都成了废墟,除了残柱就是颓壁。

  唯一的收获,就是从一扇雕花木门下扒拉出了一个银子鎏金的小巧首饰盒。

  这是某一年冬天,女医送她的过年礼物。说是感谢她一年来的帮忙,还送了她不少自制的胭脂水粉。

  可惜,铜锁扣被倒下来的柱子砸坏了,盒子里的胭脂水粉也在地龙翻身时洒得一点不剩。盒子表面还被砸出了一处凹痕。

  盈芳手指抚过凹痕,内心百转千回。

  之前一度以为,她和小金莫名来到的这个世界,是和上辈子毫不相干的。上辈子的生活,于现在的她而言,就像是一场梦,一场有开始没结局的梦。

  然而眼下,看到这些虽然残旧却再真实不过的石柱、栋梁,她清晰地认识到,上辈子的人生一样是真实存在的,并非梦境。

  “小金,咱们该回去了!”

  收拾好心情,盈芳拿衣角擦拭干净首饰盒,抱在怀里对小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