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90章 野牛和鹿
  这一说说到晌午。

  福嫂起身去做饭。

  娘俩个还在尽兴地侃。

  忽然,院外传来燕子急切的呼唤:“姑!姑你在家吗?”

  “燕子,我在家,怎么了?这么急急吼吼的,出啥事儿了?”

  盈芳纳闷地迎出去。

  “是、是这样的。”燕子站在院门口,扶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二哥刚刚下山来报信,说是遇上了鹿群和野牛群。姑爷爷和小李哥掩护他下山找帮手,书记组织了十来个青壮年跟着去了,我来和你们说一声,免得你们听到风声担心。”

  “鹿群?还有野牛群?我爹他们这是进深林了啊?”盈芳吃惊不小,“二叔有没说谁受伤啊?”

  姜心柔也是担心这个,急切地问:“是啊,他们人有没有事?”

  虽说鹿不像猛虎、野狼那么凶残,但要是遇上公鹿,并且突破了它的领域范围,也是相当危险的。公鹿狂暴起来,会用鹿角顶人。坚硬的鹿角堪比野猪的獠牙。

  还有野牛,发起狂来,三人联手都不是它对手。何况听燕子话里的意思,男人们遇到的不是一头两头,而是大部队。

  娘俩个越想越心焦。

  燕子忙道:“放心吧,人没事。我一看到二哥就问了,他说姑爷爷身手可利索了,情急之下还救了他,这不让他下山报信,顺便多喊几个人,带着麻绳去套野牛。别的就不清楚了,二哥喊上人就匆匆走了。好在马上就回来了。盈芳你要不要和我一块儿去山脚等啊?这会儿大家都没心思上工,反正书记、社长也都去山脚了。”

  “我们一起去。”姜心柔拍板。

  三个娃交给福嫂照看。娘俩个和燕子一道去了山脚。

  等了有一会儿,就在大伙儿心提到嗓子眼的那一刻,年轻力壮的社员两人一组地抬着野牛下山来了。

  “阿九阿九!”燕子看到向九,蹦起来喊,“我姑爷爷他们咧?”

  “就在后头。”向九含笑说,“人没事,有事的是这些野畜生们。”

  “那就好那就好。”姜心柔闻言,一颗心落回原处,拉着闺女挤上前,边踮脚张望边叮嘱,“一会儿回去摘些柚子叶,给你爸他们泡个澡去去晦气。”

  柚子叶向二婶家就有。

  她家院子里种了两棵柚子树,枝繁叶茂的长得可好了。唯独结的柚子酸又涩,极没吃头。即便熟透了都没人摘来吃,顶多摆房间里除除味儿,或是剥了皮晒干泡茶喝。

  “好,二婶子也来了,我等下跟她去家里摘。”盈芳应道。

  话音刚落,看到她爹了。衣服沾满了灰,头发也脏兮兮的,耳朵旁还沾了片树叶。好在精神很好,眼底含着笑,正和身侧的小李说着什么。

  “爸!”盈芳开心地朝她爹挥挥手。

  萧三爷看到媳妇、闺女都来了,顾不上聊天了,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娘俩跟前,难掩兴奋地说:“乖囡,你猜爸今天猎到了啥?”

  没等盈芳开口,姜心柔没好气地道:“不是野牛吗?这阵仗大的,没见全公社的人都来欢迎你了,热闹程度不亚于你当年参军的时候。出风头高兴了?”

  萧三爷挠挠头,跟在媳妇儿身后小声解释:“这话咋说的,我没想出风头啊,只是意外撞上一群野牛,凭咱们仨拿不下这么多,就让向二下山喊了几个帮手,哪知你们都来了。”

  姜心柔也是瞧他那嘚瑟样,有意灭灭他威风,免得以后自信心膨胀过头,连猛虎野狼的盘踞地都敢闯。

  “不是说只在林子四周逛吗?怎么还碰上野牛了?听说还遇上了鹿群?真的假的?没被鹿角顶伤吧?让我看看?”

  她拉着丈夫上下打量了一圈。

  “没伤着。”萧三爷忙解释,“咱们就在上次说的那片林子里寻摸,鹿群出现的时候谁也没反应过来,眨眼工夫那群鹿就跑没影了。野牛倒是它们自个撞上来的,几头牛崽子掉进了陷阱,公牛想救救不上来,怒极了朝咱们冲来,我和小李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啊,就挥拳上去和它们扭打……说时迟那时快……哎哟!”

  萧三爷被自个媳妇狠狠拧了一把腰间肉。

  “你当说书呢!”姜心柔一脸没好气。

  “三爷说的挺精彩啊,咋不继续了?我们还想听!”一帮小后生在后头嗷嗷地起哄。

  萧三爷朝他们拱拱手:“承蒙夸奖,回头再讲给你们听啊,先忙正事要紧。”

  向荣新挤过来,先慰问了一番,确定谁也没受伤,松口气之余,问这些野牛打算怎么办?

  要搁别的公社,但凡是山里捕到的野味,哪怕是一只山鸡、一头兔子,哪用得着问当事人怎么分啊,准得归集体所有。然后拿工分换。有功劳的社员,顶多不用出这笔工分。

  但雁栖公社没这规定,主要是雁栖山脉很大,真正的山腹至今都没人涉足。自从部队入驻后,帮着近山坳大队将危险区用栅栏和陷阱围了起来。山下村民可自行在外围打柴禾、挖野菜、摘野果,往里依然没人赶去。

  即便有社员真的敢进深林打猎,猎到了野味,公社也不会来管。毕竟是豁出去命猎来的,顶多被有心没胆的村民说几句酸话罢了。

  书记这么问也是考虑到野牛数量不少。要是只有一头,澳门赌博网站:他就不会这么问了。

  萧三爷了然地点点头。他既然让向二下山找人帮忙了,就没打算独吞。七头野牛呢,想瞒也瞒不住啊。再者自己不算雁栖公社的人,猎到这么多野味也只顾自己,公社上下怕是会有想法。

  所以他在来的路上,和小李商量好了。

  “这里一共七头野牛,两头成年公牛,两头成年母牛,三头牛崽子。牛崽子是掉进了陷阱抓到的,没费什么力气,但公牛、母牛是费了老鼻子劲猎到的。尤其是公牛,差一点被它们角顶伤,小李也差点被它们后蹄蹬伤。所以啊,我这么分书记你看中不中?——两公一母两小归集体。剩下的一母一小就当奖赏咱们,由我牵回家。”

  这已经超乎书记的预想了。

  他原想:要是萧三爷提出对半分,也没啥。毕竟是他们冒险猎来的。

  牛不同野猪,猎到了就宰了吃。牛能耕田能犁地,驯好了是人类一大助力。

  尽管,野牛的性子野,可套上了犁套,不服驯就甩上几鞭,总有一天把它们驯服。

  两头小牛懵懵懂懂的,一看就知道野性还未完全激发。只要和它们爹妈分开。同村里的家畜关在一起养,到秋收说不定就能乖乖犁地了。

  至于那两头大公牛,不服管教,那就宰了吧。家家户户还能分到几斤牛肉吃,那可比野猪肉香多了!

  萧三爷见书记没意见,和小李一起,撵着小牛、抬着母牛回家了。

  “母牛野性弱,先留着养一段时间,要是能驯服,养着给宝贝蛋们挤牛奶喝。瞧瞧,这小牛壮不壮?等咱家宝贝蛋喝上牛奶,也会像它们一样壮。”

  “那小的呢?”姜心柔问。

  “小的留着给宝贝们当马骑啊!”萧三爷哈哈笑,“小时候当马骑,再大点能驼东西了,套上板车,还能帮家里拉拉粮食。”

  “……”想得可真够远的!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进山之行,算是有惊无险。

  不过这是在旁人看来。

  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萧三爷,压根不觉得有多惊险。逍遥拳的威力可算是领教到了,一拳砸过去,不说当场击毙,砸得野公牛晕头转向那是事实。

  好在当时让向二下山了。假使被他看到,自己和小李一拳挥晕一头牛,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野牛一家搞定了,不知会怎么想。

  并且挺遗憾的,那么多鹿从自个身边跑过,居然没反应过来。要是猎到一头,今年还能喝上鹿茸酒了。

  姜心柔听到丈夫不甘心的嘀咕,忍不住又拧了他一把:“你得了啊,想让我和乖囡提心吊胆啊?那以后不准你上山了。”

  萧三爷立马说好话:“我就那么一说,哪会真的去猎鹿。”

  “你还想去猎鹿?”姜心柔嗓门高了八度。

  “不去不去,咱就在外围寻摸点山鸡、野兔,不再往里去了。你放心吧啊。”

  “那还差不多。”

  一行人到家,萧三爷和小李撵着牛去了隔壁院子,柴房没堆多少杂物,正好给牛住。小牛只要跟着母牛,不大会乱跑。要提防的母牛。柴房门被卸了下来,横着钉了几块木板。

  李苍竹、二狗子为首的几个男娃,热心地提来俩竹筐牛草,说生产队里的牛吃的就是这种草料。

  盈芳谢过他们,请他们一人喝了一碗绿豆汤。

  姜心柔拿了一罐烤紫菜,让他们分分吃去。

  几个娃子高兴得迭声道谢,完了拍着胸脯允诺:“芳芳姐,以后你们家的牛草我们包了!”

  “芳姨,以后我放学来你们家给牛洗澡。”苍竹还补了一句。

  不等盈芳婉拒,就一窝蜂跑了。

  之后真的每天送来两筐牛草,雷打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