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89章 小坏蛋,你们赢了
  夏老沉吟着道:“同志们,这么大的乌龟,别说咱们公社,整个华夏都找不出几只。如今省城动物园正在扩建,据说会添个乌龟池。你们要信得过我,由我负责送它去动物园,回头动物园肯定会拨一笔奖励金下来,不管拨下来多少都算你们的。要是没有,我来掏这笔钱,总之保证大伙儿吃到四十斤肉。”

  “这提议好!”向荣新顺势接道,“动物园不都会竖牌子标明动物的出处吗?比如川省大熊猫、东北大老虎……这大老龟要是送去动物园,标明是咱们近山坳大队发现的,咱们雁栖公社岂不是在全国扬名了?”

  “那元首是不是也会知道?”

  “那当然!所以啊,别的公社盼都盼不来的好事儿被咱们遇上了,你们还一个劲想要炖着吃?”

  “不吃了不吃了!就送动物园吧!”

  大伙儿激动地手舞足蹈。

  一头大老龟换来元首的关注,这么好的买卖,谁不乐意?

  再者,夏老先生不是说了吗?回头动物园会给他们拨奖励,不论多少都归他们大队。就算不拨,夏老先生也会掏钱请他们吃肉。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把乌龟送动物园,他们大队既扬了名又有肉吃,一举两得的好事儿!

  年轻力壮的社员,主动扛起蛇皮袋,帮忙把大老龟送到向家。

  夏老让警卫员把大老龟从蛇皮袋抱出来,放进了一口浅水缸,适当放了点水。

  盈芳一家围着大老龟看了阵稀奇。

  三胞胎看到乌龟,不仅不害怕,还兴奋地想要扑上去。不会说话也阻止不了他们沟通,嗯嗯啊啊手舞足蹈。

  大老龟起先一直缩着脖子,大概是感受到盈芳一家表达出来的善意,渐渐的,脑袋从龟壳底下钻出了一点,两颗绿豆小眼睛谨慎而又好奇地打量所处环境。

  迎面就是大宝贝兴奋到流口水的小胖脸。

  往左挪几寸,是眨着乌溜溜的眼珠观察它的小宝贝。

  往右挪几寸,是挥舞着肉乎乎的小胳膊啊啊地想要上前摸一摸乌龟的二宝贝。

  大老龟脑袋一缩,被三个热情的小家伙重又吓回了龟壳。

  蓦地,它感受一股压力,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素来谨慎的大老龟,小心翼翼地四顾之后,决定装死。

  小金盘在房梁上,居高临下瞅着一动不动的大老龟,小眼睛闪过一抹困惑。

  晚饭时,向刚也回来了。

  山上的电线桩子终于都竖好了,电线也拉进了各间屋子。

  老师傅派徒弟跑了趟水电站,定妥今晚六点通电。

  公社大喇叭连播三遍大喜讯,社员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

  六点一到,准时通电。

  原本昏暗的只有零星几点微弱的油灯光的雁栖公社,家家户户通上了电。

  早在第一天竖电线桩子时,社员们就跑代销点、供销社买到了灯泡。

  电输送到家,灯泡唰地点亮,大伙儿齐声欢呼。

  “通电咯!”

  “通电咯!”

  社长一高兴,提着破铜锣,边敲边饶了村庄一圈。

  身后缀着一串小萝卜头,蹦啊跳地一边拍手一边欢呼。

  今晚的雁栖公社,简直比过节都热闹。

  盈芳家在亮堂堂的白炽灯下,吃了一顿饱足的团圆饭。

  饭后,两位老爷子到隔壁喝茶下棋去了。

  有了电灯,晚上下棋也是种乐趣。

  萧三爷和小李准备明儿上山的事宜。

  姜心柔和福嫂在灶房刷锅、洗碗兼唠嗑。

  盈芳小俩口在房里逗三胞胎玩。

  没人注意到浅水缸里的大老龟,慢悠悠地探出头,东瞧瞧西看看,一有动静又迅速缩回乌龟壳。

  反复几次之后,似乎是确定四周很安全,总算不再缩回去了,脖子也伸长了,昂着脑袋一寸一寸地挪到水缸的一角,伸出前爪攀住缸沿,居然还真的被它翻出了水缸。顺着缸沿滑到地上,咻咻地朝着堂屋门爬去,翻过门槛、爬出院子,没一会儿隐没在了黑漆漆的夜幕里。

  小金居高临下地欣赏完一幕大老龟的越狱之行,懒洋洋地吐了吐蛇信。心说行啊,这老家伙看着死样怪气的,偷溜起来还挺迅速。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它蛇身一窜,轻盈地跃出向家大门,循着大老龟的气味悠悠往雁栖山方向游去。

  等大伙儿发现大老龟不见时,已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最先发现的是福嫂。生怕大老龟饿着,收拾干净灶房后,特地切了颗水灵灵的白菜梗,结果来到水缸前一看,乌龟不见了!

  “啥?不见了?搁水缸里都能爬出去?成精了啊!”萧三爷龇牙。

  “呸呸呸!胡说什么哪!”姜心柔瞪了丈夫一眼,成精之类的话能随便说吗?

  “肯定是抓着缸沿翻出去的。是咱们失误,看它缩着脑袋躲龟壳里一动不动,还以为不会乱爬,哪晓得人走开后,它这么活络。”

  “不是说乌龟爬得慢吗?我琢磨着应该还在附近,大伙儿分头找找。”

  大伙儿打着手电、提着油灯,沿着墙角找了一圈,院门到桥头老榆树那一段也仔细看过了,都没有。

  “啧!”夏老无奈又好笑:“我是真想把它送动物园去,好让更多人看到这么罕见的乌龟。想不到被它跑了。”

  “还不能被社员知道。”萧老爷子看他一眼,“要不然以为你是故意放它生,一个个地来堵咱家门讨你要说法了咋整?”

  “哈!”夏老干笑,“那我明儿起早走吧!别人要问起,就说我把乌龟带省城去了,过阵子再回来请他们吃肉啊。”

  “是该攒点肉票,别漏了还有我们家。”

  “你们家还缺肉?”

  “那可不!鲜猪肉哪家不缺?”

  “……”

  次日一早,趁大伙儿还在家扒拉早饭的当口,夏老带着警卫员悄悄出了向家院,穿过寂静无人的田畈,搭首班船离开了雁栖公社。

  萧三爷、小李还有自告奋勇跟着想猎点野味的向二叔,结伴去山上打猎了。

  向刚也回了群英寨,继续领着队员们挥汗如雨地训练。

  夏老这次来,除了给他们送卡车,还带来一则消息,说是一个月后,省军区将会选拔一百人组成一支精英团奔赴南境,入选成员直接晋升一级,立功另当别论。

  群英寨上下跃跃欲试。

  倒不全是为晋升,更多的是荣誉,那种终于能为国家做点什么的使命感。

  这么一来,怕又是封闭式的一个月。

  难怪昨晚缠着她索要到天明。

  盈芳揉着酸软的腰肢,从床上坐起。

  明明九点不到就上床了,睡到天光大亮方起,却依然哈欠连天。

  小床上,暖暖丫头也醒了,看看左边大宝贝还在睡,右边小宝贝也闭着眼。

  小丫头挥挥胳膊,蹬蹬腿,倏地翻了个身,昂起头,正对大床,冲着盈芳咧嘴笑:“爸!”

  盈芳呆滞片刻,随即惊喜地扑到小床前:“暖暖,你会喊爸了?再喊一声妈听听?”

  “爸!”小丫头嘎嘣脆地又蹦出一个单音节词。

  “好闺女!真厉害!来,现在喊妈妈,跟着妈妈喊,妈妈”

  “爸!”

  “我知道你会喊爸了,现在咱学喊妈。”

  “爸!”

  盈芳:“……”

  臭丫头!你爹才抱你几回,平日里给你把屎把尿的是老娘好伐!

  “爸爸爸爸爸”

  “……”好吧!你赢了!

  “咯咯咯”小丫头见盈芳故意虎着脸,以为和她玩呢,兴奋地仰头笑,不时地爆出一串“爸爸爸爸”。

  盈芳彻底没脾气了:“好吧好吧,你爱叫啥叫啥。”

  小丫头咯咯笑着在床上翻来翻去,不小心压到了旁边的大宝贝,大宝贝被吵醒,盈芳想着坏了,这下八成要哭了。

  没想到小丫头紧接着脆生生地来了句“爸”,大宝贝揉着眼睛茫然四顾,半晌响应:“da”。

  “爸!”

  “da!”

  “爸!”

  “da!”

  盈芳扶额。

  吃早饭时,姜心柔听闺女讲二宝贝会喊“爸”了,就是还不会喊妈,笑着道:“六个月还差几天就会喊爸,已经很好了。一般都要个月才会喊。没听你五婶子说嘛,她小孙子十八个月了还只会叫爹妈,别的一概不会,都愁死她了。”

  福嫂也说:“一般是女娃开口早。有些满周岁的,走路还要扶着墙,嘴巴叽里呱啦可会说了。男娃学步早,语言发育迟。”

  “对!这都是正常现象,不用着急的。”

  盈芳倒也不是说着急,而是嫉妒。

  “坏丫头,第一个会叫的居然是她爹。她爹才抱她几回。”

  姜心柔失笑:“孩子嘛,你还跟她计较不成?话说回来,暖暖这是像你,你小时候第一个开口会说的词也是‘爸’,可把你爸高兴的,尾巴都翘上天了。那会儿他和小向一样,也是十天半月才回家一次,每次回来就抱着你不撒手,吃饭抱、睡觉抱。你满六个月时,你爸回家,你扑上去,张口一串‘爸爸爸爸’,把你爸激动的,都同手同脚了……”

  “真的?”盈芳听得杏眸亮晶晶,催她娘多说点小时候的趣事。

  姜心柔就抱着外孙,逗着外孙女,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