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78章 好歹给你儿子留点口粮
  这点萧三爷不否认。

  其实之所以迟迟不让闺女跟着他们学拳,说到底是心疼她。瞧她细皮嫩肉的,弄伤了她,心疼的还不是他们当爹妈的。

  可想想她说的这些也没错,练拳能加强体质、少生病,这点比什么都强。

  “你既然想学,我不拦你。可一旦开始,必须坚持,否则还不如别开始。”

  “爸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盈芳认真保证,“不仅我,以后阳阳、暖暖、晏晏大了,也跟着学,争取都健健康康的不生病。”

  爷俩个一边说一边锁了院门。

  路上遇到李寡妇,原来群英寨明儿休息,下午、晚上都没安排训练,李寡妇做完中饭、收拾干净伙房就能下班了。

  这么说,向刚也回来了?

  盈芳眼睛倏地晶亮。

  李寡妇一眼就猜中她心里所想,笑着道:“他比我先下山,这会儿应该到家了。”

  盈芳欢快地道了谢,加快步频走了一段路,快到桥头了才想起来,“呀!还要去师傅家一趟的。”

  萧三爷能说什么?

  “你先回吧,你师傅那我去。”

  盈芳觉着胸前大白兔涨涨的,便没和她爹客气。欢快地奔家去了。

  要是有翅膀,怕是能展翅飞咯。

  女生外向啊!

  看着闺女雀跃的背影,萧三爷心塞地叹了口气。

  低头看看篮子里的时令菜,顺道拐了趟老张大夫家,送了几根藕带、抓了两把菱角给老俩口尝鲜,并说女婿回来了,邀他们二老今儿中午上家吃饭,正值六月份,算是年中的小团圆吧。

  别看他嘴上嫌弃,心里其实挺惦记月余不见的女婿的。

  张奶奶闻言乐呵呵地说:“确实有一阵没看到刚子了,那好,等老伴儿下班回来,我和他一道去。那这些东西你提回去,中午既然一块儿吃,没道理还给咱们。”

  萧三爷想想也是,时令菜还是得趁新鲜吃,便不客气地又放回了篮子,并叮咛二老早点过去。

  那厢,盈芳还没迈进院门,就听到她娘爽朗的笑声:“……那敢情好!从年头盼到年中,可算是要拉电线了。”

  “妈,咱们这来拉电线了吗?”盈芳激动得脸蛋红扑扑,一路小跑着进屋。

  “是啊。”姜心柔高兴地说,“公社还没大喇叭通知,但小向收到消息了,还能有假啊。哦对了,灶头还炖着银耳汤,你们俩聊,一会儿你爸回来,让他直接来灶房寻我。”

  “寻你干嘛?”萧三爷提着背篓、一篮菱角和藕带也到家了。

  姜心柔嘴角一抽,这人有没有眼力劲,伸手一拽,拉着他就往灶房走,小声嘀咕:“小向难得回来,你还想插在他俩中间充电灯泡啊。”

  “电灯都还没装呢,我充什么灯泡!”萧三爷略心塞,没宠够闺女被狼叼走了。女婿真是一种让人又爱又恨的生物。

  姜心柔却对女婿挺满意,因此脑回路没和丈夫保持在一个频道:“……不跟你说了,你拎的啥?哟!这么嫩的藕都挖出来了?做什么好呢?炖咸肉汤?还是清炒?天这么闷,其实凉拌也挺不错……”

  “你还是别碰了,让福嫂来吧!我就挖了这么点,做坏了就没了。我邀了乖囡的师傅、师娘过来一块儿吃,菜上不了桌,还以为咱们偷藏起来不想给他们吃呢。”

  “……萧延武你啥意思啊?嫌我做的菜不好吃?那你不也吃了小二十年了。这会儿才嫌弃?我告诉你晚了!!!”

  “……嘶!媳妇儿轻点!掐出淤青了都!”

  “……”

  听到从灶房传来的越来越大声的对话,盈芳。

  向刚握拳掩唇咳了一声,牵起媳妇儿的手说:“听妈说宝宝们午睡还没醒,咱们也进去吧。”

  还没醒啊?

  盈芳不着痕迹地垂眸瞟了眼胸前的一对大白兔,涨得不行了呢。

  要搁平时,她就拿奶瓶挤点出来。挤出来的奶超过半小时要变质,就得倒掉。但浪费总比挤不出来好。

  堂嫂曾在信里提过妇产科医生的医嘱:要是奶涨一定要及时挤。涨过头容易结硬块的,叫什么乳腺堵塞。那样不仅出奶量少,而且还容易发炎引起发烧。

  盈芳趁男人不注意,悄悄地捏了捏自己的“大白兔”,发愁啊,真的很涨了呢,宝宝们咋还不醒?

  向刚注意到媳妇儿的小动作,眼眸一暗,放下手上的水壶,拉她到怀里问:“胸怎么了?不舒服?”

  “啊?”盈芳没想到这么隐晦的动作,都能被他发现,不愧是当兵的,侦察能力强的没话说。

  “唔……”

  “大白兔”突然被温热的大掌包裹,力道不轻不重,舒服得她逸出一声轻吟,随即回过神,艾玛啊,男人想干啥!

  “太涨了难受是不是?我帮你吮点出来。”

  男人长腿一迈,合上了房门,然后拉她坐到大床上,动作快而准地解开她的衬衫纽扣、再撩高里头的小背心,脑袋一低,迎了上去。

  盈芳下意识地扭头看窗,还好,宝宝们睡着,窗帘都拉拢了,不禁松了口气。

  转念一想不对啊,我只需挤一点出来、不让大白兔那么涨就行了啊,你这么吮吮吮的,把宝宝们的口粮干光了,回头他们醒了喝啥?

  “向刚!”她用力拨开他的脑袋。

  男人的声音沙哑中透着几丝满足:“舒服点了么?”

  盈芳咬牙切齿:“我谢谢你!好歹给你儿子、闺女留几口。”

  向刚被她推开,就这个姿势侧躺在薄被上,单手扶额,逸出一串愉悦低笑。

  “咿呀”

  暖暖丫头率先醒来。

  盈芳如蒙大赦,扑一般地抱起闺女:“暖暖醒了呀?是不是饿了?”

  男人正要起来搭把手,听到后头那一句,不禁笑出了声。

  盈芳耳根一烫,嗔怪道:“傻愣着干啥,快帮我拿片干净尿布。”

  “遵命夫人!”

  一个醒了,另两个也陆续醒来。

  奶水被男人吮掉一半,最后便宜了最先醒的急躁闺女,大小两个宝贝蛋只能喝奶粉了。

  本来轮到喝奶的大宝贝尽管抱着奶瓶吧嗒吧嗒吮着,但懵懂的小表情相当困惑:感觉哪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