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77章 泡酒摘菱迎农忙
  至于两人挖来的小参,澳门赌博网站:一支炖鸡汤给大伙儿解夏乏,其余的经盈芳炮制后,用红绸布包着拴在房梁上,随时用随时拿。

  三十年份的野山参和大朵紫灵芝,则按老爷子的喜好泡成了药酒。

  米酒依然找的向二婶。

  去年粮食歉收,向二婶家没酿酒,但她娘家还有一缸前年酿的高粱酒没开封。既然盈芳想要,而且一要还要这么多斤,向二婶就背着盈芳拿来当订金的三十斤细面,抽空跑了趟娘家。

  地下埋了两年的高粱酒,一开封酒香飘数里,把大伙儿的馋虫都勾出来了。

  适逢今年早稻产量还可以,尽管不能和前年比,但比起歉收的去年好多了。

  眼瞅着农忙在即,丰收的喜悦近在眉睫,家有汉子的人家索性奢侈一把,提上省吃俭用囤过年的陈米谷子,悄摸摸地来到向二婶娘家换个二两高粱烧给家中壮劳力解乏。

  当众自然不会说是换酒了,而是说早前托向二婶娘家酿的,农忙时壮劳力一天下来的强度非常大,也就晚上能歇歇。

  吃饭时剥几节嫩花生、呷两口小酒,多少能解点乏。完了再好好睡一觉,第二天起来还得生龙活虎接着干。

  这些,盈芳是不知道的,她一拿到酒,就开始配置药材。

  人参、枸杞、熟地黄、土冰糖,这是一组泡酒好搭档。无病常饮,有强身益寿之功效。

  有条件的话,再加一味“不老草”那就更完美了。

  “不老草”学名草苁蓉,是东三省那一带的山区才长的草药。

  盈芳第一次在古医书上看到这份药酒配方时,就有意识地积攒配方所需的几味药材了,因此除了草苁蓉,其余几种副药材家里都有。

  紫灵芝也是保健型药材,长期服用能抗肿瘤、保肝护肝、延缓衰老、扶正固本,对人体有益无害。

  而且紫灵芝泡酒更简单,切片后取五十克放入两斤装的烧酒瓶中,密封泡三天,直到白酒变成红棕色就能喝了。

  萧三爷摘回来的这朵紫灵芝还比较大,炮制后药材净重有一斤出头,切片后泡得药酒二十来斤。

  两斤装的空烧酒瓶家里就找出两个,老爷子说这两瓶回头送夏老。

  其余的就用酒坛密封了。

  担心布塞子密封性不够好,老爷子还亲手和了一坨黄泥,让小李摘来几片青嫩的大竹叶,洗干净晾干盖住酒坛,然后用黄泥把坛口封了起来。

  捣鼓完药酒,萧三爷继续和小李一起探索那片在他看来不同寻常的林子。有一次发现了一摊燃后的灰烬,灰堆旁还散落着几根用过的火柴梗,不禁怀疑有人来过。

  可会是谁呢?农忙期间,没听说谁家的汉子不挣工分反而跑山上打猎来了啊。

  萧三爷和小李相互对看,眼底都有着浓浓的深思。

  回来路上,萧三爷拐了趟群英寨,和女婿说了深林那头有人的痕迹,让他们训练时谨防着点。

  同时,对那片林子也越加好奇,几乎隔天都要去一趟,探索的面积越来越大,林内的安静区域似乎也一直在扩大。

  若说一开始两人是奔着猎物去的,那么到后面纯粹是出于好奇。

  返程时照例打上几头山鸡、野兔,运气好时还能捡到一窝野鸡蛋。

  福嫂看到野鸡蛋,笑呵呵地说:“这下端午不愁没鸡蛋煮茶蛋了。”

  对哦!端午节快到了。

  “这次小向他们怎么训练得这么久?四月初回来了一趟,转眼都五月了。端午总该放他们休息一天吧?”姜心柔坐在屋檐下,缝补着丈夫上山穿的旧衣裳说道。

  “封闭式训练就这样,一个月还不算最长的,长的两个月都有。”萧三爷靠在躺椅上听收音机里的首都新闻,听到媳妇的嘀咕,顺口解释。

  姜心柔撇了一下嘴。

  是啊,身为军嫂,这些不都是应该接受并且支持的么?可说是一回事,毫无怨言地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好在他们和闺女住在一起,闺女只需全心全意地带娃,累了也有人替手。要不然,唉……

  盈芳知道她娘为什么叹气。倘若没和父母相认,向刚也没有调到新基地,她一个人在家属大院带三个娃,还得忙家务,想想就吃不消。

  现在多好,身边有家人帮衬,师娘、向二婶、邓婶子她们,也会时不时地上门走动,有需要帮忙的就搭把手。只能说一切都是缘。

  和师傅结为师徒是缘,和向刚相识相知是缘,和亲生爹娘重聚是缘,诞下三胞胎又何尝不是缘?

  而最大的缘,就是她清苓,重生成了这个时代的姑娘。

  由此想到养父母,盈芳不由停下手头的缝纫活,对家人说:“爸、妈,如今爷爷搬来隔壁住了,以后就算有客人来,也不大会安排到爹娘那屋,我想把那里布置一下。”

  姜心柔是知道闺女这个打算的,因此并不意外,颔首道:“你想怎么布置都随你,需要用什么、搬什么,只管找我和你爹。”

  萧三爷将收音机的声音调小,沉吟片刻道:“家族祠堂这事儿可大可小,现如今除了住房,宗庙一类的土木兴建被管得很严……”

  “爸,我没打算动土,我就是想把爹娘原先住的那间稍微布置一下。我住的那间,和后半间打通,整个都做仓房。有什么不常用的都放那儿。这样咱们这儿就能住得宽敞些了。”

  虽说那屋子以后会是阳阳的,但谁知道将来会怎么发展?

  万一阳阳是个念书的料子,一路念去首都的工农兵大学呢?毕业了学校给分配到哪个城市还是个未知数,但有一点,肯定有单位分的公房,回来也有住的地方,因此不大会动那屋子。

  “只是打通一堵室内墙,这好办。”萧三爷闻言一骨碌坐起身,“横竖闲着,不如现在就去?”

  盈芳哭笑不得:“爸,你别听风就是雨啊,我就是有这么个打算,具体怎么布置还没想好呢。况且天气这么热,闷屋里干活很容易中暑的,还是等凉快些再说吧。”

  “弄屋子可以等,你那小池塘的菱角等不了咯!”萧三爷哈哈一笑,“走!摘点鲜嫩嫩的菱角回来下酒。”

  盈芳:“……”敢情她爹是馋池塘里的嫩菱角了。

  去年秋天,师娘帮她留了种,今年三月,投放池塘,到如今满打满算也有三个月了,要吃的确可以吃了。

  嫩菱角肉鲜,剥壳生吃或是和豆角、腊肉炒炒吃都行,在初夏天也称得上是一道新颖鲜美的时令菜了。

  姜心柔见闺女兴致这么高,就让她跟着老萧一块儿去。

  “戴上草帽,这天日头烈,太阳底下小站一会儿就火辣辣的,别晒伤了。”

  “哎!”盈芳应了一声,拿上草帽,出门前戴好,系紧绳子,手里提了把镰刀和背篓。

  不仅菱角,藕带也顺带挖点。

  藕带这边人又叫藕鞭,大小和剥了壳的鞭笋差不多,长相也雷同白白嫩嫩的。

  过了盛夏,藕带渐渐膨胀,就是成熟的莲藕了。

  盈芳家的池塘小归小,莲荷、藕荷倒是都有。莲荷是结莲子的,藕荷是生莲藕的。这和当初老大爷给她的种子有关。莲子、莲藕都有。

  莲藕埋到秋收时挖,那就是棒槌一样壮的胖藕节。这会儿挖,则还是鲜嫩爽口的藕带。

  天热,大伙儿都没啥胃口。这类时令菜,今年还是头一次吃,希望能给大家开开胃。

  “妈我尽快回来,宝宝们醒了你逗逗他们,迟点喂不打紧的。”出门前往房里张了一眼,见孩子们睡得挺香,盈芳小声和娘亲说了句,放心地出门了。

  萧三爷先一步到舒家后院,仅着一件汗衫背心,在院子里忙活开了。先是给菜地拔了草,然后拿着笤帚清理了一番鸡舍、鸭舍。

  包括师傅家的在内,一共六只小母鸡,在栅栏圈起来的杂草地上悠闲地啄虫吃。四只鸭子嘎嘎地在池塘里的荷叶间戏水。

  荷花有几朵开了,粉色的花瓣在阳光的照射下,衬得越发娇艳。半池塘的菱角、半池塘的荷。碧绿的叶片儿,大接小、小接大,几乎铺满整座池塘,美得像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

  看到闺女来了,萧三爷放下笤帚,卷高裤管说:“乖囡你站在阴凉地别动,菱角我去摘,摘了你提回家。”

  盈芳哭笑不得:“爸,让我干点儿活吧,再不劳动,全身上下都生锈了。”

  “胡说!”萧三爷眼一瞪,“这么热的天,中暑了咋办?三个娃还等着你喂奶呢。听话,就站树荫下,别出来。”

  盈芳拿她爹没辙,想想很久没来这边了,便说:“那爸我进屋整理仓房吧,外面的活交给您啦。”

  “屋里闷热别蹲久了,稍微理理就出来。”萧三爷喊道。

  屋后经过的村民见状直抽嘴角。

  心说建军家的养女福气真好,小时候有建军俩口子当心肝肉一样地疼;长大了嫁了向家小子又被那小子当眼珠子似地宠;认回了亲生爹娘,连家务都不需要沾手了。仔细想想,也就建军俩口子过世头两年、屋子被舒老太和舒家老二霸占那会儿称得上艰苦吧。如今可算是苦尽甘来咯。

  村民们或羡慕或感慨的心理活动,盈芳自是不知的。她进屋来到仓房,挪开遮掩的麻布袋、蛇皮袋,掀开地窖盖,提着点燃的煤油灯,往下走了几格,检查起地窖里藏着的粮食,见没有虫蛀、也没有鼠咬,尽管是陈年谷子旧麦粒,但颗粒饱满,一点看不出已经放了一年半了。

  盈芳放心地回到上面,将地窖盖搁回原处,铺上蛇皮袋,再堆上杂七杂八的麻皮袋。

  这些麻袋里装的也都是囤货,一部分是留的种子,譬如黄豆、绿豆、小米、芝麻、花生等等。

  有金大王派来的蛇小弟时不时地莅临督查,即使没在仓房四周放鼠药,她家也不会出现老鼠。

  至于蛀虫什么的,每个袋子里都放了驱虫除湿的药粉包,定期一换,再者隔段时间由师娘帮忙拎到屋檐下透气除湿,因此保存得都很好。

  盈芳从灶房找了个布袋,每样都匀了一些。

  天热了,绿豆可以熬汤、黄豆磨豆汁做豆花、花生去壳后泡软了做醋花生、芝麻磨粉做点心馅儿……

  “乖囡!”

  萧三爷菱角摘得差不多了。

  “哎这就来!”

  盈芳把布袋放到背篓里,拎到堂屋门口,免得走时忘记。

  “爸,你快上来。说说六月份了,可一直浸在水里也怪凉的。”盈芳来到池塘边催道。

  “不凉,太阳晒一天了,暖得很。”萧三爷说着,抬起胳膊肘擦了额头淌下的汗,把漂浮在水面的小木盆推到岸边,“藕带就摘了这么多,我看还嫩得很,先少摘点儿。一半咱们吃,一半给你师傅家送去,让他们也尝尝鲜。余下的我看还是养老点儿,等入冬时让福嫂做糯米藕。这东西京都那边看不到,我也就在海城吃过一回,甜甜糯糯的,味道赞得很。你娘和你爷爷应该会喜欢。”

  “成。”盈芳没意见,弯腰捧起木盆。

  “放着吧,我来提。”

  “这点分量哪里重啦。”盈芳不依,捧着木盆往树荫下挪了挪,等她爹上岸,和他打商量,“爸,哪天你教我练拳呗,现如今家里就我一个绣花枕头了。”

  萧三爷眼一瞪:“谁说你绣花枕头了?”

  “难道不是吗?”盈芳嘟嘴道,“连妈都能一口气提着百来斤的米袋从仓房走到隔壁院子不带喘气,我连捧个盆儿,你都要担心。”

  萧三爷哈哈笑:“你妈那次逞能呢。当天晚上我给她抹红花油你没瞧见。”

  “但妈的体质确实比以往好多了。”

  姜心柔往年冬天,不晓得要伤风几次。今年除了盈芳生产前几天,不知是焦虑引起的还是类过了头,总之伤风了。后来出于好奇,跟着老爷子练了几天拳,咳嗽居然不治而愈。那之后,身体一直很好。不像往年,咳起来得等开春天气暖和了才会好转,药吃了也不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