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70章 喜忧参半
  向刚眼角瞟到自家大床床脚有点微微抬起,定睛一看方注意到是小金,第一反应是看房门,丈母娘他们千万别在这时候进来。

  盈芳也吓一大跳:“小金,你咋从早这儿回来?”

  婚床压着地窖口的事,除了他们仨,没人知晓。

  部队在山上驻营后,盈芳不敢随便再走这条捷径,白天晚上又忙着照顾三胞胎,要不是今儿小金从这里出来,说实话,她都把床底下的地道给忘了。

  小金大摇大摆地从床底下游出来,轻盈一跃飞上了房梁,盘在它习惯的位置上,睥睨着下方的小俩口吐了吐蛇信。

  “要不,咱们把床挪个位置?”盈芳扯了扯男人的衣摆。

  向刚环顾了一圈房内,这么大一张床,要挪的话,只能换个朝向靠墙。可靠窗那一溜,原打算给三胞胎安床的。

  “宝宝们的床打好了吗?”他在山上封闭式训练了一个礼拜,把这事儿给抛脑后了。

  “还差一张,送来的两张暂时锁在隔壁柴房。”

  “那就把衣柜和床换一下,宝宝们的床东西向并排放,咱们的床南北向。”

  向刚找来皮尺,量了量宽度,这么摆放的话,大床和小床中间,约莫空出一米的距离,转个身足够了。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大衣柜、梳妆台、写字桌都得挪动了。好在家里人多,照小俩口的要求,一一把家具换了个位置,房间里一下大变样。

  盈芳生怕那地窖盖被人看出端倪,特地到代销点买了两张砂纸,把房间里的地面都磨了一遍,直到地窖口的缝隙被磨得看不到了才停手。

  福嫂见状不禁笑夸:“乖囡这个当妈的考虑可真周全。娃们还不会站,她就把地面整光洁了,还用砂纸磨一遍,一点毛糙都看不到。要搁夏天,席子一铺,躺着比床还舒服……”

  得!这下连理由都不需要她找了。

  ……

  向刚回山上没几天,县里召集各公社书记开大会。

  向荣新穿上去年入秋时他媳妇给做的宝蓝色列|宁装。

  新衣服舍不得穿,一直都收在衣箱里,这次听说要开全县公社书记大会,才小心翼翼地捧出来。挺刮的列宁装穿上身,顿时感觉腰板子都挺得比平时直。

  大会开了整整一天,当天没能赶上末班船,在县委旁边的招待所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满面红光地往回赶。

  “书记,这次县里开会有传达啥精神吗?”

  “书记,咱们这是不是真的要通电了?”

  “书记,开会有没有明确雁栖大桥啥时候建?”

  “书记,……”

  “停!”

  向荣新打了个手势:“先好好干活,午饭后到晒谷场集中,我把本次会议的精神传达一下。保证你们的问题都能得到圆满回答。”

  “噢——”

  社员们欢呼一声,不再磨洋工了,热情地投入到农活当中,早点干完,好早点去晒谷场听书记传达上级精神指示。

  盈芳家没人在地里干活,但通过公社大喇叭,也收到了这个消息。推举萧三爷为代表,派他到晒谷场听书记讲话。

  约莫一个小时光景,萧三爷回来了。

  “这天气,才三月就这么大日头,晒得老子眼都花了,容我喝口水先。”

  灌下一杯凉白开,舒服地呼出一口长气,转头发现老爷子、媳妇、闺女等等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好好,这就讲给你们听。放心,基本都是于民有益的好事儿。一个是接下来直到今年年前,江北这一片所有公社都要通上电;第二个是雁栖大桥预计上半年动土开建;第三个……”

  萧三爷顿了顿,才接着说:“书记和县委领导通了气,借给营地的空屋,不收一分钱,说是拥护解放军、军民团结一家亲……”

  “听着都是好事儿啊,那怎么说基本是好事儿呢?难道还有坏事?”老爷子人精,一二三点听下来,立马觉察出了不对劲。

  萧三爷抹了一把脸,就知道瞒不过老头子。

  “是还有个事,称不上好坏。”萧三爷斟酌了一番,没把听来的那些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家人,免得大伙儿都心惶惶的,只举了个例子,“……前个月县里一户人家,结婚摆喜宴太高调,结果闹出了一串风波。总之小心点,别踩那条线,咱们这和县里隔着一条江,不招人眼闹不到这儿。”

  “这么说,燕子的婚事得低调点了。”盈芳皱拢秀眉,“我去找师娘提个醒。燕子那丫头大大咧咧的,和她讲了也不定放在心上。”

  “那你快去,早去早回。”姜心柔说道。

  三胞胎刚喝饱奶,即使没睡着也挺乖。盈芳便趁这个空闲跑了趟师傅家。

  正好燕子也在,她把家人的分析转述了一遍。

  张奶奶庆幸地拍拍胸脯:“亏得没买那条宽幅的刺绣被面。”

  “这话咋说?”盈芳不解。

  “喏,就上趟我带燕子上县城供销社,看到被面柜台有条漂亮的刺绣被面,还是六尺宽幅的。这丫头仗着有你送的二十块礼金和她娘塞给她买小件的几十块钱,张嘴就说要买。我知道她爹妈给她备齐被子、被面了,就没答应。花钱的地方还多得很呢,澳门赌博网站:买这么多被面干啥。

  亏得没答应,你是不知道,当时有个矮胖的妇人一直站在旁边瞧着咱,起初我还当她也想买被面,后来在码头又看到她了,听人说居委会的,专门揪一些‘老鼠’、‘蟑螂’。经你一说,吓出我一身冷汗,乖乖!要是当时同意燕子把那条被面买回家,天晓得会闹出啥风波……”

  盈芳松了口气:“没招眼就好。”

  张奶奶担心地问:“可燕子的婚期一早就传出去了,公社里人人都知道,她和阿九的婚事,你说会不会有人暗戳戳地盯着咱,好揪咱们的尾巴?”

  “这倒没事,方圆那么多人家呢,总有到年纪结婚的,又不止咱们燕子一个。不过师娘,家里有些东西还是得理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