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69章 榆钱鸡蛋饼
  回老家发展后,尽管不能像七一三时没特殊任务可以天天回家抱媳妇儿,但好歹休息天能回来,娇妻在怀、子女绕膝。队员们嘴不说,心里头谁不羡慕?

  身为队长,怎么能只顾自己幸福而不管队员呢。

  眼下虽无法保证人人都有福利房,但要是能把公社的空屋借来布置成探亲家属落脚点,对已婚队员来说,多多少少是项福利。

  “嗯,你去吧。”盈芳体贴地说,“宝宝们也该回来睡觉了,我把他们的小被子拿出去晒晒。对了,你晚饭要回家吃的吧?回来我给你装点澡豆,你带山去用。爸妈他们用了都说比店里买的肥皂好使,洗完澡身不会感觉干巴巴的。榆钱饼你吃吗?桥头那棵榆树今年发了好多榆钱儿,我去勾些回来,给你烙鸡蛋饼吃?还是说直接炒鸡蛋?”

  “都行。”向刚看了眼石英钟,两点多了,宝贝蛋们是该回来睡午觉了,于是换橄榄绿的军装,站镜子前整了整衣领,去找书记商事儿了。

  盈芳等他出门后,挽了个干净的发髻,再包头巾,一会儿要勾榆钱,得防着树的虫子掉头。

  竹筐、铁钩是不可或缺的装备。

  村里的榆树都有些年份了,每棵都长得既高又粗壮。

  高处的榆钱儿光凭人一双手是够不着的,于是家家户户都会备一根细长的竹竿,头绑一条比较粗的铁丝,铁丝头部弯成钩状。

  用钩子勾住榆树枝,随即一转竹竿,大把大把的榆钱就从枝条撸下来了。人在树下捧着筐子接。撸哪儿、接哪儿,当然还是会有很多掉在地,干净的捡起来还能吃,踩脏了的就留那儿,鸡鸭会来吃。

  桥头那棵榆树,说起来还是向家祖栽种的,不知风水好还是树本身的生命力比较旺盛,几十年下来发得枝繁叶茂。围墙要是把它圈进去,势必要借用弄堂面积,左邻右舍哪儿肯啊,于是就把这棵树留在了外面。

  这下便宜了村里人。往年向刚不在家,一到榆钱儿飘香的初春时节,就会有很多孩子奉家里大人的命令,骑在粗壮的榆树枝你争我抢地摘榆钱。

  不过今年向刚回来了,而且还拖家带口的,家里天天都有人,吃惯向氏榆钱的人家眼馋归眼馋,到底没敢那么明目张胆。顶多让自家孩子趁玩的时候,偷偷撸几把榆钱用衣兜接着带回去,不够炒鸡蛋,和在玉米、高粱面里烙几个粗面饼子也好啊。

  盈芳不知道个中原委,以为是村里人不喜吃榆钱呢,这下便宜她了,拎了个大竹筐,提着铁钩棒,来到桥头勾榆钱。

  今年看来是榆钱的大年,居然发了这么多。

  盈芳美滋滋地站在树底下,拿竹竿一勾、一拧,大把大把的榆钱儿落到了她反背在胸前的竹筐里,同时盘算拿这些榆钱做什么好呢?榆钱炒鸡蛋、榆钱烙薄饼、蒜泥拌榆钱……都想吃怎么破?那就多撸点,争取每样菜都来一盘。

  “芳芳姐,你勾榆钱啊?要不要我爬去帮你多摘点?”二狗子从桥经过,主动跑来帮忙。

  “不用了狗子,我这样勾得也挺快,爬树不安全。”

  “芳芳姐,你家宝贝蛋们在睡觉吗?”

  “醒着呢,这不我爸妈抱着他们在隔壁那屋玩。”

  “我也找他们玩去。”二狗子高兴得小眼睛一眯,说完就往盈芳家隔壁的院子跑,“哦对了,芳芳姐你喜欢吃槐花吗?后山那边的槐花树今年开了好多花儿,我娘去开荒,顺便摘了一篓子回来,给我**蛋饼吃,味道可香了。我和铁蛋他们说好了,明儿一起去摘。你喜欢吃的话,我帮你也摘点来。”

  “好啊。”盈芳没婉拒狗子小朋友的好意,笑眯眯地说,“多摘点回来,我拿野鸡蛋和你换。”

  二狗子眼睛一亮,随即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不能再拿芳芳姐家的东西了,满月酒那天,你送我了那么多好吃的,再拿我娘会骂死我的。”

  “又不是白拿,咱们是互相交换。你娘知道了只会高兴。”

  二狗子觉得好有道理,于是挠挠头说:“那明儿早我们就去摘,摘来了我给你送来。我娘说早晨的槐花最鲜嫩,要不然我现在就去了。”

  二狗子说完兴冲冲地跑去逗三胞胎玩了。

  盈芳看看筐里的榆钱,撸不少了,胳膊老这么举着也挺酸,就回家了。

  刚到家,福嫂抱着小宝贝回来了,说是尿了,再看宝贝蛋眼皮子耷拉着,似要睡了,换好尿布塞给盈芳喂奶,果不其然,没喂几口就睡着了。

  把儿子放到摇篮里,盈芳来到灶房,福嫂已经把她勾来的榆钱漂洗干净,放在米筛沥着水。看到盈芳进来,问她这些榆钱打算怎么吃。

  “我来吧。”

  盈芳卷高袖子,先把榆钱焯水,焯水时撒点盐巴进去,这样能保持榆钱的绿意,要不然容易熟黄。然后打了三个鸡蛋,打算先烙几个榆钱鸡蛋饼给大家当点心,完了再做晚饭菜。

  喷香的鸡蛋饼出锅时,大伙儿都回来了,姜心柔抱着大宝贝,萧三爷抱着外孙女,似乎是闻着味儿进来的。

  “真香!福嫂你做什么好吃的了呀?”

  “闻着像是鸡蛋饼,可又不是很像,福嫂你又研发什么新点心了?”

  福嫂笑呵呵地摆手解释:“不是我,是乖囡。她勾了些榆钱回来,烙了鸡蛋饼。”

  “榆钱鸡蛋饼?难怪这么香!”

  大伙儿一人吃了两块,连称绝味。

  “好吃我等下再去勾一些,一时吃不完,晒干了收起来,啥时候想吃啥时候泡软了做,就是味道可能没有新鲜的来得好。”

  盈芳又给他们盛了一盘出来。

  二狗子跟在后头进来玩,看到大伙儿都在吃点心,转身要走,被盈芳喊住,塞了两块鸡蛋饼给他,怕他不好意思吃,说:“这是给你的订金,明天的槐花别忘了啊。”

  二狗子自忖不是铁蛋那类一心只记得吃的小屁孩,知道盈芳这是变相给他塞吃的,忙说:“谢谢芳芳姐,槐花我不会忘了的。”

  二狗子走后,姜心柔疑惑地问:“乖囡,什么槐花?你让狗子帮你找槐花干啥?”

  盈芳眨眨眼:“槐花**蛋饼啊。味道一点不比榆钱差。”

  “你这丫头,怎么突然对吃的这么心了?”姜心柔见状不由好笑。

  “哪是突然起意,我怀孕时看到家属院门前那棵槐花树,就盼着春天快快到来,老想吃槐花饼、槐花糕了。”盈芳说,另一个因素嘛,想给男人整点方便又时令的点心让他带山吃。

  想到山艰苦的条件,吃着榆钱饼也有点食不知味。

  “爷爷,到时咱们村里通电,那山呢?刚子哥他们的训练营,也给通电吗?”

  “你不说我还没想到!”老爷子一拍大腿,“这是个要紧事,我得找电厂领导说道说道去。”

  想到就做,趁初任的水力发电所所长这两天就在江口埠码头视察,老爷子手杖一捞,喊小李出门了。

  盈芳快走两步,追两人,往小李手里塞了个热腾腾新出锅的榆钱饼纸包和老爷子的茶缸:“到码头有点路,爷爷拿着当零嘴儿。”

  老爷子嘴笑骂:“当我三岁孩子啊,这点路还给零嘴儿……不对,管它路远路近,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哪还用零嘴?”

  心里却挺高兴:小孙囡有眼色!知道老子好咸食,这榆钱饼油放少了点,但搁了鸡蛋,香喷喷咸滋滋的口感还挺不错!

  见惯不怪的小李同志眼观鼻鼻观心:知道您是这样的首长!

  盈芳见榆钱做的点心很受大伙儿欢迎,喂饱孩子后,拿竹筐、棒钩又去撸了些榆钱回来。

  这次做的不是鸡蛋饼,而是榆钱剁馅儿和炒鸡蛋一起包的饺子。煮了一碗晚吃,剩下的,隔水蒸得半生不熟的,凉了放饭盒里,让向刚带山去,锅里抹点油,稍微煎一下,撒葱花,就是色香味俱全的榆钱馅儿煎饺了。

  还剩点榆钱也没想藏着,焯水后切碎了和玉米面,捏了两笼屉窝窝头,夹杂着榆钱碎碎的玉米窝头,黄灿灿中带了几丝绿意,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盈芳快乐地忙活着,等向刚从公社谈完事回来,她已整出一堆的吃食,都是让他带山的。

  用的有澡豆。

  穿的有新裁的背心、亵裤,新纳的鞋垫和千层老布鞋。

  吃的就更多了,有咸肉、菜干、酸笋、辣白菜、酱萝卜以及今天捣鼓的榆钱点心。至于槐花点心,看来得下次了。

  “差点忘了!爷爷让我把驴皮膏熬了,掺了点核桃、芝麻和堂哥送的宁夏枸杞,还有咱家树的红枣,营养老好了。爷爷就要了一斤尝味儿,剩下的让我分了。一斤给了爸妈,一斤给夏老邮去了,余下约莫还有个小两斤,我留了一些和福嫂当零嘴儿,这些你带去,山早起露重、夜里雾深,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更高,得好好补补才行。不过你火气旺,每天早空腹嚼一片就够了,别多吃啊。”

  向刚一头黑线,阿胶?这不是女人产后补血的吗?给他干啥?

  而且,他再没常识,也知道这玩意儿火。本来阳火就旺,一补更不得了。他可不想挂着两坨鼻血领兵训练。

  “留着你吃。”他把装有阿胶糕的干净小布袋拎回房间。

  盈芳还想说什么,被男人一个转身吻住了嘴。

  “媳妇儿,这东西补血补气,我要是吃了,火气更旺。没你在身旁败火,我怕流鼻血。还是你帮我吃吧。”

  边说边故意用他下面那处顶她腿心。

  硬邦邦的触感,瞬间烧红盈芳的脸颊。

  “流氓!”她娇羞嗔骂。

  耳畔传来男人低沉而性感的笑:“只对你耍!”

  这把狗粮撒的,即使老金爷俩都在这,都吞不完。

  小金拿尾巴遮了遮眼,想不好是从地道原路返回呢,还是假装没看到小俩口蜜里调油淡定地游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