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66章 当他冤大头
  “哟!哪个不开眼的惹咱们桂花嫂生气了?”

  惯会偷懒的张红,澳门赌博网站:提前从地里溜号,未免被人看到一状告到书记那回头扣她工分,便走小道绕了点远路。不成想撞见这一幕,眯了眯吊三角的小眼睛走上前,佯装不知情地噱道。

  桂花婶正在气头上,当即就把向刚批驳了一通,末了气鼓鼓地抱怨:“……你说说,同是一个生产队的,这么点小事都不肯帮,亏我一个长辈,还低声下气给他赔礼道歉……”

  张红自从上回诬陷盈芳不成反被书记教育,害她丢尽面子,恨极了盈芳一家,没事都要挖苦他们几句,何况眼前这么好的利用机会……

  于是佯装亲热地拉着规划婶说:“原来你想要你家二小子去当兵啊?那你错过好机会了,前阵子山上问咱们公社借个烧火做饭的人,你就应该举手报名呀!后来被江口埠的李寡妇抢到了这个好差事,不仅工分高,听说她家小子将来当兵,不用跟其他人一样分去别的省,直接能留在这里……”

  张红眼红啊,她自打被蛇咬了一口,就再不敢往山上跑了,连捡柴禾都是让她男人去的,要不然早报名了。大锅饭谁不会做啊,放油下菜炒一炒,好吃难吃管他呢。结果这么好一差事,到头来落到了江口埠那小寡妇手上,真真便宜死她了!

  “真的?”桂花婶瞪大眼。

  “大伙儿都这么传……”张红眼珠子一转,“哎哟你傻呀!就算是假的,你要在那里干活了,抽空和领导干部混混熟,讨个不情之请也不难啊。”

  桂花婶一听觉得有道理,自留地也不去了,蹬蹬蹬跑到公社找书记。

  岂料书记不在公社,在码头帮忙照看省城运来的军用器材呢。

  桂花婶只好又往码头跑,一看到书记就迎上去表示她想去山上给部队做饭。

  “啥?都过去那么多天了,人手也已经定下了,你这会儿跑来和我说,想去山上做饭?”书记气笑了,当他这个书记是冤大头呢,好事上门坏事躲,“你觉得可能吗?”

  “咋不可能!向刚是咱们大队的人,这份工合该给咱们近山坳,江口埠的人来掺什么热闹!”桂花婶觉得自己没错,挺着饱满的胸脯,一脸的理所当然,“之前是我没考虑透彻,担心我上了山,家务活没人干,这不现在和家里商量好了,以后家里活都归老大媳妇,我专心去给部队做饭。”

  桂花婶人不懒,相反很勤快,就是爱占公家便宜。晌午、傍晚的大伙儿还没收工呢,她却动不动借着尿急、肚子痛,提前溜回家,趁机洗几件衣裳、喂喂鸡鸭、扫扫院子也好。所以当时一听是给部队做饭,又是在山里头,一方面想着占便宜不容易,另一方面和大伙儿心思一样——怕挣了工分丢了命。踌躇再三,好机会被李寡妇抢走了。

  如今想想,部队既然敢问公社招人,安全怎么可能会没保障。再加上二小子的事,越发想把这机会争取回来。

  向荣新摇摇头:“迟了。”

  桂花婶急了:“咋迟了?不就才几天嘛,书记你找他们领导说说,就说我手艺强。再说了,那小寡……李强媳妇家离山这么远,每天上上下下的多不方便啊,我家就在山脚旁,就让我去吧。”

  “真不成。”向荣新沉着脸严肃道,“和部队打交道,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咋地就不成了!”桂花婶扯大嗓门嚷道,“明明是咱们近山坳的好处,凭啥给江口埠的人白得了去!我不管!李强媳妇做了七八天活了,接下来该轮我去!对!大不了大家轮着来。”

  “书记,要不给咱们轮着来吧。”又有两个小家子气的妇人受了张红的怂恿,跑来想分一杯羹。

  向荣新气得脸色铁青:“这事儿我说了不算。”

  “那咱们上山找部队领导说去。反正他们只要一个烧火做饭的,谁去不都一样?凭啥不让咱们轮着来!”

  “对!轮着来,这样谁也没话说!”

  妇人嚷归嚷,脚下却没怎么动。到底顾忌部队的威严,谁也不敢做那根出头椽子。

  萧三爷指挥着群英寨成员把军需用品扛下船,见没他什么事了准备回家抱外孙,被桂花婶舔着老脸喊住了:“那谁,盈芳她爹,你来给咱们评评理……”

  她巴拉巴拉把事情经过一说。

  心里算盘打得噼啪响:一来萧家是外来户,这种事情铁定会帮本地人。要不然以后怎么有脸住下去?其次,他是向刚丈人,做丈人的开口了,做女婿的还能不卖他一个人情?

  萧三爷听她叽里呱啦一通说,眉峰一挑:“这算什么事?定都定了,哪由得你们说换人就换人、说轮着来就轮着来?军纪军规喂狗了?”

  三爷牌犀利言辞一出口,堵得桂花婶三人哑口无言。

  向荣新面色松缓,顺势接道:“那是必须遵守的!你放心,既然定下了李强媳妇,只要她没犯错,也符合你们的要求,这事就不会变。”

  萧三爷满意地“嗯”了一声,背着手回家去了。

  开玩笑!一点小事就叽里呱啦拎不清的人,进了基地也是给那帮小子扯后腿。烧火做饭是简单,可要是不小心招个祸害进去,那可就烦不胜烦了。

  不过经妇人一闹,萧三爷想到一个事,觉得有必要找女婿提个醒。这么一想,步频迈得更快。

  结果到家发现女婿不在,说是抱着外孙女出去溜达了,不由幽怨地瞪媳妇:“你咋让他把孩子抱出去了?暖暖丫头才这么小,万一吹了风着凉了怎么办?”

  姜心柔回瞪他:“小向是暖暖她爹,你想得到的他能想不到?”

  “那可难说。”萧三爷撇嘴嘀咕。

  “小向回来了。”福嫂正在院子里剥笋壳,看到向刚抱着娃儿进来,掸掸手起身相迎,“看到他怀里吐着泡泡呼呼大睡的女娃,笑弯了眉眼,“这下总算睡着了,我抱她进去?”